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02章孤村屠寇(01)

抗日之夺宝奇兵

孤狼啸月 著

连载中免费

纳粹的黑魔法,日军的超自然现象研究,戴笠秘密逐步建立的神秘的机构,日军在野人山不惜牺牲代价找寻的究竟是什么?神秘的的古墓里究竟掩藏了什么秘密?这一切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远征军少尉司轩逸究竟有什么关系?血战之下他们能不能活一直这样,谜底终究会即将揭晓……就在叶枫观察这里的环境是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你就不怕被毒死?吃的那么干净?”。……

免费阅读

  数天前……

  隐晦的天空下着小雨,森林在细雨笼罩下显得朦朦胧胧,让人心烦意乱的小雨已经下了很久了,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水。

  半山坡上一片浓密的树荫里司逸轩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说是村落其实只有几户人家而已,滴滴嗒嗒的雨水沿着他的钢盔的边缘流进了他的后颈,虽然有雨衣在,但在这种天气下经过几天的跋涉衣服早就湿透了。脚上美式军靴里已潮湿的和淋过水没什么区别,不用看他都知道现在的双脚肯定被泡的又白又胖。

  司逸轩的家境不错,祖父两代都是商人,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参军后表现出色,因为文化基础不错,在兰姆伽远征军基地受训刻苦,所以很受器重,参战不到一年就就升任中尉连长,这除了在战斗中勇猛向前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一次战斗中他们的连队被打散,连长阵亡,紧跟着副连长阵亡,最后整个连里只剩下他的军衔最高,他硬是带着死伤半数的连队突围回到驻地,从那天起他就直接升任了中尉连长,被打残的连队在补充兵力之后也全都归到了他的麾下。

  三天前,他所在的连队行军时被日军偷袭死伤惨重,他和吕庆喜等一行七人逃进了丛林,在鬼子的穷追不舍之下不断有人死去,最后只剩下了他和吕庆喜两个,一天后他遇到了另外四名远征军士兵,六个人重新组队,打算一起走出林子去找队伍,可说的简单,这里到处都是RB鬼子和吃人的原始丛林,想走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在他身边蜷缩在雨衣里抱着压死驴(美制M1A1式11.43mm冲锋枪)发呆的就是吕庆喜,SD人,个子不小,就是黑瘦黑瘦的,自从老家沦陷和家里人失去联系之后他就整天心神不宁,后来又得到老家的村子被鬼子扫荡杀的一个不剩之后大哭了一场之后就整天这么发呆。

  稍远一点胖墩墩的是四连的伙夫马忠,HN人,司轩逸并不认识他,但他能把四连的事儿说的清清楚楚,司轩逸这才勉强接纳他加入这支“混编”小队,此时这家伙正努力的熟悉这手里的加兰德步枪(M1式加兰德步枪),他拿惯了炒勺,已经很久没拿枪了,好像是在拿加兰德在找炒菜的感觉。

  左边叼着一根没点着香烟的是李思明,他是二连里的狙击手,随身的带的是一支春田M1903狙击步枪,这是个东北爷们,但不高也不壮,身材匀称,长的还算结实,体质很好,按照他的话说东北爷们各个五大三粗,他这种匀称身材的还真不好找,是个稀有品种,大家得好好保护。

  右边把野菜当零食吃的是阿贵,YN的少数民族,至于是什么族司轩逸没记住,山里生山里长,上过几年私塾,没受过什么正式教育,满嘴听不懂的地方话,他当兵的目的纯粹,是单纯的为了混口饭吃,一个月几块大洋能让他一家人过的非常宽裕,他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熟悉亚热带丛林,这可能是他没被踢出去训练营的主要原因。

  那个张嘴接雨水喝的马脸叫李国寿,这是个另类,不合群,二连的机枪手,但他现在没有捷克式轻机枪也没有92式歪把子,唯一能用的是缴获来的一支三八大盖,这家伙是个刺儿头,没他不敢惹的祸。

  最后没说的是个女的叫梁蓉,她不是兵,是上面派来的记着,据说是南京派来的,还是个官宦之后,是个留过洋的高材生,具体身份司轩逸不清楚,不过好像很有来头,团长很照顾她,特意将自己的勃朗宁手枪送给她防身,在团部开会的时候司轩逸和她有过一面之缘,正是这一面之缘救了她一命,在大溃败的时候司轩逸发现她掉在一个陷坑里爬不上来,满身泥巴的在里面绝望的呼救,那个时候大家都只顾着自己逃命没人理她,他们身后是大群的鬼子,司轩逸没想救她,但最终还是不忍心回去拉了她一把,女人在这支队伍里算是个另类,介于她的身份没人敢招惹她,但也没人巴结她,她只是默默的跟着,在这种地方她深知落单是什么后果,而司轩逸对她也没什么特殊照顾,连自己的命都顾不过来他也没什么心情照顾别人,在他的队伍里没有女人,如果没有价值他情愿放弃,好在梁蓉有自知之明,主动担任起了医护兵的角色,据他自己说在国外做过护士,但从她的手法上看非常的生疏,看得出她是在努力的体现着自己存在的价值……这是一个自我防护意识很强的女人,从加入这支队伍开始除非必要她都尽量和所有人保持距离,将一枚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美制手雷绑在身上,她不想落在鬼子手里,更不被自己人侮辱……

  这七个人聚在一起司轩逸让头痛,这些鸟人混搭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支毫无战斗力的奇葩组合,根本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战术配合,在这种随时能遇到鬼子的丛林里密切的配合太重要了,第一次遭遇战下来他就发现这些人就是TMD一群散沙,枪一响就玩儿命的往林子里钻,什么掩护什么交替撤退统统没有,就会逃命,要不是这片林子里环境够复杂他们这支“混编”小队早就被训练有素的鬼子全歼了。

  虽然他是个中尉,但在这种地方,对付些兵油子还真不太容易,现在唯一还没散伙的原因就是在林子里一个人是没法生存下去的,除了野兽和吃人的丛林之外到处都是RB鬼子。

  “要干就TMD干,别跟老娘们似的。”马脸李国寿在一边不耐烦的说着风凉话。

  “不知道下面有多少鬼子,别瞎弄;把你那玩意儿给我用用。”马忠伸着脖子向村子的方向看了看,距离太远什么也看不清,想借司轩逸的望远镜,其实下面有多少敌人他们都很清楚,只是他不想冒险,应该说不想自己冒险,其他人他不管。

  “你他妈一伙夫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马脸一脸瞧不起的看着马忠,“什么东西。”

  “你个年轻人你说的啥话。”马忠气的满脸通红,“我……”

  “都他-妈给我闭嘴。”司轩逸低吼了一声,两人都没了动静,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这个面子几个人还是要给的,因为他们还记得自己是军个人,虽然是溃兵、散兵,但他们绝对不承认自己是逃兵,也不是流氓地痞,能进入远征军的大多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所以素质也相应要高一些,在那个年代里在中国能接受过教育的人毕竟少之又少,最主要的是他们都很清楚在这种队伍里需要一个头儿,需要一个人拿主意做决定,太过松散的队伍根本就没办法在这种环境中活下去。

  山下的公路旁有个小村落,其实说它是个小村落有点言过其实,因为这里只有七八间木屋而已,公路对面的大沟里扔着二十几具尸体,那是木屋原本的主人,而现在他已经被无情的屠杀,弃尸深坑,边上两RB兵正一边说笑一边向坑里尿尿,丝毫不在意沟里刚被他们屠杀不久还有体温的尸体。

  司轩逸到达这里的时候正看见一队RB鬼子在屠杀这里的村民,一排被捆绑的男女老幼就站在路边,几名RB兵端着刺刀残忍的将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村民一个个扎死然后将尸体推入深坑。

  那惨绝人寰的屠杀就发生在数百米外的山下,对此司轩逸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下面至少有日军一个小队的兵力,而他们只有七个人,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鬼子居然开始撤离,两辆卡车向南开走了,只留下几个伤兵和五个负责护卫的鬼子,对于已经快要弹尽粮绝的七个人来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干掉这些鬼子补充一些弹药和给养他们在林子里活下去的可能性会成倍增长,但是他们也知道鬼子各个训练有素,别看只有几个人,并不好对付,最主要的是司轩逸对手下这几个人并不了解,一旦打起来有多少人能真正出力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他在犹豫该不该动手。

  “我们的弹药可是无法支撑一次大规模的消耗,不过对付这几个鬼子应该够用,只是要冒点险。”李思明轻声说道,他性格沉稳,很少发表意见,但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立马让司轩逸感觉有点不中听,“我还有一百二十发步枪弹,三十发手枪弹,四颗手榴弹,可以坚持相当长一段时间,至于你们,自求多福吧。”

  “我就不信你能一个人走出这片林子。”阿贵顶了他一句。

  “老子是来打鬼子的,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李思明看着阿贵一脸的冷漠。

  “好了,不拌嘴都能死是不是?”司轩逸脸一沉,“我决定干掉这些鬼子,抢他们的弹药,愿意跟我干的留下,不愿意干的现在就可以滚蛋。”

  没人说话,没人离开,也没人看他,吕庆喜继续抱着“压死驴”发呆,伙夫马忠在一边骂娘,“老子这个伙夫也不是光会用炒勺。”,李思明拉动春田M1903的枪栓不说话,但态度明显;阿贵继续吃这他的野菜,好像这事儿和他没关系;马脸李国寿抱着三八搭盖嘀咕道,“老子野菜吃够了,还指着下面的鬼子改善一下伙食。”梁蓉没有表态,但拔出了自己的勃朗宁,在这支队伍里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更明白司轩逸是她唯一的依靠,尽管他们不熟,但她很清楚该和谁站在一起。

  司轩逸暗暗地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心里没什么底,他这个连长在这些鸟人眼里可能连个屁都不算,要混在一起的主要原因是任何一个人单打独斗都无法和大批的鬼子抗衡,那样和找死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在凑在一起,又因为这支混编小队中需要一个领头人,又因为他的官职原因,所以大家才自动把他推举到了领导者的位置上,这并不是一种服从,而是一种依赖,原因很简单,逃亡的队伍中需要一个主心骨,但他们却对这个主心骨还不够信任,这一切司轩逸都明白,他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这些人太油了,想管好他们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他们刚刚相识不到三天,可况他也不想管这些家伙,只是和他在一起能保住命,仅此而已,但是保命是需要通力合作的,这有点矛盾。

  司轩逸点了点头:“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们就尽快动手,现在鬼子人数不多我们还有能力消灭他们,不过我有个要求,那就是战斗必须听我指挥。”

  见没人反对司轩逸继续到:“李思明,你到西面的山坡上埋伏,负责干掉鬼子的哨兵;吕庆喜、阿贵、马脸,你们三个从南面兜过去,在李思明干掉哨兵之后杀掉南侧木屋里的鬼子;马忠,你和我一起对付门后的;梁蓉……你跟着李思明。”

  之所以这么安排,司轩逸有着自己的用意,这五个人里,吕庆喜是他之前连队里的士兵,虽然之前不甚了解,但也算是可以信得过的一个,由他看着阿贵和李国寿应该不会出么问题;马忠是个伙夫,战斗力最弱,没法保证他不会临阵脱逃,所以自己看着,在关键时刻出了什么状况也好处理,实在不行就杀了他,免得暴露行踪;至于李思明虽然不怎么合群,但至少是个合格的战士,这两天的了解这发现这小子对鬼子的憎恨超过一切,只要战斗打响他从不退缩;而梁蓉已经完全被排除在战斗队伍之外,她的任务就是不添乱。

  “别拖我后退。”李思明回头看了一眼梁蓉,他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但也谈不上反感。

  梁蓉咬了咬嘴唇脸一红,带着些许的愤怒,但最终还是没说话。

  分派完任务众人各自准备,然后散入丛林,雨大了起来,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隐约间已经能听见雷声。

  司轩逸和伙夫一前一后的下了山坡,借着树林的掩护向公路靠拢,哗哗的雨声给他们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但满地的泥泞也给他们的行动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公路边,为了保险他们绕了个大圈,从很远的地方跨过公路然后从另一侧快速向小村进发,他们到达的时候另一边的吕庆喜三人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他们彼此之间看不见对方,只能依靠山坡上的李思明的枪声作为信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