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胖揍何莎莎

夺心少爷太难缠

寒嫣 著

连载中免费

婚礼上,二十年看不见的恶魔少爷对她吹着口哨,弹着支票:“妞儿,新婚快乐……!想救你男人不?”洛小希含着泪点点头,却被情敌部分设计现场直播内容。半年后,陆凡当着砸下十亿现金:“欧辰,偌大的水晶舞台上,新郎陆凡,正深情脉脉的看着新娘洛小希,眉眼间全是幸福的笑意。。……

免费阅读

“这这,怎么会有菊花?”

菊花是祭奠死人的,那可是医院看望病人的大忌。

洛小希倒是平静,只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说道:“我们出去也就几分钟时间,人应该还没有走远,你去追。”

小五有些为难的看着她鲜血淋漓的手掌心:“我看还是先叫医生包扎伤口吧,不就是一枝破花么?扔了就是。”

洛小希想想也对,明明说好不再为陆凡伤神的,好端端的干嘛又自虐?男人神马的通通靠不住,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她很顺从的让医生包扎了伤口,并且不让小五告诉欧辰。她才不要被那恶魔男人看笑话!

至于想诅咒她死的人,其实用脚丫子都能想到。欧辰不会那么无聊,因为他没有玩够。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何莎莎!

果不其然,傍晚的时候,陆凡前脚刚走,何莎莎后脚就溜过来把窗台上的红玫瑰换成了一枝菊花花。

何莎莎,果然是你!

既然你想要挑事儿,姑奶奶我又岂会怕你?

洛小希从窗帘背后出来,捏着小拳头,紧抿薄唇,微眯的眼眸里透出冷淡清洌的光。

小五在一边看得瑟缩了一下。这姑娘的眼神,怎么跟他家少爷要收拾人的时候那表情一样一样的?看着特么瘆人的有木有?

“喂,帮我个忙!”

“啊?”

小五有些为难的揪着眉头。要不是看在她手受伤的份上,他才不答应跟她躲着守株待兔呢,这还没完没了了?看来,他有必要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

“你搞搞清楚,我可是少爷的人,我不能菊

“不帮是吧?那好,等欧辰来的时候,我告诉他,你偷看我换衣服!”

“你、你……我什么时候有偷看过?”

“我说有就有!”

“算你狠!”

“去调查一下,这花儿怎么来的?”

小五不情不愿的出去晃悠了一圈,回来向洛小希报告。何莎莎就在楼下鲜花店买的,她还每天定了鲜花送到501病房去。

“很好!”

洛小希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狡黠,笑得邪恶至极。

小五看得心里发毛,不禁搓了一下手臂。

“你又想干嘛?”

“过来!”

洛小希附到小五耳边,一阵嘁嘁喳喳。

小五的脸上一阵为难,等接触到洛小希暗带威胁的眼神时,无奈的叹了口气:“都听你的还不行吗?我的姑奶奶!”

第二天,何莎莎尾随陆凡换掉菊花后,在走廊里听说洛小希因为生气加重了病情,心底一阵窃喜,赶紧匆匆忙忙的溜下楼,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五大三粗,面色黒透了的男人。

何莎莎下来后就去了楼下花店,颐指气使的甩下大叠钞票后,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了。小五随后跟进去,店家正一脸灿烂的数钱。

小五敲敲柜台:“喂,我家小姐要的花呢?”

店家一看小五的打扮,自然把他认成了何莎莎的保镖。

“啊,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店家赶紧收了钱,谄媚的指着地上的各种鲜花。

“这些都是刚刚送来的,新鲜得很,我马上就挑最好的送上去。”

“菊花花呢?”

“呃,刚才小姐已经拿去了啊。”

“只有一枝?”

“医院这地方,谁会卖菊花啊?太平间那里才有的卖。那位小姐要,我专门去那边拿了几支过来的。”

“那就再去拿,把那边的都拿过来,今天专门送菊花。”

“啊?”

“怎么?钱不够?”

“不是的,够了够了。”

店家压下自己心头的疑惑,一面点头哈腰,一面安慰自己:或许人家就那爱好吧?前面不也拿过菊花吗?

想到这儿,店家也不再纠结,屁颠屁颠的跑到太平间那边去拿菊花了。

菊花比其他鲜花便宜,店家不遗余力的搬了一大堆,还找了几个人帮忙,一行人轰轰烈烈的将搜罗来的菊花搬上了501病房。

小五站在楼梯拐角处,一直看他们上楼后才回去复命。洛小希开心的赏了他一串葡萄,笑得眉眼弯弯:“走,看戏去!”

小五刚走几步,忽然弯腰捧住肚子:“不行,我要上厕所,你先等等我!”

等你个大头鬼啊,看好戏分秒不容错过!

洛小希毫不犹豫的一溜烟跑下了楼。

501病房成了菊花的海洋,一片缤纷灿烂的黄色,从病房里延伸到走廊,还有人不断的往上搬。

陆爸望着这些不速之客,一口老血卡在胸间,憋得气喘。

“你、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花老板擦擦头上的汗,笑眯眯的递过来一张清单:“老爷子,这是您的花儿,请签收。对了,数目太多,我怕弄错了,您要不要点点?”

陆爸颤抖着手指:“滚……滚出去!”

花老板有些为难的递着清单。这满地的花儿没有签收,让他怎么滚啊?

“怎么回事?”

何莎莎陪着陆妈从隔壁休息室进来,一见满地的菊花,顿时惊到了。

花老板像是见到了大救星,连忙跑到何莎莎面前。

“何小姐,您要的花儿我已经全部送来了,可是老爷子他不肯签收啊,您看菊

“什、什么?”

“啪!”

何莎莎尚未回神,脸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她抬起头,脸上已经红肿一片。

“伯母,您?”

陆妈甩甩手,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何莎莎,亏我平时那么喜欢你,还不停的在陆凡面前说好话,原来你居然包藏祸心!你说说,你送我家老头子这么多菊花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诅咒他?”

“不,伯母,你误会了,我菊

“啪!”

陆妈甩手又给了她一耳光,更狠,更响亮!

陆妈是那种典型的以夫为天的女人,敢诅咒她的老公,就算何莎莎是司长女儿也照打不误。

花老板一看事儿闹大了,也顾不得要签名,缩着脖子就要开溜。

“站住!”

何莎莎终于被打清醒了,顶着猪头脸,一个箭步冲过来拦在前面。

“说,谁让你送这些花来的?”

“不是您预订的吗?”

“胡说!我什么时候定过?”

看何莎莎想要拉自己垫背,花老板顿时急了。要知道,看刚才陆妈扇耳光那架势,如果自己犯她手上了,估计得横着出去啊。就刚才那两耳光,自己听着声音都只觉得脸疼。于是,他急急忙忙辩解道:“明明就是你定的嘛,而且还特别强调了,一定要署名何莎莎。”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假话,花老板战战兢兢地递上了清单。在预购清单上,的确有何莎莎的亲笔签名。

“好啊何莎莎,还真是你这只白眼狼!亏得我平时把你当菩萨一样的供着,你这个没心没肺的贱女人菊

陆妈一边骂着一边拿过旁边的鸡毛掸子,嚣张跋扈的追打。

何莎莎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她一边抱头手忙脚乱的躲藏,一边语无伦次的解释:“伯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菊

她是定了花,但不是菊花呀好不好?这分明就是有人掉包栽赃陷害!

可是盛怒下的陆妈哪儿听得进去?一边骂一边又拿鸡毛掸子毫不客气的往何莎莎背上狠狠地招呼下去。

洛小希躲在墙角,看得那叫一个惬意爽快!

瑟缩在一旁的花老板眼睛咕噜一转,豪门恩怨深似海,看来今天闯了祸,小花店是开不下去了,还是赶紧卷铺盖逃命要紧。于是,他开始不动声色的往后挪动脚步,一步、两步……出门,转身,飞跑,赶紧的!

“砰——”

洛小希看见炮弹一样冲过来的花老板,急忙往旁边一让,于是,花老板很不幸的撞到了墙上。

“对不起、对不起!”

花老板捂着额头上的大包,连声道歉,那球一般圆滚滚的身躯,飞快的滚下了楼。

洛小希站在一旁捂着嘴,小脸憋得通红。她很想友情提示一句:花老板,你刚刚对着道歉的,是一堵墙壁。

屋内,俩女人仍旧追打得热火朝天。

陆爸看着满屋乱窜,闹得鸡飞狗跳的两个女人,吃力的叫唤:“住、住……手菊

然后,心电测护仪响起了警报声。

陆妈回头看到陆爸软绵绵倒下去的身体,赶紧丢了鸡毛掸子扑过去:“明成、明成菊

何莎莎挨了一顿乱棍,本想甩手走人,可是一想万一陆爸一命呜呼了,陆凡岂不是要恨死自己?于是,她只好赶紧打铃叫来了急救医生。

洛小希一看玩笑开大了,赶紧迅速转身,像条鱼儿一样偷偷的溜之大吉。

陆凡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走到医院大厅,一听说老爸又送进了急救室,赶紧往楼梯口冲去,然而,就在要进电梯的瞬间,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希!”

洛小希正要上楼,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一脚踏在左边的电梯间,顿时凝住了。

“真的是你?小希!”

就在她迈着一只脚犹豫着迈进去还是退出来的时候,陆凡已经大步冲过来,掰过她的双肩,狠狠地勒进自己怀里,紧的令人窒息。

洛小希默默地收回自己的脚,任电梯门在身后徐徐关上。

婚礼变故后,她一直逃避和陆凡相见,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

陆凡完全沉浸在不可抑止的喜悦中,连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他附在她的耳边,一遍遍的轻声呢喃:“小希,我好想你菊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