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一章 幼虎再现,小花托孤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真愚老人 著

连载免费

长生天朝,天命八年。神州一乱,民不聊生。皇室统御崩坏,西方夷人携诸神教统来袭。最新式军阀四起,割据一方一方,太平无事乱党肆掠,生灵涂炭。等等洪涝大旱,地龙爬起来,沙霸王龙卷,酸雨红月、陨石坠下等天灾争相降临到。更有无数妖魔横行无忌、古怪横生,神鬼杂居,不可名状的诡物,亦或者难以去理解的神秘的现象。在这幽暗乱世中,陶潜睁开眼睛双眼,意外发现自己成了菜市口将要被枭首的囚犯……! ps:已有近精品完本小说《秘巫之主》,近现代神秘的侧背景,感兴趣的也可以试一试。淅淅沥沥的阴雨,笼罩了薄暮时分的菜市街。。……

免费阅读

持着奶香元珠,陶潜阅览脑海中感知出的志述。

随着注释也跟着一一浮现,陶潜手上动作极快,将那元珠塞入自己怀中欢喜囊内。

【注一:此物有诸般妙处,而不论如何使用,三日内都将不定时打奶嗝,此为仅有之代价。】

【注二:此物若被万婴宗修士所得,可有多种用法,若是外道修士,则最大用途为辅助修行,且这也是它最大的效用。】

【注三:修行之时将此珠吞入腹中,待婴母源气化出,便可使得修士自后天返先天,此时吞吐任何源气,都可省略‘炼化’一途,一应杂质都将被排出体外,且可使得修士进入一种无垢无杂念的胎息状态,不必担忧心魔、外邪入侵……破境之时以此修炼,成功几率将大增。】

【注四:此珠可重复使用,但对“筑基境”以上修士无用。】

【注五:代价不可豁免!】

当这些信息流淌过去,陶潜完全理解了志述中为何会有那种夸张描述。

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夸张,简直再精准不过。

这一粒“婴母源珠”的效用简直堪称不可思议,而它的代价,居然只是三日内打奶嗝。

这算什么代价?

谁会介意?

陶潜看着那“注释五”,也是完全不在意。

奶嗝就奶嗝吧……嗯?

心底嘀咕到这里,陶潜忽然有了一种联想:“众所周知,只有喝多了奶,你才会打奶嗝,那这珠子……不对,是奶球吧?”

陶潜自觉自己发现了盲点,不过想想得了好处,不可再得寸进尺。

也不打算去询问有着无限温柔的萧真人真相,默默收了好处,然后与林小花一起,领着两个小东西,回转摘星阁内安排好的居所。

尽管陶潜还有“诚友书铺”这一产业,但那昏暗隔间显然无法招待客人,只好安心待在此间。

另外便是小花道长的状态问题,陶潜莫名感觉与自己有关。

回了静室,正欲相问。

林小花早有预料,那虚弱之极的病体刚被两个小东西搀扶着坐定,抬头便用平静无比的目光看向陶潜,先一步吐出一句让他怔住当场的话来。

“陶兄弟,我快死了。”

……

陶潜因林小花那突兀一句而陷入惊骇时,寻仙县,白天香火鼎盛,晚间空无一人的药王庙中。

侥幸在“舍身剑意”下活命的长春会头领,此时正缓步走向里间。

进门前,他强迫自己收起阴毒狡诈的神色,有着血色的眼睛也变得柔和起来。

若是细看,还能从这头领脸上看出竭力遮掩的恐惧之色。

而他所惧怕的,正是那站在药王雕塑之前,饶有兴致打量着的一道身影。

这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道人,披头散发,道袍松垮,外露的胸膛皮肤伤痕累累,胸前更有一块巨大疮疤,似是曾被开膛取心。

他那英俊又充满邪异的脸上,横向有着一条“血玉”般的疤痕,隐隐泛着让人恶心的光晕。

在长春会中说一不二的阴险头领,进来便噗通一下跪地,声音颤抖着请罪道:

“属下有罪,今日在街面上见一修士身侧有两个成精异类,其一为太岁娃娃,属下担忧此人解了虫灾,坏了计划,加之属下听闻圣子近日正需此类祥瑞灵物炼法,便欲捉了那娃娃献给圣子。”

“谁料中间发生诸多变故,还惊动了萧媚娘,又疏忽了南城守御,这才酿出差错。”

“属下办事不力,请上使责罚。”

这头领说完这些,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似早有心理准备,直接闭上了双眼。

下一刻,他猛地听见“咔嚓”一声,又伴随着一阵血肉腥臭和灼热口气,立时感觉自己的左臂失去踪迹,剧痛传来,立刻让他咬碎口中数颗牙齿,豆大汗珠滚滚而下。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发出哪怕一丁点嘶吼哀嚎。

他睁开被汗水淹没的眼睛,果然看见身侧不知何时蹲伏着一头极其骇人的血肉凶兽,正用森森目光盯着他。

口中还在咀嚼着一条人类手臂,汁水四溅,骨茬子与利齿碰撞,咯嘣作响。

不等他心底生出丝毫怨毒念头,上首那邪异青年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可是不甘心?”

“没关系的,你要是觉得我处置不公,可以说出来的,我替你往上报,说不定圣子大人会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反过来责备我,还会给你些赏赐什么的。”

“我洪幼虎做事呢,就是这么公平。”

“属下不敢,上使处置极好,今日本就是属下犯了大错,还能活命,已是上使的恩赐。”

这头领努力遏制着自己滋生恶念,一边说着心不由衷的话,自以为应答还算不错。

可谁想到,洪幼虎听了后,摸了摸自己下巴,咧嘴一笑道:

“你说的对,我确实太仁慈了,以你犯下的错误,一条膀子哪够啊。”

“蠢爹,你饿不饿,饿就再吃他一条。”

几乎是言出法随般的画面。

青年话音刚落,血光一闪,却是那血肉恶兽猛地从左侧瞬移到了右侧。

同时,长春会头领剩余一条完好手臂也无了。

熟悉的“咔嚓”声中,钻心痛苦袭来。

终是忍不住哀嚎一声,整个人栽倒在地,见此一幕,那洪幼虎忽而开心大笑起来,又猛地探出一脚,踩住头领的头颅,冷声道:

“这次算你走运,虽是为了献媚求功,但好歹也发现了那太岁娃娃,那数千百姓也未曾走脱,否则你这一身炼气血肉,此刻已完全入了我这蠢爹爹的腹中。”

“接下来的任务你可记清楚了,不要再出任何差错。”

“萧媚娘虽省城求援不成,但用不了几日,那火神观、灵犀观、风雷崖、武当派等等宗门,都会派遣强大修士来援,与铁佛山上一群大妖魔斗法。”

“到了那时,南粤其他区域便找不出几个能打的大修士,计划可正式开始。”

“你老实扎根在城中,监视萧媚娘等修士的动静,一旦有异动立刻传讯,我们要维持这两方的强弱,要让寻仙县始终处于恐慌之中,但这个点又不可被真正攻破,要让这座县城沦为乱世中的孤岛。”

“至于那个太岁娃娃,既然已在城中就不必担忧了,过几日趁那萧媚娘焦头烂额时,我亲自出手宰了那两个多管闲事的散修,将那娃娃夺来便是。”

“到时候,我会向圣子说明你的功劳。”

“是!”

洪幼虎脚底,长春会头领满嘴血沫尘土,即便如此眼中也不敢露出丝毫怨毒,只是挣扎着道。

……

“什么?”

陶潜骤然听到那句话,满脸愕然惊道。

他猜想过林小花状态不对劲的原因,以为是“破境失败”之类。

虽说许多修行者的死因也的确是这个,但林小花本该不一样的,他可是天符宗这等大派出来的弟子。

即便破境失败,保住命甚至修为根本不是难事才对。

静室中,林小花满脸苍白坐在床铺之上,旁边两个小东西都是一脸悲伤但无惊讶意外,显然早已知悉这噩耗。

林小花安抚着两异类,没有第一时间解释为何会死,而是盯着陶潜,眸中浮现出疑惑之色,然后道:

“萧真人所说的确没错,陶兄弟你的确很是古怪。”

“我知晓自己数日内必死后,便动用了身上最珍贵也是唯一一枚【先天大衍神数灵符】,按说此符一起,可推算出我想要寻找的人具体容貌,生辰八字,乃至于根脚来历。”

“可这次,我却未能得到这些结果,只指给我一个模糊地点,正是这寻仙县。”

“直至陶兄弟你出现,我便知晓灵符所指的人找到了。”

说到这里,林小花顿了顿,神色依旧平静,似已完全接受了自己将要死亡的结局。

揉弄了两个小东西的头,林小花先指着那太岁娃娃,介绍道:

“此为小小岁,你已知其根底,它能入道颇为不易,偏偏因为生性善良遭了不少劫难,所谓人性难测,有时却是比这些精怪、异类更加可怖。”

说罢,他又指向那类似青铜机器人般的异类。

此时陶潜也看的细致了些,这小东西比那太岁娃娃高一些,主要肢体为青铜,在关节处则夹杂着生铁与古木,而它的头,却是某种类人又非人的野兽颅骨,眼洞中镶嵌着两颗熠熠生光的红宝石。

见陶潜打量过来,这小东西眼中也放出红光,好似开始扫描陶潜。

一边扫描,一边磕磕巴巴道:“人类修士,纯粹的血肉之躯,弱点是……弱点是……弱点是……”

在陶潜满脸疑惑的目光中,这小东西似乎是卡壳了。

林小花那蕴着笑意的声音也在此时传来:

“这个小家伙名为‘廉精儿’,它是我在一上古遗迹附近的村子里捡来的,同样生性善良,对人族有着莫名好感,是以也吃了不少苦头,那双眼睛都差点被人摘了去卖钱,不过性子倒是比小小岁要坚强些。”

听到这里,陶潜隐隐明白了。

林小花,这是打算要托孤?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