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五章 异类生灵,肉肉小人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真愚老人 著

连载免费

长生天朝,天命八年。神州一乱,民不聊生。皇室统御崩坏,西方夷人携诸神教统来袭。最新式军阀四起,割据一方一方,太平无事乱党肆掠,生灵涂炭。等等洪涝大旱,地龙爬起来,沙霸王龙卷,酸雨红月、陨石坠下等天灾争相降临到。更有无数妖魔横行无忌、古怪横生,神鬼杂居,不可名状的诡物,亦或者难以去理解的神秘的现象。在这幽暗乱世中,陶潜睁开眼睛双眼,意外发现自己成了菜市口将要被枭首的囚犯……! ps:已有近精品完本小说《秘巫之主》,近现代神秘的侧背景,感兴趣的也可以试一试。淅淅沥沥的阴雨,笼罩了薄暮时分的菜市街。。……

免费阅读

上次鱼塘一别,林小花曾很客气的说有缘再见,还说见到就教他极好的功法。

陶潜还以为这位热心前辈也就是客气客气,谁料竟真的这般有缘,在这寻仙县内就遇上了。

听得他的怒骂,显然是不知何故,与那长春会的人杠上了。双方就在那通往摘星阁的大道上厮杀了起来,更确切的说,是林小花单方面被一大群长春会修士围杀。

这显然不合常理!

须知林小花修为已至“炼气境”巅峰,离开鱼塘时曾言自己下次再入该是破境之后,也就是说他距那筑基境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而长春会内诸修,都是些不入流,或是连命胎都没定的散修。

就算人数众多,可对上曾经为天符宗弟子的林小花,也该讨不到任何便宜,反过来还会被吊打才对。

可陶潜瞬息所见,却是林小花结了个符阵,艰难抵挡着约莫数十个长春会施放出的各类攻击。

他们虽穿着统一的衣袍,但来历复杂,所修法门都不一样,自然攻击手段也差别巨大。

不过毕竟有数十人,其中一半为不入流,只具备些许特异手段。

另有十几人为引气境修士,手段更凶残狠厉一些。

而为首的那人,虽是青年,但面色阴沉,双眸泛着狰狞血色,竟是御使着一柄可化作血光的红色短匕,不断击打在符阵上,叮叮作响。

在陶潜的感知中,这绝对是一个修为超过“定命胎”的修士。

他们一时奈何不得那金光闪闪的“符阵”,但林小花前辈的状态显然很不对劲,声音中都能听出浓重病气,身姿虽仍旧潇洒不羁,但每每有所动作,面上便跟着露出痛苦之色,最后更是忍受不住呕出一大口鲜血来,更显得那红色道袍之鲜艳。

这状态,莫说是筑基境。

在陶潜感知中,林小花此时连“炼气境”都勉强,他似乎是虚弱到了极点。

陶潜见此,几乎是立刻就要出手。

旁人可以不帮,但林小花前辈算是陶潜认可的好人,虽只见过一面,但陶潜自认双方有着不错交情。想来在正道修行界,似这般心地善良的修士也绝对不多,尽管他的爱好也是非常特别。

不过陶潜还是竭力压制住了冲动,越是弱小,越要谋定而后动。

遇事就冲动出手,说不定自己还要给人添乱。

“长春会这等组织看似低等无用,可他们能光明正大在寻仙县内售卖丹符,肆无忌惮的敲诈城中富户百姓。”

“除了此,还可以派人来这里捡漏修士,收罗那些无法进去摘星阁的散修。”

“这样一个组织,必有隐秘根脚,或是什么阴谋勾当,说不定在那摘星阁,或是县衙,或是那镇妖军中,有着什么靠山保护伞之类。”

“再说林小花这一身……”

陶潜脑海突兀灵光一闪,见人群中收罗散修的十几个长春会修士,也是面目狰狞的跟着扑过去。

不由头颅微微低垂,假装是无意的,暗运灵宝源气,使得自己声音混杂在人群议论中传递了出去。

“咦,这位穿红色道袍的道友,看这神通法门,必是天符宗出来的弟子吧。”

“嘶嘶!”

陶潜这话吐出,人群中果然传来阵阵倒吸冷气之音。

这太正常不过了,寻仙县如今虽然是风云汇聚、大势将起之地,但场中多半是不入流的散修,修行界的一众底层。

骤然听到“道门十二大派天符宗弟子”出现,发出这般动静是他们作为围观群众应有的责任。

而那关键字,也果然让长春会一群凶神恶煞的修士慌了神。

围杀一个无根底的散修,和围杀一位天符宗弟子,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后者,那是会出大事的。

就在那围杀攻势因此要减缓,甚至是散去时,忽然长春会那为首之人,猛地阻止并大喝道:

“别听人胡言乱语,天符宗之人,不论是否为真传弟子,身上都必有天符源种。”

“若这厮真有那物,我等还能困住他,还敢困住他?”

“此人必是不知从何处学了点天符宗的法门,若将其宰了,我等岂不是能将那些法门抢……”

说到这里,这人住口,指挥属下们继续围杀。

而他则是转过一张阴沉、狠辣的脸,对着一众散修,身上那属于炼气境才有的恐怖气息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

只见此人,满脸假笑实则是威胁般的对着众人道:

“诸位道友莫要惊慌,我长春会正剿杀混入城中的妖魔。”

“这厮见不得我长春会炼制丹符解救遭灾百姓,竟不知使了什么妖法,坏了我会中高人辛苦炼出的长春丹和辟邪符,还说自己不是妖魔?”

“我看呐,就是居心叵测,混入城中的妖魔细作。”

“诸位道友若不想与我长春会为敌,与禁仙堂、镇妖军为敌,那便都请作壁上观吧。”

……

这几句话说完,果然无人敢插手,连多嘴议论的声音都小了不知多少。

这是个厉害人物啊!

三言两语,连消带打,直接点出要害,消弭了将起的群众氛围。

真相虽然不是他说的那样,但林小花的确没有那“天符源种”,他被驱逐下山时就被收了回去。

也因此,他修为虽未变,但战力却是大跌。

似乎是怕久而生变,那狡诈长春会头领说完后,转身便施秘法,将某种代价转移到身后一众属下身上后,他御使的血匕威能暴涨,竟是瞬间破了林小花的符阵。

趁着他呕血倒地,此人突入其中。

但古怪的是,他第一时间探手去抓的,却不是重伤的林小花,而是他身后的一道小小身影。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这红袍修士背后,竟是护着两道都很矮小的,明显非人类的身影。

第一个看起来是个极特殊的“异类生灵”,它的躯体由青铜、生铁、古木和一些未知的野兽骨骼构成,一双眼睛则是两颗红宝石,其竟是给人一种温暖坚强的感觉。

第二个,却是一只肉乎乎的小人儿,躯体皮肉质感好似果冻一般,让人看了便忍不住垂涎欲滴,扎着两个朝天辫,鼻子嘴巴耳朵似孩童,只是一双大眼珠子太过非人,好似两颗绿色宝石般晶莹剔透,而里面显露出的却不是诡异邪气,若是一种任是谁都能看出的童稚天真。

不过此时,变成了惊慌恐惧。

因那长春会头领的目标,正是它。

见此景象发生,却是谁也不敢阻止。

除了重伤的林小花,这位热心前辈挣扎起身,怒喝道:“卑鄙小人,原来你的目标是小小岁……”

说着,林小花面色一狠,双手倏然捏起某种法印,似就打算要拼命了。

可就在此时,一声道音猛地响起。

“九天至真,秘之大有。”

好似洪钟大吕,非但没对重伤的林小花造成伤害,反而让他神魂一振。

反倒是那原本狰狞笑着的长春会头领,瞬息面色大变,整个人僵直在原地。

他倏然发觉,自己失去了对神魂、躯体的控制。

更让他惊惧之极的,是在此时感受到的一缕恐怖剑意。

轰!

不止是他,场中其余人也都感受到了那惊人之极的剑意。

“会死的,不及时逃离我会死在这里。”

长春会头领脑海闪过这念头,而后毫不犹豫施放了某种秘法。

只不过这次,承受代价的只有他自己。

他仿佛听见自己全身骨骼都碎裂的声响,气血仿佛是沸腾般爆裂逆流,由此带来的爆发力,终于让他挣脱“九真灵音”的震慑,整个人倏忽与那血匕合一,近乎是瞬移般消失在了原地。

百米之外,他的身影重新显现,只是面上已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阴毒狠戾的目光死死看向林小花身前。

那里,已是多出一人,一个看起来好似书生般的年轻修士,其手中拎着一柄无铭黑漆长剑。

无甚稀奇,但此刻无人敢小看。

那恐怖剑意虽是一闪即逝,但着实让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而此刻,突兀现身救人的这书生,正一脸可惜的与头领对视,显然是在遗憾,刚刚他逃的太快,所以没能一剑斩了他。

“你是谁?为何插手我长春会之事,为何要帮助妖魔细作,莫非你也是?”

头领这几句话吐出。陶潜也是忍不住想给这厮竖起大拇指。

这好家伙,也不先拉拉关系,直接几个大帽子就扣下来了。

陶潜维持着形象,体内“舍身剑意”含而不发,也盯着长春会头领,却不屑于回答那几个帽子问题。

而是指了指林小花,以及那两个小东西,坚定道:

“我,是他们的债主,尤其是这位林小花道长,可是欠着我一门极品的功法异术。”

“上次见面时说什么‘我在南粤,有缘再见时就交给我’,然后就跑了。”

“没想到在这里被我给逮住了,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争端,他们我要先带走,待我把这道长欠我的功法要回来了,我再把他们还给你。”

陶潜这几句话,给出的关键词可不少。

纵然是情商稍显迟钝的林小花前辈,在听到那句提示之后,也瞬间猜出了陶潜的身份。

然后一脸惊讶,恍然大悟道:“是你!”

还算是完美的配合。

可惜的是,那位长春会头领,根本不买账。

他好似根本没听到陶潜给出的“借口”般,只是用泛着血光的阴毒目光,死死盯着陶潜,身前血匕好似一条毒蛇般,不断游动着。

不多时,他似对陶潜的实力进行了一番评估。

最后,做出了轻微的妥协。

指着林小花,以及那个异类生灵,对着陶潜道:

“他,还有这个小东西,你可以带走。”

“但另外那个,不行。”

这两句入耳,陶潜眉头立时皱起,也跟着看向那个肉乎乎的小人儿。

显然,它才是长春会真正的目标。

ps:足量三章补上,求月票支持!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