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章 逼真表演,背刺玉面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真愚老人 著

连载免费

长生天朝,天命八年。神州一乱,民不聊生。皇室统御崩坏,西方夷人携诸神教统来袭。最新式军阀四起,割据一方一方,太平无事乱党肆掠,生灵涂炭。等等洪涝大旱,地龙爬起来,沙霸王龙卷,酸雨红月、陨石坠下等天灾争相降临到。更有无数妖魔横行无忌、古怪横生,神鬼杂居,不可名状的诡物,亦或者难以去理解的神秘的现象。在这幽暗乱世中,陶潜睁开眼睛双眼,意外发现自己成了菜市口将要被枭首的囚犯……! ps:已有近精品完本小说《秘巫之主》,近现代神秘的侧背景,感兴趣的也可以试一试。淅淅沥沥的阴雨,笼罩了薄暮时分的菜市街。。……

免费阅读

铁佛寺一禅院大屋内,粉红桃花瘴气与娇艳精灵们纷纷回归那唤作“桃花五淫幡”的法宝内。

司徒飞记忆中对这宝的印象极深刻,威能恐怖,占了潘红娘一身战力的大半。

没了那些秽物,屋内便只余一位身穿红衣,长相娇俏,甚至有些婴儿肥的可爱少女。

谁能想到?

这看似一拳能击倒的少女,便是邪修术士中也算不俗的弄玉仙姑潘红娘。

此刻她躺在那红绸铺成的床上,伸出白嫩手掌,呼唤自家爱徒过去。

陶潜进屋,一步步走过去,目光盯着那娇憨少女,竭力不去想脑海中的画面。

同时,对原主记忆中酝酿的计划进行着分析。

今日众妖魔寻衅县城,似潘红娘、蓝庆儿这等中层妖魔并未去,只去了大妖和一些用来骚扰,使得民众滋生恐慌的喽啰妖魔邪修。

也正是借了这机会,蓝庆儿派遣一个弟子,暗中将那【尸母秽血珠】给了司徒飞。

这两人的计划是只要司徒飞回转,潘红娘必召其陪侍,司徒飞将趁二人欢好之时,施放那“玉魔乱神法”,先控了潘红娘之心神。

尽管因二者修为差距,控不了太久。

但只数息时间其实也足够了,那秽血珠将可发挥作用,再发出信号,蓝庆儿这同在寺中的玉面婆即刻就可赶来。

二人合力,可完美夺取潘红娘之基业。

“计划很粗暴,也很阴毒。”

“似乎,真有不小的几率可以成功。”

陶潜看完,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他能看出来,这潘红娘对待司徒飞的方式,的确与其他弟子迥异。

若后者突兀下手,还真有可能成功。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

司徒飞还在,可那秽血珠却无了。

这下计划该如何进行?

陶潜顿时感觉有些麻了,一边脑海闪烁着这诸多念头,另一边的傀儡身则按照平素习惯,随心而发上了那柔软温暖的红绸床。

在陶潜心底大喊着“不要”时,一把将少女潘红娘揽入怀中。

没错!

这就是畸恋师徒间的相处方式,修为强的是受,司徒飞这修为弱又一直被采补的,反倒是攻。

其实从表面上看,这画面也挺美好的。

尽管按照正常节奏,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不适宜被外人儿童看见。

陶潜心底无比渴望将怀中少女推开,然后夺门而逃。

真少女他不介意抱上一抱,可怀里的这位,那能是真的么?

且不说其高寿已达“一百五十岁”,光是她的真身,就足够让陶潜三天吃不下饭。

只可惜,陶潜如今是备受人家宠爱的恋人弟子,非但不能推开,还必须得越抱越紧。

唯一的安慰,或者说让陶潜得逞了的一件事。

二者终是肢体触碰,尽管只是傀儡身,但这躯体内有陶潜的心神魂念,一样很是顺利的触发了超凡感知。

或许是因为潘红娘那一看就不对劲的状态,也或者是二人的肢体触碰超过了某种界限。

这次,陶潜赫然感知出了这高他数个等阶的妖魔,不少的信息隐秘来。

尽管梳理出来的格式,有些断断续续。

【志名:潘红娘。】

【志类:妖魔。】

【志述:湘西人士……于一百三十年前入道,修《桃花五淫迷仙经》……耗十年时光,搜集数百妙龄少女,残忍杀害后,葬于桃花瘴林深处,最后炼成法宝“桃花五淫幡”……其人表面娇憨如少女,实则内心扭曲,残暴凶恶……】

【注一:前些年其修行时出了岔子,遭魔头反噬,躯体魂灵都生了异化,再无踏足下一境的可能。】

【注二:遭反噬异化之时,潘红娘本该当场暴毙……机缘巧合遇上一天生媚骨淫心之人,强夺其清白精血,保住了自身性命……因采补时一些意外,其对该男子生出畸恋之心,有着无法遏制的强烈占有欲。】

【注三:潘红娘虽绝了晋至下一境的可能,但战力未退反进,若其不顾异化,将变得更加凶残。】

……

傀儡身,仍对着少女上下其手。

而陶潜本身,却有些怔住了。

老实说,因为与“潘红娘”之间的修为差距,陶潜没能感知出很详细的信息。

但原主与潘红娘之间的畸恋关系,却莫名得到了解答。

显然,那所谓天生媚骨淫心之人,正是司徒飞。

意识到这点,陶潜立即陷入思索之中。

诸多念头,翻涌起来。

没了那秽血珠,原主的计划自然随之作废,但因为与玉面婆的勾结,也不能将此事就这么略过,需想个办法解决。

原本陶潜也想不出什么合适之法来,毕竟原主的背叛都箭在弦上了。

要抹除痕迹后患,委实太难。

可现在,陶潜看到了一个可能性:

“以潘红娘对原主司徒飞那种变态畸恋之心,若我主动泄密,并坦露原主心中委屈,这凶残仙姑恐怕非但不会对我如何,反而还会生出愧疚之心,尽力弥补,与我些好处,甚至全力助我突破到炼气境去。”

“当然,她会做的第一件事,恐怕是去杀了那玉面婆蓝庆儿。”

“旁的事潘红娘或许能忍,但她对司徒飞的占有欲已到了变态地步,蓝庆儿绝对是触及了逆鳞。”

“潘红娘为了炼五淫幡,残害了数百少女,修行一百多年,依仗那五淫幡的威力,不知道造下多少罪孽。”

“而那蓝庆儿,同样是个残暴邪魔,其专修乱神惑心之法,嗜好玩弄人心,如直接蛊惑凡人对亲人操刀相向,又或者蛊惑执掌武力军队的将军,屠戮村庄百姓……其修行一百多年,同样害死了无数人。”

“让这二人互相残杀,没什么可犹豫的。”

这几道念头落下,陶潜直接有了决断。

不由自主,手上动作重了些。

却听怀中传来一声嘤咛,娇憨红衣少女此刻已是敞开了衣物。

潘红娘看着爱徒,泫然欲泣道:“飞儿今日看来是有些烦心事,可是在那寻仙县中遇着麻烦了,一群蝼蚁般的东西,竟然使得我家飞儿不开心,我现在就去屠了他们。”

说罢,这少女就要起身。

陶潜马上双手用力,将其摁住,而后直接将脑海中的念头,付诸行动。

连姿势都没想着变换一个,陶潜直接张口,颂念修行口诀。

但吐出来的,却不是《桃花迷仙经》中的任何一段。

而是一篇让潘红娘感觉很是熟悉的法门。

陶潜刚颂念至一半,原本还娇憨可人的潘红娘面色倏然变得冰冷无比,一双灵动眼眸中更是充斥着骇人的杀意。

“轰”

顷刻间,随着那粉红瘴气汹涌而出,大量仿佛可切割山岳的桃花瓣随之胡乱激射。

潘红娘整个人,完全被粉红魔气所笼罩,死死盯着陶潜,冰冷道:“玉魔乱神法,蓝庆儿那妖婆的法门,你是怎么学会的?”

陶潜知晓此时答错一句,下场都会很糟。

不过在洞悉潘红娘对弟子那无法自已的“畸恋和控制欲”后,陶潜并不担忧。

只对着潘红娘冷笑一句,旋即凑到其耳边,私语起来。

却是将自己与蓝庆儿之间的阴毒勾当,吐露了个一干二净。

说完之后,陶潜也不管潘红娘那一脸震惊之色,仿若是自暴自弃般,抬起手指着眼前这位弄玉仙姑的脸,痛骂道:“我将这些阴谋毒计告诉你,并非是我司徒飞心生愧疚,想向你表露忠心,祈求原谅。”

“我司徒飞自入了你桃花仙谷,为你操持基业,从未懈怠。”

“可你呢,你这当师尊的,不为我筹划修行,助我攀升境界也就罢了。”

“谁想你竟如此贪得无厌,喜我身子便日夜采补,致我精血常亏,我纵是有些天赋,拼命苦修之下,也被死死堵住引气境动弹不得。”

“此番我主动泄密,只为报你当初收留之恩。”

“你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来吧,杀了我,我司徒飞的命,或许当年就该绝在那间遇上你的破庙里。”

说到最后,陶潜面上肌肉抖颤,双目泛红,极为狰狞。

这般逼真的表演,自然不是陶潜发出来的。

每一句,其实都是原主的真心。

不过也正因了此,在他吼完这些后。

那潘红娘初始极度震怒,似抬手便要将眼前孽徒斩了去。

可那一瞬,几乎已成为她“心魔”的那种畸恋之心和强烈占有欲,再度浮现上来牢牢占据她的心神。

刹那,她那震怒面色倏然温柔下来。

先是伸出一双手,捧着陶潜的脸,轻轻抚摸着,眸中满是怜惜之色。

而后,她以一种让陶潜再度感觉毛骨悚然,同时本体疯狂掉落鸡皮疙瘩的颤声道:

“飞儿……师尊我……红娘也没想到这些年你心里有这么多委屈。”

“别恼别恼,这都是红娘的错,是红娘只顾着与你享乐,忘却了你的修行之事。”

“飞儿你且在这里稍待片刻,等红娘去解决了那个妖婆回来,再与你好生分说。”

“你放心,红娘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几句话落下,不待陶潜给出回应。

却见这潘红娘蓦地抬手,葱白似的手指,点在陶潜眉心处。

瞬息,他这傀儡身体内所有源气、神通都失去了回应,整个人也随之僵直在这红绸床上。

而那潘红娘,则在凑过来吻了他唇一下后。

长身而起,穿上红衣,那立在屋中的“桃花五淫幡”也即刻落入她的手中。

手掌一挥门户洞开,她径直化作鬼魅似的影子飞了出去。

而后“嘭”的一声,门户又闭上。

毫无疑问,她要去杀人了。

ps:求月票!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