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死者已死还是死而复生?

重案重启

无怨 著

连载中免费

详细解析近二十年间警方界定的数起重案、特案,被逐一平反昭雪的真实的内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网在撤退,案犯没处逃!缉拿组,讲诉一名普普通通办案民警刑事拘留冤假所谓揪案组,工作职责分两种。。……

免费阅读

李煜夫将万泽斌的复印件资料给了我。

并且叮嘱一番,此事为机密,不方便将他透露出来一系列叮嘱之后,谢别。

他走了,我还在咖啡厅里喝着咖啡。

不知不觉,我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只不过这次有了前车之鉴之后,我没有操之过急。

毕竟对手凶险又狡猾,天知道他是不是一直在盯着我,说不定我和李煜夫见面的事儿,他都已经掌握在手了。

所以这次我也留了个心眼儿。

首先是和李煜夫见面,事先并没有通知任何人,而且还经过了一些外表的伪装,其次就是我俩谈话是在包间里进行的,外人根本不知道。最后,按照规矩来说,得到了万泽斌这条线索,我应该立刻着手让局里的人调查这家伙的背景,可是我不能。

我怕打草惊蛇,或者说,对方会灭口。

哪怕还没有仔细详查我都能知道,这万泽斌肯定是一杆枪。

就他这种造型和生活履历,还不至于能够操纵1030死婴大案这种案件。

而且呢,如果是老王在还好说,可是现在换了领导,这个钱有政,其实从跟他的交流来看,他这人还行,比较靠谱。可是我还不敢完全跟他走,正当我琢磨该怎么开展这条重要线索的时候,说曹操,曹操到了。

来电。

是钱有政的。

我接起,不等我开口,他就有些迫切的问道:“怎么样小李,你那边情况如何?”

“恩...还行,还在...调查中。”

是真没办法完全信任,我含糊其辞几句,问他那边怎样了。他说他还在花园小区,正和重案组的同事们交流之类的。这让我灵机一动。至少目前来说,我暗敌明,万泽斌还不知道我盯上了他,如果我现在重返花园小区,一来是可以对龚妈家里的两具尸体有个大概了解,再者再旁敲侧击下这个万泽斌,说不定能深挖出线索。

反正我抱定的事情就是,如果让我察觉到蛛丝马迹,我会立刻扣押万泽斌,一切操作不能在局里,也不能通过我们公安系统的任何程序,我害怕又会断了线索,现在万泽斌是我手中的王牌,我一定不能疏忽。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给了钱有政。

他本来不同意,但是我卖了个关子,说一会儿有惊喜,他思索几番,也就同意了。

我也不停留,或许赶往花园小区。

###

挺远的,一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

此时已经是傍晚六点了。

这真是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虽然才短短一天时间,但是我感觉这一天的经历,要比过去半年的经历都要丰富精彩得多。我下车,到的时候,还特地到保安室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万泽斌,这不禁让我有些狐疑,难道这小子又提前得到风声,跑路了?

不至于吧?

我把线索封锁得这么紧,对手再狡猾,也不至于信息这么发达,除非是李煜夫那边出了状况。可他毕竟是老江湖了,既然答应了黄影城帮我,肯定会做得严丝合缝的,不应该会出差错。但是现在没有人,就只有一个瘦子在里边打瞌睡。我本来想进去询问下情况来着的,但就这时,有人喊我。

我回头去看,迎面从小区走来的,是钟哥。

他28岁了,比我大好几岁,我记得以前是跟我爸后面办案的一个小喽啰,后来我爸死后,好几年没联系过,没想到他突然会出现在这里,我有些疑惑,过去跟他寒暄两句,这才得知,他现在是市局法医室的法医助理,属于半路出家,以前是重案组的普通干警,没想到摇身一变,变成法医了,虽然只是个助理,但是能坐上市局里的这位置,还是不容小觑的。

“钟哥,您怎么会在这儿啊?怎么,这花园小区有你们的案子?”

“哈哈,你小子这是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他一手搂着我的肩膀,把我往小区里拽,一边走一边跟我说道:“这不就你们那案子吗?两名死者拼凑成一具尸体,你们滨江分局的法医黄影城被临时抽调去外地,短时间内赶不回来,法医助理就是个小菜鸟,能挑什么大梁?

我好歹在法医岗位上也专注了三四年了,这不,我师父让我来这儿先过过脉,等我回去给他汇报情况呢。本来这种事儿,应该是辖区的其他分局派法医来做的,但谁让死者呆的地方,是1030死婴大案嫌犯的家人呢,看来你们揪案组这次要露大脸了,我听说市局对这案子非常重视,下了个重要指令说,一切内部资源优先供给你们揪案组。”

这话让我陷入了沉思。

搞笑呢?

几个小时前我才见过黄影城,他不就是要对这案子深入调查,到时候跟我汇同信息的么?

怎么突然之间外调,而且还将这法医鉴定的信息交给了市局法医室,偏偏还是多年前我曾熟悉的钟哥呢?

这钟哥我听我爸以前说过。

做事能力不错,就是有些心术不正,其实也就是急于求成,有很强的权利欲望,否则也不会直接跳过重案组民警的身份去当法医助理了。但是据我所知,他家里是没什么背景和关系的,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相信这其中有他的努力,但是更多的...应该是不为人知。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市局既然如此高度关注这个案子,那么黄影城在业内的名声是有目共睹的,应该让他来操作是再合适不过的了,那现在突然将他调走,到底意欲何为?

我想,这事儿钱有政应该知道,只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另外,他既然是这案子的主要鉴定者,不到案发现场...哦不,这还不能完全确定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只是不好好的去给我调查取证,出来瞎溜达什么?

可能也看出了我的疑虑。

他就笑哈哈的说,出来透口气,抽支烟,正好你们重案组的同事,还有你揪案组的领导都在,他们在里面还在研究,我过会儿就进去,正好你来了,我也休息够了,走,咱一起进去。

他好像跟我哥俩好似的,拉着我,各种不亦乐乎的套近乎。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而且我心里还有些担心。

这万泽斌,到底上哪儿去了,不会真跑路了吧?

我的天,我好不容易从李煜夫那里挖出来的信息,可千万别断了啊。

否则,我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

还有很多围观群众。

在2栋2单元楼层外,男女老少,大爷大妈,都在那里围着指指点点。

幸好的是,万泽斌似乎牵头一样的在那里给大家说着什么。

看来消息没走漏,我喜出望外。失而复得,让我欣喜的同时,也给我敲响了警钟,锁定之后,就不能放过。

我叫了个负责现场的民警,叮嘱他盯紧万泽斌,有动向马上向我汇报。现在还不能动他,我得先去跟钱有政他们汇合,了解下龚妈家里的死者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而万泽斌这边,只要看住了,一会儿我就找个机会试探他,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进屋。

钟哥开始忙乎,钱有政正在和办案民警交流,见到我来,就急匆匆的拉着我到了一旁:“怎么样小李,有情况么?你刚说的惊喜...是什么?”

“钱队长,这个先别急。”我深吸了口气,问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保证是大惊喜。不过现在,这边的情况,有眉目了么?您能不能...”

“恩,是这样的,在黄主任走之前,查明的情况是,两个死者,一个是万丽容,也就是龚小娥母亲的老公,另外一个,叫万泽斌...”

“等等,钱队长,您刚说,另外一名死者,叫,叫什么?”

我尼玛。

万泽斌不就在外面么?

我还让人看着他的,透过窗户,他似乎还在有秩序的安抚着围观群众,怕引起大家的恐慌情绪。

难道这念头真有巧合的事儿?同名同姓?

“万泽斌啊,脑袋是龚小娥父亲的,但是尸体没找到,这里应该不是案发现场。至于万泽斌的,找不到脑袋,尸体是他的,通过他的指纹比对,在犯罪库里找到了,曾经因贩毒入狱,带货,货量不大,判了八年,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所以提前释放,是去年才刚出来的,只不过没想到,一年不到,就命丧黄泉,目前还在调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这还得...”

“不行,我得去看看!”

不等钱有政说完,我就匆匆往屋外跑。因为一个留神的功夫,本来还在眉飞色舞的万泽斌,突然消失出了人群。

跑了?!

那真正的万泽斌,到底是已死找不到脑袋的这具尸体,还是外面的那个活生生的人?

……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