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07章 虎口逃生

秦关汉月

那年夏月 著

连载中免费

秦慎刚再次穿越到东汉初年王莽时代便卷进一场莫名其妙的危机中,但是最后占时摆脱险境,却以后呢?步履艰苦的他又该何去何从……  世人只道我杀人不眨眼甘之若饴,实际上我唯一的愿望但是是想要回家去啊!昏迷中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他仿若置身无尽的风浪中不断地翻滚摆动被撕扯,就连灵魂似乎都要和身体脱离了关系,痛楚难当犹如挣扎在死亡边缘。。……

免费阅读

  城门处的长街寂静无声,剑拔弩张的双方兵卒自不需多言,就连那些等待出城的路人亦是在这种紧张气氛之下屏息凝气。

  王睦自来到这辆马车旁后就隐隐察觉出附近有一股刻意压制的深缓呼吸,一开始他以为不过是路人发出并未放在心上,及至沉思中发现这呼吸似乎是从近在咫尺处传来,这就不能不让他加以留意了。

  然后,他听到一种“哒-哒-哒”的声音。

  那是一种急促、轻快而又极有规律的声音,他以前从未听到过。

  怪异的装扮,精炼的箭矢,今天他从那人身上已经见识过两种前所未闻的事物,而现在,他又发现了一种。

  他几可肯定那人就藏身在这辆马车之中。

  他故作无奈的同意放行予以试探,然后他捕捉到马车中传来的那一丝紧绷的身体陡然放松的轻微动静。

  至此他再无怀疑,话音刚落便骤然发难提气纵身扑向马车。

  同一时间,伴随着“锵”的一声街边路人中猛然射出一只剑鞘,夹杂着破空之音后发先至疾刺王睦后心。

  王睦纵身一跃时蓦然心生警兆。

  执掌绣衣十余年来,恨他之人不知凡几,就连他自己都早已记不清到底经历过多少明刀暗枪,他能活到现在,所倚仗的除了一身非凡本领,更有那在生死中历练出来的如猎兽般的灵敏触觉。

  纵然此刻猝不及防之下被人偷袭,电光火石间王睦亦是车轮借力一蹬旋身往右方错开以毫厘之差险险避开这一击。

  “噗”,剑鞘擦身而过,大半没入皮毛之中。

  还未待他落地,人群中一人双手高举长剑大踏步疾趋上前配合身形前冲的气势毫不相让的“唰唰唰”迅猛当头连劈三剑。

  甫一落地立足未稳的王睦刹时又被对方先声夺人的连绵三剑逼得踉跄后退数步,犹幸他见惯大风大浪虽乱不慌,面对再次劈来的长剑迅疾一个倒纵险之又险的后避数步拉开距离,看着骚乱的人群“锵”的一声拔出长剑厉声喝道:“擅跑者,格杀勿论!”

  上午的一幕他牢记于心,他绝不会容许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而这退避的片刻他也终于看清攻来之人是一个年约五旬、粗布麻衣、面容古朴的精悍老者。

  骚乱众人被王睦的厉喝以及逼上的兵卒震慑,顿时噤若寒蝉再不敢动弹半分。

  老者亦趁着这一间隙喝道:“已被发现,无需再藏!”

  言毕再次迅若闪电的踏步上前拉近与王睦的距离将手中长剑幻化为道道光影卷向对方。

  秦慎刚舒长气时便感觉车身一抖,心中一惊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又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插入皮毛,随即一阵喧闹以及两声厉喝传来。

  被发现了吗?还是在诓骗我现身?

  犹豫不决间忽然叮叮当当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听着车外的动静秦慎心乱如麻,这种看不见摸不着全凭猜测的感觉让他异常难受,猛一横心掀开皮毛倏然坐起,刺眼的阳光让他一时什么都看不清楚,片刻适应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龙腾虎跃你来我往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一幕秦慎茫然无比。

  他的突然现身出乎所有人意料,一时间所有兵卒全都诧异的呆望着他竟是忘了反应。

  王睦则是一脸果然如此之色,斜退扭身举剑挑开老者攻向左肋的一剑后猛然提气反攻三剑。

  “铛铛铛”三声后老者竟是被他震得连退三步。

  王睦嘿然冷笑手下毫不留情,趁势追击进逼一剑时配合气息沉声喝道:“还等什么,拿下!”

  众兵卒这才醒转过来,纷纷持戟拿枪朝马车逼近,而那些匈奴侍卫则对眼前状况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弄不清楚这人到底是混进车队还是首领有意为之,只得缓缓后退着拿眼看向首领以及少女等人听候命令。

  少女此时望着秦慎大脑一片空白对侍卫询问的目光一无所觉,她没想到车队中真有要犯,而且居然是他!

  秦慎看看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人,再看看缓缓逼近的兵卒,叹了口气后心中反而变得释然。

  他自小就是个具有坚强斗志不论任何挫折都没办法削弱他意志的人,就算如今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但是束手就擒并不是他的风格,之前他所能做的已经全都尽力去做,而现在要做的,那就是战斗!

  要是有把AK47就好了,秦慎忽然泛起一个古怪的念头。

  就在他要跳下马车一刹那——

  “抢马!”老者以守势连续格挡王睦攻来的数剑后沉声急喝。

  秦慎闻言愕然,旋即苦笑,他只是想要下去尽到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罢了,又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于上百人中抢夺马匹,不过他亦从对方的言语中听出一线生机,同时也提醒了他以自己的能力假如跳下去陷入鏖战再想脱身几无可能,于是立在马车上静观其变。

  老者眼角余光扫见他面露苦色立刻明白怎么回事,无奈中静心去虑举剑荡开王睦攻来的长剑,一声闷哼气势陡然转猛化守为攻大刀阔斧的直劈对方。

  王睦没料到对方之前和自已一样也留有余力,猝然间略显慌乱的抬剑格挡。

  长剑刚刚劈下,老者不等剑招变老忽然手腕一缩由直劈变为平刺,将他逼退一步后侧身飞出一脚猛踢腰胯,趁他闪避之时再一个连环踢将他步伐打乱,随即“唰唰唰”狂攻十余剑……

  至此王睦已在老者的猛攻之下狼狈不堪的“噔噔噔”连退二十余步。

  秦慎亦被这数秒间的一套连击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将要逼近马车的兵卒都忘了计较。

  形势千钧一发刻不容缓,老者不待王睦过多反应,倏然收剑转身大跨步疾冲而来纵身跃上马车借力将他送往一名骑士马背。

  眨眼间的变故下秦慎连惊诧都来不及就觉自己犹如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百忙中醒悟过来飞出一脚狠踢那名骑士,趁他栽倒之时一把抢过缰绳调转马头,此时老者亦是飞身扑向另一名骑士……

  于此同时,气息稍显紊乱的王睦立足猛喝:“射杀!”

  众兵卒闻令面面相觑,周围都是普通百姓,若是误杀如何是好?

  王睦见状大怒道:“违令者斩!”

  众人这才连忙从后背取下弓箭,然而就在这一迟疑间秦慎与老者已是双腿一夹马腹朝城门疾冲过去。

  城门前早已架设拒马,只留有丈余通道供行人车马通行,老者一马当先挟雷霆之势手持夺来的长戟左扫右拍杀入城门兵卒之中。

  弓手顿时又犹豫起来,因为他俩周围现在还有自己同袍。

  假若绣衣吏在此何尝会发生这种情况,王睦恼怒中悔恨不已,疾奔马匹处轻盈跃上马背,喝道:“追!”

  两人已经穿过兵卒快要奔出城门,这时身后响起嘈杂蹄声,秦慎扭头回望,只见领头一人正是王执法,当下不敢迟疑快速取下长弓抽出三支箭矢夹在指间,回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铮铮铮”连珠三箭分朝他座下马匹左中右三路疾射而去……

  十八般兵器,以剑为尊,以弓至强!

  秦慎对他的箭术极为自信,不过他亦深知对方并非平凡之辈,是以不敢大意以三支箭矢封死对方所有避路。

  事实也如他所料。

  王睦见左中右全被封死于是陡提缰绳控马腾空想要避开,只可惜这三箭实在太过迅疾凌厉而且角度刁钻,纵然他早已有所准备,仍被居中一箭正中尚未提起的马腹,马匹吃痛之下霎时狂性大发,王睦连忙勒马飘身跃往一侧。

  狭长的门道内,其余两箭也有意外收获。

  看着身后人仰马翻的追击之人,心中畅快之极的秦慎忽然想起一事,转身双手拢嘴朝后大声喊道:“匈奴使者,他们诓骗你去长安另有图谋,你们还需多加小心。”

  言毕催马与老者绝尘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