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章 (补) 不是冤家不聚头 二

两昆仑

7608301637 著

连载免费

一部以全新的视角和可能超越现如今科学理论的眼光来思路解析神仙鬼怪,时空再次穿越,宇宙自动漫游的科幻玄幻类小说。本书作者今负尘。(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能在黄帝城中遇见李天五、孙胖子、吴仁荻、岳琳等一行人我倒是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今天我们这行人紧赶慢赶的走了一百多公里,这个速度已经是平常人行进速度的两倍了。。……

免费阅读

从新都桥镇到塔公草原距离不是太远,路也好走,新都桥是很多骑行驴友汇集的地方。驴友们在此聚合休整后一般都会骑行去塔公草原。

说来也怪,就在我们修整好后,本来晴朗的天气居然说变就变,天空变得灰暗,下起了大雨,雨中还夹带着雪粒,这样的天气对于骑行者们来说不是好运气,对于我和罗扬这样的自驾游却是没有多大影响。

吃完饭,我和罗扬开车出发。一路上,雨渐渐的停歇下来,继而却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还刮起了呼啸的大风。天空上乌云突然聚集,黑沉沉的压了下来,周围的景物立刻变得黯淡无光,失去了原有的瑰丽。我和罗扬啧啧称怪,现在可是初夏时节,就算藏区海拔较高,温差较大,也不该六月飞雪才对,不但如此,头顶上不时传来隆隆闷雷之声,间或有一道道诡异的闪电划破黑暗的天空,发出嘶嘶之声。

我专心的开着车,希望就近找个藏民居住的地方停下来等这怪异的天气过后再走。又一道闪电闪过,就在这时罗扬突然指着不远处的草原大叫起来:“停车,那边好像有两个女的在求助。”

立马把车停在路边,朝罗扬所指的方向望去,也就是我眼力好,定睛一瞧,果然看见离我们三四百米的草原上有两个女人正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挥动,还高声的叫喊着,叫喊声被狂风吹散,具体喊的什么即便我听力再好也不听清楚,不过不用想都知道,在这种怪异诡谲的环境下除了求助还能有什么。

在公路边就有一条不是路的路。在来塔公的路上我们所见的大多是宽阔的草原,这和内朦国的大草原相比有所不同,内朦国的草原那是真正的一望无垠,放眼望去,除了广阔的草原还是广阔的草原,塔公一带的草原虽然很宽阔,却是在qun山环伺之下,最远处是亘古不变的雪山,近一点周围则是连绵起伏的高低不一的山包,草原和公路的边缘有许多不是道路的道路,多是日积月累人或牛羊踩出来的痕迹,正如鲁迅先生说得好,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助人为快乐之本,遇着一般的人求助我和罗扬都会尽力帮助,何况还是女人,我把车拐上草原的土路,超那个女人的方向驶去,车子开得近了,才看清大致的情况,这是俩个骑行者,两部自行车就放在一边,旁边还搭建了一个小帐篷,两个女人头上都戴着太阳帽,带着墨镜,容貌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只看身材还是不错的。

车子刚一停稳,罗扬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车,他这是要挣表现去了。我也下了车,跟着罗扬一前一后的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两个女人,一个是红衣熟女,一个是黄衣少女,我觉得有些眼熟,只是两个女人的大半边脸被太阳帽和墨镜遮住了,看得不是太真切,就在要走近的时候我腾然想起这两个女人我和罗扬见过,不是别人,正是我和罗扬在綦江遇着的那两个戴假发的女人,只是这会儿假发已经除去,露出的是乌黑的长发。

罗扬也认出了这两个女人,先是一惊,想着自己被麻抢还被扒光的情景,怒从心头起,犹都没有犹豫就朝黄衣少女扑上前出想把她抓住,黄衣少女显然也是一惊,随即也认出了罗扬,只见她身形一闪,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罗扬,娇声喝道:“别动!”

罗扬定睛一瞧,立马蔫了,乖乖地举起来双手。

一旁的那个红衣熟女也很迅速的朝我扬了扬手,一股白色的粉末从指间冲我洒落过来,我不退反进,跃步向前一招擒拿手朝红衣熟女手腕抓去。在我认出这两个女贼的时候我就长了个心眼,屏住了呼吸,迷魂药对我起不了作用。

红衣熟女也是吃了一惊,腰肢一扭躲开了我这一抓,随即右腿飞出,来了个单腿连踢,我用双手连续格挡化解开来,施展贴身近战和红衣熟女过起招来,越打我越是诧异。

我在武术上的修为多半来自个人的领悟,唐先生只交了我一套观宇心法和一手飞刀绝技,在武术上没有指点过一招半式。

不过在我十五岁那年,唐先生带来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个少年叫哈虎。当时唐先生在郊外租了一个倒闭的小厂改成了练武场,在没有传授一招半式的情况下就让我和哈虎过招实战,虽然是点到为止,最开始我还是被哈虎打惨了。挨了打就得思变,可是当时能学到武术的途径不是太多,也就是从书店买来一些所谓的武功秘籍和电影上学来的一鳞半爪的武术招式和哈虎过招。,但还是挨揍的时候居多。

最后我也学乖了,暗中留意观察哈虎怎么打到我的,我就偷师学样,如法炮制。如此过了三个月在在拳脚上我终于可以和哈虎旗鼓相当了,再接下来就是比武术器械,最开始用的是木质的器械,刃口上还缠了厚厚的海绵,不过打在身上也叫一个疼,好歹腾挪闪躲上有了不错的根底,吃亏较少,又是三个月后,即便是真刀真枪的实战,我也能和哈虎打个平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渐渐悟出了观宇心法的妙处之一——“空虚无一物,万物为我用,观之其神,练之其形。”别人的东西也就是我的东西,别人会的我也能学会。

在武术上我没有学过一套完整的拳法套路,即便是后来我因为生活所迫打了一段时间的地下黑拳接触了跆拳道,空手道,截拳道,泰拳一些现代搏击武术我也是先重其神,后练其形,也就是先摸清这种武术的拳义,在学其招式。久而久之,我在武术上的造诣可以说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少有对手。

这里面也有金庸老先生的一份功劳,在笑傲江湖这本书里风清扬传授令狐冲的独孤九剑的精髓——无招胜有招的武学心法也被我化在武术搏击之中,所谓法无定法,行无常形,只要能最快解决对手就是好办法。洞悉先机,遇招拆招,应招而到,拈手而来。我把自己的武术修为称之为“应心道”,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创举。

让我吃惊的是这个红衣熟女所用的方法似乎和我同出一辙,招数上不拘一格,见招拆招,虚虚实实,变化莫测。一般来说打倒一个普通人我也能十秒左右gao定,可是和红衣熟女都打了近五分钟我们两人竟然谁拿对方都无可奈何。

一旁的罗扬和黄衣少女也是看得惊疑不定,要说罗扬没少见过我出手,每次都是很快解决战斗,即便是一挑五也没有能打上五分钟的,而现在和我过招的这个红衣女人看上去苗条纤弱,我居然还久战不下。

罗扬忍不住开始嚷嚷起来:“天子,你不会是起了怜香惜玉的心吧,你平时打人的那股狠劲跑哪儿去了,打脸啦,这老女人看着不赖,破了相可以去老韩那里整容的,至于整容费兄弟我出,就照着张子怡那模样整、、、、、。”罗扬说得兴起,小腹冷不防挨了黄衣少女一拳,疼的捂住了小腹,zui上还在继续叨叨:“老李,别假装斯文,抓老女人的xiong,看是不是硅胶做的。哎哟!你大姐的,下手轻点行不行,小母老虎,当心找不到老公。”

罗扬这也是自找的,就是zui欠,接着又被黄衣少女啪啪啪几个zuiba子打得生疼,捂住脸不敢再耍贫zui,不过和我过招的红衣熟女则被罗扬的几句“老女人”气得有些乱了章法,我脚尖连续向后点了几下退出一丈多远,适时的卖了一个空门,红衣熟女果然上当,一个垫步向前跃起来了个凌空踢腿,我趁势一闪,凌空把她给拦腰抱住,然后迅疾的松开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柄飞刀抵住了她的咽喉。

飞刀是在网上购买的,三把飞刀外加一个小巧的黑色皮套优惠价88元,飞刀长不到四寸,皮套穿过皮带挂在腰间很像是个kù子的标签,刀柄的颜色和皮套一样用丝线缠成黑色,刀刃也是黑色的,平时不注意还真不容易分辨出来是一套飞刀。唐先生传授我有一套飞刀的绝技,所以对于飞刀我也十分的偏爱,在网上网购了十几种长短不一,造型各异的款式,平时一般不带在身上,这次来西藏考虑到安全问题还是带上了一套,没想到会在这里排上用场。

我左手搂着红衣熟女的腰部,右手用飞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自己整个人闪在红衣熟女的身后,提防着黄衣少女开枪,黄衣少女见我制住了她的同党,也如法炮制,一手扼住罗扬的脖子闪到罗扬身后,一手用枪指住罗扬太阳穴。

被我搂住细腰的红衣熟女又羞又气,对黄衣少女喊道:“黄莺,不要管我,开枪,杀了他。”

我冷冷的对红衣熟女说道:“好啊,开枪呀,赌是她的枪快还是我的刀快。”说着我对罗扬打了个手势暗号。这手势暗号是我和罗扬在打牌时自创的,只需微微的活动一下手指就可以表示不同的意思。我打过去的那个暗号的意思是,赢得差不多了,找办法闪人。用在此时此景,就是你自己找个机会闪开我好对黄衣少女下手。罗扬也打了个手势暗号过来,意思是收到明白。

我在红衣熟女身后不停变换位置,黄衣少女不敢轻易开枪,双方就这样僵持着,罗扬又开始耍zui皮来:“喂,两位美女,这样好不好,现在大家手上都有人质,这一局就算和了,哥哥我也不计较上次你们拿走我钱和手机了,不过你们扒走的内ku得还给我,哥哥内ku味道重,弄不好会把你们熏晕了。”

我知道罗扬是在故意激怒黄衣少女,不过找的这个话题也太奇葩了,我忍不住哈哈一笑,配合罗扬说:“扬子,人家说不定就喜欢味道重的,拿着一边闻,一边那个啥、、、、”我这话说得够毒的,怀中的红衣熟女是气得浑身哆嗦,对面的黄衣少女则是涨红了脸,一对俏眼都快喷出火来了。

“那叫自我anwei,哎哟!你又打我了。”罗扬还未说完就被黄衣少女一枪托打在后脖颈上。

“老罗,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叫法“我继续和罗扬演戏,希望激怒二女,找到脱身的机会。

”对,叫自mo幺筒。“罗扬越说越不像话。

我也好不到哪里,接过罗扬话茬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哦,原来是这样,喂,黄衣服的妹子你不会喜欢这口吧”我继续用语言激怒黄衣少女,还很夸张的用左手使劲的揉nie红衣熟女,一脸贱笑的说:“大姐,你呢,你难道也喜欢这口?”我看不见红衣熟女的表情,但从她全身颤抖的强度估计,恐怕挖我心,吃我ròu,喝我血的心都有了。”

果然那黄衣少女见我羞辱她的同伴气狠狠得把手枪改过来指向了我这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下贱胚子,我今天一定要杀了、、、、”话音未落,罗扬抓住了机会用他的灵犀一指敲打在了黄衣少女握枪的手腕上,就在罗扬出手的同时,我突然预感到了危险的降临,本能的拽着红衣熟女往一边倒下。

“砰”的一声枪响,枪走火了,一束火光从枪口发出,子弹擦着我的左手手臂而过,将手臂划出一道不算深的血槽,如果不是那突然而来的预感,这下恐怕那颗子弹就会来个一箭双雕,从红衣熟女身上洞穿后再射进我的身体。

黄衣少女“妈呀”一声惊叫,以为是打中了红衣熟女,趁着这档口,罗扬已经夺过手枪反过来指着黄衣少女。而我这边,红衣熟女就在倒地的一霎就地一滚,翻起身来,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我,我手上的飞刀本来有机会在红衣熟女翻身时发出的,不过还是犹豫了一下,我手握飞刀,蓄势待发,慢慢的站起身来,略带嘲讽的看着她,红衣熟女也用枪指着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罗扬那边立马闪到黄衣少女身后,学着黄衣少女刚才的模样挟制住她,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呵呵一乐,骂道:“你大爷的,天子,你也太不小心了,这回还是特么的平局。”

我手持飞刀,冷眼看着红衣熟女,对罗扬道:“不见得就是平局,扬子,你先解决了你手上那个,再解决这个老女人,如果这老女人开枪,你也别犹豫,照着脑门给她来一下就是了,老子到了yin间也算有个垫背的。”

我这是狗鼻子上cha大葱——装相(象),心里却是有几分害怕,生怕这红衣熟女一个不小心要是走了火,我可就冤死了。

红衣熟女还是有几分惧怕我手上的飞刀,不敢把枪口从我这边移开,这让罗扬就捡了个大便宜。罗扬贱笑几声:“李天啊,兄弟我哪舍得你这么早去阎王爷那里报到,这样吧,那个穿红衣服的大姐,咱们商量一下,你先把手上的枪放下,我们保证不为难你们怎样,兄弟我NeiKu也不找你们还了,从今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道通天,各走半边,你说行不。”

红衣熟女不去理会罗扬,而是冷冰冰的盯着我,冷冷的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我没想到她突然会问出这么一句来,装作若无其事,淡淡说道:“救你?没有吧,刚才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

红衣熟女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似乎是在内心决断一件很难决断的事情。此时雪越下越大,风也越来越猛,天色变得越来越暗,头上乌云涌动,电闪雷鸣,四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场景显得有些诡异。

就在这时,远处公路上传来几声汽车的喇叭声响,我们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朝那边望去,就见一辆坦克般大小的黑色骑士十五开下了公路朝我们这边开了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