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核桃湾记忆》五

核桃湾记忆

阅读王 著

已完成免费

《核桃湾记忆》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张书记,玉叶,玉珠,常青,紫衫,王局长之间的故事。核桃湾记忆约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常青紫衫小说名字叫做《核桃湾记忆》,这里提供常青紫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核桃湾记忆小说精选: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一行人到了老人的家。眼前的这幅景象让来自城市的一行人惊愕不已。一栋七十平米左右的杉木房,即使是刚不久上了桐油,但房子在几次雨水的冲洗之下还是黄里发黑,有几处更是被虫子朽的厉害。并且几步远就是厕所和猪圈,猪崽子,鸡崽子,鸭崽子全一窝养在里面。令人窒息的臭味迎面而来,令紫衫,莹莹和淑玉三人一番干呕。长青等人还能强忍得住,将自行车停靠在边上,将食材等物品放在屋檐下。老人向里屋大嚷道:“老婆子,出来,来客…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一行人到了老人的家。眼前的这幅景象让来自城市的一行人惊愕不已。

一栋七十平米左右的杉木房,即使是刚不久上了桐油,但房子在几次雨水的冲洗之下还是黄里发黑,有几处更是被虫子朽的厉害。并且几步远就是厕所和猪圈,猪崽子,鸡崽子,鸭崽子全一窝养在里面。令人窒息的臭味迎面而来,令紫衫,莹莹和淑玉三人一番干呕。长青等人还能强忍得住,将自行车停靠在边上,将食材等物品放在屋檐下。老人向里屋大嚷道:“老婆子,出来,来客人了,瞧瞧城里娃子的俊俏模样。”

少顷,从里屋便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还牵着一个小孩,灰布衣服上面裹满了泥土。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哪吒刚淌了泥丸。大爷向常青他们介绍道:“这里我婆娘,那个小子是我孙子,闹腾的很,你们在这歇息可要当心。紫衫说:“没事儿,小孩吗!贪玩就是本性,我还是个师范生呢!以后难免要和小孩打交道。”常青惊讶道:“你不是学的中文系吗?难道以后不教高中语文还得去带小孩吗?”紫衫不乐意了,道:“我喜欢小孩,就爱,要你管。”

智勇,志雄等人在四周转过后便坐在了屋檐下歇息,莹莹和淑玉二人早已像母狗刚生完小狗,累得也不讲究了,选个地儿坐了就一直没起来过。大爷趁着紫衫和常青斗嘴的功夫,和老婆婆到屋里将儿子结婚时的被褥和几张草席抱了出来,一边在在堂屋将席子和被褥铺就,一边尴尬的说道:“家里实在没有多的被褥了,这俩床就给几位姑娘,你们大小伙子就将就将就。”常青满脸不好意思,说:“大爷,我们将就凑合一个晚上得了,您快把被褥拿回去吧!我们身子好,扛得住,”

大爷和婆婆硬是要把被子整整齐齐的铺好,说是晚上风大,冷,虫子又多。就算不担心他们几个大小伙,也要为几个姑娘担忧。紫衫和常青拗不过,只好无奈顺从。

第二天天还未亮的彻底,紫衫,莹莹和淑玉三人就都醒了,抱怨说是昨晚地上虫子多的很,弄得全身都不舒服,再加上这群男生没有一个不打鼾的,整个晚上都处于一个半醒状态。于是大早醒来,就约着去四处走走,趁着天气还凉快.不知不觉的,三人就来到了满是杂草的小树林,路上的水珠将她们的鞋子都浸透了,她们似乎也一点漠不关心。

走着走着,草丛中忽然传出一阵“嘶嘶”的响声。并且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她们还以为是条大蛇,吓的顿时不知所措,只祈祷它会绕道而行。忽然,从草丛中猛地耷拉出一个小脑袋,紫衫三人吓得大跳起来,大声叫道:“啊!蛇妖啊!救命啊!”那“小脑袋”立马直起了身子,手里还握着一把镰刀,面对一阵吼叫也着实把她吓得不轻,直立着身子,瞪大了眼睛,全然不知所措的样子。紫衫三人看到原来“蛇妖”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才渐渐平静下来,同时又为自己愚蠢的行为和夸张的举动而后悔。

她们缓缓地向那个精神未定的女孩走去,只见得那女孩仍像个稻草人一样瞪大了眼睛,背着一个比身子还大的背篓,手里还握把镰刀,杵在那一动不动。“小妹妹,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几岁了啊?”紫衫亲切的问道。但女孩只朝紫衫看了两眼,便又一动不动的杵着。

“你这小妹妹好没礼貌,漂亮姐姐问你话呢?怎么不说话呢?”莹莹一边问着,一边伸手准备摸摸女孩的小脑袋。手还没触着小女孩的头发,女孩便把镰刀挽进背上的背篓,风一般的跑走了,满满的猪草掉了一地。莹莹一脸惊悚的道:“山里的孩子怎么这样,太没礼貌了,我这纤细的手还······”淑玉打断道:“肯定是你那粗糙的大手吓着人家小姑娘了,还好人家跑得快,要不得被你这铁砂掌摸成啥样。”莹莹一脸的不满,立马反嘴,于是一场世纪大战便就地展开了。唯独紫衫默默无语,看着小女孩急速离去的背影,心中就像埋下了一块千斤巨石,让她的兴致全无。三人回到老人家,看见常青几人正在收拾昨晚烧烤造成的垃圾,智志雄几人正准备打包。原来常青他们准备返程了,原定的在乡下踏青三天在返程的计划,因为没有想到核桃湾的特殊情况而不得不提前了。莹莹和淑玉知道后立马欢欣鼓舞,她们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呆一刻,光是昨晚的虫子就让她们好受了。趁他们还在收拾,紫衫将常青拉到一边,问他是否能陪她到村里转转。常青收到女神的特意邀请,欢喜的魂儿都跑没了,一个劲的点头。便吩咐了志雄收拾完在等等他们回来了再一起走。志雄和智勇几人本也想一起跟着女神去,但经不住紫衫的再三推阻,只好留下陪着莹莹和淑玉两个活宝。

常青和紫衫二人迎着朝霞和尚未褪去的霜露向村子里走去,一路上碰到许多挽着锄头下田劳作的人们,紫衫热情的向他们打着招呼。

不知不觉的,二人来到了村委会,村委会是两层用青砖砌成的小楼,二楼的一侧不知为什么还没有用水泥抹平,青砖全都露在外面,经过雨水的漂洗,表面已经长满了一层青苔。他们看见在一楼的大门口,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蹲在台阶上大口地抽着旱烟。他们猜到了可能是村书记或是村主任,因为只有这样的知识型干部才会带着眼镜。初来乍到,他们也没有像这位中年男人打招呼,而是绕过村委会大楼继续向前走去。

大概走了半里地,他们发现了一个用油布和木板盖起的一个简陋的房子,为了防止雨水的冲刷,油布上还涂抹着一层桐油。紫衫以为这个简陋的大棚会是一个小型的养殖场,觉得里面会有小羊羔或者小牛犊,她想亲眼看看这些小动物,便执意的拉上常青陪她上前看看,常青也只有任由她摆布。

渐渐的靠近之后,从大棚中传来阵阵叽叽喳喳的声音,紫衫以为是小牛犊们互相嬉戏发出的声音,于是兴趣更加高涨了,由走开始小跑,但跑近再一听,不禁让紫衫和常青大吃一惊。原来刚才叽叽喳喳的声音是一群小孩朗诵《诗经》所发出的声音,因为普通话不标准,普通话和乡话互相参杂,所以才显得像是小牛犊嬉戏发出的声音。紫衫和常青好奇的靠在木板上从缝隙中朝里面看,教室由一些木板拼成的桌子,砖头码成的椅子所构成,大概有三四十个由七岁到十二岁的孩子挤在狭小的教室中,一个六旬老人拿着荆条在教室中踱来踱去,认真的审视着每一个孩子。两三个孩子共同拿着一本用黄纸钉成的手抄书,每个孩子身上都背着一个黄皮布的手袋,像宝贝一样挎着,没有一个孩子将黄皮手袋随意的仍在或放在地上。黑板是用一块平整的木板上面刷了一层白漆构成的,先生平时就用黑木炭在上面教孩子们写字,写完就用湿布擦干净,干了就又继续写。孩子们一个个全都张大了嘴巴带着乡音大声地朗诵着。

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紫衫和常青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想着这群可爱的孩子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仍然这么开朗,个个都充满了阳光,自己也就没有资格在优厚的生活条件下抱怨城市的烦闷和喧嚣,更没有资格想方设法的四处找地方游玩。

正当紫衫和常青准备离开的时候,刚转背,在大棚的一侧忽然发现一只小脚露在外面。紫衫好奇以为是老先生让学生罚站呢。便想一个人过去看看那个孩子,走近后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小孩正是清早在林子里割猪草的那个小女孩,仍扎着那两个羊角辫,正趴在木板上偷听老先生教课呢!大概是听得太投入了,小女孩浑然不知紫衫已经站在她背后了。紫衫弯下腰轻声的道:“你好!小妹妹!”小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只差大跳起来,撒腿就准备溜。但紫衫早已抓住了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别怕,我就是来玩的,没有恶意的。”小女孩转过头看见正是早上见到的那几个大姐姐之一,也就慢慢定下神来。喘着粗气道:“你怎么总是吓小孩呀!”紫衫明白了原来今天早上小女孩着实被她们吓着了,满脸惭愧的说:“对不起啊!小妹妹,姐姐错了,今天早上不应该吓着你的,都是姐姐的不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无所谓的道:“我叫孙玉珠,七岁了。”紫衫好奇的道:“怎么趴在外面呢?想听课进去不行吗?”玉珠满脸无奈的说:“奶奶不让我上学,所以才偷偷的趴在外面,刚才还以为我奶奶发现我了,差点被你吓死。”紫衫不好意思的道:“呵呵!真不好意思,把小妹妹吓到了······”

玉珠没等紫衫说完,就打断道:“我得回去了,早饭还没吃呢!要不待会儿奶奶得出来找我了。”没等紫衫反应过来,小玉珠就一溜烟的跑走了。

本来紫衫想让常青陪着回到村委会去再看看,但经不住常青的一再说劝,怕待会儿太阳大了又得受苦,便一起回到了老人家里。看到紫衫他们回来了,莹莹马上抱怨道:“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可把本小姐等苦了。”淑玉打趣地道:“大小姐一番勘察过后有什么新发现吗?”紫衫没有怎么理会,只是的微微道:“我想我还会再来的。”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不搭理,莹莹和淑玉都上前扶起自行车准备出发了。

大家纷纷向大爷和奶奶寒暄一阵,说了一些感谢和客套之类的话语之后,就告别返程了。莹莹和淑玉都抬起头,仰望天空,大声的怒吼道:“朝阳市我们回来啦!”

只有紫衫一人坐在常青的身后,眼睛眺望远离的核桃湾,似乎在顷刻间有一种再相重逢的感觉。她在心里默默地感觉到,自己也许已经被这个陌生的地方吸去了灵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