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退位

孺子帝

冰临神下 著

完本免费

三位皇帝连续即位,从来不没人特别注意过的皇子莫名其妙地即位,陷身重重危险之中。太后不不喜欢他,时时刻刻想再立一名更尚未成年、更很听话的新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不不喜欢他,指出他夺去了本都属于自己的皇位;太监与宫女们也不不喜欢他,会觉得他不像真正的皇帝……孺子帝惟有自救措施。一个月后,武帝入葬陵墓,新帝正式登基,与列祖列宗一样,从《道德经》中选拣一个词,定年号为“相和”。。……

免费阅读

功成元年十二月初三,碎雪飘飘,皇帝在泰安殿宣读退位诏书,这一天距离他登基不到九个月,距离京师地动正好五个月。

史书在这一年记下了一连串的灾难,帝崩、兵祸、宫变、地动、疫情、寇边……一封封奏章从各地送来,开始还只是隐讳地暗示灾难与内宫有关,受到默许与鼓励之后,奏章的矛头直指皇帝本人。

皇帝几乎每个月都要颁布一两道罪己诏,主动揽下责任,令越来越多的官吏嗅到了芳香的血腥味,奏章的内容越来越直白,皇帝的种种“劣迹”都成为罪证,表明就是他得罪了上天,才招致今年的所有灾难。

因此,十二月初三的退位,水到渠成。

韩孺子对这些事情所知甚少,罪己诏不是他写的,奏章虽多,他没机会看到,就连勤政殿他也不怎么去了,以斋戒的名义留在内宫,自己读书,尤其是历代史书,没人再限制他,可以随意阅读。

母亲王美人每天都来,与儿子闲聊一会,从来不提外面的事情。

其他人很少来,杨奉一次也没出现,孟娥来过一次,给他送来最后一粒药丸,从此杳无踪迹,退位前的一个月,张有才和佟青娥都被调走了,不知去向,其他“苦命人”更是一次没来过,韩孺子问起,王美人只是说“另有安排”,不肯透露更多详情。

慢慢地,韩孺子的心事也淡了,既然自己很快就将退位,实在没必要计较他人的态度。

东海王来过几次,一贯地冷嘲热讽,他还不知道自己有机会称帝,情绪比较低落,嘲讽之后总是要埋怨舅舅崔宏,在他看来,舅舅的胆子实在太小,以至坐失良机。

韩孺子没再见过皇后,逢五临幸秋信宫的惯例也取消了。

偶尔,他也能听到一点消息:太监左吉没有得到太后的原谅,宫变失败的第二天,就在狱中被腰斩;俊阳侯花缤和一儿两孙逃出京城,一直没有落网,留在京中的家眷都被关入大牢;望气者淳于枭最为神奇,每隔几天都有他被抓的消息传来,却没有一条能够得到证实。

但这些都与韩孺子没关系了,读史书纯粹是一种爱好,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还有重新称帝的机会。

十二月初二的下午,太监景耀送来一份拟好的退位诏书,诏书很长,里面历数了本年的大灾小难,痛陈皇帝德薄福浅,对不起列祖列宗,甚至暗示自己有不可治愈的痼疾。

韩孺子全都照写不误,只有一次停笔,诧异地问:“我什么时候改名叫韩栯了?这个字是念‘有’吧?”

“天子登基之前通常会改名,方便天下人避讳,陛下的名字是在三月改的,宗正府的属籍上有记录。栯为神木,据称食其叶者不妒。”景耀解释道,面对次日就将退位的皇帝,他还保持着基本的礼节。

韩孺子继续照写诏书,无论是“韩松”还是“韩栯”,他都不在意,自己的真名叫“孺子”。

“好了。”韩孺子放下笔,欣赏自己写下的诏书,“我的字比从前工整多了,大臣们会认吗?”

景耀显得有些尴尬,“认,肯定认。陛下请休息吧。”

韩孺子躺在床上默默地运行了一会逆呼吸,觉得体内的气息感正变得清晰,可惜他只能练到这一步,孟娥不来,他不会别的练功法门。

这一夜,他睡了个好觉。

与登基相比,次日的退位仪式异常快速而简陋,礼官当众宣读诏书,群臣跪拜,然后起身让到两边,兵马大都督韩星以宗室重臣的身份走上阶陛,从皇帝手中接过从未属于他的宝玺,退下。

然后是宰相殷无害上阶,伸出手,口称“殿下”,引导韩孺子走出泰安殿,在门口将他交给两名将军。

韩孺子认得其中一位,正是宫门郎刘昆升,他在挫败宫变时立下大功,平步青云,直接升任中郎将,掌管皇宫宿卫。

在向废帝行礼时,刘昆升明显躬得更低一些,“殿下请随我出宫。”

韩孺子乘上一辆马车,由中郎将刘昆升亲自护送,车辆驶至南便门的时候,遇到第一拨使者,太监景耀向废帝宣读太后懿旨:韩栯被封为德终王,留住京师府邸。

德终王可不是什么好称号,韩孺子并不喜欢,也不在意。

马车继续前进,驶出皇宫,一路冷冷清清,大白天也没有人。

半路上,马车又停下,第二拨使者拦路宣读太后懿旨:经群臣商议,废帝不宜称王,改封为“倦侯”。

韩孺子问身边的刘昆升,“还有多远,再这样下去,我不会被废为庶民吧?”

刘昆升一脸尴尬,他本不应与废帝交谈,可还是微微扭头,小声说:“不会,陛下……不,殿下……不不,您是倦侯,不会再降了,应该不会。”

韩孺子笑了笑,“倦侯,这是‘厌倦’的‘倦’,还是‘疲倦’的‘倦’?”

刘昆升说得没错,倦侯就是韩孺子的身份,马车一路驶入北城,停在一处宅院的大门前,门楣上的匾额清晰地写着“倦侯之邸”四个大字,字迹很新,显然刚挂上去不久。

第三拨使者等在门口,再次向废帝宣读太后懿旨,措辞比前几次都要严厉,历数废帝的种种“劣迹”,要求他从此以后“改过自新”,懿旨中只有极少的实质内容:废帝韩栯虽为列侯,但是位比诸侯王,可以“入殿不拜”。

韩孺子这才想起,自己几次接旨都没有下车跪拜,不太合规矩,从现在起,他能够明正言顺地不跪了。

读过懿旨,使者撤走,护送废帝的宫中卫士也得告退,刘昆升就在这时跪在地上,向倦侯磕头,行臣子之礼,然后上车,率兵离去。

这是非常冒险的举动,韩孺子来不及阻止。

八名卫兵留下,守卫大门,韩孺子转身走入自己的又一个新家。

庭院里跪着二十多名奴仆,居然都是宫里的“苦命人”,韩孺子一眼就认出来张有才,不由得大喜,“原来你们都在这儿!”

众人磕头,张有上抬起头,哭着叫了一声“陛下”。

韩孺子摇头,走上前将大家都扶起来,大声说:“从今天起,我是倦侯韩孺子,不要再叫我‘陛下’,谢谢诸位……谢谢……”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众人大哭,老成一些的太监劝住大家。

韩孺子没看到佟青娥和蔡兴海,张有才擦去眼泪,说:“景司监说我们救驾有功,可以选择出宫追随……您,也可以留在宫中,我们这些人自愿出宫,昨天晚上才被送来的,青娥姐他们留在宫里,说是……”

张有才颇有几分不满,韩孺子笑道:“我明白。”

“蔡大哥求得一份军职,又去边塞打仗了,也不知道出发没有,他让我向陛下……向主人说,‘能随主人翻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耀,至死不忘。’”

韩孺子笑道:“谁会忘呢?希望他这回不用虚报首级就能建功立业。”

张有才也笑了。

“带我看看新家吧,在这里咱们可以随意一些。”

众人簇拥着倦侯四处查看。

府邸不算小,前后五进,房屋众多,庭院比宫中的院落还要宽敞些,二十多人连三成房间都住不满,后进是一片花园,未经打理,覆盖着厚厚的积雪。

“如果只住咱们这些人,那就太好了。”张有才很快就变得兴奋,陪着主人到处游走,将其他人都给甩掉了,在一间书房里,张有才又一次跪下,小声说:“陛下……”

“不要再这样叫我。”

“主人,咱们什么时候回宫去?”

韩孺子讶然道:“你为什么说这种话?”

“您是大楚皇帝,只有您配当皇帝,离开皇宫是以退为进,早晚还会再回去,对不对?”

“大家都这么想吗?”韩孺子严肃地问。

张有才犹豫片刻,“我没问过,可我觉得……大家的想法应该都跟我一样。”

母亲王美人的确说过要耐心等待机会,可是机会遥遥无期,连点影儿都没有,刚出皇宫大门就想着回去,只会惹来大麻烦。

“告诉大家,不要再提‘回宫’的事情,这里是我的家,我要一直住下去。”

张有才站起身,脸上挂着心照不宣的笑容,“明白,我待会就去说。”

“算了,什么都不用说。”韩孺子发现这种事情根本没法解释,只会欲盖弥彰。

外面跑进来一名太监,慌张地说:“外面有人来了,看着挺凶。”

韩孺子急忙迎出去,到了前院,只见十多名劲装男子关闭了大门,正到处查看,他们都带着刀,府里的人呆呆地站在垂花门内外,不敢上前干涉。

韩孺子正惊讶时,从一间倒座房里走出一名太监,几步来到他面前,躬身行礼,“倦侯可还喜欢这里?”

“杨奉!”韩孺子吃了一惊,“太后让你来的?有什么事吗?”

“来当侯府中的总管,如果倦侯不愿用我的话,也可以另换人,在这座宅院里,您是主人。”

韩孺子大喜,“愿意,当然愿意,可是……没人对我说过你也会出宫。”

“事情没成之前,总有意外,所以还是成事之后再说吧。”

“这些人……”韩孺子指着那些劲装男子,觉得他们不像是宫中的太监,其中几人的胡须可挺显眼。

“我的一些朋友,请来保护倦侯的。”

“保护?为什么要保护?”

“因为有人可能会误解太后的意图。”

韩孺子一愣,“诏书和太后的懿旨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无论太后说得多清楚,总会有人揣摩过头,以为能趁机立功。退位之帝的头几天最为危险,熬过去就好了。”

韩孺子这才明白,原来退位之后的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悠闲。

(求收藏求推荐)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