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2章 面拖小黄鱼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贞吉利再顾不上闲扯,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就想伸手拈菜吃,还美其名曰帮她“试试咸淡”。

季妧直接把盘子端到背后的案板上,示意他继续烧锅。

贞吉利够不到,眼巴巴的望了又望。

大宝那口锅煮的是米饭,这个时候滚了第三遍,还是粥状,季妧拿勺子从上面撇了一甑子米汤出来,盖上锅盖让大宝继续烧。

菜锅洗净,加两瓢水一勺盐烧开,把嫩豆腐切成拇指大的条,入沸水锅焯水捞起,再把青菜切成细末。

起一个猪油锅,倒入米汤煮沸,先下嫩豆腐煮至入味,再下青菜煮至柔软。

一道米汤煮青菜豆腐也很快出锅。

除了放点盐,什么调味料都没放,连姜蒜都不放,让米汤之味最大限度地接近青菜和豆腐的本质。

不去看贞吉利口水都要滴到地上的窘样,季妧还打算做一道面拖小黄鱼。

这种小黄鱼并不是后世的那种海鱼,而是当地河里一种很常见的小鱼板,体小肉嫩,极适合油炸。

鱼身炒菜之前就已经治净,用盐、葱段、姜丝等作料放在盆中腌制也有一刻钟了。

季妧又打了个鸡蛋进去拌匀,之后加入面粉搅拌,确保面粉能均匀裹在腌好的小黄鱼上。

当油温七成热时,把挂有面糊的小黄鱼放进去炸制,成型后翻一下,至两面金黄后沥油出锅。

前两道菜也香,却是一种比较温润的香,现在又是鱼又是油的,香得太霸道,直往人肚子里钻,就连大宝都眼巴巴的盯着看。

季妧笑了笑,捏了一条控好油的小黄鱼,稍微吹散热气后递到他嘴边,小黄鱼不大,他张开嘴一口就咬掉半个。

贞吉利一看顿时不乐意了:“不带你这么厚此薄彼的,我还是客呢!”

哦,现在他又是客了。

季妧用筷子也给他夹了一个,他也不管烫不烫,迫不及待就塞进嘴里。

挂糊炸熟的小黄鱼金黄松脆,连鱼骨都已酥软,一口下去,鱼肉香嫩,鱼骨与面皮脆韧,那叫一个美味!

贞吉利鱼刺都没吐一根,吃完后砸吧砸吧嘴:“刚刚吃的急,都没尝出来滋味,再来一条。”

回答他的只有季妧的后脑勺。

等小黄鱼全部炸完,米饭也煮好了。

这顿饭,季妧和大宝只吃了一碗,剩下的半锅米和菜全都进了贞吉利的肚子,季妧真怕他把自己撑死。

贞吉利吃完一抹嘴就开始边打嗝边诉苦。

“好久没吃过……嗝,这么好吃的饭了,只可惜我马上还要回军营。你不知道,军营里的大锅饭压根就不是人吃的,没有盐没有油,荤腥更别想,嘴里都要都淡出鸟来了!”

“不能吧。”季妧有些不信,军营的伙食应该很好才对,“别的不说,你都是将军身边的红人了,还蹭不上一顿肉吃?”

“将军和我们一个锅吃饭,你敢信?”贞吉利撇嘴皱眉,“搁以前我也是不信的,我总以为将军都是私下开小灶那种……”

老实说,季妧也是这么以为的。

“这么看,寇将军人还不错。那怎么不给你们改善一下伙食?你就罢了,那些士兵每日里冲锋陷阵出生入死的,营养跟不上可不行。”

“什么叫我就罢了?我也缺那什么营养的好吧。”

贞吉利横鼻子竖眼睛,决定不跟她计较。

“你以为我们将军不想?人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听着威风,其实命脉还在人手里捏着呢,粮草辎重总得京城拨吧?可朝廷哭穷啊,说国库空虚啊,三日一急递五日一旨意,回回都是催着将军快些打赢。”

贞吉利越说越不忿:“他们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就知道纸上谈兵,将军难道不想尽快打赢……那些个老家伙在朝堂吵来吵去,最后削减的都是关北的军费……在这种时候消减军费,他们究竟是想让将军打赢还是打输?”

这就是为将之人的残酷。

他们要面对的不仅是马革裹尸的生死危机,还要应对千里之外来自朝堂上各方力量的博弈。

多少名将不是死在沙场、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死在君王的猜忌或同僚的暗箭之下。

季妧不太想谈这么沉重的话题,故意开起玩笑:“看不出来,你还挺维护你们将军,我还以为他也只是你的一块跳板呢。”

贞吉利起初还真是这么想的。

如果寇将军是个脑满肠肥、尸位素餐的官老爷,那他为了升官发财,说不得会变成一个阿谀谄媚的小人。

可寇将军不是。

贞吉利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不算久,却已明白一个道理,人和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他哼了一声:“我虽说一心想往上爬,但也不是全无心肝,谁守卫我们关北,谁就是我们关北百姓的英雄,英雄自当敬重。”

季妧也是敬佩英雄的,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换一方天地安宁,让百姓得以安稳度日,说是和平的守卫者也不为过。

可是除了仰望,别的她也爱莫能助。

贞吉利又开始唉声叹气,抱怨回吃食上:“现在虽说没得肉吧,好歹还有些青菜萝卜,再过些日子这些也没了,估计就只能啃馒头吃咸菜了。”

季妧心里一动,转身出了屋。

片刻后,把满满一藤筐东西放到贞吉利面前。

“这不是你院里晒的那些皱皱巴巴的东西,干什么的?”

“脱水蔬菜。”季妧把之前跟谢寡妇和胡良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贞吉利听后将信将疑:“真的能放那么久?还跟新鲜蔬菜一样?你可别骗我,就算可怜我,也不能让我吃干叶子。”

季妧不想浪费口水,直接去灶房用脱水蔬菜做了个菜叶汤。

贞吉利亲眼见证过脱水蔬菜的妙处,终于信了,不过那碗汤也被他喝了个底朝天。

“你就没想过靠这脱水蔬菜大赚一笔?”

贞吉利不愧是贞吉利,脑子一转主意就来。

季妧也不瞒他:“我打算和谢姨合伙,入了冬就去卖这个。”

“去哪卖?”

“自然是镇上,情况好的话再跑跑县城。”之前还担心本金不够,如今有了这从天而降的五十两,就不用愁了。

“你傻呀!”贞吉利毫不客气的鄙视她,“现成的路子摆在你面前,都不知道利用?”

“你是指把脱水蔬菜卖给军队?”季妧眉一跳,“可你刚刚不是还说军队经费紧张……”

“军队经费再紧张,也只是不能大鱼大肉,基本的饭食还能不给饱?你别忘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直接供给军队,还省得你们半斤一两的跑出去零卖,辛苦不说,遇到大风大雪生意也受影响。”

季妧沉思了一会,开口道:“要不这样,镇上和县城的生意还是要做,至于军队那边,我们也做一批送过去,不要钱……”

贞吉利噗嗤就乐了:“你不要钱,那买菜的份例直接就会进采办的腰包,你不会天真的以为,省下来的钱还能给将士们加个餐吧!哎呦笑死我了,你知道我们那驻扎了几十万人吗,都不够塞牙缝的!”

季妧也有些囧,她确实觉得那些将士保家卫国的,收钱不太好,却没有考虑到自身能力实际情况。

“你安心收你的钱,我来给你牵这个线,这是好事,将军肯定会同意。你们只管做,还要大量做,我到时让人来取货就是。”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