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我养他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这时辰多数人家都是刚吃罢饭,正聚在巷口唠嗑,就见里正跟着胡家小子脚步匆匆走过,觉得肯定出了啥事,便跟了上去。

路上遇见其他人,不明就里,知道有乐子可看,也都跟着走,因此这会儿来的人还真不少。

大家只猜到肯定出了事,却没想到竟是死了人这样的大事!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季妧得知,这爷孙俩是五年前才来到大丰村,捡了这个偏僻的角落住下后,成日里关门闭户,几乎不在村里露面。

而且这老头不阴不阳,还不咋说话,像是个哑子,大家也不乐意和这种奇怪的人来往。久而久之,都快忘了村里还有这户人存在。

也难怪季妧找不到与之相关的记忆,原主就够孤僻内向的了,对着比自己更没存在感的爷孙俩,没什么印象也正常。

议论归议论,人都死了,总得入土为安。

里正点了几个精干的庄稼汉子,又让人把床上的破席子抽下来,就用这破席子一卷,连夜抬到西南坟山上埋了。

像这种鳏寡绝户的身后事,基本都是这样草草掩埋,墓碑都用不着立。

众人一片唏嘘感叹,但其实并没有几个真正伤心。

就连那个小孩,眼睁睁看着相依为命的爷爷被人抬走,也没什么反应。

季妧不知道他是吓傻了,还是天生凉薄。

果然,就有人开始说嘴。

“亲爷爷死了都没掉一滴泪,这孩子可真够没良心的!”

“可不是?他刚到咱们村那会儿我还见过,包在襁褓里就丁点大,他爷爷从我家买了一头正喂崽的母羊,用羊奶把他喂大的!”

“你们也别乱猜,五岁的孩子,什么良心不良心的?依我看,八成是脑子有毛病……”

“啥?你说他是个傻的!”

“要不咋一句话都不说……”

老人的事解决了,孩子却还是难题。

几个婆娘家在那叨叨个不停,里正一脸凝重的踱步。

“你们……”里正开口,其他声音小了下来。

里正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道:“谁家宽裕点的,看看把孩子领回去……也不是长住,先住几天……”

安静的人群哗啦一下又炸了。

大丰村出了名的穷,卖儿卖女的人家不在少数,还没听说过有领养的。谁愿意养个别人家的孩子?尤其还是这么个古怪性子。

立马就有人接话:“那不能是我家,我家五个崽子都喂不饱,再多一个指定得饿死。”

“我家也不行,屋就那么大,炕上挤了七八个,孩他爹天天还都得打地铺……”

扯不出来理由的就开始打哈哈:“哎呀,这一个没注意都老晚了,得赶紧回去,不然婆娘得骂了……”

“等等我!咱们顺路,一起……”

人群一下子散了个七七八八。

还有几个没走的,也都有这样那样的借口,之所以留下,完全是看热闹看得半半拉拉,不看完睡不着觉。

里正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这孩子……就还住在这吧,谁家的口粮多,看在孩子可怜的份上,就轮流给送口吃的。”

没人接话,有个中年妇人小声嘀咕:“里正家房子大,粮食又多,咋不接自家去?”

旁边人说她傻:“他家那个母老虎,能让他接?别忘了当初里正妹子带着他外甥来投奔,那母老虎一句话,里正还不是屁都没敢放。”

季妧对这种处理办法也是目瞪口呆。

说实在的,这个里正谈不上多坏,最大的毛病就是耳根子软,没作为。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一村之长,碰到这种事,村民有拒绝的权利,他却没有。换言之,妥善处理并善后是他这个里正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然要他这个里正做什么,当吉祥物吗?

“里正叔。”季妧试图讲道理,“这样是不是不太妥?他才五岁,还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而且把个孩子单独留在这里,万一再出什么事……”

季妧还没提,出事这么久,就没人想起给孩子喂点东西。

里正摆手打断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唉……日子都不好过……没了大人他总要习惯一个人……”

里正背着手一步三叹的走远了。

季妧一脸无语。

虽实开口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说的话肯定没人理。但对这种一推四五六的行为还是接受无能。

剩下的几个村民见里正都走了,自然也不会多留,季妧甚至听到了他们转过身后的嗤笑。

“这丫头病了一场,不会也病傻了吧,自己还不知道咋活呢,还操心别人……”

“……你忘了她克性多强了,她关心谁,谁死得快……”

“……一个克星……一个恶鬼……”

所有人都走光了,剩下季妧和小孩四目相对。

确切的说,是季妧单方面在看小孩,而小孩在放空,或者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知无觉的样子。

除了像个上了发条的机器,固定时间从嘴里蹦出一两声已经哑到听不清音的饿字。

季妧这才想起,胡良走了得有一会了,怎么还没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胡良和谢寡妇各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胡大成捧着一瓷缸水紧跟在后面。

原来他刚才把里正喊到后,怕小妧姐说不清反被讹上,就赶忙跑回家喊人。回去才发现他娘和他哥都在灶房里,一个烧火一个擀面。

“我听良子说孩子饿好几天了,家里馒头冷硬的,就给他下了点面叶……人呢?里正呢?”

谢寡妇没想到事情处理的这么快。

季妧把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先从胡大成手里接过淡盐水,缸壁是温热的,正好能喝。

她舀了一勺喂到孩子嘴边,起初还担心他不肯张嘴吃陌生人的东西,结果水才沾上唇皮,他就猛地张口吞了半截下去,还咬着不肯松。

季妧用了点巧劲抽出来,不敢再用勺子喂他,直接让他贴着缸沿喝。

人处于饥饿状态下久了,其实对水的需求远大于食物。他喝的又凶又急,季妧想让他慢点都没办法,他死死把着缸子不肯放。

都饿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哪来的劲?看来不管傻不傻,生命的本能终究强过一切。

谢寡妇在一旁看着,觉得实在可怜:“这孩子,以后可咋办……”

季妧顿了一下,道:“我养他。”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