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有失体面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大丰村虽说带个大字,实则并不大,总共百十来户人家,按康婆子的话,那是村头放个屁村尾都能闻到。

谢寡妇把季妧接回家的事,不到半日就在村里传遍了。

别人如何议论且不提,康婆子这会正在自家院里,气昂昂朝着谢寡妇家的方向破口大骂。

“贼王八!祸害精!你祸害自家还不够,净喜欢掺和别家的事!我看你是没了男人夜里空的慌,咋?那王赖子最近没爬墙头你耐不住了……跟老娘作对,我呸!不要脸的臭x货,小心烂心肺……”

康婆子骂人是村里一绝,能连骂几天都不带重样的。

她这边跳着脚正骂的欢,不提防有人进了院子,定睛一瞧,不是她宝贝老四是哪个!

康婆子一下子把谢寡妇抛在了脑后,忙迎上去接他手里提着的小包袱,生怕累着他似的。其实里面不过就装了几件要换洗的衣裳。

“哎呦我的乖儿,咋这时候回来了,往常不都要傍晚的吗?渴不渴?饿不饿?中饭吃没吃?这才几天功夫,咋瞧着人都憔悴了……”

康婆子跟在后面一叠声的嘘寒问暖,待季连樘进了堂屋停下,又兀自弯腰伸手替他拍打衣摆和鞋面上沾的灰尘。

其他两房听到动静也都跟了进来,朱氏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禁暗暗撇嘴。

季连樘朝季庆山拱手躬身行了个礼。

乡下人家本不讲究这个,但他毕竟是读书人,以后入了仕途,家风和规矩都是要立起来的。

季庆山捋着胡须,很受用这一套,阴了几天的脸总算转晴。

“老四回来了,坐下歇歇,让你娘给你做些吃的。”

康婆子这会儿正拍打到季连樘的衣袖,不得空,就拿眼瞪两个儿媳:“眼珠子装眼眶子里就是摆设?没看见你们小叔饿坏了!还不快去做饭!我的儿,赶了这老远的路,一定累坏了吧……”

这不早不晚的,吃的哪门子饭,朱氏心里抱怨,脚下半点不动。

杨氏看了看她,又看了眼婆婆,低头一个人出屋忙活去了。

季连樘之前和同窗在镇上下了馆子,其实并不饿,但也没开口阻止,在他看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值一提。

见康婆子还围着自己拍打个没完,他皱了皱眉。

“娘,你方才又在骂谁?交待你多少回了,不要和那些个乡野村妇掺和,有失体面!”

要说整个家里谁能制住康婆子,非季连樘莫属。

被儿子当面一训,康婆子脸上有些挂不住。

“你说的话娘都记着的,娘顾着你的体面,都不爱理那些老刁婆了。这次还不是那谢寡妇……她把那丧门星接家去了,这摆明是打咱们季家的脸……”

康婆子还想替自己辩解几句,见他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讪讪的住了口。

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越大越好面儿,嫌她粗俗,丢他的脸。他以前可不这样,想他小时候那会儿,她和村里人干仗,他还在旁边拍巴掌喝彩呢。

康婆子心里有点失落,但转而一想,儿子现如今是童生老爷,今非昔比了,她以后可是要当秀才老娘举人老娘的人,万不能给儿子丢脸。

正想再表白一番,季连樘却问起了别的。

“妧丫头不是……”他顿在这,买卖那两个字似乎难以启齿。

康婆子最知儿子心意,立马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前后说了一遍。

他越听越凝重:“爹,我有话和你说……”

季庆山咳嗽一声,季连松、季连槐以及不情不愿的朱氏,就都出了堂屋。

把门掩上,季连樘这才面露忧色。

“爹,之前娘说把妧丫头给……就有银钱,如今可如何是好?谭先生的寿辰还有五日就到了,儿子这次回来正是……”

康婆子最看不得儿子发愁,眼下又把季妧恨上几分。

“都是那丧门星不争气,不然三十两银子早到手了!不过儿啊,不就是做个寿吗,你送个像样的礼也就罢了,哪里能用的到这许多银子?”

“娘,你懂什么!”季连樘有些不满,“这谭先生的兄长正做着县学的教谕,只要入了谭先生的青眼,肯在他兄长那替我美言几句,再得县学教谕几句提点,明年院试我必定能中!”

见季庆山和康婆子都不发话,季连樘把一腔愁闷都表现在脸上。心里怨他们终究是庄稼人,那眼睛就知道盯着面前一亩三分地。

“儿子何尝不知道家中艰难,只是如今这世道,没有银钱便打不通路子,没有路子,任你才学再好也得被从那榜上刷下来!爹,娘,儿子自问才学不输旁人,这几年却屡试不中,不是因为别的,就是没人肯提携一把的缘故!如今有关系可通,却在银钱上犯了难,儿子……儿子没用啊!”

季庆山手上搓旱烟的动作渐渐停下,沉默良久,开口对康婆子道:“去东间……把那箱子拿来吧。”

一下子拿出三十两,这无异于要了康婆子老命。

但谁让这银子是她乖儿要使呢?她也听明白了,不给那谭先生送礼,老四下回还得被刷下来。

她不能挡了老四的道。

康婆子去了东间,不一会端着个小匣子出来,递给季连樘时,那心里宛如割肉一般。

“……乖儿啊,这是我和你爹的棺材本了,你……”

季连樘伸手接过,面上立时转忧为喜。

他心里并不相信这是爹娘的棺材本,回回都跟他说是棺材本,让他千万省着点花,等下回需要银子,他们不是照样能拿的出来?

季连樘胡乱点头应着,不忘重复那不知说了几千遍的话。

“娘你放心,等我考中秀才,日后做了官,一定会好好孝顺你和爹。到时候你们一个是官老太爷,一个就是诰命夫人,便是现在的县太爷见了你们都得下轿……”

儿子勾画的美好前景让康婆子笑的见牙不见眼,就连季庆山嘴角也露了几丝笑纹。

西厢房里,朱氏正犯嘀咕。

“你瞧着吧,四弟这次回来肯定是拿钱的!我昨儿还见娘把堂屋门关了躲东间不知道干啥,定是提前给她那好儿子备着……”

她方才杵在堂屋不肯挪步,就是想亲眼盯着,没想到还是被老四三两句给打发了。

越想心里越堵得慌,转眼见季连槐躺炕上都快迷瞪过去了,气的狠拍了他一巴掌:“你听没听我说!”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