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野娃子和大饼脸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季妧在山上转了一圈,野柿子树发现不少,但她屋后就有,野苹果树和棠梨树上都空了,松塔她又够不着。

倒是在南坡摘了些野山楂,接下来又找到一些毛栗,再之后就没啥收获了。

想想也是,村里人没事就上山扫荡一遍,还能剩下好东西才奇怪。一般春夏才是这山上最热闹的时候,如今还往山上跑的,不是砍柴,就是放牛赶羊。

野菜大都老了,季妧挑捡着挖了一些,还挖了不少艾草、金银花、车前草以及蜈蚣草和八角莲,都是比较常见的中草药。

好在把装红薯干的布口袋给带来了,她一股脑全都扔进去,打算回去之后再慢慢清理。

下山的时候碰到几个村里人,季妧大大方方打招呼,好像没看到他们脸上的惊奇。

不过很快她自己也开始怀疑,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

山道狭窄,一个胖丫头叉腰拦住去路,脸上就差没明晃晃写上“找茬”俩字。

这人叫张翠翠,是原主的“情敌”,也喜欢姜武。

季妧有些头疼,大丰村男人都死绝了吗?怎么就绕不开这个姜武了。

张翠翠也不废话,一上来就开骂。

骂季妧没本事管不住男人,骂她窝囊、被人欺负死了都活该。还蜜汁自信,称如果当初跟姜武定婚的是她,田狐狸精肯定不可能从她手里把人勾走。

季妧能说什么?

上山碰到俩神经病,下山遇到一程咬金,还被对方指着鼻子一通骂,季妧再好的脾气也被惹毛了。

而那边张翠翠已经上升到了人身攻击。

季妧深吸一口气:“你再说一遍。”

张翠翠哼了一声:“再说一遍你也是野娃子!”

季妧盯着她的大脸盘子,清晰的吐出三个字:“大饼脸。”

张翠翠那脸直接就绿了。

“你说什么!”

“说你大饼脸啊。”

“你……你拖油瓶!”

“你丑。”

“你天生扫把星!”

“你丑。”

“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你丑,你丑,你丑……”

“你、你……呜呜呜……我要回家告我娘……”

季妧心里郁气一散而光,能把人气哭还气跑,看来自己还是挺有吵架天赋的。

回到住的地方,把东西都分类好,该择的择该洗的洗,一通忙活差不多又到了晚上,怪不得人说山中岁月容易过。

把处理好的毛栗子和红薯干一起煮,饭后又吃了些枣子。今晚是大月亮,照在地上亮堂堂的,季妧在院里溜达了一会儿,消了食就进屋睡觉。

差不多又是那个点,那种古怪的声音又来了。

季妧耐着性子等了会儿,等外面动静突然没了,才下床趿鞋,蹑手蹑脚走到门口。

门开了一条缝,大月亮照着,院子里并没有瞧见什么东西。

季妧往右边一瞥,顿时乐了。

可算见到“鬼”是啥样了!

灶房里,一个黑影在那上蹿下跳,乍一看还以为是跳舞呢,仔细看就会发现,它是在够梁上挂着的一包东西。

蹦跶了一会儿见没啥用,那黑影急的原地转了几圈,紧接着后面两条腿定住,然后上半身像人那样直立了起来。

眼看就快够到手,那黑影却突然放弃,并飞快从灶房窜到了院子里。

季妧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索性从门后走出来。

借着月色才看清,黑影原来是条狗。

那狗前身伏低,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警告。

季妧举着手示意自己没恶意,然后贴着墙根慢慢挪到灶房,把用细发草吊到梁上的东西取了下来。

昨夜的怪声困扰了她一天,她心里还是不相信有鬼,再结合篱笆墙上的洞,觉得是动物的可能性比较大。

果然,一包煮熟的红薯干就钓到了一头大黄狗。

狗是肉食动物,现在竟被红薯干馋成这样,再看看它瘦骨嶙峋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和自己的处境倒是挺像的。

季妧盯着它的眼睛,尽量释放出善意,同时用温和的语气安抚着,试图接近。

那狗紧紧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可警惕心丝毫没有松懈,季妧往前走,它就往后退,最后冲季妧很凶的叫了两声,扭头钻出狗洞,转瞬没影了。

季妧有些失落。

今晚月色这么好,她就是想找个陪聊的,谁知道狗都不理她。

不过确定了闹鬼的不是鬼,也算了了一桩心事,晚上能好好睡一觉了。

就是不知道那狗为什么要在夜里故意吓唬她,难道……成精了?

天刚亮,季妧就钻进灶房查看,果然,她故意放在地上的那包红薯干已经没了。

看样子大黄狗杀了个回马枪啊,还挺聪明。

吃过早饭季妧又开始发愁。

山上已经去过了,并没有找到能迅速赚钱的东西,可是那半袋红薯干又撑不了多久……

正想着呢,有人隔着篱笆喊她。

来人叫谢寡妇,和卫氏交好。

之前康婆子打算把原主卖去冲喜,谢寡妇得了消息,堵在季家门口大骂康婆子一家丧良心。闹的全村人都知道了,康婆子灰头土脸,直说谢寡妇污蔑人,根本没有的事。

谢寡妇放下心,加上还有些别的事,隔天就赶去了娘家。

没想到康婆子这老不要脸的,当着全村人说的话都跟放屁一样!

谢寡妇把季妧数落了一通,诸如耳根子软被卖不知道跑之类。

虽然挨骂很郁闷,但季妧知道这人素来心直口快,也没往心里去。何况她虽然话不好听,却给带了小半袋谷子。

不过等谢寡妇去屋里转了一圈,当即又把那半袋谷子背上身,反倒让让季妧收拾东西跟她走。

季妧连连摆手:“我在这住的挺好的,真的,不用麻烦、不用麻烦了……”她也没有去陌生人家里住的习惯。

谢寡妇把眼一瞪:“屋顶那么大的洞你看不见,这还叫能住人?锅碗瓢勺没有,连被子也没有,天说冷就冷下来,回头你冻死在这,被野狗叼走都没人知道!”

季妧可算知道原主为啥不喜欢她了。一番好意从她这张嘴出来,愣是变了个味,口气冲的人直想跟她打一架。

原主小姑娘一个,哪能体会得了什么刀子嘴豆腐心。也难怪和卫氏走得比较近的两个人中,相比谢寡妇,原主更喜欢田寡妇。

可是在季妧看来,面甜心苦的田寡妇,哪里能比得上面冷心热的谢寡妇半分。

她这边不过脑子里开了个小差,谢寡妇都已经替她安排的明明白白:“……就这么定了,先到我那住着,瞅空让我家俩小子来给你修房顶……”

后面又补了一句:“要不是看你娘的面上,我才懒得管你!”

季妧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晕乎乎就被谢寡妇给拽走了。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