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半袋红薯干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季连松把肩头的东西放下,支吾半天才说明来意。

“……这些你先吃着,等吃完,大伯再想办法。”

季妧看着那半口袋红薯干,一时无话。

二房夫妇相继去世后,整个季家唯一肯给小季妧点好脸色的,就是这个大伯了,这也是刚刚她愿意开门的原因。

分家后,季家没人再管她的死活,似乎笃定了她很快就会死在这个破窝棚里,也只有这个大伯,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给她送点口粮。

如果没猜错,这半袋红薯干应该也是他“偷”的。

老季家的口粮都被康婆子锁在她和季庆山住的正房东间,轮到谁做饭,头天晚上去她那领第二天的东西。给多少就只能煮多少,多一粒米都别想,还要确保她和季庆山碗里是稠的才行。

家里偶尔开一次荤,那除非是季连樘从镇上回来。康婆子跟过年似的杀鸡割肉,好肉都夹给她的心肝儿子,别人多吃一块,她都恨不得用眼刀从你身上剜下来。

这红薯干还是前段时间小季妧和大伯娘杨氏忙活了好几天才片完,一直摊在院子里晒着,所以季连松才能弄到手,就这还不知道心里怎样担惊受怕,毕竟这个大伯可是个老实的过了头的人。

季妧本不想再和季家人有牵扯,但她从这个不善言辞的庄稼汉子身上感受到了浓重的愧疚和苦涩。

她也还记着,那晚康婆子要将她抬到破窝棚,他是试图阻止了的。

犹豫了一瞬,还是收下了。

季连松和季家可以分开来看,而且她现在的情况也实在不允许拗清高,这个人情只能先欠下。

“谢……大伯。”

季连松见她肯收,还肯喊他大伯,明显松了口气。

忙又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小心翼翼,一层层揭开:“别嫌少,大伯没出息,只有这些……天亮你就去找郎中,让他给你抓点药吃,病不能拖……要是不够你跟人说先欠着,等日后、日后大伯来还。”

他掌心躺着十个铜板,用粗布裹了好几层,一看就是好不容易偷攒下的。

季妧心情复杂的盯着那只干裂的手掌,许久才伸手接过,缓缓收紧。

季连松走后,季妧躺回床上,反倒没了睡意。

也不知道便宜大伯顺利回去了没有,若是不小心被康婆子发现的话,估计又有的闹。

按理说长子嫡孙应该最受重视,大房的日子却并不比二房好过多少。

要说他没出息,也不尽然。

季家三十多亩地,季庆山年纪大了干不了多少,季连槐又是油罐子倒跟前都懒得扶的主,自从季连柏去世,几乎全靠季连松一个操持。

可他再勤劳肯干、再会侍弄田地,那泥里也挖不出黄金,又怎能跟注定风光无限的季连樘相比。

季连松和杨氏生了一儿一女,长女季雪兰已经嫁人,儿子季明方倒是生得聪慧,只可惜八岁那年腿上落了残疾,不能读书,也不能做重活。

康婆子本来就不看重这个儿子,季明方腿残后,他们一房更没有说话的地儿,每日里只埋头苦干,活得像透明人,就这还要忍受康婆子时不时的指桑骂槐,诸如“废物”、“讨债鬼”、“一窝子没出息的东西”……

一个被压迫惯了的人,在自己的事情上也算是尽了全力,这份好意,季妧心领。

天一亮,季妧把门打开,屋前屋后转了好几圈,连灶台下的灰洞里也没放过,却什么也没发现。

不对呀……季妧不死心,又检查了两遍,还是没有。

季妧有点惊悚了!

昨天晚上她东想西想好不容易才睡着,后半夜又被吵醒。

那声音隔着墙,呜呜咽咽的,像人在哭,又像有人在窗外小声说话,极为瘆人。

季妧想出去看看也没了胆子,闭着眼睛给自己催眠,好在噪声一会儿就消失了。

就在她重新放松将睡未睡之时,那声音又来了!

她忍无可忍,大声问是谁在搞鬼。

外面突然没了动静。

等她躺下,呜咽又起!

如此反复几回,季妧被折腾的神经衰弱,现在顶着浓重的黑眼圈,面对着初生的太阳开始怀疑人生。

难道真的有鬼……

再联想到自己死而复生的奇遇,貌似无神论也不是那么站得住脚……

也许真的没有神,可不一定没有鬼啊……

事实证明,信仰的建立可能需要十年八年,信仰的倒塌却只需要一个晚上。

季妧整个人都蔫了。

不过再怎么怀疑人生,早饭还是要吃的。

没有铁锅,好在还有个鼎罐,这个时候铁制品比较贵,一些穷苦人家买不起铁锅,就还保持着用鼎罐煮东西的习惯。

那个土褐色的鼎罐昨天就已经刷洗干净,不过用水是个问题。

村里经济情况好点的,基本上都请人在自家院子里打了私井,比如季家。

但多数人家吃水还是要靠村中央和村南头那两口大井,每天早上打水都要排队,简直和上班早高峰一样,非常不方便。

季妧连个桶都没有,就没去凑热闹,干脆抓了一把红薯干提着黑坛子去了溪边,她现在也没有穷讲究的条件。

接了半坛子水,把洗净的红薯干放进去泡着,等泡的差不多了,再换水倒进已经吊在灶膛上方的鼎罐里开始煮。

昨晚季连松临走还给留了小半截蜡烛和火折子,她又去割了捆干草回来,火倒是引着了,就是烧不惯这种土灶,弄熄了好几回,搞得整个灶房乌烟瘴气,还好这棚是开放的,否则要呛死人。

鼎罐里的水开始咕嘟咕嘟翻滚时,撤柴熄火。

没有碗,季妧折了两根细树枝当筷子,直接就着鼎罐开吃。

别说,红薯干煮了还挺好吃,软软糯糯的,带着些天然农作物的香甜。

如果有面粉就好了,红薯干烧稀饭也是很好喝的。

吃饱喝足,季妧打算干点正事。

这个季节秋收秋种基本都结束了,她那三亩荒地啥也没有,现在指望不上,只能去山上转转看有没有门路。

大丰村附近大大小小的山不少,就是没有能成气候的。

村民一般按地形给它们命名,诸如鸡冠山、鳖盖山、狗尾巴山之类。

季妧采取就近原则,今天去破窝棚背靠的这座拐子山。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