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深夜来人

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 著

完本免费

……

免费阅读

分家文书拿到手,季妧正式在破窝棚落户。

这个时代一亩良田的价格在八到十两不等,村里的宅基地不值钱,但以破窝棚的面积,也需三五两银子。

这个钱她现下肯定是拿不出的,里正也没提,但季妧想着,还是要尽快把这块地买下来,买契到手才能真正安心。

买契就相当于后世的房产证,受前世影响,她觉得家不家的无所谓,但有套自己的房子很有必要。

北地的九月不比南方,别处还正秋高气爽着,关北这边已经现了几分萧瑟。

大丰村近山,早晚温差又大,这屋里连床棉被都没有,再加上屋顶那么大的洞,现在还能扛一下,等起霜就麻烦了。

还有柴米油盐、锅碗瓢勺,棉被衣裳日用品等等等等……

说来说去还是缺银子的问题,有了银子,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赚钱!

不过眼下还是想想中午吃什么吧。

早上走之前她屋前屋后转了一圈,发现屋后除了野草还长了不少野菜,此外还有一棵大枣树和好几棵柿子树。

枣树有一人合抱那么粗,如今不过九月初,地上已经落了一层,好在树上还挂着不少,红彤彤又大又圆。

柿子倒是刚刚可以吃,就是还有些涩,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村里毛头孩子不少,按理说这些东西能留到现在也是稀奇,但季妧想想也便明白了。

因为闹鬼的传闻,村里人都不敢往这来,小孩子更是被大人吓唬,以为这一片的东西都有毒,记忆里朱氏就这样吓唬过季明茂。

如此说来,她还真要感谢一下闹鬼的传闻了,不然这些东西哪能轮到自己。

季妧打了一捧枣子,见太阳当空,便去灶房提上那个黑坛子去了溪边。

小溪在村子的最东头,源头在哪不清楚,总之在山脚汇集,又由北至南,一直流向村南头的洗沙河。

而季妧所处的位置在村子的东北角,恰好是小溪在山脚开始拐弯的地方,算是上游。

村里人平时浣洗衣物都集中在中间或东南那段,少有人往这边来,因此季妧也不怕被人看到。

其实刚刚在屋里她也想过,是不是要装病几天,然后再露面。不然没法解释原本都要死的人怎么突然就好了。

不过想想还是拉倒吧!

穷的叮当响,赚银子迫在眉睫,哪能只为了顾虑别人怎么看就躲屋里,饿死了算谁的?

反正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离奇事多了,村里人都该习惯了,人总要学会相信奇迹。

季妧蹲在小溪边,先是把枣子洗净吃掉,稍微缓解了腹中饥饿,这才把头上缠的布条解掉。

伤口已经结痂,她清洗了一下伤口周边,把布条撕掉一半再重新缠上,借着溪水第一次打量起“自己”。

五官透着青涩,还没有彻底长开,但能看出底子不错。嘴唇像颗淡粉色的樱桃,鼻子翘翘挺挺,眼尾细而略扬,桃花眼已经初见雏形。

就是脸色有点蜡黄,身上瘦的皮包骨头,不用想都知道是季家长期的苛待造成的。

好在个头挺高,而且骨架匀称纤细,好好养养,再过几年应该能出落个清秀小美女。

想想自己前世清汤挂面的书呆子形象,这回也算是赚到了。

季妧一路上歇了三回,才晃晃悠悠把半坛子水给提回去,不得不感叹这身子实在亏空的厉害。

坐院子里歇了半天,开始撸袖子干活。

从屋后拔了些干掉的野蒿简单扎了个扫把,先把正屋和灶房都清扫了一遍,又用撕掉的半块布浸水把床和桌子都擦了一遍。

半坛子水当然不够,又跑了几个来回,最后擦完灶台太阳都快落山了。

她又赶忙往溪边跑。

刚才灌水的时候,发现溪旁长着许多细发草,这种草细细长长极有韧性,农村很常见,就是涩性大,牛羊都不爱吃,如今这个季节枯黄一片。

季妧打扫的时候从床底翻出了一把豁了口的砍刀,正好派上用场,借着黄昏最后一点光亮,连割了好几捆才罢手,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往回背。

在院子里把干草抖了好几遍,这才铺到床上,连铺了三层,躺上去总算不那么硌人了。

在没有席子没有铺盖的情况下,只能这样先凑合着。

割草的时候她从溪边捡了几块石头,把那张三条腿的桌子也给垫稳当了。

做完这些,才发现两条胳膊已经酸的抬不起来,不过看着虽然破旧却干净清爽的环境,心里成就感满满,再累也值。

天眨眼就黑透,干了一天的活,又困又乏,往床上一趟就不想起来。

可肚子空荡荡的,好在提前洗了柿子和枣在桌上搁着。

关上门,盘腿坐在床上。

没有油灯,透过窗隐隐能看到星点月光,一片黑暗里,只听到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

换个人的话,估计不吓死也能寂寞死,但季妧习惯了。

前世在乡下生活的十三年,她跟着外婆学会了基本的生活技能,也学会了热爱生活的态度。而被接回城里后,她学会了忍耐和不依赖,也学会了去习惯孤独。

无论哪一样都让她受益良多,不然今时今日她估计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东西吃完,随意搭了几把干草在肚子上,躺下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谁?”季妧睁开眼,警惕地问。

一片静默,无人应答。

季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谁知刚翻过身,门兀地响了。

这次她听的很清楚,虽然声音很小,但确实是敲门声。

季妧半坐起身,睡意不翼而飞。

她大睁着眼盯着门口看,即便不信那些鬼神邪说,此情此景也忍不住心里发毛。

足及鞋下床,一步步蹭到门边。

贴着门缝,只能看到一团黑影,季妧又问了一遍是谁。

黑影终于说话了。

“小妧,是、是我……”

季连松?

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季妧顿了顿,伸手拨掉门栓,又把抵门的木头挪走。

门打开,隐约瞥到季连松肩上背着什么东西。

“这么晚了,大伯有事吗?”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