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7章 得平儿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王熙凤听贾琏这么说,有些没好气的道:“你说的都对,我是个没什么德行的人,不配受封诰命,我劝你也不用替我操这份心了,我就安安心心的做个草民,只求你贾大人将来高官厚禄了,能够在家里给我一个草棚住着就可以了。”

阴阳怪气的样子,又娇艳,又气人。

贾琏伸手就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本想教训教训她,只是看着她明媚的眼睛,光彩照人的脸蛋,眼中又不由生出喜爱之意。于是道:“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话吗,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就永远都不会抛弃你、冷落你。你若是住进草棚,想必我也一定在里面。”

王熙凤被贾琏这话说的晕晕乎乎的,也来不及去思考所谓对不起贾琏的事到底指哪些,因为贾琏已经朝着她亲了过来。

王熙凤只得勉力配合着。之所以是勉力不是尽力,是因为她觉得,贾琏对她的宠爱越来越浓烈,浓烈到她越来越觉得招架不了。

终于在贾琏想要进攻下三路的时候,王熙凤脸红红的抓住他的手,摇头道:“不行,当心孩子。”

王熙凤对正事可是拿捏得很清楚的,好不容易怀上了,可不敢因为一时疏忽出现什么差错。

贾琏看王熙凤神色认真,倒也没强迫,只是用拇指挑弄了一下她的唇瓣,附耳笑道:“不然你应我一次,尝试一下?”

王熙凤面色大红,立马推开贾琏的手臂,与他拉开些距离。

臭男人,越发想得寸进尺了。

王熙凤觉得心跳的厉害,这也不是贾琏头一遭对她提出这样非分的要求,否则她也不会一听就懂。

但是,她才不会做这种自甘下贱的事!

看贾琏死心不改,她就啐道:“你要实在忍不得,你就招你的小老婆来给你效劳得了,老娘才不伺候。”

贾琏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将王熙凤拉进怀里,抱着道:“睡觉了吧。”

王熙凤戒备的待了一会,发现贾琏果真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一时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其实她是真没有想到,贾琏居然能忍这么长的时间,放着晴雯那小妮子在身边不收。

她都试探了好多次了,可是贾琏就是不为所动,遵守诺言到令她震惊。

趴在贾琏胸膛,想了半天,她抬起头来,凑到贾琏跟前,道:“不然,你把平儿收了吧。”

王熙凤这也不是心血来潮,可是早就有此意了。

平儿跟着她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她也看重平儿,引为左膀右臂。所以,把平儿给贾琏收在屋里,不过是早晚的事。

原先之所以迟疑,一则是顾虑她自己肚子还没有反应,当然不想让贾琏有别的女人。二则,贾琏已经有了一个老太太给的晴雯了,再多一个,不是更少一份雨露?

如今贾琏既能坚持不收晴雯,她自己又有了身孕,这些顾虑就都没了。

平儿的人品她是信任的,把平儿给贾琏,到底未来也好掌控,总比让旁的人上来的强。

如此考虑之下,才决定将平儿拿出来。

只是话音刚落,就见贾琏一双好看的眼睛陡然睁开,盯着她道:“此话当真?”

王熙凤顿时没好气起来:就知道他对平儿垂涎已久!

“不相信,就当我没说!”

贾琏呵呵一笑,“今晚也成?”

“既答应给你,你多久要自然随你。你现在就要,我现在就帮你叫她进来。”

王熙凤可是个爽快人,既然已经决定把人给他,就不扭扭捏捏,直接伸着脖子唤道:“平儿,平儿~~!”

“来了……”

听见人应声,过了一会,进来的却是香菱。

看着才养在府里一个多月,就越发出落的好看的香菱,王熙凤问:“你平儿姐姐呢?”

“平儿姐姐回屋了,今晚该轮到我守夜。”

王熙凤就回头对贾琏道:“既如此,就这个丫头如何?”

贾琏一看王熙凤半挑起来的眉头,就知道是在试探他,因此不悦道:“你若是不想给,就明说,我又没有逼你。”

“啧啧啧,你还拿捏上了?我看这丫头也不差嘛,怎么你就独独看得上我的平儿?”

王熙凤笑意盈盈的,看香菱听到他们的话,小脸上隐隐有些不安,不免也觉得这个丫头太娇弱懵懂过了头。也不知道哪辈子得来的造化,让没良心的给捡了回来,还当宝贝似的爱护。

“烦你跑一趟,去把你们平儿姐姐叫回来,今晚,你还回你自己屋里睡去。”

香菱瞅了瞅王熙凤,又瞅瞅贾琏,不知想到什么,小脸一红,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奶奶,你找我?”当平儿重新穿戴好,怀着狐疑的心思进来的时候,王熙凤已经和贾琏换了位置,她自己躲到榻里面去了。

看见平儿,就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不是我找你,是你们二爷找你有事,是好事儿。”

平儿对王熙凤何等了解,一听她这么说,立马就意识到什么,心下忽然就砰砰跳动起来,低头不再言语。

她因为先前已经准备睡下了,所以头上的首饰全部拆卸,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整张小脸干净白皙,十分俊秀。身上只有贴身的两层衣物,外头裹着一件半新的修身氅衣,将她那比王熙凤显得丰腴些的身姿尽情展露出来。

此时螓首微垂,佳人含羞的模样,更是令贾琏看了心喜。

他坐在床边,低声问她:“你可愿意跟我?”

平儿却只垂着头,不肯答言。

王熙凤伸腿儿就踹了贾琏屁股一脚,道:“好了,你两个别在我面前假装矜持了,你两个人的心思,我清楚的很。

你还不抱她那边屋里去,你要是再不动手,我就叫她回去了。”

贾琏被踹也毫不在意,直接站起来,走到平儿面前。

看她退了一步,却还是抬起头瞅了他一眼,眼中除了羞臊、紧张,并没有被强迫的意思,便就不再犹豫,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平儿果然没有挣扎,为了减去自身的重量,还将手搭在贾琏的肩膀上,然后埋头在他怀里,不肯露头。

贾琏就回头,冲着有些不爽的王熙凤一笑,然后就凭着屋里那半盏烛火的光亮,将平儿抱了出去。

等他两个不见了人影,王熙凤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收敛而去。

摸了一下边上尚有余温,却已经空荡荡的被窝,冷哼一声,扑在枕头上就假寐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又撑起身来,支着耳朵倾听半晌,分明什么也听不见,却总感觉心里猫挠似的!

“唉~!”叹了一声,重新趴下去,看那烛台上的蜡烛只剩下小半截了,也懒得去吹,就这么闭上了眼睛,却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真正睡着。

另一边,平儿缩身在贾琏怀里,察觉身边的环境逐渐变得黑暗,自己的心,也跟着不知沉到了何处。

忽觉贾琏将自己放下,她双手自然搭下去,摸到的却并非是想象中的棉褥子。

作为王熙凤最信任的丫鬟,也可以说是这屋里的总管,她对这几间屋里的所有布置、陈设都是一清二楚的。手里摸到的分明是二奶奶专门铺陈在卧房外间的炕上,用来撑门面的大老虎皮草。

赶忙睁眼往四周看去,果然黑蒙蒙的环境下,仍旧可以看见,这里就是西次间的炕上,也就是她们奶奶会客接待的地方。

平儿顿时有些焦急:“不行,太近了,会被奶奶听见的……”

这是她自进门后给王熙凤打了招呼,第二次开口说话。

贾琏并排坐在她的身边,借着主卧那边传过来的微弱光亮,看着黑暗中的美人的脸,不觉异常的动人。

听她说话,遂笑:“怎么,难不成你会叫的很大声?”

平儿顿时无话可说。

她懂贾琏的意思,毕竟她听过自家奶奶那自我压抑,似拒还迎的声儿。

但是,她又没有经历过那种事,如何知道会……会不会……

美人不说话了,贾琏就主动捧过她的脸来,看着这张终于被他得手的俏脸,忍不住就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亲吻了一下,然后在平儿紧绷的反应中,将她拥在怀里,问道:“跟了我,可觉得委屈?”

平儿本来羞于回答,但是又想,不回答主子的话不太好,因此过了一会之后,还是在贾琏的肩上摇摇头以作回应。

确实没什么好委屈的,生就了丫鬟命,从王熙凤嫁人那一天,她就做好了准备。

反正做了丫鬟,除了跟着姑爷,就只有出去配小厮,都不算什么好结果。

相比较之下,跟着姑爷,和从小服侍的小姐做了姐妹,到底也勉强算半个主子,比嫁给粗鄙腌臜,一辈子只能做奴才的小厮要强些。

若说以前的姑爷,她还会有些顾虑。因为德行不知收敛,和自家奶奶之间矛盾不断,越发不和谐,她才不愿意掺和进来,两头受气。

只是如今,二爷脾性大改,和奶奶之间的夫妻关系也越发和睦,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贾琏得到美人的回应,颇有些心花怒放,因此又捧着她亲了一口小嘴,然后才松开,四眼相对,说道:“跟了我,虽然不敢给你太大的承诺,但是,只要我还在一天,就是你的归宿和依靠,我不会让你后悔今日的决定。”

平儿听了,觉得害羞,又有些甜蜜,令她的脸蛋越发娇艳欲滴,只是在黑暗中,旁人也看不出来。

贾琏也不再客气,伸手过去解开她腰间的氅衣系带,将那厚重的大衣剥去,然后就轻轻将她放倒在毛茸茸的软炕上……

今夜,注定无眠。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