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0章 面圣!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一会之后,四皇子回来,看见贾琏几个没有走,立马就跑了过来,冲贾琏笑道:“贾琏是吧,哈哈,之前你揍端王世子那蠢货的样子,实在是太解气了。

看在你帮我出了一口恶气的份上,只要你再和我打一场,打赢了我,之前你害我的事,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贾琏此时才有机会问:“在下一直有个疑问,自问今日才是第一次见到四殿下,为何四殿下却说我害过你?”

四皇子一听,冷哼一声,“还不是你说的一句酸腐话,让我父皇知道了,我父皇就拿着它来教训我,说一个纨绔子弟尚且知道什么是家国大义,我身为皇子,却整日只……算了,不与你说了,总之,你害的我很惨知道吗!”

张溯一听这话,忙道:“可是两个月前四殿下叫我做的那篇策论,‘苟利g家生死以’此话,竟然出自琏弟之手?”

四皇子点点头,似乎有些悲愤:“我分明将文章已经背的很熟练,也将你讲给我的观点认真记了,父皇还是一眼就看出我假借了旁人之手,叫我在那南书房里跪了一个下午,膝盖都差点给我跪掉了。

后来还是戴总管告诉我说,南边的哪个官儿,给父皇递了奏疏,其中提到了这句话……别的也不消多说,反正我就记得,是一个叫贾琏的害的我,因此我的大将军还被……”

说到大将军,四皇子瞧了贾琏一眼,到底没有继续再说。

张溯便将目光瞅向贾琏,有些难以相信,贾琏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别是传错了吧……

贾琏也没有心绪理会他们怎么想,他已经根据四皇子的只言片语,联想起事情的始末。

很显然,那句话是他在扬州对峙盐商时所说,却被皇帝给知道了,八成是林林如海帮他在圣人面前特意扬了名。

可是林如海却没有与他说,回京两个月他也一点风声不知道……

对了,似乎在皇帝的口中,将他定义为了一个“纨绔子弟”,莫非,皇帝已经派人专门了解过他,得知他风评不佳,所以才没有了后续?

若非四皇子小心眼把他记恨上了,只怕他都不知道这件事。

“喂,你到底答不答应跟我打,还是你没有力气了?那我可以容你歇一歇。”四皇子看贾琏呆立不动,有些不满。

贾琏回神,拱手道:“殿下有命,在下不敢不从。”

陪四皇子玩玩正好。虽然端王世子不一定会报复他,但是他一向秉持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行事风格……给贾赦买的酒,他愣是一点旁的东西都没敢加。

上了台,四皇子却又突然迟疑起来,打商量道:“那个,万一我要是打不过你,你轻一点打我可以,可别像揍魏显那样啊。”

贾琏愣了愣,随即笑道:“四殿下说笑了,请。”

四皇子便笑了起来,摆出架势,兴冲冲的朝着贾琏冲了过来。

……

端王府,端王听说自家儿子被打了,赶忙打道回府。

刚进府邸,就听长史上来回禀:“王爷,世子爷的亲随,方才领了一班府卫兵出去了,现在也没有回来……”

端王一听,立马知道什么意思,面色阴沉,骂长史等人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他年纪小,不分轻重,你们也不知道吗?”

端王虽然还不知道儿子被打的具体原因,但是不用想也知道,敢打他儿子的人,身份肯定也低不了,否则以他儿子的脾气,仇肯定当场就报了。

需要事后报复,说明对方身份也不一般。

那些奴才知道什么轻重,万一要是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办了,到时候,有理的也成没理的了。

长史道:“下官也劝了,可是世子他坚持,下官等人也拦不住,而且,世子爷,着实被打的惨了,对方心肠忒狠毒。”

端王面色又是一变,却还是道:“快去将人找回来,惹出乱子来,本王拿你们是问。”

说完,就想要快点进去看看儿子被打成什么样了。

却见管家飞奔而来,“王爷,宫里的裘公公来传陛下的口谕,召王爷即刻进宫。”

端王皱眉想了想,转身往宫里去了。

同一时间,贾琏等人也接到宫里的传召:

“宣,皇四子、一等神威将军之子贾琏,入宫觐见。”

四皇子一听到皇帝召见,冷汗混合着剧烈运动过后的热汗流在一起,使得他整个身子都显得有些颤抖。

贾琏心里虽然计较着别的事,见状还是忍不住有些想笑。

怎么和贾宝玉有的一拼,在外人面前嚣张跋扈的很,一对上自家老子,就吓得跟个发抖的小鹌鹑似的?于是安慰他道:“殿下放心,今日之事本不与殿下相干,陛下若是责问,我会自行认罪,并帮殿下在陛下面前解释清楚,保证不会牵连到殿下。”

四皇子闻言,却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道:“你是不知道我父皇,没事都要骂我几句,更何况……唉,与你说了你也不懂,罢了,我们快走吧,迟了的话,不知道又要怎么骂我呢。”

于是,四皇子和贾琏一道,在禁卫军的护送下,进入层层守卫,戒备森严的皇宫。

“陛下正在召见端王爷,让四殿下和贾同知跪着等候。”

过了临敬门,在南书房外,戴权一脸严肃的走出来,传达皇帝的指令。

四皇子二话不说,就在那门外跪了,贾琏自然也不敢例外,也跟着跪了。

戴权瞧了一眼贾琏,心里啧啧称奇。

贾家作为顶级勋门,与他这个大明宫的内相,也是常有“往来”的。

他也认得贾琏,却也只是认得而已,以前贾琏到他府上,给他送过孝敬。

没成想,这个普普通通的勋门子弟,今日居然干出了一件大事,把堂堂端王世子给揍了,听说还揍的不轻。

若不是莽撞行事,这贾家,怕是要出一个人物咯。

因此对着贾琏一笑,就转身回了南书房。

作为内臣,这个时候他是不好与贾琏说话的,但是一个笑容,已经足够表达很多东西。

这就是勋门巴结好他的好处……

跪了不多久,从南书房走出一个大腹便便,身穿蟒袍,系着玉带的中年男子。

他看见贾琏二人,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态,只是对着四皇子微微一礼,就大步走了。

“宣贾琏觐见。”

门内传来太监的呼传,贾琏心内不由暗暗深吸一口气。

果然这就是封建皇权带来的威压,哪怕他有两世记忆,面对其他人通常有极高的心理优势,但是头一遭切身感受到这人间至尊的威严,还是不免有些忐忑。

将不安和躁动压下,贾琏站起来,顺着太监的指引,缓缓步入。

南书房是皇帝日常处理政务、召见大臣的地方,说是国家的权力中心也不为过。

里面的建筑布局,并不十分华丽,以清冷为主。满地铺陈的金砖,表面冰冷铮亮,照出的投影中,就连那硕大梁柱上的雕龙纹,也隐隐可循。

走过大约二十余步,来到一个较为宽敞明亮的所在,太监就停下了脚步。

贾琏也不敢东张西望,回忆着从小便教授在心里的礼仪,对着前方那龙案的方向,就跪拜下去,口称:“微臣贾琏,叩见陛下。”

没有叫他起身,但是伏着的贾琏知道,皇帝在打量他。

“抬起头。”

闻得这道冷淡的仿若没有感情的声音,贾琏心想,不知道皇帝老子召幸初进宫的妃子,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开头……

故意这么戏想,给自己减轻些心理压力,然后贾琏才应了一个是,缓缓抬起头来。

庄重的书房正北方,一张铺着明黄色绸布的龙案,龙案后,端坐着一个年近五十的威严男子。

只见其浓眉细眼,口鼻如钩,气质冷冽。

这就是天下至尊,宁康皇帝了么。

不敢多瞧,贾琏便微微垂首。

“贾琏,二代荣国公嫡孙,年十八,不喜读书,亦不喜做官,专好吃酒看戏,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似陈述,又似询问的声音,在安静的书房内响起。

贾琏立马做出羞愧之状,回道:“微臣不肖,有负祖德,更愧对陛下和朝廷的恩眷……”

“朕还有一份关于你的介绍,你也听听:

臣之内侄,年虽幼,然心智成熟,品德端良,守礼纯孝,兼知晓君恩大义,值此朝廷用人之际,若能简拔其用,或于国有所益处。”

贾琏一听皇帝这话,立马便知道不妙。

林如海对他以前的事知之甚少,对他的推荐之词写的太好。

然而皇帝就在京城,随便派人一个打听,就能知道世人对他的评价。

如此两相不匹配,可想而知,皇帝心里的疑虑之重。

别的都还好说,万一要是让皇帝怀疑自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那自己这辈子的仕途,可以说就算是完了。

原来,在林如海面前表现的过好,也不是件好事!

这下,该怎么回才好……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