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66章 诗酒会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坐上马车,出了门,驶入西城的主干道,在约定好的地方停下。

等了不一会,果然张家的马车也就赶了过来,张溯掀开车帘,对贾琏笑道:“劳烦琏弟久等了。”

“溯二哥客气,我也刚到。我们现在就走?”

“且略等等,我尚约了一人。”

贾琏点头,趁着等人的时间,贾琏与张溯隔着马车说话,顺口就问道:“二哥与四皇子相识多久了?”

“自我完成举业以来,就被圣上钦点作为殿下的伴读,如今算来也有快三年了吧。”

贾琏闻言,心里暗道,这能读书还是有好处的。比如,他和张溯相比,实际上贾家的门第是要高过张家的,而且张溯还只是张家次孙,却早就和皇子皇亲们搅和在一块。

而他,至今为止,估计连一个皇子都认不得他,更不用说有什么交情了。

这一次四皇子趁着他休假的时间,在新府邸里办诗酒会,邀请了张溯。

而张溯在这段时间贾琏有意的交好之下,与贾琏的关系快速升温。所谓久别胜新婚,对于男人之间来说也是类通的,小时候他二人一起尿过尿、一起偷看过别人家的小姐,如今多年之后重归旧好,自是比普通的表亲更加紧密。

所以张溯就邀贾琏今日陪他同往四皇子府,贾琏没有拒绝。

没说多一会儿,果然街东头又驶来一驾马车,也是轻装简从。

刚一靠近,便敏捷的跳下来一个一身青袍、身量颀长的年轻男子。

他上前两步,抱拳行礼道:“在下失礼,让二位久候。”

张溯笑道:“我给琏弟介绍一下,此乃神武将军冯老将军之子,双名上紫下英,不知琏弟可认得他?”

贾琏看着地上对着他露出笑意的冯紫英,点头道:“我与冯兄弟当是有过数面之缘,只是平时甚少往来。”

冯紫英此时也单对贾琏拱手一礼,“不意在此看见琏二哥,紫英有礼。”

张溯见他二人认识,也就不多言,让冯紫英上车,便令出发。

张溯是经常出入皇城的,所以皇城的城门将都认得他,因此并没有对他们进行盘问,便直接放行。

皇城内比城中清静多了,特别是大冬天的,大道上几乎不见人影,只有偶尔几架马车驶过会带来一些声响,很快也都归于平静。

来到四皇子初建成不久的府邸之前,这里就比别处生动多了。

接近大门处,都能感受到里头躁动的氛围。

贾琏三人依次下车,也备了简单的敬贺之礼,正在一旁登记,忽见一架大型的马车疾驰而来,在府门前急停而下。它身后,跟着一大串仆从。

一个锦衣华袍的青年被人扶着下来马车,迎头骂了一句:“该死的天,越来越冷了!”

然后就回头吩咐:“快将本世子的黑将军请出来……哼,他躲了这么久,今日本世子倒要看看他还能怎么躲,又拿什么来对付我的黑将军。”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只见两个随从恭恭敬敬的从马车里抬出一个笼子,透过那华丽的栅网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只是它浑身的黑毛掉了一大半,露出乌漆漆的鸡身,看起来十分滑稽可笑。

那青年倒不觉得,一看见这黑鸡子,就像是看见自家老婆一样,赶紧接过,抱在自己怀里,用袖子遮着往前走,似乎生怕“爱妻”被一点寒风吹到。

贾琏也不是没有见过斗鸡人的做派,只是此刻仍旧不由看的有些发笑。

张溯其实也觉得好笑,但是他却是认得青年的,因此暗暗拉了贾琏一下,让他注意一点。

贾琏也就是心里觉得好笑,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些许笑意,并没有做出任何嘲笑的举动,发出任何不和谐的声音。

但是,那青年似乎还是感受到了贾琏三人看猴子的目光,因此把他们三个扫了一眼,见不是皇家子弟,便冷笑一声:“乡巴佬!”

贾琏闻言,心下更觉有意思。这情景,他觉得他见过,而且绝对不止一次。

好在故事并没有像他臆测下去的那样,青年并没有寻他们麻烦的意思,只是冷哼一声,就抱着爱妻神气活现的进门了。

张溯这时才露出和贾琏一样的笑容,介绍道:“他就是端王世子,皇家一等一的混混子弟,和咱们四皇子……嗯,颇有些恩怨纠葛。”

贾琏和冯紫英皆表示了然。世间果然有一等人,不需要说话,只要一露面,除了名字之外,别的信息基本都暴露在人前,这个端王世子,显然就是如此。

张溯对四皇子府比较熟悉,也不用仆人的引导,便带着贾琏二人往深处走。

期间贾琏也将这新建成的皇子府审量了一遍,说实话,除了崭新,一些墙壁和柱梁上雕龙附凤,实则布局和辉煌程度,比之荣国府都略有不如。而且,目测整个皇子府占地也比荣国府小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皇帝拨给四皇子建府邸的经费不够,还是皇城地皮太紧缺。

若按这样对比,这宁荣二府,岂不有违制之嫌?幸好是皇帝敕造的,不然这一条罪状都够贾家喝一壶。

不一会儿来到演武场,这里已经显得有些人满为患。

绕着演武台,除了四面摆放的整齐、铮亮的刀枪剑戟,其他空闲处,错落有致的安放着一些桌椅板凳,桌子上面,布满了酒肴。

高台之上,一场气势恢宏,惊心动魄的比斗,已经开始。

主角是两只鸡。

上面的斗鸡贾琏一点不关心,他在观察在场的人。

果然王孙公子都是分圈子的,这里面的人,他绝大部分都不认识,想来多是皇子龙孙、皇亲国戚。倒是张溯,很多人都认识他,一路上不断的有人与他招呼。

三人寻了个较为空荡的地方坐下,然后就见上头的战斗已见分晓,终究是黑鸡锐不可当,将对手啄的奄奄一息。

端王世子的得意笑声,也不可抑制的四向传递开来。

只见一个脸色漆黑的少年忽然跳上台,几只黑脚就朝着那昂首挺胸、不可一世的黑公鸡踢过去,惊的它“咕咕”大叫,逃之不迭。

“魏陵,你还要不要脸?!”端王世子愤怒之极,赶忙跑上去保护爱妻。

已经踢中一脚,心情好了许多的四皇子,见机会已失,倒也不再动手,只是叉腰骂道:“你得意个*脸蛋子。要不是我的神威将军被我父皇杀了,你这只黑鬼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

罢了,我近来改了爱好,爱上了斗蛐蛐,你要是斗蛐蛐能斗过我,老子才算服你。”

端王世子冷笑道:“你还是那样,输了就嘴硬,谁知道你今儿要斗蛐蛐的,我又没带,如何与你斗?”

“蛐蛐好办,我这院子外头的草地里多得很,你快去扒,借着我新府邸的光,说不定你能扒到一只神勇无敌的。你放心,到时候我不会收你银子的。”

“哼,当我傻子吗?”

两个人当着几十个少年公子的面前吵架,大家却都习以为常,只当是看戏一般。直到正面的廊檐下传来一道颇有威严的年轻声音:“好了,都是皇室子弟,你二人在台上吵来吵去成何体统,都下来吧,将比武台留给大家。”

听到这个声音,连鼻孔一直朝天的端王世子都赶忙回头,行了一礼,然后与四皇子互不相服的对了一眼,跳下台去。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