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5章 入门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既然弄清楚了两家之间的矛盾根源,贾琏就没有不行动的道理。

左右不过是碰一鼻子灰罢了,碰在外祖家,不算丢人。

横竖,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贾家理亏,而且换句话说,外祖一家人有多生气,就证明他们对女儿,妹妹,也就是他的生母有多疼爱关心。从这个方向来说,若是他能得到外祖一家的认可,被重视的可能就越大。

但是这件事,还得讲究方式方法,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精心准备了十余日,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已经到了,贾家果然一如既往的没有收到请帖,贾琏就提上寿礼,带着两人,悄然前往。

沿着早打听好的路线来到张家,马车使进同样前来贺寿的车流,除了一个前来指引的小厮,并没有引起别的关注。

贾琏耳听得身边传来的热闹声响,间或一些响亮爽朗的恭贺、寒暄声,贾琏掀开车帘跳下马车。

果然是兴旺之家,前方的大门口,前来贺寿的宾客络绎不绝。

寻得一个空隙,贾琏招呼提着寿礼的张勇和昭儿上前,负责登记的门房一面笑说欢迎,一面询问是哪家贵客。

“荣国府,贾琏。”

询问的门房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同伴突然抬起来的诧异目光,提笔就写,口中并唱道:“荣国府到……”

既然对方并没有要查看请帖,贾琏自不会多事,让放下寿礼,就带着人往大门上走。

“站住。”

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歪着头从门上走下来,狐疑的问道:“你是荣国府的人?”

“正是。”

小公子面色骤然一变,立马露出凶恶之状,叉着腰立在贾琏面前:“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突然的变故,令尚未进门的一些人都不由驻了足,很是奇怪。

毕竟在整个京城,把上门贺寿的人拦在门外的事,还是很少见的。

也有一二人似乎知晓两家的恩怨,皆露出一副看戏的笑容来。

贾琏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不高兴的神色,将少年上下看了一眼,笑道:“这位是涛表弟吧,多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今日外公大寿,我是来给他老人家贺寿的,涛表弟将我拒之门外,只怕是不妥吧。”

张涛很确定家里没有请荣国府的人,如今对方不请自来就算了,还以一种长辈的口吻与他说话,更是令他生出三分不知名的火气。

“谁是你表弟!我们家没有你们这份亲,你给我走,别逼我动手!”

张涛说着,就要把贾琏赶走。他不想因为不相干的人,搅和了爷爷的大寿!

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将门子弟,一个不满意,直接就动手。

虽然贾琏也知道对方并没有打他的意思,只是想把他推攘离开,但是贾琏却也不会让对方碰到他。

他初时站立不动,却在对方推手过来的时候,身体微微一偏,抓住对方的手腕,就往后一带。

张涛哪里料到贾琏动作这么快,身子瞬间失去平衡,就兴冲冲的往前面的石头地面扑去。

“三爷……!”

周围的张家奴仆们顿时惊呼,只是还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就见贾琏抓住他们家三爷的后领脖子,一个用劲,又将他们家三爷给拽了回来。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对贾琏怒目而视。

贾琏看着刚刚站稳的张涛,笑道:“知道涛表弟与我多年不见,也不至于这么热情,上来就要拥抱表哥吧。好了,不闹了,我还要进去给外公拜寿呢。”

张涛捂着被衣领勒的生疼的脖子,轻咳了两声,心中本就怒气冲天。

又听贾琏嘲笑他,顿时大怒:“我抱你娘的抱,居然敢阴小爷,看拳~!”

动手就动手,骂娘就不对了,已经转过身的贾琏,正决定要给这个愣头小子一点真正的教训之时,就见大门口急冲冲走出来一个儒雅的年轻人。

“涛弟,还不住手!!”

被自己哥哥一吼,张涛似乎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已经冲到贾琏身后的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真正让贾琏看他的小拳拳。

年轻人喝住了弟弟,这才急忙走到贾琏的面前,拱手道:“舍弟无礼,多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

贾琏瞥了一眼站在旁边,不断的用眼神攻击他的张涛,又瞧了瞧眼前的年轻人。

也是一个俊男,不过是和别人比,比他嘛还差一点。

因拱手还了一礼,笑道:“溯表兄不必这般见外,涛表弟方才只不过是想要试试我的拳脚功夫,咱们都是将门出身,这样的见面方式,倒也不为奇特。”

听贾琏一口一个表兄表弟的称呼,张溯似乎已经明白了贾琏的身份,但还是问道:“敢问你是?”

“小弟贾琏,见过溯表哥。”

果然是他。张溯心里终于将贾琏定了位,只是却难免迟疑。

对方如此客气,按照他的涵养,应该也回一句客套话才是知礼君子的做派,可是,对方却是贾琏!这叫他口里的话到了嘴边,也都说不出来了。

贾琏对此心知肚明,却故作不查,再次拱手笑道:“小弟今日此来,是闻得外公七十整寿,特意来为他老人家拜寿的,溯表哥不会准备就让小弟一直站在这里吧?”

张溯到底比张涛年长好几岁,不比张涛莽撞,看着周围已经堵了好几家前来贺寿的客人,情知不能再纠缠下去,于是忍住别的心思,拱手回道:“请~”

贾琏微微一笑,也回了一个“请”,然后就笑着往大门内行去。

“哥~!”身后,张涛拉了张溯的手臂,很是不满的盯着贾琏的背影。

“闭嘴,有什么问题等回禀了父亲再说!”

悄悄瞪了弟弟一眼,张溯换上晴朗的笑容,上前亲自迎送贾琏入府。

于是张涛只能扁着嘴,继续站在门口当他的迎宾小姐。

……

进了这道门,今日的目的就算达成了一半了,贾琏心情不由畅朗起来。

等昭儿两个被张家下人带下去另外安排之后,贾琏便回头对张溯道:“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家里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切,这次给外公拜寿之后,我都想住在这里不走了。”

张溯心内一阵无语,怎么看着这么挺拔英俊的一个人,却像块狗皮膏药一般。

还家里……这要是你家里,我们住在这儿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贾琏这话一说,他倒也想起来一些小时候的事。那个时候两家关系还不错,姑姑也常带着这个表弟过来短住。涛弟那时还小,他倒是和贾琏年岁相当,也算玩得来,还很干过几件现在想来很幼稚可笑,但也挺有童趣的事……

可惜,物是人非,一晃眼,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两家至亲的人,却是连面都没见过了。

这都怪姑姑所托非人,嫁给那样一个畜生……

想到父亲等人对贾赦的评判,张溯刚刚升起来的一点亲切感顿时消散而去。

“请~”

贾琏瞥了张溯一眼,这么端着不累吗?从始到尾,就只一个“请”,连句称呼都没有,更别说寒暄了。好歹当年也是一起“尿远”过的战友。

张溯将贾琏请到大厅外的宴会场地,终于说了句比较长的话:“你先在这里暂坐,这里或许也有你认得的人,且请随意。今日府中事务繁忙,若有怠慢之处,先请见谅了。”

说完,告歉一礼,转身就走了。

贾琏呵呵一笑,张溯的态度已经比他预料的好多了。今日既来,就没有想过会受到什么礼遇,能够让他进门,自由自在的逛一回,大概都是沾了老爷子大寿的光,他们做晚辈的不想多事。

这也是他选择这个时候来的原因。

“哟,这不是琏二爷嘛,没想到,能在这儿看见你。”

两个勾肩搭背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有些戏谑的笑道。

贾琏也笑着迎上去,道:“这是我外祖家,怎么不能看见我?今儿承蒙你们都来给我外公拜寿,一会儿尽管吃好、喝好,若有不周到的地方,只管来寻我,不必客气。”

“哈哈哈,好说,好说……”

……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