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57章 勾魂夺魄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贾琏将所有是非恩怨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的行为,不但令张松动容,连张溯对贾琏也有了一点刮目相看之意。

平心而论,当年那些事本不与贾琏相干。而今贾琏一不为其父辩驳,二则亲自登门,大有负荆请罪之意,这令张溯也不由怀疑是不是他们家太小气?而迁怒贾琏这个姑姑的亲儿子,更是有蛮横无理之嫌。

因此摒弃了成见,才真正有把贾琏当做表弟看待。

只有张涛不信贾琏这一套,坐下来的时候还瞪了贾琏一眼:“切,说的好听,也不过是装样子罢了。有本事,你让我打上三拳再说!”

对此贾琏理也不理他,小孩子不懂事,做哥哥的要大度。

张松果然不是敷衍,在宴席散了之后,抽出时间将贾琏请到了内厅叙话。

其实贾琏也想过,当年那些事发生的时候,他连十岁都没有,张家再没有因为这个迁怒于他的道理。

唯一值得诟病的是,至那以后,他就再没有上门拜访过外公和舅舅……

对于这一点,贾琏大方的承认错误:

“还请二舅舅恕罪,先时外甥年幼不知事,不明是非,又惧怕父亲权威,不敢再来拜见。

此乃外甥之大谬!

这几年,我逐渐明白了当年之事,非外公和大舅舅之过,实是外公和大舅舅疼爱我母亲,故而才与我父亲决裂。

心中本早有登门替父亲谢罪之意,只是每每皆有顾虑,未能及行。

此番得闻外祖七十之寿,外甥心中实为不安。作为外孙,这个时候不来,实为不孝。身为儿子,却不辨是非好歹,疏远如此疼顾自己母亲的舅家,更是愚蠢至极!

所以思之再三,不敢再犹豫,这才贸然前来,还请舅舅体察外甥一片赤诚之心。”

听得贾琏这话,张松心中再无一点疑虑。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贾琏这些年不上门,是因为害怕贾赦。只怕那个浑人还吓唬过外甥,不准他再登门吧。

因将贾琏扶起来,感叹道:“好了,这些年,我们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今日能来给你外公祝寿,就说明你心中并不怨我们,我们心里也很高兴。

过去那些事就不用再提了,你是我唯一的外甥,以后还该常来府上,与你两个表兄弟叙叙兄弟情义,便也能告慰我和你母亲一番兄妹之情了。”

“外甥谨遵舅舅之命。”

点了点头,张松吩咐张溯,“带你表弟去见见你们太太。”

吩咐完又回头,对贾琏道:“我外头还有些事要处理,就让你表哥照顾你,去吧。”

“是。”

……

老爷子似乎还挺倔,贾琏费了一番心机,最后还是没有见到真人。

无奈之下,只好暂时放弃。

倒也并不太担心,从赵嬷嬷口中得知,当初老爷子既然肯为了女儿,将已经袭爵的贾赦在大街上暴打一顿,就说明他心中肯定是疼爱女儿的。

这样的话,没道理放着一个好好的大外孙,可能也是唯一一个亲外孙,一点不理的道理。

看看贾母就知道,越老越疼孙子,他就不信这老头子能反常,越老越讨厌孙子不成!

既然见不到老头子,贾琏也没有在张府久留的意思,辞过张松,便出府了。

张溯送他出来,临上马车之前,嘱咐道:“今日事忙,招呼不周。日后琏弟若是无事,不防常到府上来找我,咱们兄弟之间叙叙旧。”

张溯心里盘算着,虽然除了老爷子之外,他们都接受了贾琏,但是并不代表两家就可以恢复往来。

他们是绝对不会再跨进贾家的大门了!

所以只能叫贾琏多到他们家来,共叙亲情。

贾琏就笑说:“溯表兄这话可是认真的?那我明儿便来找你,不知你可有空?”

张溯再次被噎住,这个表弟,小时候还没看出来,这么会打蛇上棍!

不过他刚好明儿有空,便道:“随时恭候。”

贾琏这才一笑,道了一声留步,钻进了马车。

……

回到家里,走到门口的大插屏后,和一个妖娆的年轻媳妇撞了个对面。

却是东府里的新媳妇,人称小蓉大奶奶的秦氏是也。

这秦氏进门虽不久,却莫名其妙的和贾府里霸王似的人物王熙凤好上了。

特别是在贾琏南下的几个月里,更是隔三差五的就被凤姐请到院里来,陪她说话解闷,侄儿媳妇和婶婶两个,虽差着辈分,却像是多年的闺中好姐妹似的。

只是从贾琏回来之后,她就不好再多来了。

对此贾琏也知道,更知道她现在出门,大概是听说他回府了,为了避嫌才走的。

只是没料到他回府就直接往家里走,这才没岔开时间,给撞上。

这该死的避嫌,让他这么长时间,才头一次正面看见这个闻名已久的侄儿媳妇!

秦氏虽是为了避讳才告辞出来,但是既然遇见,却也并无扭捏之态。

她腰肢一轻,对着贾琏盈盈行了一礼,朱唇轻启:“侄媳妇,见过二叔叔~”

声音娇柔清美,隐有魅意,以致虽是简单的问候,却也能让人竖然起敬!

“嗯,不用多礼。”

既然已经看见,贾琏倒也不客气,直接将秦氏打量了一下。

果然是个不可方物的美人!

尖巧却光洁滑腻的脸蛋,小小琼鼻,那眉眼之勾魂夺目,自是不用细说。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厚实华丽的衣裳之下,依旧不能遮掩的妖娆和妩媚,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深入人心,一眼看过之后无法忘记。

贾琏也算见过美人了,至少王熙凤就绝对是美人,还是神仙妃子一流的品貌。只是很显然,同样是不足二十岁的少妇,王熙凤身上却没有这种无时无刻都在向外散发的,令人一眼看去就忍不住想要将之扑倒的勾魂夺魄的气质。

也就怪不得了,这样的人,又落到贾珍的手底下做儿媳,不被荼毒,才是不寻常之事。

贾琏只瞧了一眼,点头就越过她以及她身后的丫鬟们跨进了大门。

久看无益,除了平添烦恼,和在对方心里留下一个色狼的标签之外,别无他用。

进入房间,果然王熙凤也在屋里,正在翻箱倒柜的又不知找什么,听见贾琏进来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难道没有吃闭门羹?还是我们的琏二爷,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心里不痛快,别处找乐子去了?”

贾琏也不回话,劲直上前,将她那穿着大红袄子的腰身抱在怀里,低头骚扰。

“我找东西呢~”

贾琏咬了王熙凤耳垂一下,然后才低声笑道:“是不是出去找乐子去了,你亲自验一验不就清楚明白了?”

王熙凤最受不得这样的话,察觉贾琏枪已上膛,更是羞的脸红,慌忙把贾琏推开,拿起凳子上找出来的东西就闪到房门口,回头对贾琏笑道:“不过是白问你一句,你就来兴了!我可没时间陪你折腾,你不是有自己藏得好好的侍妾吗,你有本事折腾她去。”

说完王熙凤就笑着逃了,谁知还正好就看见晴雯在那角落里整理杯碟茶盘,立马笑道:“你还在那儿摆弄那些冷冰冰的东西作甚,你二爷可等着你呢,还不进去服侍~”

晴雯忙跑过来,问:“二爷叫我做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

晴雯不疑有他,兴高采烈的就钻进屋里去了。

王熙凤见此,脸上的笑容才淡了几分,抱着手里的几匹绸子,走到那外廊上,到底没忍住从那纱窗下往里头瞅了瞅。

可惜没看见人。

她心里就狐疑起来。

其实王熙凤倒也不是说话不算话,贾琏真的要了晴雯,她现在也不甚在意了,反正已经作成了事实。就算没有晴雯,她也要把平儿给他呢。

只是她却有一点很是不得劲……贾琏如今行事越来越有章法,令她有些无所适从。

所以,她十分想要找到贾琏的漏洞和错漏,比如,贾琏是不是当真说话算话,说暂时不动晴雯就真的不动。

要是他违背了自己的话,今儿就没忍住将晴雯要了,她心里必能踏实些。

至少能让她觉得,贾琏还是那个贾琏,是一个她完全配得上的男人。

她心里隐隐有一种错觉,要是贾琏再这般下去,一点错都不犯,将来有一天,贾琏会离她而去。

没有多逗留,她很快信步离开了。

反正晴雯那小蹄子不像是能藏事的,她有没有成功上位,回头瞧一眼就知道。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