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4章 一秋不见如隔一日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回到自家小院,贾琏让外头的婆子帮香菱将西厢房收拾出来,然后又让人去烧水。

丫鬟回道:“二奶奶知道二爷回来了定要洗澡的,所以一早就让人烧好了热水给二爷备着呢。”

贾琏闻言点点头,果然凤辣子身上也不全是缺点,这长处也是很明显的。

于是让人备了衣裳,便进浴室洗澡去了。

王熙凤带着平儿回来的时候,听见贾琏在洗澡,忙问:“谁在里头伺候?”

“回二奶奶,没人,放好了热水,二爷就叫我们都出来了。”

王熙凤又问:“他带回来的那个丫头呢?”

小丫鬟便朝着王熙凤后面努嘴:“那儿呢。”

王熙凤回头,果然见西厢房外面的走廊,木呆呆的立着一个丫头。

王熙凤便笑着招手:“你过来。”

香菱初来乍到,本来就在房间坐不住,听见王熙凤的声音,连忙出来观望。

见王熙凤叫她,就乖乖的上前来,行礼问好。

王熙凤早听人说了香菱的来历,有头有尾的,她倒也不怀疑。

她只有一点疑虑,故亲切的问道:“你既做了我们的丫鬟,怎么你们二爷洗澡,你不进去伺候?”

香菱老老实实的道:“二爷不让,在船上的时候周大娘她们也吩咐我去伺候二爷,可是二爷嫌我笨,把我撵出来了。”

王熙凤眉头一挑,下意识的就想问:“这么说,你们二爷还没有碰过你了?”

只是看香菱呆呆憨憨的老实样子,到底没好意思这么问,且放在心里。

于是笑道:“既然他嫌你笨,我是不嫌你的,你以后就跟着我,好多着呢。”

香菱如何敢违逆王熙凤意思,只得应好。

王熙凤就把香菱叫进主屋,一边合着平儿等人整理分拣贾琏带回来的东西,一边问着香菱以前的事情。

王熙凤是何等精明的人,香菱在她面前有没有撒谎,一眼便能明断。

多问了几句话,就将香菱的底细彻底摸清了,一时倒把旁的算计都抛却,只是暗想,若是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一个丫头,倒也不妨。

将贾琏带回来的东西全部梳理了一遍,王熙凤就觉得贾琏大手大脚,买了好些有用的没用的东西,正发牢骚,就见贾琏沐浴完毕回来。

“我给你那五百银子,你就全部买了这些东西?”

贾琏早知道王熙凤会说这个,这可是个爱财惜财的主,上次被他糊弄走五百两银子,心里不定记了多久呢。

也不言语,走到里头,翻了翻,将一个精美的盒子翻了出来,打开,取出一只金光闪闪的钗头凤。

一见这玩意儿,屋里三个女人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这样大,做工又这样漂亮的金钗子,没有女人会不喜欢。

王熙凤早在之前就翻到了,只是不知道贾琏是给谁的,也料到八成是会给她的,但是贾琏没说之前,她当然不会动。

如今见贾琏主动翻出来,立马心儿都砰砰跳起来。

这没良心的,已经好久没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了!

却见贾琏在她脸上扫了扫,就在把她的脸都看红了的时候,说道:“平儿……”

王熙凤红扑扑的脸色都还未消散,就被这一声“平儿”给喊出了九分火气。

平儿哪能看不出贾琏故意拿她戏弄王熙凤,轻哼一声,掀帘子出去了。

贾琏这才笑了笑,走到气呼呼的王熙凤身边,抬手将金钗给她插到脑后。

看着王熙凤伸手扶了扶,便问道:“这样,可还行?”

“去~”

当着香菱的面,王熙凤也不好表露自己的心情,只问:“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听说你单是买那些酒,就花了一千多两?”

贾琏笑而不语。

此行一直都是公款报销,林家的银子他不拿,难道还不能拿贾家的?

再加上王熙凤给他的,以及临走前林如海给他包的红包,他现在倒比下江南之前更富裕了。

但是这可不能对这婆娘说,不然不但不能再从她身上拔毛,只怕她还要惦记着榨干他身上的银子,以防他出去鬼混。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

王熙凤见贾琏不说,轻哼一声。

她也是管家的人,如何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早听下人说贾琏这一趟下去可没有闲着,不但帮林家理丧,还去南京把那些亲戚都拜访了一遍,要说他不能从中赚些好处,她也是不信的。

不过,她没有听说这一趟贾琏有鬼混的事迹,加上头上还顶着新鲜的钗头凤,她心里多少对贾琏还是满意的。她可是识货的人,就这一根钗子,少说也值个二百两银子,贾琏肯为她花这个钱,就证明还是想着她的。

因此也就不再叨叨,转身继续清点东西。

贾琏走到她身边,悄悄打量弯腰挑拣东西的凤辣子。因为姿势的原因,她将丰富的胸臀,苗条的腰肢尽数展现,那发间、脖颈间,传来的丝丝香气,都令贾琏很难自持。

“别闹……”

察觉贾琏伸手挑动她的嘴唇,王熙凤心内心知肚明,但是女人的矜持,还是令她打开了贾琏的咸猪手,嗔怪一声,装作认真分拣东西,以便分派。

贾琏笑了笑,抬头看见香菱还傻傻的站在门口,便朝着她使了个眼神。

香菱只是不适应大家族的规则,看眼色还是看得懂的,收到立马转身出去了。

于是贾琏拉过王熙凤的胳膊,就动起手来。自从三个月前一别,他可是忍耐了好久了,如今怎么还可能轻易放过。

王熙凤赶忙双手抓住桌子边缘,谨防被推倒,一边抗拒道:“别闹,我还没洗澡呢……”

贾琏岂能被她所骗,只用脸感受她清爽中还微带着香胰子味道的头发,便知道这女人大概提前就洗过了。也就是说,美人早就做好了准备。

“少废话,叫你日夜防着我,今儿一定要给你个厉害瞧瞧。”

“一会儿我还有事,老太太那边还等着呢,等晚上再…嗯~”

贾琏自不会再多言语。将王熙凤浑身上下过了一遍手,又逞足了口舌之欲,见实在不能将她放趴下,便任她半撑着,伸手解下她汗巾等物来……

外间,平儿听见里头窸窸窣窣的声音,间或自家亲主子的哼声,如何不知道两人在里面做什么。

看新来的丫头香菱还尖着耳朵去听,仿若很好奇的样子,便道:“你在这里守着,别让人进去,我去打盆热水来。”

说完平儿就走了。这个时候,要是不给自己找点事做,她真感觉自己要得病了。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