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40章 皇帝训子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第二天,贾琏将最后两家世交府邸拜访过后,便收整行囊,于第三日启程回扬州。

两日之后,来到扬州城外,贾琏却并不进城,而是先去码头整备船只。

这一次回扬州,他就不准备再耽误时间,而是即时返京。

贾府派下来的船只共有两艘,都不是太大,贾琏计算了一下人员,发现略显拥挤,所以又吩咐再去租两艘小客船。

一艘单独给贾雨村,另一艘用来分散贾府人员,让大家行程舒适一些。

将船上的事情安排妥当,特别是检查黛玉起居的船舱无不当之处,贾琏便准备回去接黛玉。

至于香菱,就先放在船上了。小丫头身子弱,经不得长时间的颠簸,所以从南京回来,贾琏专程为她雇了一辆马车,也是因此,才多花了许多时间。

回到林府,贾琏就先来向林如海请辞。

“明儿就走,这么急?”林如海听贾琏说明日启程回京,有些惊讶。

“姑父要是还想多留林妹妹住一日,那后日再出发也使得。”

听贾琏这般说,林如海便看出贾琏是归京心切了,又一想贾琏这一趟下江南,前前后后也花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了,也就释然。

“罢了,早一日晚一日也没什么分别,既然你已决定明日返程,那就明日吧。”

林如海叹息着说道。贾琏等人这一去,将女儿也带走了,这一下,他这里,越发要冷清下来。

贾琏也看出林如海状态不是很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劝道:“姑父为朝廷署理盐政,自是责任重大,只是小侄还是想要劝劝姑父,切莫太过于操劳,一切还当以身子为重。

万一姑父操劳坏了身子,林妹妹又该有多伤心?所以姑父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林妹妹多想想才是。”

林如海自然也能看出贾琏的关心,且这份关心竟是难掩的真切,一时心中方感觉有些慰藉,便笑道:“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我的身子我还是知道的,并没有那么糟。再者正如你所言‘*******’,我区区六尺之躯,又何足道哉。”

贾琏见林如海拿自己说过的话来回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

他难道告诉林如海,你老没多少时间可活了,最多再有两年,就要去向阎王爷报道?

他一时没有回话,林如海反而笑了起来:“你出身名门,又正当年少,正该图谋为国家效力。在家署理家业,孝敬长辈,虽也重要,但终归不是大好男儿首当考虑的事。

如今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你此行回京之后,还该往仕途政务上多用些心思才好。”

林如海虽然觉得贾琏这样的人,只待在家里管家实属可惜,到底只是妻族的子侄,不好训教过甚,所以只是淡淡的提了一句。

他也没有告诉贾琏,他已经在给皇帝的谢恩奏疏当中有意的提及了他,也算是他作为长辈力所能及的提携。

但是他也只是创造了一个可能存在的机会,究竟是否能够抓住,又是否能够奔出前程,还得看贾琏自己。

……

浩荡神京,巍巍紫禁。

帝宫深处,年近五十的宁康帝站立于宽大的龙案之后,持笔挥毫。

而在他面前,大殿内十步之外,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正畏畏缩缩的跪在那里,神色讪讪而不安。

“听说,你们在演武场外面斗鸡,你还把端王世子给打了?”

轻谈淡都没有抬头的问询,越发令少年缩了缩肩,却不得不赶忙回道:“回禀父皇,不是儿臣先动的手,是他先骂的儿臣,儿臣一时气不过,才推了他两下,谁知道他耍无赖,就躺在地上打滚……”

“祖宗修建的演武场,原是专门给你们走马斗鸡用的。”宁康帝哼道。

见避重就轻的策略没有达成,少年彻底怂了下来,伏首道:“儿臣知错,请父皇责罚。”

上面一时没有了回应,就在少年抬眼去看的时候,又听宁康帝道:“朕听闻,你有一只暹罗国来的鸡,你还给他取名神威大将军,可有此事?”

“不过是随便取着玩的,当不得真……”

“好大的胆子!”

宁康帝面上总算露出怒容,单手落在案上,发出不轻的震响。

“我朝定鼎以来,有数人得封‘神威将军’封号,他们中,有的是开国功勋,有的是宿边名将,这些人,都是我大魏的有功之臣。如今,你将一畜生冠以此号,还纵容旁人四处宣扬,置这些人的颜面于何地,又置朝廷的颜面于何地?”

见宁康帝发怒,少年连忙辩解:“父皇息怒,儿臣并无折辱功臣之意,实是一时不查,儿臣回去之后便改。”

“不必了!”

宁康帝冷冷的一摆手,喝道:“戴权。”

“老奴在。”

“你领一班禁卫,去四皇子府上,亲眼看着将那畜生斩首。”

一听宁康帝要杀他的神威大将军,四皇子彻底急了,跪步上前讨饶求情,企图救自己的爱将一命。

只换来一声冷哼。

看着戴权已经退出了大殿,四皇子绝望的坐在地上。

“过来!”

四皇子依命上前,还是不敢直视宁康帝。

“回去之后,以此为题写一篇策论,三日后交给朕,下去吧。”

看着宁康帝递给自己一封御笔,四皇子也顾不得多想,赶忙接过来。

见宁康帝已经坐下不再有理会他的意思,只好垂头丧气的离开。

离开大殿,四皇子有心想要赶紧回府,或许来得及救自家大将军一命,终究回头望了一眼威严的宫殿,放弃了这个可能会彻底激怒自家父皇的想法。

“又叫我写什么策论,明知道我最烦写这个了……”

嘴里嘟哝着,还是将皇帝给他的题目展开,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七个字:

苟利家国生死以。

什么意思?四皇子表示,自己不大看的明白。

……

茫茫的大运河上,两大两小四艘快船翻冰破浪一般的前行。

贾琏站在甲板上,看着宽阔的河面,感受着脚下的平稳,心里直道,果然还是坐船舒服。

上次从京城下扬州,哪怕他的装备齐全,大腿内侧也都差不多给他磨秃噜皮了。真要再让他来这么一次,他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忽觉身边一阵暗香袭来,贾琏偏头瞧了一眼,果然是黛玉小美眉批了一件大氅走了出来。她的身后,是呆丫头雪雁。

贾琏微微一笑,转头继续欣赏沿岸的山水风光。

黛玉见贾琏不理她,微不可查的噘了噘嘴,站到贾琏身边,同样眺望远方。

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主动开口:“琏二哥哥怎么不在屋里教香菱写字了?”

“自身水平太差,不好意思误人子弟。”

“嘻。”

简短直白的话,令黛玉没忍住噗笑一声,然后急忙掩嘴,去看贾琏,怕他生气。

“不用忍着,想笑就笑吧。”

黛玉果然越发笑的灿烂些。

上次她难得去贾琏的屋里瞧他,正好就看见贾琏在教香菱认字。

香菱本是一个字也认不得的蒙童,论理以贾琏的水平如何也教得,偏偏她一眼就发现贾琏有个字写错了,少了几笔,这令贾琏十分没有面子,当即决定以后再也不当老师了。

所以,这也是她故意这么问,贾琏故意这么回应的缘故。

黛玉到底太过娇弱,江风又阴寒,一笑,又被一吹,顿时觉得喘气儿都费力了些,把小脸也憋红了。

贾琏见状,就回身将她胸口的大氅领子系的更紧些。

这本是十分寻常的举动,但是因为他比黛玉高很多,如今躬着身子,脸就贴着黛玉很近,加上他的手离黛玉的胸口更近,这两三下里,就令黛玉感觉羞臊不已,慌慌退了一步。

贾琏愣了愣,看着黛玉娇艳的如同小苹果一般的脸蛋,那娇羞的低头模样,一时只觉得上天果真不公,黛玉才这个年纪就有这般的美态,到了将来又如何?

难怪能够将集世间博爱情怀于大成的贾二宝都给慑服。

他转过了头,劝道:“妹妹既经不得风吹,就不要站在这里了,回屋休息去吧。”

但是显然黛玉有些小孩子脾气,贾琏要是不这么说,她兴许就回屋了,如今听贾琏这么说,倒像是她多么孱弱似的!

偏不走,复站在贾琏的身旁,问道:“琏二哥哥上回说了,要到京城的时候再告诉我,如今已经快要到了,二哥哥总该告诉我家里的姐妹们各自的性格喜好了吧。”

其实黛玉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她奉行的是,哪个人好,她就多亲近一些,反之,不亲近就罢了。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到了京城之后要巴结讨好何人,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贾府的三个姐妹。

再说,就算她要打听这些,其实尽可以问周瑞家的等人。

之所以只问贾琏,也是她与贾琏之间也只有这些话题可说罢了。

贾琏道:“好吧,你既然执意相问,我就简单与你说说好了。

先说你最小的四妹妹吧,名唤惜春,是个安静可爱的萌妹子。

还有你三妹妹,名唤探春,最是聪慧大方的人,和你的年纪也最为接近。

最后再来说你两个二姐姐。你大二姐姐,名唤迎春,为人最是温柔娴静,她呀,也是我的亲妹妹,你以后可不许欺负她。”

贾琏的话,令黛玉眉头都皱紧了,来不及回应贾琏对她的打趣,她好奇的问道:“你们家里不是只三个姐妹吗,四妹妹惜春,三妹妹探春,这已经是两个了,如何又有两个二姐姐?

你且说,另一个是谁?”

贾琏道:“怎么没有,你小二姐姐……名字我就不与你说了,反正到了家里你就知道了。你只管喊他宝姐姐也行,玉姐姐也罢,也都依你,她在家里也是行二,又比你迎春姐姐小些,所以自然是你小二姐姐,你只记住就是了。”

黛玉顿时不满的瞅着贾琏,她有很大把握,贾琏在作怪。

母亲在世的时候,可是与她说过贾府的一些情况的,所以贾琏要诓骗她,可也不容易。

可恶的是,任是如何瞪他,贾琏也只是笑,不再言语。

还是一旁经过的周瑞家的刚好听见,就笑道:“林姑娘别听我们二爷浑说,哪有什么两个二姑娘,他说的是咱们家里的宝二爷,乳名叫做宝玉,也是姑娘的表哥呢。”

黛玉一听,如何还不明白贾琏是在戏弄她,凝着眉头瞅了贾琏半天,终于不忿道:“琏二哥哥,你真讨厌。”

说完,气呼呼的回了船舱。

贾琏笑呵呵的看着黛玉负气的身影,暗暗问道,自己有说错吗?

贾宝玉,本来就是女人。

女人和女人是不能在一起的,这是天地阴阳至理。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