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9章 宽解香菱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在老宅看房子的,大多都是成家了的下人。

男人们看管外头,各家媳妇儿们,就负责照看内院。

所以,这边是没有丫鬟的。

贾琏来了之后,也没有作威作福,一切生活方面的事,都是从简。

不过今晚的晚饭,他还是一早就让厨房多准备几道菜,然后摆到饭厅。

“二爷尝尝这道桂花鸭,还有这道松鼠鱼,这可都是咱们老金陵的名菜。”

金彩知道贾琏是快要走了,所以虽然贾琏没有专程吩咐,他还是特意安排上了好几道金陵名菜,供贾琏享用。

贾琏各自都尝了一口,点点头,然后却放下了筷子,看着边上小心服侍的金彩道:“金管家有多久没有看见过鸳鸯了?”

金彩岂能不关心自己的宝贝女儿,他更知道,他能坐稳这个总管的位置,都多亏了女儿在贾母面前得力。因此听见贾琏的话,顿时露出怀念之色:“奴才上一次看见她,还是三年前回京的时候……敢问二爷,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服侍老太太可还用心,有没有惹老太太不高兴……”

贾琏:“这些金管家倒不用担心,鸳鸯把老太太服侍的很好,家里所有的丫鬟里面,老太太最疼的也就是她了,连老爷、太太,都多有仰仗,金管家可是生了个好女儿。”

“岂敢岂敢,二爷谬赞了,能够服侍老太太,是她的福气……”

金彩一边谦虚,一边却笑的合不拢嘴。

贾琏并没有拆穿他,继续道:“你们若是想念女儿,回去不妨写了家书,我帮你们带回去给她。”

金彩岂料到贾琏这么说,书信倒是小事,贾琏身为主子愿意给他们带信,这可是莫大的恩宠,因此当即跪下大礼叩谢。

贾琏让他起来。

鸳鸯自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如今看她爹娘,倒也大致不差。

虽然犯了错,但是,却也将老宅子看管的很好,而且,没有让闲杂人等租住进来。

贾琏自然乐得给他们恩典。

让金彩等男仆下去了之后,不一会儿,金彩媳妇也带着香菱过来。

香菱刚一出现在饭厅,贾琏顿时就被吸引住了目光。

只因此时的香菱,已经与先前大变了模样。不但换上了先前他给她买的新衣,就连头上的发式,也重新梳理了一遍,显然是洗了澡之后,管家媳妇们给她安排的。

以致于,现在的她,完完全全的褪去野丫头的气息,整个人,果然流露出几分与黛玉的相似之处来。又因比黛玉大上几岁,身段自比黛玉展开不少,那羞花闭月的美态,真是无可挑剔。

她还有些怕生,看见贾琏下意识的想往他这边走,但是在看见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之时,又不敢走近。

金彩媳妇看见贾琏的反应,心中越发笃定香菱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因此扶着她上前,笑道:“二爷瞧瞧,这丫头给我们打扮一番之下,活像是变了一个人!这模样,说是那大户人家的千金万金小姐,只怕也不为过啊。”

贾琏笑了起来,本来香菱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家小姐,只是因为下人的一个疏忽,才至于落了难。

招招手,让香菱过来,然后让她坐上来吃饭。

香菱瞧了瞧桌子,又瞧了瞧周围的女仆们,摇摇头。

贾琏再三相劝,香菱还是不肯上桌。

金彩媳妇就叹道:“二爷就不要为难她了,这丫头可怜见的,那样小的时候就被拐子拐了去,这些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遭了多少罪,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二爷虽然疼她,执意如此,只怕吓着她呢。

不如,还是让奴婢带她下去吃饭吧。”

贾琏还在想金彩媳妇的话对不对,却见香菱忽然退开两步,对着他就跪下磕头,哭着央求道:“求二爷不要赶我走,我愿当牛做马,一辈子服侍二爷,请二爷不要赶我走……”

听她这般说,贾琏才终于明白。

原来她是以为自己要送她离开。

想来她虽然性格内向,不肯开口说话,但是心内却很明白。

这样的家里,只有主子才有资格上主桌吃饭,她想要一直待在贾琏的身边,只有做丫鬟,做奴婢。而很显然,丫鬟和奴婢,都是不可能与主子爷同桌吃饭的,所以她才不肯。

贾琏也略有些迟疑,虽说他也想要香菱一直跟着他,但是跟着他,必须有名分。

以香菱现在的情况,纳她为妾的话,对她而言只怕不是好事,她抗不住其中的压力,特别是王熙凤。

若只让她做个丫鬟,贾琏又觉得委屈了她,有些不忍心。

至于送她回家……

若说甄家尚在,也不是不行,就当纯粹的做一件善事,让香菱一家团聚。

但是他却知道,甄家早就毁了。香菱的父亲甄士隐也出家当道士去了,老母亲不知道还健在不健在,假如健在,或许也只有贾雨村知道在哪儿。

这一点倒是不难,回去找贾雨村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只是贾琏觉得,就算香菱之母还在人世,只她一个弱妇,只怕也难以承担起单独抚养香菱的职责。所以贾琏更多的,也是想打听到香菱母亲的所在,将她接过来与香菱团聚。

也就是说,不论是为他的私心,还是对香菱好,都是让她待在他的身边,由他来保护是最好的。

只是这名分问题……要不然,干脆收她做个义妹?

贾琏的迟疑,越发让香菱觉得贾琏是想要送她离开,她不知道贾琏要送她去哪,也不敢去想,她只是害怕。

她哭的更伤心了,不住的哀求。

金彩媳妇都伤感起来,劝道:“二爷不然就答应了她吧,怪可怜见的。”

在金彩媳妇的眼中,这种被人拐出来,离开了家乡的女孩子,要是记得家乡父母还好说,偏偏她之前就问过,香菱基本都记不得。

这种情况,也只有找个好人家收留了,才是唯一的归宿。

贾琏只是一愣神,就见到香菱都已经哭的泪人儿一般,这才弯腰将她扶起来,道:“你当真愿意一直跟着我,哪怕只做个丫鬟?”

香菱不住地点头,又道:“只要二爷不嫌弃,我愿意服侍二爷一辈子。”

到了香菱这个年纪,其实该懂的基本都懂,她也知道,那拐子也是要准备将她卖到大户人家去的,这段时间,其已经开始在打听人家了,只要价钱合适,就会将她卖了。

不论是做丫鬟还是做妾……大概是做妾的吧,香菱听那拐子骂她的时候说过,以她的模样,是要给别人做妾才不亏的,说不定能卖上好几百两银子呢!

好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个钱。

这也就是那些拐子拐卖幼女的原因,只要拐到一个模样好的,给养上七八年,就是准赚不赔的买卖。

香菱虽然不觉得贾琏也会卖她,但是她却对外面的世界很陌生害怕,所以,她只想待在贾琏的身边。

贾琏便笑了起来,抱着她坐在凳子上,然后道:“就是要做丫鬟,也是明儿之后的事了,今天这顿时,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若是不吃,岂不是辜负了我的心意?”

见香菱有些发愣,金彩媳妇上前给她布置碗筷,并笑道:“姑娘还傻呢,二爷这是答应你了。既是咱们家里的丫头了,就得听二爷的话,他叫你吃,你就只管吃好了,不用怕。”

金彩媳妇早看出来了,以香菱的模样,将来一定是做妾的,要是再生个一儿半女,那地位更是不同。这姑娘一瞧就单纯的很,现在交好些,将来或许有好处也不一定。

听见金彩媳妇也这么说,香菱总算安稳的坐着了,只是却不动筷子。

金彩媳妇就主动给她布菜。

贾琏见了,吩咐道:“好了,留两个人这边伺候就是了,其他人都下去吧。”

于是,金彩媳妇只留了两个人在堂下伺候,带着其他人告退。

贾琏见香菱拿着筷子,仿若不知道该如何吃饭的样子,就主动夹了一小块鱼肉,伸到香菱的嘴边,让她张嘴。

香菱有些不安,但在贾琏的注视下,还是只能乖乖张开薄薄的嘴唇,含住贾琏递过来的鱼肉。

贾琏又复夹了另一道菜给她品尝,之后方道:“你要是安心我一直喂你,你只管不动手好了。”

香菱还以为贾琏在责备她,立马就要下去,幸好贾琏提前按住她,无奈的叹道:“傻丫头,我这是让你自己吃饭啊,不然,我们这顿饭只怕要吃到明儿早上了。”

香菱面颊红了起来,总算鼓起勇气,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碗,偷偷瞧了贾琏两眼,见他一片鼓励之色,这才低头,夹起之前金彩媳妇给她夹的鸭肉,咬了一口。

油脂四溢,浓浓的肉香,令她不自觉的眉头都舒展了。

贾琏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

花了半个时辰才吃完一顿饭,贾琏牵着香菱下了桌子,问边上的仆妇:“金彩家的给她安排的房间呢?”

“回禀二爷,就在二爷的屋里,金大娘叫我们把旁边的小隔间收拾了,说是方便她服侍二爷。”

贾琏刚住进来的时候,下面的人是安排了两个年轻的小媳妇来服侍他的。

虽然没有明言,贾琏也知道其中的意思。

但是贾琏可是在平儿的注视下,在王熙凤肚皮上风流过的人,岂能将这些下人的老婆放在眼里,自然毫不留情面的都给撵到了外头去。

所以他那屋里,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金彩媳妇这样安排,倒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让别人将香菱先带回去,贾琏去外院,找张勇又练了一个时辰的拳脚才回去。

这老宅比林府方便多了,不但可以练长跑,还有专门的演武场。

由此可见,老宅比京中皇家敕造的国公府武道之风浓烈,也不知道是当时的皇帝特意没有给造演武场,还是当时的贾家人已经不需要了……

洗了个澡,走回屋,此时管事媳妇们已经将床铺都给收拾好了离去,只留下香菱一个人在屋里。

香菱已经得了不少管家媳妇们交给她的规矩,所以见贾琏进来,赶忙给贾琏倒了一杯茶。

贾琏喝了一口,看香菱还是有些生分,就拉着她坐在茶桌边上,温柔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就安心的跟着我,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我说的,有我在,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还有,平时多说说话,我喜欢听你说话。”

香菱害羞的点着头。

贾琏又道:“对了,我另给你起个名儿吧,以后就叫香菱,花香的香,荷叶菱花的菱,你觉得怎么样?”

香菱以前的名字,英莲,谐音应怜,贾琏觉得不太好,还是宝钗取的“香菱”二字既雅致又好听。

香菱立马就要拜下,口里道:“多谢二爷赐名,以后我就叫香菱。”

贾琏单手托起了她,“以后不要动不动就给我跪,我又不是地主老财,差你一个小丫头跪我?”

说的香菱不好意思的笑了。

贾琏又喝了茶,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睡觉了吧。”

香菱脸红红的道:“我~我来服侍二爷安寝……”

贾琏看她那模样,笑了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在她分明紧张却死死不语的反应中,将她抱到外间那小床上放了,给她盖了被子,最后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笑道:“等你什么时候真正学会了服侍人,再来给我安寝吧,现在,你只管自个儿乖乖睡觉。”

说完,转身将柜子上的蜡烛吹了,自己走回了里间。

什么服侍安寝,分明是想诱他犯罪,他可不上这个当。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