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3章 打听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扬州离南京很近,贾琏等人骑快马,从早上出发,不过下午的时候,就抵达了金陵城。

沿着石头城宽敞寂静的大道而行,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就来到宁荣老宅。

“什么人,敢擅闯此地!”

贾琏等人疾驰的马蹄声,惊醒了荣国府老宅门口昏昏欲睡的两个门子,他们一抬眼看见来人,立马呵斥。

“贾琏!”

贾琏勒住马缰,待得高高扬起的马蹄落地之后,方淡然的吐出两个字。

“琏…琏二爷……!”两个门子看清来人,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忙不迭的拜见。

“还不将门打开。”

“是是是……”

……

“金大爷,金大爷~!”

金彩还在总管房内睡大觉,就被外头小子们吵醒,心里很不高兴,就骂了两句。

两个小厮直接推门,迎头便扑过来:“哎哟我的金大爷爷,你怎么还睡呢,琏二爷来了!”

“谁?哪个琏二爷?”

金彩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哪还有第二个琏二爷,就是琏二爷他老人家从京中下来了,刚刚才到,现在带着人已经直奔账房那边去了!”

听见如此说,金彩差点从床头栽倒下来,慌忙不迭的插上鞋子,衣服也顾不得穿好,就随着两个拉他的小厮往外面跑。

临到账房外,看见这边静悄悄的,十几个常在外院值守的奴才小厮们全部聚集到了这边的小院子里,一个个都偷摸的往里瞧。

金彩这才慢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上厅去。

果然,那大案之后,端端正正的坐着翻看账本的,不是琏二爷还有谁?

金彩不免惊慌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琏二爷千里迢迢过来查账?他们居然提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见贾琏也注意到他,看了过来,金彩忙躬着身子上前:“奴才见过二爷……”

“是金管家啊,好久不见。”

虽然贾琏对他挺客气的,却更令金彩不安,也不敢多做别的动作,就那么勾着身子,等着贾琏的下一步示下。

“这是今年的总账目了?”贾琏将手中粗略翻过的账册放下,拿起边上那本新的,问立在一旁的老账房。

老账房显然也对贾琏的突袭惊吓到,情不自禁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点头道:“回二爷,这正是今年的账册……”

贾琏也随意的翻了翻,最后问道:“据你们报上来的账目,你们这边应当还剩下两万两千余两的现银子,怎么现在这账上的数却少了许多?”

金彩忙道:“回二爷,还有几项是后头发生的,都没报上去,比如中秋节往各家门户送的节礼,还有甄家老太太过七十大寿准备的寿礼,还有巡抚张大人家生了长男,预备了贺礼……这些都是记在后头的账本上的,二爷可以查阅。”

贾琏点点头,他此行可不是为了帮贾政查账来的,大略没错的话,他也不想管,只是想起方才他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就又笑道:“也就是说,这账上面记载的数就没错了,现在库里面,有足数的现银子?”

“这……”金彩的表情立马就为难起来。

要是往常他肯定就应和过去了,不会透露半点异常。可是今日主家突然来袭,他到现在还摸不着头脑,万一其中有什么差池,惹怒了主家,不就把几辈子的老脸都搭进去了?

果然贾琏一见他的模样就知道有问题,立马冷道:“将库里的银子都搬出来,让我现场清点一番。”

金彩立马吓得跪了下来,“奴才们有罪,请琏二爷饶命!”

见金彩这般,厅里其他人,要么同样面色有些发白,要么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贾琏看着通身上下打扮的干干净净的金彩,笑问:“我只是要清点一下库银,又不是要你的命,怎么就把你吓得这样?莫非,这库里的银子,都被你金大管家给贪墨了不成?”

金彩嘭嘭刻了几个头,“奴才岂敢,是……不敢欺瞒二爷,如今库房里的银子,大多,都被各房里的老爷们给借出去了,如今的库房里面,总共只几千银子了……”

金彩一面说,一面将事情“详细”道来。

原来贾家二十房,如今留在南京的尚有十二房族人,不过都是支庶,基本没有什么根基家底,甚至因为懒惰和依**荣两府的救济,过的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这种人,别说南京十二房,就是跟着宁荣二府去了京城的另外六房中,也不在少数。

既然日子过不下去了,就要找两府救济。

以前是由管家向京中报备,那边答应才敢相借,后来开了这个头,就这个也想来要,那个也想来要,宁荣两府当家人就断了他们这个念想。除了让年节下预备些钱粮给那些实在孤弱的,其余一概不准再借。

但是天高皇帝远,两府中又没有正经的主子留在南京,那库房里又放着银子,里外一勾结,,总有办法弄些出来……

当然,在金彩的嘴里,那就是他们看“主子们”过的实在落魄了,又经不住央求,才答应借出去的。

贾琏就瞅着金彩,戏谑道:“哦,就他们借了去,你们做奴才的,就没有也借些出去,吃个利钱什么的?”

“这个,倒是也有些……”

现金是有额外价值的,这个时代的人也明白。

守着那么些银子,他们不动歪心思才怪。贾琏甚至一眼就看穿,这些奴才们大概才是这件事的主谋,拉上十二房那些人,不过是怕将来东窗事发,主家处置他们罢了!

毕竟,十二房那些人虽然寒碜,到底是两府的同族,看在一族人的份上,多少要留些情面。

贾琏便道:“既是这么说,你把借据名单之类的也给我瞧瞧,总不能,你们把银子都帮我们借出去了,我们还不知道都有哪些欠债人吧?”

听出贾琏随时都有可能发怒,金彩虽然担心,还是立马让人去总管房将名单取来。

贾琏拿到手中一瞧,然后便看着金彩,好奇的问道:“哦,金管家家里也缺钱吗,要借这两百两银子作何用?”

金彩讪讪一笑:“奴才明儿就将银子还回来……”

“今儿。”

“是,奴才待会就回家,将所欠的银子全数补上……”

见金彩这么识趣,贾琏倒也不打算对他发难了,毕竟是金鸳鸯的父亲,多少还是有些体面的。

将名单收下,贾琏看着周围的一遭奴才:“今儿晚上二更之前,将你们从库里面借出去的银子全部补回来,少一两银子……金管家,你来说说,盗窃挪用主家财物,送到应天府按律该当如何处置?”

金彩头上直冒冷汗,还是不敢不答:“轻则…轻则断手,重则,杖毙……”

律法对奴籍的人何等严苛,几两银子以外,就该当杖毙了!

当然,一般世家豪门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真去报官处置,那多丢颜面,他们完全有能力自己处置自家的奴才!

周围有几个同样在名单上的人,闻言也立马跪下表示,今日一定将银子还回来。

“至于借到外头去的银子……”

贾琏看了一圈,对金彩和几个管事的道:“既然银子是从你们手里借出去的,正该由你们去讨回来。

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讨不回来的,你们几个来补齐,你们说合理不合理?”

几个闻讯赶来的管事顿时脸如苦瓜色,三天的时间,怎么可能收得回来……

金彩却立马道:“二爷放心,三日之内,奴才们一定将所有的欠银都讨回来。”

贾琏这才笑了笑,“除了现银子,老祖宗手里留下来的那些老物件,你们是不是也做主,帮我们搬出去变卖了?”

金彩一听这话,更是吓了一跳,忙磕头道:“奴才们岂敢干这等没王法的事,二爷尽管进去瞧看,但凡少一件,奴才这条命,任凭二爷拿去!”

贾琏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他从一进府,就察觉到,这府里亭台楼阁、花草树木等,都被看管打理的很好,想来金彩等人在看家上也算用心。

倒也是,虽然隔得远,但是京中每年也是会派管事的下来查看的,倒也不担心他们在这边翻了天。

至于私借银子出去……

这个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他现在毕竟还不是荣国府的当家人。

他可不像王熙凤那个缺心眼的,帮人管家,都帮到把一大家子的人全部得罪了,最后半点好没捞着反惹一身骚!

所以,只要能树立起他的威信就够了,他现在犯不上为这些事大动干戈。

“我在这边大概要停留几天,你帮我在前院收拾一间房子出来。”

看见贾琏神态平和了,金彩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建议贾琏住正堂。

贾琏没有采纳,让多余的人都下去,写了一张单子给金彩,吩咐道:“你照着中秋节礼的规格,替我各自再筹备一份,明日开始,我要亲自去拜访一下上头的几家。”

金彩看了只不多的几家门第,点点头,却道:“虽然只这几家,但一晚上的时间,只怕筹备不齐,好些东西都还要外头去置办呢。”

贾琏就道:“那就略低些也行,你只尽力筹备,回头我再来瞧。”

金彩应了,下去安排诸事。

贾琏看天色尚早,招过赵胜、王腾等人,吩咐道:“你们去应天府衙门打探一下,问问那些衙役、门丁中,是不是有一个来自苏州的小和尚。”

赵胜二人奇了,笑道:“二爷可是糊涂了,衙门里怎么会有小和尚,要找小和尚,得到庙里去。”

贾琏觑了他们一眼,令他们闭了嘴,然后才道:“他是续了发的。你们只暗暗打听,找到了人,就将他带来见我。”

贾琏只隐隐记得,顺天府中有个消息灵通的小沙弥,似乎知道香菱的下落。

就是不知道这个时间点,香菱和那拐子有没有到金陵,又是否碰上了那小和尚。

也只有等找到了人再说了。

注:为了便于大家理解,说一下本书里面时间概念。

一个呼吸≈两到三秒;

一盏茶≈十分钟;

一顿饭功夫≈二十分钟;

一炷香≈三十分钟。

一刻为十五分钟,四刻为半个时辰,八刻为一个时辰。

无需较真,可以有不同说法,但是本书中不允许。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