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要钱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在富贵人家,连洗澡都是一门享受。

大大的梨花木桶,里面是丫鬟们一桶一桶盛满的热水,整个人泡在里面,浑身都舒展开来。

这,自然比前几日叫小厮们打两桶水来,就在书房后的小院里随意冲一下爽的多。

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一个亭亭玉立的俏俾,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的那种……

其中滋味,非亲身体会无法言喻。

平儿羞答答的站在房间一角,垂头顺目。

她虽有过服侍主子和姑爷房事的经历,但是似这般独自服侍贾琏沐浴,却还是第一次。

她很担心,万一贾琏要是强迫她,她该怎么办。

作为王熙凤的陪嫁丫鬟,还是最亲近的那个,她知道,大底自己最后的结局,也是成为贾琏的通房,或者姨娘。

但是显然王熙凤现在还没有决心抬举她。

以王熙凤的占有欲和报复心,要是她敢先越雷池一步,下场定不会好。

作为最了解王熙凤的人,她可是知道,对方一旦恼怒起来,可是不认人的!

也不知道贾琏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担忧,虽然不时的叫她递毛巾、香皂等物,但是从始至终,贾琏都未对她做出什么过分之举,甚至连叫她捏个肩膀都没有,只是自己一个人在桶里折腾。

如此一来,她倒大着胆子偷瞄起贾琏的身材。

修长的身背,宽厚合度。肤若麦色,整洁无暇。

确有些好看呢……

以前只隔着纱帐瞧见,竟从未这般真切。

而且,二爷不知又从哪儿捡来的歪曲儿,自顾自的哼着,听着倒有些意思……

“哗啦~”

忽然的响水声惊醒了平儿,待她回神,果然是贾琏从桶里站了出来。

这且罢,关键是他居然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只有通身的水珠,滴答的往下落。

平儿羞的别过脸去。

他什么时候把裤袍都脱了啊……

贾琏像是不知道平儿的羞意,还笑道:“怎么,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还不把帕子给我!”

平儿慌忙把手里的干帕子送过去。

“衣裳!”

素来敏捷的平儿,此时却像个笨丫鬟一般,手忙脚乱的把架子上层层放好的干净衣裳取来。

看着这模样的平儿,贾琏方才在桶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旖念不由分说的再次冲上来。

为免被平儿察觉,他只能侧过身去,弯腰自己穿戴。

平儿的青春动人自不用说,在贾家众多水灵的丫鬟当中,也足以排进前三。

又是王熙凤的陪嫁丫鬟,可以说,把她吃干抹净,旁人是说不出什么话来的。

只是王熙凤此刻对他正是狐疑的时候,他又岂能再做出令王熙凤看之不起的事来,徒生事端?

况且平儿自身也未必愿意。

所以,为了在接下来与王熙凤的对阵中获取尽可能多的优势地位,他暂时不能动平儿。

来日方长,当他彻底收服王熙凤之后,不信她不乖乖把平儿交出来。

所以,他方才有意克制,甚至都没有多调戏一下平儿,不是因为他多么正经,只是怕他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罢了。

好容易穿戴完毕,平儿也收拾好了心态,随着贾琏出了浴房。

顺着长廊回屋,还没进门,一个婆子过来。

“二爷,这是二门上昭儿叫送进来的,说是二爷要的东西。”

贾琏点点头,接过来拿进屋。

平儿因为记挂着王熙凤,简单为贾琏处理了一下头发之后,便说道:“我叫丰儿她们进来给爷继续弄吧,我去看看我们奶奶。”

贾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笑道:“你就这样走了,让别人进门来,想必你们奶奶也不放心。

还是你继续给我弄吧。”

青春而充满沁人心脾气息的女孩子跪坐在身边,拿着干毛巾一缕一缕的将头发擦干,这个过程贾琏极为享受。

其他人,自然不如平儿。

平儿无法拒绝,只得再次坐回去工作。

又看贾琏拆开那婆子送来的包裹,里面竟是一堆书籍、文稿,心下便想到:“莫非二爷当真转性了不成?”

过了一会儿,见贾琏看的认真,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二爷瞧的什么?”

贾琏回头瞅她一眼,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稿子:“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外面收集来的文章,你猜猜是谁写的?”

“我怎么猜得出来。”

贾琏摇摇头,低头继续研究功课,嘴里只道:“这不马上就要下扬州了,到时候见了林姑父,万一他老人家要考教学问,我一个字都答不出来,岂不丢脸?

所以我得临时努努力,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搏个头彩,要是那样,等我回来就给你们多带些礼物。”

平儿呀然:“莫非,这些都是林姑老爷的文章?”

“聪明!不过那些书不是。”

贾琏随意与平儿说笑,一边试图从林如海有限的文章中,揣摩其性情及为政方针。

若想接近一个人,必先投其所好。欲要投其所好,则需得了解其性格、三观。

显然,贾琏与林如海是比较陌生的,若要了解林如海,他现下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林如海的策论、文章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至于应付林如海的考教学问,不过是与丫鬟的戏谈。

一个学渣,不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短时间变成学霸。

而对于学神级别,堂堂探花郎的林如海来说,不是天赋型的选手,在他面前就都是普通人,甚至残疾人。

他可不会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平儿并不知道贾琏诸多的心思,看贾琏不像是戏语,心中直感慨:若是二爷一开始就这般认真好学,又怎么会从国子监肄业?

要是他能一直这般对待学业,只怕现在功名都有了,就像府里先珠大爷一般!

如今,只怕是有些迟了……

不过不管如何,二爷肯上进,都是一件好事呢。二奶奶要是知道,也会高兴的。

……

“哟,你们两个倒是郎情妾意的紧呢!”

王熙凤进门,一眼看见贾琏斜躺在炕上装模作样的看书,而炕里面,平儿乖巧的坐着与贾琏擦头发,顿时酸溜溜的道。

平儿见王熙凤回来,方知有些肆意了。又见贾琏的头发上水珠早已尽去,只需披散一会儿就可以全干,便下了炕来,收拾起东西出了外间去。

王熙凤倒也没有找平儿的麻烦,坐下道:“迎春她们本来说要过来给你践行,只因老太太叫她们不要来打搅你,让你好好休息,所以就没来。”

“嗯。”贾琏随意的点点头表示知道。

见贾琏都不回头看她一眼,王熙凤顿时没好气:“明儿就要出发了,你居然还有闲心看那些杂书,有这功夫不如早些睡去,明早或许精神还好些。”

王熙凤一句话,就把贾琏看的定义为杂书。

贾琏翻了翻身,偏到那边去。

王熙凤直皱眉,盯着贾琏瞧了几眼。

如今天还较热,刚刚沐浴之后的贾琏身上穿的也很单薄,就一件浅黄色的薄袍子随意套在身上,手臂和小腿都露在外面。

加上他身子往里歪,扯着袍子,大半个胸膛也都清晰可见。

贾琏本来身材颀长,又是人所共称的美男子!若不然,王熙凤也不会将他看得这么紧,不让任何女子接近,这其实与男人对美人儿的占有欲如出一辙。

所以,此时贾琏沐浴之后仅着贴身袍服的懒散模样,对世间任何女子都有极高的诱惑力!

王熙凤站起来往屋里走,没两步,停住说了一句:“我也去洗个澡。”

认真研究学问的贾琏闻言,眉间不由皱了皱。

要洗澡只管去,特地和我说做什么,这娘儿们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

一夜好睡。

清晨贾琏刚刚醒来,就察觉有人在窥视他,睁开眼睛,顿时对上了一双丹凤眼。

有些明亮,也有些平时不可见的爱意流露。

“这么盯着我作甚,怎么,在想如何谋杀亲夫?”

一句话,便让本有些难为情的王熙凤羞恼起来,没好气的打了贾琏一下。

欲要起身,却隐隐觉得有些无力,心里电光火石之间便已明了几分,不由又抬头,眸光含水的瞪了贾琏几眼。

“总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重新睡下,将头靠在贾琏的肩上,王熙凤呓呓自语。

贾琏偏头,瞥了一眼其肚兜内外之春色,笑道:“哦,哪里不一样了?”

王熙凤顿时脸红不止。

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人确定是那个人没错,就是,手段不大相同。

以前,他哪有那些名堂,又哪有那般霸道,人家不依,他还要用强!

闹了大半夜才睡,导致她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无,实在可恶。

贾琏虽然看不见王熙凤的面色,却感受得到她此刻的温顺,因问:“什么时辰了?”

“大概卯初刻了吧。”

贾琏闻言,又将刚探出去的魔爪收回。

本想给凤辣子再加深点印象,可惜时间不够了。

王熙凤见贾琏起身,也坐起来,轻拢妆容,道:“时辰还早,何不再睡一会子?虽然定了时辰,不过奴才们罢了,让他们多等一会也不妨。”

王熙凤是怕贾琏昨晚没休息好。

贾琏却一边穿衣一边摇头:“早上是最好的赶路时间,到了晌午只怕天热。”

王熙凤便有些不满,“以前倒没有看出你这么有孝心,也不知道婆婆死的时候,你有没有这般用心服孝……”

王熙凤话出了口立马察觉不妥,见贾琏似笑非笑的看她,脸色一红,果断转移话题:“随行的人、马可都安排妥当,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没有?路途遥远,多些准备,也免得路上犯难。”

一听这话,贾琏顿时笑道:“倒果然有件事与你商议。”

“什么事?”

“给我点银子。”

一听贾琏提钱,王熙凤顿时警惕起来:“你要钱做什么?”

满脸的狐疑之色。

她可是知道贾琏已经从账房领了银子的,一部分作为他们一行路上的盘费,另一部分就是到了扬州采买祭奠之物及日常花销。

如今却向她另外要钱,只怕用心不纯。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