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祭奠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打马行走在扬州城内,贾琏立马被这淮南水乡的繁华景象所吸引。

古道长街,烟柳画桥,风帘翠幕。

虽是小小一座府城,纵观其中风月,倒像是胜过京中许多!

怪道古往今来文人多偏爱扬州,说什么“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又说“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不过贾琏此时倒也没有太多闲心观赏扬州风月,随意向路人打听了一下盐政衙门的所在,便带着昭儿等人前往。

此时,才刚是他们南下的第五日!

在贾琏的坚持和银子的驱动下,他们一行七人几乎日夜兼程,仅仅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抵达了扬州。

因昨夜后半夜赶至时城门早已关闭,不得不在城外农庄借宿了半宿,今日一早进城,找了家客栈沐浴休整完毕,便立马动身前往林家。

……

天下盐政有四,首当其一便是扬州。

而盐税自古以来便是官府最重要的税收来源之一,在今朝甚至有接近两千万两正课盐税的岁入!

所以统御两淮之地,近乎占据天下一半盐税收入的扬州盐政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而且到了这一届,扬州盐政衙门的地位越发凸显。

只因当代巡盐御史,不但是清贵的探花出身,而且点盐政之时,便已官居兰台寺大夫,根正苗红的正三品高官!

这样的人物到了扬州,各路牛鬼蛇神岂敢不谨慎对待?

便是扬州知府,本身也不能干涉盐政,又兼最高官阶低了二等,是故见面之时,倒需得先向对方行礼。这对扬州知府而言,却也是件无法对外言说的郁闷之事。

巡盐御史衙门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是官衙,用作办公及少数官丁的住所,后衙便是主官林如海的官邸。

其实大魏朝绝大部分的地方衙门皆是如此,将官衙和官员的官邸合二为一,既方便官员理政,也能让官员将妻小接到身边,同聚天伦之乐,俗称官邸制。

此时贾琏等人来到巡盐御史衙门正面,大门虽开,里面却是静悄悄的。

不过门外候着许多衙役,见到贾琏身披白孝,便知为吊唁而来,于是立马便有一人翻身上马,将贾琏等人沿着白墙往东引。

贾琏自是丝毫不意外,在京中厮混多年,这些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

哪怕官职再高,也不可能占用前面的官衙办红白之事,所以贾敏的灵堂,只可能设在后面的私邸之中。

而根据风水玄理,大门若不能南开,便首选东门。因为青龙门乃是吉门,所以大凡住在衙门的官员,平常出行和亲眷往来,皆走左边青龙门!

来到东面官邸的正门,果见这边一片惨淡,白帆高挂。

高墙之内,隐隐可听得诵经念佛之声。

贾琏等人缓缓在门前停下,很快便从内迎出来一个披白的老者,他上前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道:“在下是府上管家,不知这位公子是……?”

管家心中十分奇怪,只看眼前一行人的模样,便知是来吊唁。

只是一来贾琏等人十分面生,二来距离送讣之期已过十余日,并非各门各府集中吊唁的日子,三则府上也没有收到拜帖。故而贾琏一行到此,着实突兀。

再说,若非林家至亲后辈,前来祭奠,只消穿的素净一些,然后到门内领一根孝带系上,便足够尊重。如何像贾琏一般,竟是通身的白孝?

作为林家的老管家,他相当确定,林族内要是有一号这样的人物,他一定认识。

贾琏翻身下马,同样与对方拱手一礼,沉声道:“晚辈荣国府贾琏,奉家祖之命,前来祭奠姑母。”

其实管家看贾琏面生,但是贾琏看管家却是有些熟悉。

当初贾敏嫁给林如海,是在林如海做京官的时候。后来林如海才调任地方,最后被调回京城,升为兰台寺副官之后,直接至扬州主掌盐政。

也就是说,林如海只在初娶贾敏的几年住在京城,后来虽有回京城的时候,却都是回京述职,并未再留京任职,这也是黛玉一直在江南长大,而没有随父进过京的原因。

所以,贾琏记得他小时候应该是见过这个林府的老管家的,只是实在想不起对方的称呼,便装作记不得,只公事公办的模样。

“荣国府?”老管家显然一愣。

那是他们当家太太的娘家,他自然知道,他只是没想过,远在一两千里之外的荣国府,竟然会这么快就派人过来!

他还以为,贾府的人就算会下江南,至少也是很久之后,说不定那时他们太太的灵柩都被老爷送回苏州原籍安葬了。

不过老管家反应也快,判断贾琏等人不大可能是骗子之后,立马便露出喜色:“原来是琏二爷到了,老奴这便去通报老爷……”

显然,管家是知道贾琏的名号的,只是当面却认不得。

“且慢。”贾琏叫住老管家,面上毫无即将见到亲长的喜色,只有满眼的伤寂。

“先带我去灵堂给姑母磕头吧,之后晚辈再去拜见姑父。”

被贾琏的情绪所染,老管家也立马掩去激动之色:“琏二爷说的是,请……”

……

林府私邸,南面的一间偏厅内。

林如海看着面前的十余人,摇头道:“众位在此逼迫我也无用,此乃朝廷的意思,又岂是我可以私自驳回的。”

“我等不敢逼迫大人,只是想请大人为我等做主,向朝廷陈明我等的难处……”

“是呀是呀,这‘捐输’之事,实在是太难为人了,实在不行,我等再多缴些许税银也可啊,这捐输之例不能开啊!”

“就是啊林大人,自从您做了巡盐御史之后,我等可都是全力支持的,每年的正课盐税,我们也都是一文不少,全部如数上交给您了,如今,您可不能无缘无故就撤了我等的盐引啊……”

“我说了,并非要撤去你们的盐引……”一番番的苦情牌,打的林如海十分心累。

正巧看见管家出现在厅侧,便招手问他何事。

老管家附耳在其耳边低语数句,令林如海面露诧异之色,点点头之后,转身与厅内众人道:“有些私事,失陪一下。”

回到书房,林如海方问:“确定是贾琏?”

老管家正色道:“回老爷的话,错不了,确定是荣国府琏二爷无疑。”

林如海一如老管家之前的想法:“可是京畿之地相隔甚远,纵使他们得到消息,也不该来的这么快才是,难道是他恰巧在南边?”

“谁说不是呢,老爷不知道,您让老奴安排上京送信的人都还没回来呢!”

确实,那林家送信的人哪里知道贾府会立马派人下扬州,还是走旱路?走旱路不说,还不坐马车只骑快马?

这不坑人嘛!

林如海心内便就纳罕,江南与京中两地他走过不知几遭,自知路途之遥,便是坐马车南下也是要十余日的功夫,更不用说坐船了。

“既如此,为何不把他带来见我?”

“本来老奴也是要带他来见老爷的,只是琏二爷却说,先祭奠太太要紧。

如今琏二爷正在灵堂诵念祭文呢,看那篇幅,一时半会只怕还不能完。”

林如海便抚了抚下颚的胡须,点头道:“也是了,他们家到底与别家不同,行事更有一套体统和规矩。既如此,等他祭完了,便带他到书房来见我。”

管家应是,又问:“那偏厅里的那些人……”

“就说我身体不适,叫他们都各自回去吧。”

“是。”

管家立马点头,心知老爷也实在厌烦那些人了。

也是,本来太太去了之后老爷的精神就不太好,这些人倒好,一次次的来烦老爷,最是可恶!

转身欲走,迟疑了半晌,又回头。

“还有何事?”

“回老爷,埌少爷和垣少爷他们,又不知道往哪里去了。早起在灵堂出现过一次,到现在还没瞧见人影。”

林如海刚刚翻开书页的手微微一顿,然后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