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心计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王熙凤又问了来旺几句话,忽然就笑起来:“你倒是听你们二爷的话,他叫你办事你就回来帮他办事,怎么就将我吩咐你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虽然王熙凤笑起来很好看,但是来旺却如临大敌,噗通一声就跪在冷硬的地上,苦兮兮的道:“奴才怎么敢将二奶奶的话当做耳旁风,奴才也说让二爷另外挑选人回来办事,只是二爷却说‘你定要跟着我,可是得了你们二奶奶的命令,好从头监视我?’奴才听了这话,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怎么敢再违逆二爷,少不得,只能回来向二奶奶报信了。”

来旺说的恳切,王熙凤倒不疑他撒谎,心里顿时计较起来。

有些烦躁,又见来旺在那边不停的求饶,十分心烦,就一挥手打发他出去了。

“平儿,看看你们家二爷,之前我们还说他转了性子,现在怎么说?

他要是心里不藏奸,如何不敢叫人知道,还使出这些法子,将旺儿支回来?”

王熙凤十分生气,向平儿抱怨。

平儿心下觉得贾琏未必如此,但是却不好驳王熙凤的话,便没有作声。

“哼,他拿着我的钱瞎做好人,回头还叫我帮他张罗,好处他全占了,却叫我们受累?等着吧,看他那些破瓜烂枣拉回来,我不给他散出去发与城里的乞丐……”

王熙凤越发赌气道。

“不可……”

平儿这下忍不住了,她忽然想到一点,便低声与王熙凤道:“奶奶竟不可如此,或许我想到了二爷的用意。

奶奶不是说二爷诚心解释了,说那日的事只是凑巧误会……奶奶与我虽然相信了,但是那些话既然都已经传开,少不得就有那起子爱生事的当成一件真有的事来说。

偏偏咱们也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抓起来处置。

我想着,二爷这次虽然花了些银子,但是却也将一大家子的人都笼络了一遍。

这么大热的天,吃着镇过的西瓜,难道还堵不住他们的嘴?

便是真有那堵不住,只要一万人都说二爷的好话,那些糊涂混账话,自然也就没地方传去了。

所以我说,奶奶不但不能与二爷赌气,还需得帮着二爷筹谋,认真将这当作一件正事来办才好。”

王熙凤只是疑神贾琏骗她故如此说,她最是聪明不过,一听平儿的话,便知道是贾琏真实的意图了。

难得他竟当真在乎起自己的名声来!

虽然王熙凤此时已经意识到可能被贾琏给蒙骗,倒也不至于真个就要把贾琏的名声给抹黑。

因此对平儿道:“你这蹄子,恁地这般为他说话?你既这么着,赶明儿他回来,我就做主把你给了他,让你做他的贤内助可好?”

王熙凤只管笑,倒把平儿羞的脸通红,只骂:“呸,亏你还是做奶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叫人尊重!”

“只怕你心里巴不得呢……”

平儿便作势要离了王熙凤,令王熙凤哈哈一笑,一把拉住她:“好了,不说笑话了。既这么着,这件事便交给你替你二爷筹办,等旺儿他们把东西运回来,你先挑一批最好的,给老太太那边送去,其余的,你自己度量着,往各处分派吧。”

平儿点点头应下。

数日之后,等来旺奉命将头一批的西瓜运回来,王熙凤和平儿便着手分派,使得荣国府上下都热闹起来。

贾母也趁着王夫人等来给她请安说话的时候,问道:“怎么今儿听外头闹哄哄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夫人笑道:“回老太太,倒没什么大事,只是琏儿从外头买了许多寒瓜,送与族中的人解暑,连奴才们都有份,他们高兴,就热闹些。”

“琏儿,他不是南边去了吗?”

“说是路上撞见,觉得味道好,所以买来孝敬老太太和族里的长辈们。”

贾母听了,才要说什么,就听见门口一阵闹腾,原来是王熙凤过来,刚好和东府里过来请安的尤氏婆媳撞见,一起说笑着进门。

贾母看到王熙凤,就道:“才刚说你们呢?你家琏二得了好东西,怎么也不见往我这里送一些,倒先顾着外头的人?”

王熙凤一听就知道贾母说的何事,顿时笑道:“瞧老太太说的,有什么好东西,谁敢不先孝敬老太太,只怕也不怕雷打了!

上午东西刚到的时候,就叫人先捡出那最好的,放到那深井里镇着,方才我还吩咐平儿,说老太太吃不得太凉的,叫她就捞上来,切好了送到这边来,正好给老太太和太太们解暑呢!

这会儿老太太若要,外头那院子里堆着多着呢,老太太只管派人取去,不管赏丫鬟婆子们都使得。不过我是不建议老太太那么麻烦,琏二也不知道抽什么疯,拿着这东西当什么稀罕物,竟是要广施普惠!所以,不单老太太屋里的这些人,府里其他奴才们,有一个算一个,每个人都有份!”

贾母奇了:“这么下来,他究竟买了多少?”

“不多不少,足足一万斤呢。”

“这么多啊……”

许多还不知道的人,顿时惊呼出声。

正说话间,果然平儿领着众丫鬟,一字排开,端了十多个托盘进来,里面摆放着整齐好看的西瓜片子,不带皮的那种。

王熙凤见了,笑骂道:“老太太又不是大胃王,你巴巴的切这么多过来作甚?”

“奴婢想着太太、奶奶和姑娘们都在,所以就多切了些来。”

“得,终归你是好的,比我考虑的周到。”

贾母虽然不是很爱吃西瓜,但是念着贾琏和王熙凤两口子一番心意,因此面上倒也露出笑容。

招人端过一盘来,就着边上的竹签挑一块咬了一口。

“果然味道比往日吃的好些。”

贾母给出了中肯的评价,然后对贾宝玉等人笑道:“既是你哥哥嫂嫂的心意,你们也尝尝吧。只是不可多吃,这东西性凉,吃多了恐怕你们的身子受不了。”

只是贾宝玉的注意力似乎并没有在那些鲜红好看的西瓜上,被叫了两三声才回头“嗳”了一声,然后上前挑了一盘最好的,准备回头与姐妹们共同品尝。

不知想到何处,却不顾三春等人略有急切的眼神,突然转身走到尤氏身边,冲其新媳妇秦氏道:“我瞅着这是最好的,给,你们先尝尝……”

尤氏有些受宠若惊,忙让秦氏接下,一边笑道:“宝玉不必客气,我们自己来便是。”

贾宝玉对尤氏的回应多少有些敷衍,他只看着秦氏接过了盘子,然后冲他甜美一笑,便觉得心神酥了半片,呆呆的不知作何反应,直到有人叫他方木讷讷的走回去,随意端了一盘西瓜回去,与迎春等人品尝。

堂内众人对贾宝玉的行为倒也不以为意,虽是一族,到底东府那边的人比起来,也算是客,故而贾宝玉这般先礼遇尤氏婆媳的行为,并无过错。

至于贾宝玉盯着秦氏瞧……那有什么,人家宝玉还小呢,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

那些贾母屋里的婆子们,还配合着尤氏,一个劲儿的夸赞贾宝玉懂事……

说话间隙,尤氏忽对王熙凤笑道:“说起这件事,你珍大哥哥还叮嘱我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当面谢过你呢。

难为你们两口子有心。

才我听说的时候,以为不过是三五几斤,就是个礼的意思,谁知我到了那前院里一瞧,到把我吓了一跳。

那稻草铺就的骡车上,满满当当的新鲜西瓜,足足十来车,小子们一个个往屋里搬,忙得满头大汗!”

“你要是嫌多,就给我送回来。”王熙凤笑怼道。

“当着老太太、太太们的面,你也不怕臊,岂有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的道理。”

众人这般一边说笑,一边吃着瓜,倒把旁边的丫鬟仆妇们都馋坏了。

本来作为能站到这屋里的奴才,就没有几个贫穷的,所以哪怕市面上的西瓜再贵,等闲他们也能买来尝尝。

只是架不住主子奶奶并姑娘们吃了之后,都说比平时的味道好,可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好法,没亲口吃过,却如何知道,如何不令人挠心抓肺?

不过,作为大家族教导出来的奴才,哪怕心里再馋,也不大会表现出来就是。

只想着,反正二奶奶说人人有份,等回头得了,定要狠狠的吃几口,看看到底是怎么样个不一样法!

贾母吃了几口便不再多吃,让大丫鬟们端下去分食,然后擦了嘴,道:“这琏二近来我看他倒像是比以前省事多了。

从那日他主动要到南边去接他妹妹,我就奇怪,难得的是他说到做到,果真一晚上的功夫就准备妥当,第二天就启程去了。

我年纪大了,觉也少,一向起得早,可是我记得那天早上他来给我辞行的时候,我都还睡呢。

鸳鸯丫头,那天他什么时辰来的?”

鸳鸯想了想,“大概才刚卯正吧。”

贾母便点头:“我就想,他果真是把这当成一件正事去办的,否则也不会专程起那么早,想必是为了方便赶路。”

众人皆知,除了早先的珠大爷不算,满府里这些爷们,老太太独喜欢宝玉。

难得听她老人家夸赞除了宝玉之外的其他爷们,特别这个人还是贾琏,因此一时都不知如何接话。

但这难不倒王熙凤:“嗐,这有什么,想必是知道老太太舍不得晴雯丫头,怕被抓了把柄,到时候认真不给他人了,所以他才故意表现的那般积极。等出了老太太的视线,谁知道他怎么样呢?”

这话要是别人来说,自是有背后扇阴风的嫌疑,但是说话的是王熙凤的话,便没有了这个意思。

而且听她说的有趣,众人不免笑了起来,都看向边上站着的那个最齐整的小丫头。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这样标致的丫头,哪个爷们家不爱呢?

坐在姐妹堆里不知在想什么的贾宝玉,被众人的哄笑惊回思绪,下意识的朝着晴雯看去。

好一个出水芙蓉般的女孩子,那面对众人的目光娇羞默默的模样,只把贾宝玉都看呆了起来!

这面贾母骂王熙凤道:“别人都知道在长辈面前替自家男人说好话,偏你不知这个理,难怪他会与你置气!赶回头你再与我抱怨他的不好,你看我还会理你不理!”

“啧啧啧,果然人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原我还不信,现在是信了。

我平日里服侍老太太,哪回不是小心再小心,生恐有一点不周到,饶这般,还得不到老太太半句好话。

如今琏二不过在老太太面前孝顺一回,老太太就把他夸到天上去,连我在他面前也落了下乘。

可见好人难做!赶明儿我也日日不孝顺,老太太有事我也不到跟前,只在老太太心情好的日子,故意的表现上那么一回两回,老太太就爱我胜过别人呢!”

王熙凤笑呵呵,作假聪明的样子,惹得众人更笑。

贾母则骂道:“好你个猴儿,如今兴的连我也敢编排起来。”

虽然都知道王熙凤是故意玩笑,但是细想方才的场景,倒也觉得真有几分道理。

贾母自己也意识到,好像确实不能因为贾琏一次表现的好,就将他以前的过错全部抹去,因此就不再提这茬。

王熙凤见状心下暗暗得意。

虽然他愿意帮助贾琏讨好一府的人,但是却不想贾琏在贾母面前的风头盖过她,那她以后更加制不住贾琏了。

上回在贾琏面前输了阵,令她现在还记在心里,总想着将来扳回一局呢。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