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和缓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得了个那样标致的人,你心里可满意了?”

追着贾琏的步伐出来荣庆堂,王熙凤还有些不甘心的道。

贾琏点点头,终于舍得回头正面看着王熙凤,笑道:“倒是难为琏二奶奶了,费尽心思,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可好?”

“你?”

王熙凤顿时被气的不轻,同时心里却不禁警惕起来。

他从什么时候起,说话这般呛人了?

而且听其意思,是如此笃定自己设计陷害了荷香那狐媚子,也令人有些费解……

贾琏见王熙凤哑口无言,倒也没有与她多置气的意思。

按照他目前的人设,连家里的奴才丫鬟们估计都没有多瞧得起他,更何况王熙凤这个对他最为了解的枕边人?

想要改变王熙凤对她的看法,甚至慑服她,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不过好在,与王熙凤的第一次交锋,算是胜了一局,如今这娘们,估计心里正犯嘀咕呢。

抬脚下了台阶,却立马被王熙凤叫住:“你往哪里去?”

“领了老祖宗的差事,自然不能耽搁,下去做些准备。”

见贾琏脚下不停,王熙凤倒有些急了,往前走了两步,终于问道:“你今晚也不回家?就为了与我置气,你连老太太的话也不听了?”

话一说出口,王熙凤就感觉自己竟然弱了势,感觉倒像是自己在求他回去一般。心里有些不能接受,所以在贾琏停下脚步之后,她便故意仰起脖子,沉了沉脸色。

贾琏自然也听说王熙凤话里认输的意思,因此笑道:“只要琏二奶奶不像上回那般堵着门不让进,我倒是也不敢不听老太太的话。”

说完便抬腿走了。

王熙凤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见贾琏已经走远才作罢,然后看着寻过来的平儿,十分认真的问道:“平儿,你有没有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平儿闻言,若有所思。

……

当晚,王熙凤提前回家,并特意吩咐厨房多要两个菜,摆好了等着。

“平儿,你亲自去前头问问,他究竟在做什么还不回来!”

等了半天,王熙凤逐渐暴躁。

平儿领命出去,才刚掀开撒花软帘,却见贾琏施施然的从大门口跨进来。

“二爷回来了。”

平儿顿感欣喜,通报了一声,便立在一旁相迎。

贾琏慢悠悠的走上台阶,瞧了一眼旁边的平儿,心想这古代地主老财的日子就是不错。

这样年轻貌美的侍女,乖乖站在一边迎接回家,心里岂不舒坦?

再一想平儿将来还是他的通房丫鬟,心里那就更美了。

不过见平儿似乎被他看的不自在,为了不唐突佳人,也为了不使里面那醋坛子再被砸破,贾琏便就着平儿打开的门帘,进了屋去。

他们这座院子本身不大,三间正房也紧紧凑凑的。

贾琏走进西次间,这里就是王熙凤寻常会客的地方,再往里走便是卧室。

此时王熙凤正坐在正面炕上,瞥见贾琏进门,冷秋秋的道:“我还道你今晚也不回来吃饭呢。”

说着,到底起身过来,替贾琏脱下外套子来。

王熙凤主动示好,贾琏倒也不再拿捏,配合的除去外裳,然后走过去就主位坐了,端碗吃饭。

自然的举动,就像是这几日的冷战根本不存在,他就正常回来吃饭一般。

王熙凤看的牙痒,却也不再挑衅,坐过去,同样吃了两口,趁贾琏擦嘴的间隙,方问:“多早晚启程?”

“明日一早就走。”

“这么急啊……”

王熙凤的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也不知道扬州有什么好的,你竟铁了心的要下去,在老祖宗面前劝都劝不动!”

王熙凤此刻的语气,方没有盛气凌人之态,只有妻子对丈夫的抱怨。

她本是极为标致的美人,如此一来,才平添了几分美娇妻的样子。

贾琏笑道:“怎么,我到南边去了,不用在家里惹你生气,不正合了你的意?”

王熙凤一听这话,证实了贾琏坚持去扬州就是为了躲她,心里一时委屈极了,道:“你这没良心的,你做出那样的事,还不许我说了?况且我又没怎么着你,你就恼我到这地步了?”

幸好贾琏深知王熙凤的为人,不然还真有可能被她一时的示弱瞒骗!

“我做出什么事了?”

“你还有脸问,你和大老爷屋里那娼妇的好事都被府里传遍了,你还想蒙混过去?”

“没有的事!”

贾琏皱着眉,一脸严肃的驳斥道:“府里那起子专会嚼舌根的话你也信?”

王熙凤倒意外了:“果真没有?”

倒不是王熙凤这么好骗,其实她心里相当确定,只是没见过贾琏这般斩钉截铁过。

“你还说我没良心,你宁愿信那些人也不信我?真就不小心碰碎了那破瓶子,刚好梅姨奶奶也在,就帮我求情,老爷却是不依不饶,一气儿连梅姨奶奶也打了,被那些黑了心的奴才们瞧见,便故意拿来说事!

你也不想想,要真是你说的那样,以大老爷的脾气,我还能活着从那边走出来?”

贾琏看着王熙凤,眼中尽是愤怒的火光。

这般一来,王熙凤倒真拿不准了,毕竟她也只是从奴才的支支吾吾中打探得来。而且贾琏一句话说得对,以贾赦的脾气,平时一句话不对都要挨板子,那日贾琏要真干了那样的事,定是不死也要脱层皮的,怎么当日就活生生的回来,还与她赌气呢!

“是不是什么要紧,横竖你们爷们家就算干了这样的事,谁还能拿你怎么着不成?

你也犯不上与我生气,你要说的是真的,那倒好了,往后再听人说这些混账话,我处置起来,倒也心安理得了。”

夫妻一体,她又有管家之责,之前的谣言,对她的颜面伤害才是最大的。

所以她虽然一边与贾琏生气,暗里却严禁人嚼舌。她素来管家,是狠的下心辣手处置人的,所以府里的奴才们多有惧怕她。

也可以说,那日的事仅在有限的个体间弹跳,而没有大肆传开,王熙凤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用言语唬住了王熙凤,贾琏丝毫心虚也无,反正,他确实没干!

因放下筷子,道:“吃饱了,我去洗个澡。”

王熙凤点点头,她向来吃得少,就手收拾了下碗筷,却见贾琏瞧着她,有些不明所以。

“走吧,你也去,帮我递个毛巾什么的。”贾琏一本正色道

“去~”

王熙凤面色顿时绯红,啐了贾琏一口。

贾琏看着她,慢悠悠的说道:“怎么,你把我身边的人都撵走了,还不肯下场服侍?”

王熙凤面色更红,迟疑了一下,“待会我还要到老太太屋里去,让平儿服侍你吧。”

王熙凤不愿意让别的女人接近贾琏,所以除了平儿,这屋里通常没有多的丫鬟、媳妇出现。

贾琏看着面容通红,越发美艳动人的王熙凤,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王熙凤外头看起来风风火火的,还有些风流姿态,谁又知道她在房事上却比万人都放不开?瞧,也算是老夫老妻了,还能因为他一句话脸红。

想来还是缺少调教的原因。

“你可不许趁机欺负她!”王熙凤又补了一句。

贾琏摇摇头:“放心吧,我可不是你,你一日不答应把她给我,我一日便不会碰她的。”

这句话,令刚刚进门来收拾桌子的平儿也羞红了脸。

王熙凤听出贾琏是嘲讽她不经他的同意撵走荷香之事,正要反驳,贾琏却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王熙凤便无处使力,半晌自语道:“倒在我面前装模做样起来,当我信呢!”

然后对着还在收拾残羹的平儿道:“这些叫别人来收拾吧,你二爷要洗澡,你去伺候。”

“是……”

平儿红着脸要走,王熙凤又叫住她:“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知你向来是最有分寸的,你可不要辜负我。”

虽笑却暗含警告的话,令平儿面色暗淡下来,点点头,也不说话就出去了。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