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和事佬

红楼琏二爷

桃李不谙春风 著

连载免费

再次穿越成红楼超级美男,面对自己专断专横跋扈的色鬼老爹,蛮横狠辣的美艳动人老婆,和二房那一家子面带猪像,看似内心高亢的亲人们,贾琏最终决定,是时候好好的整肃一下他们了。这是个为贾家立魂的故事。据传,当初太祖皇帝决意从南京迁都之后,便亲下旨意,在新都中为定鼎国朝有殊功的勋臣敕造宅府。而功名奕世、地位尊崇的宁国、荣国二公自在敕造名册前列。。……

免费阅读

王熙凤没有想到贾琏居然连时间都算好了,可见他是真心想去,不是故意在贾母面前讨好,心中一时又急又气。

她认为,贾琏是为了气她才这样的。

“哼,这扬州可不是长安州,一来一去几千里的路程,还骑马,你吃得消吗……”

对于王熙凤赤裸裸的鄙视,贾琏根本不接话,直接对贾母道:“老祖宗,请让孙儿去吧,别的不说,让孙儿去总比让管家媳妇们去更显得老祖宗对林妹妹的重视,想来姑父也更乐意送林妹妹进京了。”

贾母认真看了贾琏两眼,叹道:“难为你有这份心,既如此,就让你去接你妹妹吧。不过你还是坐船去吧,就算你受得了那苦,难道让你林妹妹也跟着你吃苦不成?

你下去准备一下,等府里将船只备好,就启程南去吧,记住了,一定将你林妹妹安安稳稳的给我带回京来。”

贾母确实意外于贾琏的主动,毕竟按照常理,她要是不逼,家里这些只知道享福的老少爷们根本不乐意动弹的!

不过不管贾琏出于什么心思,他愿意揽这趟差事,贾母心里还是高兴的。

正如贾琏所言,就算她笃定林如海不会违背她的意愿,但若是贾琏亲自去接,也能让林如海知道贾家对黛玉的重视,如此他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再有一则,也该让这些不肖子孙干点正事,出去走动走动,免得一天到晚窝在家里生龌蹉……

“老祖宗考虑的极是,是孙儿想的差了。不如这样,孙儿先行骑马南下,然后府里再准备好一应船只随后去扬州,等孙儿到了那边,协助姑父将姑姑的丧葬之事一应办妥了,再带着林妹妹坐船回京,岂不两全其美?”贾琏笑着说。

贾母大为大诧,若说之前她还怀疑贾琏是特意在她面前卖好,如今却不这么想了。

家里这些子孙辈儿都是享福惯了,谁乐意吃苦?更何况她都没有定让贾琏赶过去吊唁,如何他还定要骑马赶路呢?

可见果有几分真心。

“你们都瞧瞧,你们两个做兄长的,还不如他一个做侄儿的!

好了,琏儿你既这般应承了,就下去准备去吧。这趟差事你要是办的好,回来我重重有赏,要是办的不好,或是叫我知道你懈怠了,也定不饶你。”

听了贾母的责备,贾政自顾说着“儿子惭愧”等语,贾赦则只低头听训。

贾母着实心情不佳,见事情说定,便叫贾政等人自散。

出了荣庆堂,贾政有心劝贾琏:“此次南下路途遥远,若是走旱路骑马的话,你身子可吃得消?”

“多谢老爷关心,不过侄儿年轻,想来不防。”

贾政这才没多说什么。

贾琏又对一旁的贾赦道:“老爷一别江南这么多年,可有何怀念之物?若有尽管吩咐儿子,倘或这趟下去,定尽力替老爷寻来。”

贾赦瞅了贾琏一眼,冷哼一声,“这京城什么没有,还要你帮我寻?你只管好你自己,别在外头给我惹祸就是了!”

说完,与贾政微点头,然后一甩袖子加速走了。

贾琏面上故作尴尬之色,对贾政道:“兴许上次打碎了大老爷的翡翠玉瓶,大老爷气还没消,所以……”

面对贾琏的解释,贾政点头表示理解。

他其实对贾赦也有许多不满。

他认为,老太太既然这般希望他们两兄弟下江南一趟,他因为有政务脱不开身,这个任务就该贾赦主动担起来。

反正贾赦一天到晚除了吃酒耍小老婆之外,一点屁事没有!

还有,琏儿平时也算听话的孩子,怎么就对他横眉竖眼,动辄打骂?

就算有错,你只耐心教导,难道琏儿还不听你的?

贾琏是不知道贾政的想法,要是知道贾政竟然这般为他打抱不平,估计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据洒家看来,您老对宝玉小兄弟,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次到了书房,与贾琏交代了几句必要的话之后,贾政便道:“你也是惯于处理庶务的,别的事我也不担心,只一句,多带些人下去,路上注意安全。

还有此行的花费,你下去盘算盘算,需要多少,只管到账房去领便是。这也算是件大事,不要图俭省,别的就没什么了。”

贾琏面上应是,心里也有些感触。

说起来,贾政这个老板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对他还算不错,想来这就是他能一直安心在这边帮贾政管家的最大原因吧。

……

荣庆堂,待众人都散去之后,贾母却又让人寻来了王熙凤。

“听人说,琏二这几日都睡在他的外书房?”

贾母沉着面色开口相询,王熙凤见状,立马露出委屈之状,巴巴的点点头。

“究竟为了什么?两口子就算拌嘴,也不该叫他搬到外面去,就算下人们知道,岂有不笑话你的?”

王熙凤其实早有意借助贾母的势来压服贾琏,逼其就范,但见贾母近来心情不佳才不敢搅扰。

今儿被主动问及,哪还有迟疑,便将早就预备好的说辞一一道来。

“……只因他素来袒护那丫头,见我将人打发出去了,他便不依。我叫他去问太太的意思,他又不敢去,就自个恼了,赌气搬到外面去。

我是三番四请他就是不肯回来,连我叫平儿给他送枕头被褥去,平儿也被他好一顿骂……

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有心请老祖宗主持公道,但又想着老祖宗近来来都为姑奶奶的病情伤心,不敢为这点小事惹得老祖宗心烦,所以才没敢与老祖宗说。”

虽然王熙凤话说的严丝合缝,但是贾母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什么丫头犯了盗窃被人赃俱获,不过是她为了将琏儿原先房里的人打发出去弄出的幺蛾子罢了。

不过人既然已经打发出去了,也不可能再接回来,“既是她犯了错在先,你把她打发了也没错。不过是个没开脸的丫头,琏儿若是为这点小事与你闹,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也定不能依他。

不过话说回来,琏儿到底也是府里的爷们家,这身边也不能除了你,连一个别的房里人都没有。别人见了,也是要笑话你的,说你好妒不能容人。

罢了,我就替你们做个主,等会我叫琏二回来,叫他在我这边的丫鬟堆里挑一个他称意的,也算是帮你赔偿给他如何?”

贾母说着话,扫视了身边一众大丫鬟一眼,看的各个花龄女孩们娇羞不已,却都不敢出言反对。

王熙凤愣了半晌,见贾母歪头盯着她,竟笑道:“还是老祖宗疼我,老祖宗这屋里的丫鬟,个个调理的水葱似的,饶是琏二再不知足,知道我打发了一个,竟给他换回来一个更好的,他岂有不感谢我的道理?

只是我倒有些为难了,原本想着过些日子把平儿让他收在房里的,谁知老祖宗大方,提前帮我把人给了,如此我倒是白赚了一个人,叫我如何谢过老祖宗呢?”

虽然如鲠在喉,但是王熙凤还是不得不强颜欢笑。

她听得出来贾母有警示她的意思,一时也反思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没给自己留下充足的后路,引起贾母对她的不满了。

其实女人家大方也罢,好妒也罢,大家都是女人,谁都清楚其中的原因,只要贾母向着她,这都不算事。

但是贾母今日既然说了,她就不敢领这个名头,所以临了才把平儿拿来说事,以展现她的“肚量”。

贾母笑着点点头,对王熙凤的明事理表示欣慰,然后果真就让人去传贾琏。

……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