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嫡长女她软弱人设又崩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投怀送抱?

第二章投怀送抱?

虞清九 2021-09-10
离得近了,裴晏如清晰的看见裴锦月身上被人虐打过的痕迹,眼神顿沉,手上一个用力。“唔——”刀刃划过,鲜血溅出,柳儿一声尖叫还来不及发出,含恨倒下。变故突生,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

离得近了,裴晏如清晰的看见裴锦月身上被人虐打过的痕迹,眼神顿沉,手上一个用力。

“唔——”

刀刃划过,鲜血溅出,柳儿一声尖叫还来不及发出,含恨倒下。

变故突生,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裴晏如!!!”

萧皓沉最先反应过来,腾的站起身子,赤红着眸子怒吼!

就连裴锦月也惊呆了。

长姐不是吓吓柳儿的?

裴晏如心脏微微收紧,面上却淡定的拿手绢擦着匕首,漫不经心的出声,“臣女有罪,不烦劳殿下定罪,晏如自当去大理寺自首。”

裴锦月身子一个无力,差点绝倒。

长姐这又是闹得哪出???

萧皓沉怒极反笑,拂袖,“好,当真是好得很,裴晏如,本殿倒要看看你如何从大理寺脱身!”

“那请殿下瞧好了。”

裴晏如丝毫不慌,浅笑晏晏的回。

萧皓沉脸色铁青,原来握着茶杯的手猛地攥紧,竟生生捏碎了茶杯。

话语落下没过多久,一队穿着紧身圆领黑衣,腰间银带佩刀,脚踏白色厚底高靴的冲进来,为首的正是大理寺少卿于谨,面无表情吼道,“大理寺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退让!”

周遭的人都愣了下,民不与兵斗,兵不与官斗,连忙退开几步。

于谨也没多说,敷衍的给八皇子拱了下手,随即一挥手,“来人,把裴晏如打入大牢,等侯审问。”

裴锦月放心不下,咬紧后槽牙,上前。

于谨眉头一挑,紧接着一道力量袭来!

众大理寺卫:“!!”

于谨稳住身子,眉眼沉沉的看向狠推自己一把的女子,“裴锦月袭官,一并带走!”

裴晏如:“?”

裴锦月唇色发白,见她看过来,勉强一笑。

见状,萧皓沉眼神更沉,招来几个人低语几句。

-

入夜,漆黑阴森的大牢内。

裴锦月戳了戳正稳如泰山的裴晏如,别扭道,“阿,阿姐,你今日怎会来练武场?”

裴家那么多姑娘里,只有她一人喜武。

阿爹和娘亲过世之后,祖母身子不好,对外虽说是祖母管着,但实际上阿姐一人要管整个裴府。

前几日还听说阿姐去为祖母祈福了。

看那绣花鞋上的泥泞,当是才回来才是。

而今因为她下了大狱,祖母定要担心了。

裴晏如虽稳坐着,但实际上内心并不平静,她也不过是孤注一掷罢了。

她回头,看着女子胸口上的鞋印,胸腔内情绪涌动。

数个时辰以前。

“吁——”

城门口,一辆马车自城门外缓缓驶来,车轴滚动发出“噔噔”的声音,忽地一个马蹄急踏,一声嘶鸣过后,车厢猛地前倾!

裴晏如身子往前倾了下,猛地睁开眼,熟悉的暗木车厢映入眼帘,盯着面前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场景,纤细手指渐渐拽紧了裙角,半晌,她垂眸,怔愣了片刻,胸腔内压抑着的情绪倾泻而出,最后化作低笑出声。

“......”

她竟然回来了。

回到了第一世,那个她绝望又无力的一世。

垂眸看着身上的素色云纹长裙,裴晏如心底有些泛热,纤细嫩白的指尖细细的勾勒出裙摆的花纹,绣花鞋边沾着些泥土,一瞬间,回忆涌上心头,漂亮的凤眸划过一抹痛色。

盛京裴氏,墨国的开国功臣,却在先帝薨逝后遭新帝百般猜忌,多次暗地打压,日趋没落,不过五年光景,被设计卷入权势之争,最终落了个满门尽灭的下场!

自幼习武的明惜听见马车内的动静,勒紧马绳,急忙掀开帘子,看见正呆坐着的的女子,心下微惊,眉宇间透出担忧,“大姑娘,您没事吧?刚刚路前有顽孩冲撞,婢子一时没注意扯了马鞭....”

话说出口明惜就后悔了,暗暗攥紧了马鞭,心头惴惴不安。

大姑娘这是受惊了?会不会罚她...

听见熟悉的声音,裴晏如抬眼看向容颜清秀的女孩,眼前却闪过一个画面,女孩满脸鲜血的将她推远,大喊着“姑娘你快走!”,随后只身闯入青白刀剑,万剑穿身而过,落得个死无全尸的凄凉下场。

明惜....

裴晏如敛下眉眼,眼底的情绪泛滥,但在抬眼时,却收敛的极好。

现在不容她细思,开口,“过来。”

等对上女子清冽的眸子,明惜以为是有什么话要悄悄说,连忙爬进车厢,正欲开口,却听得一声,“坐稳了。”

裴晏如眼底晦暗如深,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回来,但既然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那这次她定会抓住。

“阿,阿姐?”裴锦月唤了几声,见女子都没什么反应,加重了音量,又咳了几声。

裴晏如回过神,侧眸看向女子苍白的脸,睫羽轻颤,握紧了女子的手,说起来前世她与姊妹关系并不算密切,当锦月死讯传来的时候,她震惊之余连忙托人打听。

却被告知锦月触犯军规,被按律处死了,等很久以后她才得知,八皇子萧皓沉顾忌锦月身上的军功,斩草除根罢了。

“疼吗?”她伸手,素白纤细的手小心翼翼的碰了下女子受伤的位置,嗓音里带出几分心疼。

都吐血了,肯定很疼的吧...

“......”

疼吗....

轻飘飘的话语仿佛带着千斤重,猛地触动了心弦,心底的涟漪翻起巨浪,原本在杀伐中练就的坚强如铁的心瞬间溃不成军,裴锦月顿住,眼眶悄然红了,别开裴晏如的手,转过身,强自镇定,“不,不疼,阿姐不必忧心。”

自母亲过世之后,祖母偏爱长姐,她们姊妹几个常常一连数月也不能见上一面。

“别在这里待着了,回去请大夫好好看看,莫落下了病根。”

裴晏如提起裙摆起身,双手扒在牢门上,望着四周面无表情看守的狱卒,“来人!”

裴锦月愣了秒,随即急了,忙去拦裴晏如,一起身却扯到了伤口,顿时轻咳出声,“阿,阿姐,咱们如今沦为阶下囚,若是惹恼了狱卒....”

阿姐,你坐牢的觉悟呢?

裴晏如喊了那么一嗓子之后,很快就有狱卒过来,没有裴锦月想象的那般不耐,其中为首的狱卒长态度甚至有些好,“裴大姑娘,您要出去了?这边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闯演武场! 第二章投怀送抱? 第三章许久未见 第四章落下恶名 第五章太傅大人 第六章打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