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珠尘缘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有脾气的马

第二章 有脾气的马

君何顾 2021-06-10
茶摊的一侧,有一条小径通向离处的竹林。青色的石板不基本规则地铺在小径上,石板的缝隙处,时不时冒出一簇青草,或几朵不国内知名的小花,远远超过望去一片姹紫嫣红,甚是很好看!一条澄澈的小溪,自丛林中蜿蜒淌出,绕开茶摊向远处流去。溪水两旁草木繁茂,草丛中时不时蹦起...

天珠尘缘录

推荐指数:10分

《天珠尘缘录》在线阅读

茶摊的一侧,有一条小径通往不远处的竹林。青色的石板不规则地铺在小径上,石板的缝隙处,不时冒出一簇青草,或几朵不知名的小花,远远望去一片姹紫嫣红,甚是好看!一条清澈的小溪,自丛林中蜿蜒淌出,绕过茶摊向远处流去。溪水两旁草木茂盛,草丛中不时蹦起一两只蚂蚱、螳螂之类的小昆虫,给这慵懒的夏日午后,增添了许多生趣。这时,官道上远远地走来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人一马。那匹马不时发出‘希律律’的叫声,吸引着茶摊里的人望去。那人几次想要骑上马,都被马儿乱跳着躲开了。他似乎恼了,瞅准机会一把抱住了马脖子,混乱中不知怎么就爬上了马背。谁知还没等他坐稳,马儿长嘶一声,突然高高扬起前踢,马臀猛然一撅,男子直接从马背上飞了出去,摔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半晌没爬起来。马儿得意地冲他打了个响鼻,撒开四蹄狂奔。他奋力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在后面追,嘴里大声嚷个不停。聂师妹看得有趣,不禁轻笑出声。正在偷瞄美人的吕师兄,见她展颜一笑,不由看得呆了。很快,这一人一马就跑到了眼前。这马儿身上的毛,脏成了一坨一坨,灰不灰,黑不黑,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不少地方依稀可见褐色的疮疤,甚是难看。灰马冲着茶摊叫唤了几声。不多久,那瘦削的店小二闻声抱了草料过来。它伸过头去,蹭了蹭他以示感谢,店小二笑着躲闪到一旁,小灰马见对方对它表示亲热的方式不接受,抗议地打了个响鼻。但是在满满一盆食物的诱惑下,还是决定不与之计较,埋头吃起了草料。少顷,那人也追了上来。他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身材清瘦,身上的儒衫已分不出颜色,头发勉强挽了个发髻,倒像是读书人的样子。脸上则被汗水冲刷得一道黑一道白,灰头土脸的甚为滑稽,不过一双眼睛明亮如星辰。聂师妹只看了一眼便低下头,肩头不停地耸动,却是在强忍笑意。“你这不可理喻的犟马!看我把你卖与屠户!”破烂儒衫男子气喘吁吁地冲小灰马嚷道。咴——“哼~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你计较!”破烂儒衫男子伸出手指了指小灰马,嘴巴张了几张,最终,只是愤愤然甩了甩脏兮兮的衣袖。他转过身对店小二拱了拱手,斯斯文文地道:“劳烦小二哥,三碗素面。”“好勒!”店小二爽快地应道,捞起桌上的茶碗顺手倒了一碗茶,“马上就来!”吕师兄瞥见聂师妹,看着书生红唇轻启,似要开口的模样,抢先出声问道:“那书生,你还有伙伴要来吗?”破烂儒衫男子闻声抬起头,环顾了四周一眼,见一位气质颇为不俗的男子,正微笑地注视着他,他伸出手指向自己的鼻尖,见对方肯定地点了点头,确信了这位富家公子模样的人,是在跟自己说话,赶紧起身拱了拱手道:“兄台有礼!小可孤身一人,与豆包一道。”说完指了指小灰马。小灰马听到自己的名字,于草料中抬起头长嘶了一声,示意书生指的就是它。“豆包?这名字……”吕师兄终于从聂师妹身上收回目光,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长吸了一口气道,“挺特别!”书生闻言大喜,端起茶碗凑了过来,满脸都是找到知己的兴奋:“兄台有眼光!豆包可是一匹千里马,不仅性格温顺、皮光油亮,奔跑起来更是迅疾如风、快若闪电!”见对方看向马儿的眼神不对,他回头看了一眼小灰马,这伙计现在的模样确实有些惨不忍睹,但是牛皮已经吹出去了,怎么着也得兜回来,他干笑道:“前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它忽然满身都起了的红斑,不多久就开始脱毛,渐渐地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带它看了好多大夫,都不到这里,有些愤愤然,“我这么辛苦奔波,还不是为了给它治病,可是你看看他,还老跟我拗!不是不许我近身,就是摔我下去,简直是不可理喻!”说着不由揉了揉腰,可能揉到了痛处,疼得他龇牙咧嘴。“你这书生也是呆得可爱!”一旁凝神细听的聂师妹轻笑了一声,颇有兴致地插嘴问道,“那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儿?”这话一出口,引得吕师兄用哀怨的小眼神看了她一眼:师妹这么问,难道是对这书生有好感?在他看来,美人只应该对他有说有笑,跟别的男子可不行。但是二人没有婚约,又担心自己胡乱插嘴惹恼了美人,只好闷闷地坐着不吭声,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一定要让父亲尽快去青月剑派提亲,把这娇滴滴的美人娶回家才妥当!听到这声软糯的话语,书生这才注意到旁边这个娇媚的女子,想来是很少跟女子说话,他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有些紧张地道:“听说梁州城有许多胡族的客商,经常带了西域的好马来贩卖,所以小可打算带豆包去见见世面,让它看看人家的马儿,也好叫它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马外有马!”噗嗤——聂师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书生实在是太逗了!吕师兄见书生寥寥数语,就逗得美人笑颜如花,心中真如打翻了整坛子陈醋那么酸,听到对方也要去梁州城,心中顿时有了主意,故意惊讶地道:“兄台你要去梁州城?”书生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答道:“怎么?有何不妥吗?”“当然不妥了!”上钩了,吕师兄心中一喜,却故意压低了声音,“你没听说吗,前些日子,朝廷发了通缉令,追捕几个逃狱的江洋大盗,甚至还派出了拱卫京城的金吾卫!其中一个名叫江天晓的,就是梁州人士,我看他很有可能会逃回家乡,而此去梁州又只有这一条路,所以搞不好就会遇上。”“江洋大盗?”书生似乎被吓到了,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吕师兄很满意他的反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接着道:“我听说,那个江天晓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尤其看不惯你这种文弱书生,动不动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兄台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孤身一人很危险啊!至于你的千里马,看着瘦骨嶙峋的,不见得比人家的脚力快,到时候说不定还是你的累赘……”见对方被自己的话吓得傻愣愣的,他心中暗自得意,瞟了一眼聂师妹,见她正低头喝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书生被他一席话吓得脸都白了,半晌没说出话。谁料,正在一旁埋头吃草料的豆包不乐意了,抬起脑袋,冲着吕师兄打了个大大的响鼻,喷出来的鼻水直接朝桌边溅了过来,要不是吕师兄闪得快,肯定溅他一脸,不过这样已经让他很没面子了,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抱、抱歉!”书生见吕师兄的一张脸,比锅底还要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实在抱歉,我这马儿脾气大了些。”说到这里,小心地看了一眼,吕师兄那身价值不菲的衣衫,还有那把镶嵌了好几颗宝石的佩剑,“兄台气度不凡,衣饰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它计较!要不,我赔一件长衫给你!”“你赔得……”吕师兄见聂师妹抬头朝他看来,强行咽下了后半截话,忍着怒气挤出了一丝笑容,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不必了!吕某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书生赶紧站起身,歉意地道:“多谢兄台宽宏!他日再会,定与兄台把酒言欢!”“请!”吕师兄勉强笑了笑。“请!”书生灿烂地笑了笑。午时已过,阳光已没那么炙热,微润的风从山林间吹了过来,特别的舒坦!正是赶路的好时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茶摊 第二章 有脾气的马 第三章 欠债还钱 第四章 无双阁 第五章 小乞丐 第六章 黄雀在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