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画龙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发难

第一章 发难

衣笔定江山 2021-05-04 00:53:43
回去要不然天府大陆上的人都死了,那就更没人关怀这个问题了。  虽然从月亮上看去,天府大陆而已宛若一个在月夜中安祥的美人通常安祥宁谧,但从天府大陆本身看去却也没这么简单的,以一个人类的本身的视角看去,天府大陆一望无际,这样看反而是天上的月亮有些天府大陆到底存在有多少个年头了,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存在的更是无人知晓,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天府大陆上的人还活着就没人关心这个问题,大家关注的只是么一天的一日三餐和祈祷不要再有战争的降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天府大陆上的人都死了,那就更没人关心这个问题了。。...

画龙劫

推荐指数:10分

《画龙劫》在线阅读

  第一章

  穿过稀疏的斑驳的云彩,皎洁的月光照射在天府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上,让人有一种心神宁静的向往。地上的月光和城头老头手中的长戈之辉交相呼应,构成这凄美宁静夜色中一道亮丽夺目的风景。

  天府大陆到底存在有多少个年头了,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存在的更是无人知晓,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天府大陆上的人还活着就没人关心这个问题,大家关注的只是么一天的一日三餐和祈祷不要再有战争的降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天府大陆上的人都死了,那就更没人关心这个问题了。

  尽管从月亮上看去,天府大陆只是宛如一个在月夜中安详的美人一般安详静谧,但从天府大陆本身看去却没有这么简单,以一个人类的本身的视角看去,天府大陆一望无际,这样看反倒是天上的月亮有些渺小了,幸好大家都知道一个理论,天圆地方,天是倒扣着地的。所以还是天大地小,犹如天府大陆上的帝强民弱一样。自古以来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天府大陆也不例外。

  天府大陆有五大帝国,正北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存在,但却是在最近才渐渐兴盛的天云上朝,取天府大陆一字之意,暗示自己会是这块大陆唯一的统治者,而正南方是建国不足两百年国力稍弱但前途却一片大好的紫薇帝国,取紫气东来之意,暗指自己才是真正地天命所归,正东方是霸气十足的日照帝国,号称永不落帝国,天在国就存之意,而正东方是低调神秘的月影帝国,虽不负盛名,但他国却不敢轻视,因为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足够的大将去让人影杀的。最后,据天府大陆正中的是羽化神朝,久负盛名,地处天府中央,经济繁荣,军事实力雄厚,是天府实力第一霸主,但正是因为地处中央,所以腹背受敌,国人虽大多不会受困于一日三餐,但却要地方另一个生命收割机的事件,那就是战争。

  古老而坚固的城墙是羽化人民心中的一道屏障,因为它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战争所带给平民的伤亡,同时却又是人民心中的哀伤,以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在哪一天你的父母、儿子、又或者是亲人为保家卫国而死在城墙之上,古老的城墙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战争洗礼而变得百孔千疮,尽管他依然坚固。太多的战争让它接受了太多的鲜血,原本青灰色的砖墙如今已变成赤红色分不清是残阳如血还是一堵砖墙,让人一望而心伤。

  其余之下,天府大陆还有一些不是怎么有名但数量却不小的国家,他们与五大帝国相比是萤火之光,不足以惊天动地,但在关键时候却可以决定生死。

  安定是羽化神朝的首都,这座城市集羽化神朝政治、经济、中心为一体,是天大陆第一盛名之地。当清晨初起的晨光照射在这座不知传承了多少年的故都之上,皇宫的琉璃瓦折射出的日光透漏出安定的金碧辉煌,一如羽化神朝的国力。空前强壮。

  开元是羽化神朝传承第二十七代皇帝的封号,取开源节流之意,希望羽化神朝能够有更加辉煌之日,直至统一整个天府大陆

  开元三十二年七月初七,只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日子,虽然天气马上就要进入盛夏,但早晨的温度还是清爽宜人,沿着定安主城大街前行,五百米处,经过两道左转之后,一座府邸出现在面前,府门顶上的"御史府”三个鎏金大字在经过不知几载岁月之后变得有些黯淡无光,但这并不能影响他本身的荣光,府邸之中并没有常见的流光溢彩,金碧辉煌,反倒是有些破落不堪与四周的清幽之境倒也相得益彰。

  台院侍右侍史慢慢的眼下最后一口粥又呆呆的做了一会后又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样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夫人,右御史刘封文叫到。

  哎,老爷。刘封文的妻子应声而出,手里拿着刘封文的朝服慢慢的给他穿上,眉头紧锁,似有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刘封文低头看看了朝服,忽然间精神抖擞,像是汲取了一种未知的力量。

  老爷,刘封文的妻子看着他说道,你今天上殿可有把握?

  没有,刘封文答道。

  那老爷不如听臣妾一劝,这件事情要么就算了吧,朝堂之上的监察官那么多,也不差你一个啊,他若是真的有谋反之意,总会有人揭发的,老爷何苦做那出头鸟。况且,仅凭一封书信是不是也略显轻率啊,你也知道他的权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扳倒的,若此事不成,我怕有难的先是我们啊。说完一脸愁容的看着刘封文。脸上似有祈求又有无奈之意。

  夫人,不必多言,刘封文看着自己的朝服说道,自我刘封文穿上朝服坐上台院右御史这一日起,就注定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自古,台院御史官监查百官,台院左御史主查文官,右御史主查武官。而今他身为朝廷神武大将军,管局二品,手握北方重兵,倘若谋反,一旦成真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更不说其他四大帝国虎视眈眈。而今我身为台院右御史,主查武官,既察觉他图谋不轨,与公与私我都应上报朝廷,至于朝廷怎么做,那是朝廷的事了,不是我能够参与的。

  可是,老爷,你不要忘了你只是管居四品啊,若你检举他不成,他只要动动手指我们一家就尸首分离了啊,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也要顾及一下我们的孩子啊,他们都还小啊。刘封文的妻子满眼泪光的看着庭院中嬉戏玩闹的孩子一脸无奈的说道。

  自古食君之禄,解君之忧,我既身居其位,当然谋其政,至于家人,自古忠孝两难全,况且话又说回来,即使我今日不检举,他日若他真的谋反。而我身为武官监查最高官职,你认为圣上会放过我吗?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先下手为强啊。

  说完不顾满脸泪花的妻子,一头迈出庭院,毅然决然的走向皇宫,身后留下的是满庭院的决绝之气。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依官职大小依次而列,左文右武,象征着羽化以文官治天下,以武官平天下。大殿尽头。登九阶而上,在两阶之中,一张雕着五爪金龙的案桌之后,黄金铸造的龙椅之上坐着一年方四十的中年男子。男子额头呈天庭饱满之势。而下巴又呈地阔方圆之形,双眉如剑眉入鬓,侧面似刀削般干净利落,身着羽化神朝最好的丝绸织成的五爪金龙龙袍,金光璀璨,使人看上去不由自主的有一种臣服的之欲,大概这就是帝皇不怒自威的皇者霸气吧、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年龄渐长,声音却不渐涨的李德全李公公的声音尖细如针穿过金銮殿知道安定上空很远很远的地方,而如无意外的话,今天早朝又想以往一样,例行公事般结束了。但今天却没有,因为有一些事情注定是要发生的,而今天就是那个注定的时候。

  启奏陛下,臣有本要奏。右御史刘封文从百官之中踱步而出,站在大殿中央。

  讲,

  龙椅之上没有多余的话。

  陛下,臣昨日接到一封密报,说我朝神武大将军纳兰与天云上朝兵马大元帅薛天图侄子薛青云相互勾结,意图谋反,吞并我羽化神朝。还望陛下明察。

  说完,大殿之上顿时鸦雀无声,再没有人低声细语,似刚才天雷走过一般,因为大家都明白今天天要塌了。

  哦,龙椅之上的男子声音之中有些戏谑,又有些严肃。

  刘爱卿,此事你可有证据,;兰将军为羽化立下了汗马功劳,你若无凭无据,朕可要治你的罪。

  陛下,刘封文道。臣这里有书信一封,是兰将军于薛青云来往书信,臣已私下查探过却是兰江军亲笔书信无疑,还请陛下明鉴。

  李公公,呈上来。

  李德全踱着碎花小步,心已经到了龙椅之上。中年男子半响之后并无异议,却道李公公把信呈给兰将军。李德全小心翼翼走到在战场上叱咤风云,而本人却是云淡风轻书生摸样的兰将军面前,双手呈上道:兰将军,请

  纳兰接过信,大殿之上寂静如夜。

  兰爱卿,怎样?从此信可看出有什么端倪之处,龙椅之上的中年男子说道,语气一如往常平静,可谁也无法揣测这平静之中到底又怎样的情绪漩涡。

  禀皇上,此信从字迹山看的确是微臣所写,但微臣从未写过此信,还请皇上明查,说完、留下了一脸惊讶的大殿群臣。

  哦,此事倒有些意思,既然兰爱卿说信的笔记是自己的,但自己却又从未写过。众爱卿,此事你们有何看法?

  禀皇上,刑部尚书张晨光已站在大殿中央,微臣认为此事大有蹊跷,从信的字迹上来看虽然是兰将军所写,然而兰将军又却未曾写过,只有一种可能,故是有人请高手将人模仿而成,对我朝实行反间计,陷害兰将军,以削弱我朝实力,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还请皇上不要轻信小人之言,误杀忠良。说完一脸不善的看着台院右御史刘封文。

  皇上,臣等认为张尚书刚才所言有理,还望皇上不要听信小人谗言,误杀忠良啊。工部尚书周晓吏部尚书索林山一同附议刑部尚书张晨光。

  禀皇上,微臣绝无陷害兰将军之意,但微臣身为台院右御史主查百官,今接到密信怎又不报之理,还望皇上明查。

  众爱卿,可还有什么不同意见,龙椅之上龙声传出。

  皇上,臣认为此事应当细细查探,古语曾曰无风不起浪。微臣不是说兰将军有不臣之心,但此信既然出现就必有其道理,就算不是为兰将军清白,也要为了无故陷害忠良而查,望吾皇三思,礼部尚书王推说道。

  皇上,臣也认为值得一查,眼下我羽化神朝国力日渐强盛,假以时日统一天下未尝不可,今朝堂之上有奸佞小人以书信来使君臣疏离,削弱国力,此种行径着实可恨,应速查,给那些“图谋不轨之人”一个警告。户部尚书周泰附议。

  唉,此事到底查一不查叫朕还有些难办,到底查与不查呢?

  庞爱卿,你意下如何?

  回陛下,臣认为此事值得一查,一方面可以查出那些意图兴风作浪,图谋不轨之人,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兰将军身为北军统帅,更兼神武大将军,手握重兵,若此种情况之下不能还将军一个清白,那朝廷日后将会大失民心啊。

  哦,兰爱卿意下如何?

  回皇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臣纳兰没有做过此事,何惧之有?臣也主张一查,也想看看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无事生非,还请皇上彻查。

  好,既然兰爱卿也认为值得一查,朕就权当一戏耳一查罢了,朕也想看看是谁档案诬陷朕的护国大将军。

  大理市主簿何在?

  臣张布在。

  朕命你在一月之内彻查此案还神武大将军一个清白,同时揪出幕后之人,如若逾期不成,削职查办。

  微臣领旨。

  退朝,李公公的声音飞出金銮殿外。

  此时,跪在金銮殿的张布满脸冷汗。

  群臣陆陆续续从金銮殿退出。

  哼,有些人真是自不量力,竟妄图扳倒将军,真是笑话,到头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说是不是索尚书?张晨光问道。

  哼,这没什么,将军这些年屡立战功,从无败迹,难免有些人眼红,关键今天大殿之上还有人主张彻查,这天下啊,总有人嫌不够乱。

  唉,羽化神朝本来是文治武平,现如今形势发生了逆转啊,重武轻文,我等老臣可能不久就要退出朝堂喽。户部尚书一脸无奈的说道。谁说不是呢,礼部尚书随声附和。希望圣上有朝一日可以醒转啊。说完这二人也慢慢远去,背影渐渐消失于远处。

  兰将军,今日多有得罪,庞烈今日主张彻查,一方面是为了还将军一个清白之身,另一方面我等同为羽化朝臣,也是为了神朝能够长远发展而不得不揪出幕后之人,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兵部尚书抱拳赔礼。

  庞尚书,哪里话。我等身为国家大臣,理应为神朝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况且今日兰某也主张彻查此事,还要感谢庞尚书给了兰某一个澄清自身的机会,何来得罪只说。

  哈哈哈,兰将军不愧为神武大将军,气量如此之大。实令庞烈佩服,日后我们一殿为臣,还要多多包涵才是。庞烈先行谢过。

  庞尚书严重了,大家一同努力,何愁天下不定。

  二人这是已经走出宫门之外,那兰将军,庞烈就先行告退了。

  庞尚书,请。

  兰将军,请。

  二人各自背向对方,渐渐消失于越来越远的视线之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发难 第二章 出征 第三章 征程《上》 第四章 征程《下》 第五章 前奏 第七章 山雨欲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