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就业在地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特快!马面飞车·::

第三章 特快!马面飞车·::

非大唐的唐兄 2021-04-08
量涌进人界市场将带给什么后果。老资就总是会彻底消除不了这种弊病。但是,这么多年来都也没过“大量非法钱币步入国际市场”“各地收银员台查出来数以万计冥钞”之类的负面新闻,也许六界有办法协调,例如被限制之类的。又也许曾突然发生过,但被高层用你know我也kno路面,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我国人民的伟大力量,豆腐渣可是特色工程。。...

就业在地府

推荐指数:10分

《就业在地府》在线阅读

  我与狗使(狗面使者简称“狗使”)行走在前往判官府的道路上。看着那沟壑纵横的水泥

  路面,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我国人民的伟大力量,豆腐渣可是特色工程。

  狗使一边走一边为我介绍地府的风土人情,我一边听一边咀嚼阿白留下的信息。

  首先,工资方面我很满意。其实我在六界货币方面还有一些职业性的疑问(文科生通病),身为一个高等知识分子(高中毕业生),虽然我的政治经济学学得不好,但也知道这种非正规来源的纸币大量涌入人界市场将带来什么后果。老资就总是消除不了这种弊病。不过,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过“大量非法钱币进入国际市场”“各地收银台查出数以万计冥钞”之类的负面新闻,也许六界有办法协调,比如限制之类的。又或许曾发生过,但被高层用你know我也know的方式压了下来。管他呢,我现在之后悔没有问阿白工资怎么到账……

  其次,现在身上没有手机,只剩下“死前”穿的九条狗名牌T恤衫+长裤,我没法确定

  时间。据阿白说,我的死亡时间是酉时二刻,换算成京城时间就是17:45左右,如果忽略时

  差,人界至少也过了三个小时。

  应该能在自己送到太平间前醒来吧……

  想到自己或许会成为都市灵异传闻之一的主角,我不由得嘿嘿一笑,引得狗使频频回头。

  你问我为什么不问他时间?

  刚才竟然忘问阿白了,狗使嘛……如果他会说人话而不是汪星语,我是不会很无礼地这样

  叫他,并无视其热情的风土人情介绍的。看来地府有必要统一语言了……

  这时的我未料到,不久后地府真的掀起了一股汉语学习风。

  最后一点……走一步看一步,我没办法想那么远,全看党的领导。

  “汪!汪汪汪……”没错,这就是狗使的语言。咦?他好像很焦急似的。

  我抬头看着狗使,只见他伸出一只手,四指握拳,大拇指向下,还很有节奏感地点点点。

  怎么看怎么像我在大街上拦出租车的动作。

  远方忽然传来“嗒嗒嗒”的急促踢踏声。这出租车莫难不成四脚的,四个轮子不能发出这声音吧。我若有所思地看着脚下犹如豆腐块儿的豆腐渣工程…不对,是街道,目光深远而悠长。

  踢踏声渐近,一个马面人身,佝腰拖车,形色猥琐,身材却比施瓦格格还魁梧许多的大汉

  停在了我们面前。

  “来者莫非是马面?”我惊呼。不对啊,马面怎么会拉黄包车?这只只是同一个种族的吧,你看人儿马面混得多好啊,那——至少是正三品的官儿,杠杠的。

  马夫却很快打破了我的yy。

  “哎哟,正是小人。您好呀,新晋见习判官大人。小人奉上头的命令,来接您啦。狗史走

  得也忒慢了。”说着,他俩还互瞪一眼。

  在俩人相互关注,互粉了好一会儿的时候,我却在想:看来地府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和谐嘛……

  不过,智慧生物相互间多少都有些矛盾,也许前世这只狗是看守马棚的大将,那只马当年是一头油光漂亮的小马驹,一天一只瞎了只眼的雄狮子看上了粉嫩的马正太,在一系列挖墙脚跨栏抓捕运动后,狗输了,马没了,狮子得逞了。于是,马恨上了狗……这是一段集伦理纲常悬疑灵异动作探险于一体的跨种族家庭情景剧啊,我真是太天才了。

  我坐上黄包车,马面立刻飞奔起来,狗史(他还真叫这个!)紧跟其后,生死不弃。坐在车上,我不禁感叹:这可是真正的“马夫”啊,绝不添加任何防腐剂!而且他是离地半尺飞奔,还蛮稳的,就是没考虑到空气阻力,我现在一张嘴,嘴唇就跟迎风的塑料袋似的乱荡!

  庆幸的是,马面很快到了一个地方,缓缓停下,让我不至于因惯性来个花样跳车。马面停车、转身、扶我下车,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练过的。我差点从腰包里掏出五块钱给他,没办法,人太专业了!虽然我现在身无分文。

  马面走之前,还热情地邀请我下次再来。得了吧,地府是能乱来的么?

  等辞别马面,我发现眼前赫然伫立着一座华丽的府邸。阳间以为,地府的房屋应该是C国古典风,清一色的红墙瓦房,大气威严,装饰有众多恶鬼、奇珍异兽的雕塑,门前一对大狮子,门匾上书几个大字,再来一幅赞美清正廉洁或宣传除魔卫道的对联,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真实情况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啊……哦,不能以偏概全,也许只有眼前这座府邸是这样的……恩,颠覆。

  地府没有太阳,却充斥着一种奇异的光线,让人能看清周围,当然,这要由你的视力决定。这儿的环境与人间传说差不多,天空雾蒙蒙的,呈灰黑色,跟没擦白、粉的水泥天花板似的,还是大号的。没有树木和生机,土地平坦荒芜,有的地方在淡淡的雾气笼罩下,可视距离只有二十米左右,偶尔飘过一道虚幻的影子令人菊花一紧。

  但眼前这座府邸给人的感觉却是充满了活力。它由冰蓝色的不明材质做成(我怀疑就是冰),墙面上毫无缝隙。在装饰上,有东方的镂空雕刻,也有欧式的典雅……多的我就形容不了了,作者词汇有限…胖子,收回你的死鱼眼,别再用上帝视角看着我!

  别在意,猪脚偶尔与作者互动一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过我们的男主似乎忘了主动权从来都在笔者的手上。

  我想着,不能让地府的人瞧不起咱们人间,身为代表的吾辈自然必须镇定自若。哼,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某伟人如是说。

  于是,在我的眼中,这座中西结合的府邸里所有事物都被打上了“剽窃”或“盗版”的字样。

  恩,这只石狮…这台阶…这……我X!谁修的门槛这么高?

  “汪!汪汪汪汪?”狗史焦急地问,同时上前拎我一把。没错,想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因为这个动作只有我给肖明做,那家伙是传说中的“摔跤王”,而我,一直担任半个保姆的工作……那边的朋友请将手中食物放下,我一定尽量少吐槽以推进剧情。

  虽然狗史依然用的汪星语,但我仍能大致猜出他要表达的意思,我站稳身子,冲他摆了摆手,说:“谢谢,我、我没事。你到前面带路吧。”没事儿才怪,怎么灵魂体也这么疼啊?

  狗史汪汪两声,走在我面前三步远的地方,不时回头看我是否跟着。

  我发现这座府邸堪比广寒宫,虽然建筑的色彩感充满活力,里面却比外界更多了一分死气沉沉。其中空荡荡的,只有我和狗史的一个半人影存在(一人半狗),加上四周风格各异的房屋,总体感觉分外和谐。

  如果在这里吟诵《静夜思》一定比在其他地方文艺。

  我无聊地数着步子,等到第一千零八步,狗史终于停在一道房门前。这间宅子却是正儿八经的C国古典风,除了那违和的冰蓝色。门上赫然是阿白给我念的诗句,右为“手握判官笔,头顶阴阳帽”,左为“颈上定命珠,掌间生死薄”,横批“断汝天道”。虽不是什么绝对,在这里却别有一番霸气。

  狗史轻敲了三下门,退开,然后示意我上前。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刚踏出一步,面前的房门便自己开了,不对,是被拉开了。

  判官是谁?阿白说,判官名刘芒,在任已不知多少年。由此我先入为主,如果这是武侠,那他就是白胡子老头,如果这是修真,那他就是仙风道骨的帅哥。我们还能从阿白的话与马面、狗史的态度,暂且推出,地府里应该具有明显的派系。目前我可以看到的是阎王一派、判官一派,还有另一未知派在其中起牵制作用。黑白无常明显是阎王一派,虽然听阿白的语气,他很敬重判官,但字里行间都想拉拢我去阎王那边,所谓的“介入”大抵是这意思。狗史自然是判官一派的了。至于马面,阎王一派若想多此一举再加派人手来“走关系”,只会显得幼稚,我想,马面必是属于第三派系了。

  但这一切都不是重点,我比较在意的是“我的前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从派系之别就可以看出判官必是个眼神凌厉、做派十足的家伙。

  但是、但是……

  开门的那人,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声音柔和,说:“你来啦。我等你好久了。”

  判官……判官是个大波浪卷大波、霸的大美人?!

  她,穿着银白色的流线紧身长裙,与眼眸同色的冰蓝色长发垂至小腿,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明眸皓齿,巧笑嫣然……

  等等,,这种节奏,不是保证不**么?胖子你又作死是吧??

  原来,阿白说的“TA”是“她”,我一直会错意了。但,这不是我的错,谁叫那个谁那么脑残,一女的不光当了判官,还叫刘芒。可是,美人判官看我的目光好奇怪啊,按照胖子那粗如高速路的神经纤维,这种剧情下,她不可能是女主啊!

  美人判官刘芒让狗史候在门外,再将我请进来。我进了屋子才发现,吓(he)!美人判官穿布鞋都比我高一个头啊!要知道我一米八一的个子在亚洲人里算高的了,好家伙,她至少两米吧?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我的屁股刚与上座的太师椅来了个热吻,美人判官又说:“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她说了两次相似的话,看我的目光也越发复杂。

  有时候,一些话在你听明白之后,再重复一遍,就会生出新的涵义。我不敢接话。你们也许无法从书中苍白的字眼体会到那种感觉,她的语气像历经了叙述不尽的沧桑,一点点地堆叠起来,直至今日,此刻,一下子全压在我的头顶。除了无语,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有十八岁,没什么社会经验,不是什么擅长逢迎的阴谋家,也不是冒冒失失的少年郎了。

  眼看着两人相顾无言,我只有将视线分散开来,第一眼却看见正对面的两根顶梁柱有点奇怪。柱子上刻字并不是什么罕事,但刻在内侧就不常见了,就好像在警醒着什么。

  曾弃破灭魔魁心,枉为凌天世界神。

  可怜昔日少年游,便化深闺长泪人。

  前句王八之气侧漏,比门口那联还入骨三分。后句**悱恻,散发着浓浓的哀伤。并且,两句明显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应是一男子壮志凌云刻下前句,一女子(八成是男子的相好)写下后句,表明闺中之怨。即使我不懂诗和书法,也能从中感受到两人的笔力深厚。

  两句诗都没有落款。我恶意地想:莫非后句是美人判官刻的?

  然后内心脑补美人判官与她的姘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合五十二集大型家庭伦理剧。

  那个男的一定有两米二,否则体、位不对……我又多补了二十二集。

  “你……今天总会来的。唉,我的心境还是没有提上去。师父,他……”美人判官45度角仰望天花板,幽幽地说。

  接下来是小剧场时间!!下面让我们来问几位演员一个问题!

  “请问,什么让你充满力量(这没节操的话题)?”

  “胖子答应报销下个月房租。还有,不断更。”邹苟捋了捋头发,轻飘飘地说,“来前的火车票谁给报了?”

  “邹哥说的就是我要说的!”肖明狗腿地答道,“邹哥的话就是党章,跟着党走!”

  “呵呵。”“……”黑白无常转瞬即逝。

  “汪……汪汪……”“哎哟喂,见习判官大人,小人在这儿呢!!”

  来人啊,把这两个看起来就不像人的家伙拖走!!

  欸……刘小姐呢?

  PS:这篇文么……就当架空好了,呵呵。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在那不遥远的世界 第三章 特快!马面飞车·:: 第四章 给我一打七粒芝麻! 第七章 醒来后的一天(三) 第八章 人生如此多娇,引得吾辈折了腰 第十章 貌似头一回连着两天更新啊远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