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婴儿沟

第二章 婴儿沟

草黄色的灯笼 2021-02-23
,婴儿沟的名字想来也有些吓死人,由于旧社会的医疗卫生条件差,并且接生婆时多在自家的房中,故此生孩子时怕大出血,孩子生完后又因为直接用自家可以用来裁剪衣服的剪刀做些简单的消毒后就去剪脐带,因为孩子很多都会在刚出生于五天里因感染而早夭。  而老一辈人广泛流传收拾完后母亲就和姐姐出门了,而我就无所事事的和姐夫一起聊天顺便给外甥讲点小故事,当时说着着说着就说起了家乡一些流传盛广的故事,比如说这个“婴儿沟”什么的。。...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吃完早饭之后,母亲就说她正好今天不去上班,顺便和我们一起收拾一下,等下收拾完了出去买一些外公和外婆喜欢吃的酥皮点心,再给外婆置办些烧的冥币物件。

  收拾完后母亲就和姐姐出门了,而我就无所事事的和姐夫一起聊天顺便给外甥讲点小故事,当时说着着说着就说起了家乡一些流传盛广的故事,比如说这个“婴儿沟”什么的。

  “婴儿沟”并不单指一个地名,这在我们那边每隔几个乡都会有一个叫做“婴儿沟”的地方。顾名思义,婴儿沟的名字说来也有些吓人,由于旧社会的医疗卫生条件差,而且接生时多在自家的房中,故而生孩子时怕大出血,孩子生完后又因为直接用自家用来裁剪衣服的剪刀做些简单消毒后就去剪脐带,所以孩子很多都会在刚出生七天里因感染而夭折。

  而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说法是,婴儿死后怨气极大,若用寿终正寝的方式来埋葬的话,是会生出一些奇怪的东西的,所以那时候婴儿死后很多情况都会被人用生前包裹的襁褓包住丢到山涧崖下,久而久之,大家也达成一个共识,虽说这个共识有些残忍,但它却真实存在并一直延续至解放前期了。不知是不是以讹传讹,总有人会神秘兮兮的给左邻右舍说自己在晚上路过“婴儿沟”时听得到沟下有好多婴儿的哭声,那哭声让人听着,别提多揪心了。

  婴儿沟刚开始时一般都会在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后来随着交通的发展,盘山公路建起后,有好些个婴儿沟赫然就出现在了公路的旁边,现在看来,确实与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在我母亲小时候,那些地方晚上是很少会有人路过的,所以多少都会显得阴气森森的。

  或许有些西北乡下的人可能知道,这边乡下的庄稼一般都离住人的地方很远,所以在农忙的时候庄稼人都是起早贪黑的,而且为了方便,他们也会结伴走一些比较偏僻的小路,人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在刚解放不久的时候,确实是如此的,那时候的庄稼人,只要自家孩子能稍微帮得到忙的话,就已经开始出力了,我母亲就说她是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家中的一个全职劳动力。农忙时早上四点钟就必须起来,而外公是一个特别严厉的人,母亲说如果她哪天起晚了,少不了的就是一顿揍。

  那天早上,母亲说她和往常一样,早上四点钟起来,收拾妥当了就去巷子外边等着街坊邻居。这时候公鸡还没有叫,她就无聊的踢着墙边的一棵树,踢着踢着,就听到路的另一边有人说话的声音,回头就看到林子妈还有喜秀妈几人都收拾妥当出了门,刚要开口叫时就看到我母亲在树底下站着,林子妈就问道:“小凤(母亲名字中的第二个字是“凤”,同乡人以为亲切就单叫了一个‘凤’字)你爹又让你一个去!你哥嘞?”母亲就回答说“我哥去县城上学了”,母亲所在的乡那时候并没有高中老师,所以要上高中就必须去县城里,而在当时,很多地方重男轻女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所以母亲并没有读书的机会,只能在家中照顾弟妹和务农了。

  在听完母亲的话后,林子妈几人也没再说什么,母亲就跟着这几位长辈往庄稼地走了,那时候,母亲那个乡所有人的庄稼都在村庄往南的另一处山上,其中就要路过一个婴儿沟,而母亲当时也由于年龄太小的缘故,在快到婴儿沟时就已经心中冒起了一丝的虚汗,悄悄的往路的另一边走了一点,而她又怕靠山的那边出现诸如蛇或者其他什么动物,所以就又走到了林子妈的旁边。说起林子妈,也算是比较奇的一个人了,听母亲老家的人说,林子妈还在小的时候一到晚上就哭,不让人把她往窗户旁边抱,而且在白天的时候如果有人把她放在一边,她就会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像是被人刻意逗弄一般。

  林子妈三岁左右的时候,有次正好有一个云游的道人路过福老爹家(福老爹是林子妈的爷爷,单名一个福字所以同乡人尊称福老爹),就进去讨了杯水喝,看到林子妈时,就面露奇色,说是“难得难得,此子双眼纯净,额头饱满,将来必是有福之人。不过却遭了天妒,在耳后藏了三劫,三劫不过,反是要落了半辈享福半辈还的厄运。”在那时候,乡下人对一些云游的道人很是推崇的,所以福老爹听后就大惊失色,忙求教那位道长有没有没有什么解救的方法,那道长说我既然能入你家的门,也算是有缘了,便给福老爹出了个主意,说是您的孙女这三劫一在雨煞劫,当系一束您女儿的头发在一喜鹊身后放飞、二劫在落地劫,需再取一束头发系于活鱼尾后送入于深潭中,再一劫为人妒劫,需再要一束您孙女的头发这束头发你需供其在神明侧,以神明功德来换取您孙女平安无事。说罢也没再说其他的话就转身出了院门,去其他地方了,福老爹于是就和老伴儿子商量后就照那道士所说的做了,而且还在村中的娘娘庙侧铸了一个高约半米的功德鼎然后将自己孙女的头发置于鼎中,上边还盖了香灰,这才算是大功告成。说来也奇怪,自此之后林子妈还真就再也没晚上莫名哭过。

  但在林子妈十八岁出嫁那天后,她便突然说自己又可以见到一些小时候看到的东西,找了许久医生大夫,后来听邻村的一个阴阳先生说是林子妈是自己吓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叫他们回家算了。但从此以后林子妈总是说自己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知到底是不是如同那个阴阳先生上所说的自己骗了自己。

  话说回来,那天天还没亮,母亲她们就往庄稼地里走了,快路过婴儿沟时母亲心里害怕,就走在了几人中间。或许由于一些老人家的传说,和母亲一路的几位长辈在走到这里时也都把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连脚步身都变得轻不可闻,像是怕惊动这里的什么动物一般。

  恰在此时,众人只听到“啊!”的一声,母亲也被着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马上转头看向旁边。

  这个声音正是林子妈发出的,此时的林子妈正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像是被什么特别恐怖的东西吓到一般,连续往后退了好几步,而林子妈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母亲的身后,母亲虽算不上个高的人,但林子妈身高确实是相当的矮的,而顺着林子妈的角度,母亲下意识的感觉她看向的是自己的脖子,当时母亲还以为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但自己却并没有发现,回忆起那时候,母亲说是她的头皮一瞬间就发麻了,而且她当时感觉从自己的脖子开始鸡皮疙瘩也瞬间遍布了全身,在说这句话时,母亲每每都会强调一下那可是婴儿沟旁边啊,以至于后来每次母亲讲到此处我们也会半开玩笑的说“那可是婴儿沟啊!”可是那种恐惧感却是真切的传达给了我们,以致我后来如果每次晚上路过那几条山沟时都只会用余光去扫一下就行了。

  回到当时,林子妈被吓的面色非常难看,连脚步都显得有些踉跄,她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转身马上快步的往前走去,任其他妇女怎么问都不回答。

  后来不只是谁传出来的,说是林子妈那天看到有几个面色有些发青的婴儿在他们聊天在路边爬了出来,刚想抓住喜秀妈的腿时,被林子妈看到,她当时被吓得惊叫一声,而那几个婴儿也被那一声尖叫吸引了注意力,在发现林子妈貌似看到他们时有几个马上往后退了下去,还有几个竟然缓慢的趴向了林子妈,古人都说夜不语鬼,所以林子妈也没敢多说什么就马上快步往前走了,在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时,往后再看,来时的路就只有黑乎乎的一片了。说起这事,我本来还打算给我外甥说下林子妈的另一件异事,正好母亲和大姐回来了,我也就没再讲下去,和姐夫收拾了一下就出去坐车打算去外公家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阴魇压床 第二章 婴儿沟 第三章 毛鬼充神 第四章 晦神毛鬼—严爹之死 第五章 晦神毛鬼—四事其三 第六章 晦神毛鬼之第四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