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江湖无梦》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缘定三生

第三章 缘定三生

忧郁之妖 2020-11-23 00:38:41
,路总但是要人走出的。雷震天动地正准备好离开了。这时远处突然间会出现一位姑娘,看样子正向明月山庄走过来。这位姑娘边走还边哼着歌谣。雷震天动地看见了她却是又惊又喜,想了想,径自迎了上来。姑娘看见了有人迎面走过来,便默不出声,这时,雷震天动地已到了她跟前停驻脚步。雷震...

江湖无梦

推荐指数:10分

《江湖无梦》在线阅读

  正月十五,下午。晴,有风。冷风拂面,弄乱了雷震天的发梢,也吹乱了雷震天的心。他本无忧无虑,更是飞扬跳脱,豁达开朗的人。因为一些原因,他闯荡江湖的时间并不多,认识的江湖中人虽然不少,知心朋友迄今为止却是只有一个,但现在便连萧易寒也不知道身在何方。之前,他心中还是充满了希望,因为他还有萧易寒做伴,但现在他的心中忽然充满惆怅,伴随着无尽的萧索孤独与哀伤,在这迷惘时刻,天下之大,他竟不知道该往何处,但,路总还是要人走出来的。雷震天正准备离开。这时远处忽然出现一位姑娘,看样子正向明月山庄走来。这位姑娘边走还边哼着歌谣。雷震天看到她却是又惊又喜,想了想,径直迎了上去。姑娘看见有人迎头走来,便默不出声,这时,雷震天已到了她跟前停驻脚步。雷震天道:“你好。我叫雷震天。”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雷震天半响,一言不发,也不动。雷震天忍不住道:“是不是你家人交代过你,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姑娘忽然抿嘴笑道:“我家人只告诉我,千万不要和没有礼貌的小孩子说话。”雷震天也笑道:“只是我们不是陌生人,而我也不是小孩子。”这个姑娘赫然就是雷震天回家路上遇见的那个少女。又与那天所见大有不同。那天这少女还是一身寻常汉家打扮,如今却是苗疆常装百褶裙,上面满绣鸟鱼花卉,只见她头戴银冠,项有项圈,双耳挂满耳环,手腕数个手镯,手上更满是戒指。服饰上也挂满了一些饰品。只是银冠上垂下的丝绦却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又闪亮,竟仿佛有一种勾人摄魄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就想深陷进去。但雷震天却是瞪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只因为这少女身上还斜挂着一个花布包。而她的手已缓缓伸进去。雷震天冷冷道:“你最好别动。”少女眨眨眼问道:“为什么?而且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说话间她的手已要拿出花布包。雷震天如临大敌,厉声道:“你再动一下,就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个词了。”少女却置之不理。她的手终于拿出来了。雷震天也闪电般飞身近前,紧紧握住了她的两只手。少女又羞又恼,却依然曼声道:“听闻汉家信奉礼仪,却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作何解释?”雷震天哼道:“只怕这句话不适用于你这样的狠毒女子。”少女怒道:“你竟敢骂我狠毒!?”雷震天晒然道:“谁狠毒谁心里清楚。”少女急道:“你放开我的手,有话说清楚。”雷震天道:“你休想,我绝不放手。”少女默然无语,忽道:“你就算喜欢我,就算想追求我,却也要懂得适时放手,否则会让人透不过气,更加难以接受。”雷震天奇道:“你竟然说我喜欢你?”少女眼波流转,咬着嘴唇道:“你不喜欢我,为何前段时间会搂抱我,今天又抓住我的手不放?我知道有时候情感难以找个合适方法表达,而你举动又略显粗鲁,但被人喜欢,毕竟我心中也是欢喜的。”雷震天已无话可说,他自认风流,也调戏过一些女孩子,但生平第一次被女孩子调戏,却大感吃不消。更何况是这么一位充满神秘,充满魅力,带些异域风情的美丽少女。雷震天也不是厚颜无耻之徒,虽然偶尔和一些姑娘说些风趣话,却从未有过太过亲密举动。此时他紧握少女的手,少女的手又滑又软又温暖,能动的手指头更肆无忌惮的挠他的手掌。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更是充满无辜的看着他。雷震天终于面红耳赤的放开手退了回去。少女撩了下发梢笑道:“这才是乖宝宝。姐姐给你果脯吃。”少女的手已伸出,掌心躺着一个纸片包着的圆形物体。雷震天愕然道:“这是果脯。”少女撇了撇嘴道:“不是果脯是什么,你以为这是什么?”雷震天道:“我以为是毒药。”少女笑道:“不识好人心大概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我好心分你果脯吃,你却以为我要加害于你,那我自己吃喽。”少女说完,剥开纸片,把果脯块放进嘴里。并嘻嘻笑道,好酸好甜。雷震天冷哼。少女道:“你哼什么?”雷震天道:“你自己的毒药你吃了当然没事,却休想骗过我。”少女道:“你不信我?”雷震天已懒得理她。这少女暗算过她一次,现在竟然要自己相信她,吃过一次亏算不得什么,连续在同一个人身上吃亏,只怕那人就有点痴呆了。少女大怒,道:“现在你别说话,等我说完你再求求我。”雷震天瞪着少女不发一言。少女又笑了,道:“我就喜欢听话的小孩。我来中原就是为了找你,那天恰好相遇,看你如此轻薄,我便想捉弄你一下,然后我也不好意思就立刻去见你。当晚我睡的很早,第二天我才知道雷家堡出事,便一路追踪你到这里。这十几天我都远远在观望你......”雷震天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少女的脸色忽然变了,冷冷道:“我只希望你明白两件事情,第一,我还没有让你说话,第二,我忽然不想说了。所以,现在你可以求我了。”雷震天奇道:“我会求你?”少女果然不说话,只是目光转向了雷震天的手。雷震天疑惑的低头望向手掌,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自己两只手肿胀无比,乌黑发亮,却又不痛不痒,几缕黑色已向手臂蔓延。雷震天大惊后却又归于默然。以往他见到大哥和萧易寒捣鼓那些毒物,他还不屑一顾过,认为毒之一物,总归趋于下流。却从未去深想如毒中之圣唐门传承数百年是何道理。他连番两次在这少女手下吃亏,才明白用毒是如此千变万化,伤人于无形。他已无话可说,因为他不能断定这少女就与这些事有关,少女说的话他也不敢相信。面对这古灵精怪,神秘莫测的少女,也许武力胜过她,但对于毒却无可奈何。雷震天此时已束手无策,所以,他只好一走了之。说走就走。雷震天转身就走。少女急道:“你不求我......”雷震天蓦然转头道:“你不要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人会用毒,我现在去找一个人,他自然能够化解,我又何必求你。”少女哼道:“中了此毒,不动还罢,一经走动,气血流转加快,只怕须臾间你就要命丧与此。”雷震天皱眉拉扯衣袖看去,果然这一会,竟然连手臂全都乌黑肿胀了。雷震天呆了半晌,终于坚定的迈开脚步。家逢巨变,复仇无门,此刻连这个小姑娘都斗不过,他只恨自己无能,他已有些心灰意冷,忽然觉得了无生趣,其中心情之复杂,心绪之转变,实非外人所能了解之万一。眼看我们的故事刚开始就要终结了,可是少女此时忽然说了句话,却像吹开了满天乌云,光明重现于人间。少女只不过喊了一句,“我是珊瑚。”就这一句话,又让雷震天如闪电般飞到少女面前。雷震天紧张道:“有何为证?”少女自包中掏出一块方型玉佩,轻抚雷震天的手,然后放在雷震天的手心,只见玉佩正面刻有雷震天三字,反面却是一座巍峨堡垒。雷震天长吁了一口气,已确信不疑,因为这正是代表他的信物,只不过在几年前被送了出去。他只知道,接受对象是个女孩子,名字就叫珊瑚。那是几年前雷霸天从苗疆回来后,告诉他已为他定了一门亲事。当时雷震天大吃一惊,他才十六岁而已,生命中还从未想过成家的事情,但雷霸天好像也只是知会他一声,根本就不理会他的感受。雷震天只好去找父母,但父母早已同意,并强行要去代表他信物的玉佩,交给雷霸天,几天之后雷霸天带着聘礼及玉佩奔赴苗疆去了。再次回来告诉雷震天等他成人礼后就要成亲,为此雷震天和父母大哥闹了很长时间的别扭。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更是相隔千山万水,互通消息不多,雷震天也就渐渐淡忘了。此刻,在这前途坎坷,多事之秋,忽然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妻竟然出现在眼前,雷震天不由方寸大乱,思绪万千。雷震天呆呆的看着珊瑚,珊瑚却仿佛红了眼睛。珊瑚幽幽道:“纵是我存心戏弄你,你为何死也不肯求我?你可知道你这样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表现?”雷震天道:“不是我不肯求你,实在是我绝不会在外人面前低头。”他实在也是说不出口刚才情境下心中的绝望。珊瑚道:“但你现在总该知道,我并不是外人。”雷震天道:“你既然已不是外人,也不必我再求你。”珊瑚笑道:“你已认同我了吗?”雷震天吞吐道:“这件事情太突然了,我,我,我一时还无法接受。”珊瑚怒道:“突然?有什么好突然的!从你的玉佩送到我手中的时候,你就应该心中时刻有所准备,难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阻挡不了你的薄情寡义吗?”说完竟嘤嘤哭泣起来。雷震天满头大汗,他本是纵酒放歌,开通豪爽之辈,当今世上也是风气开化,崇尚男女自由,想不通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如何谈婚论嫁。但他却想不到一个懵懂的少女除去每天练功识字,每日听的最多的就是身边的人说他的事,而且双方长辈决定,聘礼早下,天长日久,已不知不觉一颗芳心深刻他的名字。雷震天头大如斗,不知道从何安慰,只好拉起珊瑚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早已恢复如初。想必珊瑚刚才给他玉佩的时候已为他解了毒。珊瑚破涕而笑,道:“你不要脸,你是我什么人,你干嘛又拉着我的手。”雷震天苦笑道:“我错了。”珊瑚哼道:“你错在哪里?”雷震天......珊瑚跺脚道:“你这个没有诚意的人,你在敷衍我。”雷震天简直说不出一句话来,若是你遇见一个又叫又跳又哭又笑的姑娘,而且还是指定的未婚妻,估计你也只有理屈词穷。雷震天只好转移话题,道:“千山万水,孤身一人,一路风尘,你辛苦了。”珊瑚道:“我不辛苦,我也不是一个人来的。”雷震天问道:“还有谁?”珊瑚道:“我在生气,我不高兴告诉你。”雷震天只好又闭上嘴。珊瑚却问道:“你刚才说要找一个人?”雷震天道:“你说你一直跟着我,那天晚上你看到两个人追逐着出了明月山庄吗?”珊瑚道:“我当然看见了,那个人从窗户跃出来,却反身飞到屋檐上面,萧大哥跳到窗外,好似停留了一瞬,也飞到屋顶去了。”雷震天这时候才知道,原来他居然追踪不到两人的痕迹是这个原因。看来那人行事之可怕,处事之冷静,心智之精巧,实在也只有萧易寒能够匹敌。雷震天这才想起来一个问题:“你认识萧易寒?”珊瑚转了转眼珠,道:“我当然认识,我认识他比认识你早多了。我还知道很多事情,只可惜我现在仍在生气中,无论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的。”雷震天简直觉得这个珊瑚真是他生命中的克星,他算不上温文尔雅,也算不上风度翩翩,但他绝不会对别人无礼,也不会因为一点事情就无端生气。但这个珊瑚仿佛就能挑起他满腔怒火,只想把她捉过来狠狠的打屁股。但想到自己怎么会去打女人的屁股,不由的有些脸红。珊瑚看着他的脸色变化:“你是不是想打我?你脸红是因为害羞还是对我起了龌龊心思?”雷震天长吸一口气,淡淡道:“现在我只想你记住两件事,第一,你不告诉我的事,我一定都会知道;第二,夫妻本是一体,纵是有些羞人举动,也是为了增加情趣,更是恩爱之表现,绝不能说是龌龊心思。”这下轮到珊瑚红了脸,吃吃道:“谁和你是夫妻了,我本以为你是个又倔强又呆笨的驴子,原来你更是脸皮奇厚,没羞没臊的大色狼。”雷震天也不理她,拉着她的手就走。珊瑚叫道:“你想干什么。”雷震天道:“不干什么,这头驴子加大色狼只不过带你去找萧易寒。”珊瑚道:“到哪里找?”雷震天想了想道:“没到明月山庄之前,萧易寒曾对我说过,万一我们因为事情分离后,他不来找我,就让我到附近的叶家庄他朋友住处打听他的消息或在那里等待。”珊瑚道:“那你又为什么在这地方等那么多天?”雷震天幽幽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着他能回来......或者我在害怕什么?”于是两个人一路吵闹着走着。“你是不是很花心,见到漂亮女孩子就想调戏?你老实交待到底祸害了多少姑娘?”“其实我只调戏过一个姑娘,那就是你。”“怎么可能!你那天抱上马的是谁?”“我抱的不是你吗?”“我看你说谎都不带眨眼的,你那天还不知道我,你抱的不过是一个漂亮的陌生姑娘。”“你是在夸赞自己吗?我有没有问你为什么和萧易寒联合起来骗我?”“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就是花心。”“好吧,我就是花心,那又怎样。”“不怎么样,只要对我花心就好了,我喜欢。”“你只是没有见过世面,江湖英雄豪杰那么多,总有一天你会遇见真正让你心动的那个人的。你现在说的喜欢只是小姑娘的臆想,不算数的。”“你别白日做梦了,你这辈子都休想逃离我的手心。”...........雷震天心里忽然有点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只是没有料到后来果然发生一些事情,让他们黯然神伤,纠缠不休。到了叶家庄外,已是黄昏,残阳如血,正在缓缓坠落,天边万道霞光,缤纷流溢,仿佛给大地万物披上了一层金黄外衣。雷震天迎上一位荷锄而归的老者,问道:“敢问老丈,不知贵庄沈由达住处在何处,还清老丈指点一下。”老者吓了一跳,竟真的跳了起来,连扛在肩上的锄头都掉落在地。老者哆嗦着道:“你找他干嘛?你们是他什么人?”雷震天也骇了一跳,连忙扶住老者,道:“我们是他的朋友,来找他有些事情。”老者仰天长叹,道:“我说今天怎么天呈异象,原来是祸事要降临了!”说完一把推开雷震天,惊慌失措,跌跌撞撞的跑了。路上遇见一位出来担水的大娘,大声叫道,沈由达又要出来了!那大娘连忙把扁担水桶扔在地上,头也不转的跑了。雷震天与珊瑚面面相觑,不明就里。只听见庄中大呼小叫,鸡飞狗跳,一会又安静下来,只是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雷震天皱了皱眉,道:“这下倒是方便了。”珊瑚道:“怎么说?”雷震天笑了笑,道:“既然大家都这么怕他,想必谁都想离他远远的,不愿跟他有任何牵连,目标明确,岂不是方便我们寻找吗。”兜兜转转,两人来到一处空旷地带。只见这中间有一处空旷房屋,外带破烂院落,在这范围百米没有一户住家,连树木都没有几棵,光秃秃的一片,犹如湖泊中孤伶伶一座小岛。其时,天色已暗,天边已有数颗星星按耐不住探出了头。院落中竟竖着数根大杆,每个杆上都挂着一盏又大又亮的气死风灯,晚风吹过来,带着一阵酒肉香味,夹杂着隐约欢声笑语。薄雾已悄然笼罩,远远望去,小小院落仿佛披上一层薄纱,如梦如幻,让人忍不住觉得这一切充满了凄迷色彩,仿佛这不是人间,竟像传说中的狐仙在宴请宾客。雷震天不禁有些紧张,萧易寒虽然让他来这里,却没有跟他描述过这个沈由达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周围村民闻之色变,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刻,无可置疑,雷震天的心中也充满了好奇。到了近前,才发现院门更是残破不堪,少了一扇大门,另外半面也是布满刀剑痕迹,摇摇欲坠。院落中灯火通明,一尊石桌上摆了数样菜肴,几坛酒;石桌旁一火盆燃烧正旺,上面置有铁架,一人正半蹲在那里转动烧烤一样肉食。另外有三人分坐一面,正各自端着酒杯在高谈阔论,发觉有人进来后,三人一起放下酒杯,却沉默不语,那蹲下之人发觉异状,看见雷震天和珊瑚后,一脚踢开火盆,霍霍生风的走了过来。此人站起来后,才看出来他身材高大,虎背熊腰,壮硕之极,更是威风凛凛,仿佛一头猛虎扑面而来。只是背对着光,一时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雷震天刚想开口说明来意,那人已先出声,道:“你来了?”雷震天道:“是,我来了。”壮汉仰天大笑,道:“好,很好,没有想到你真的敢来,就凭你胆识过人,勇气可嘉,等下等你倒在地上我也要把你拉起来好好敬你几杯酒。”雷震天愕然道:“阁下什么意思?”壮汉道:“多说无益,我也很久没有出手了,见你倒是条汉子,也禁不住手痒,亮出你的兵器吧。”雷震天已摸不着头脑,道:“我从不用兵器。”壮汉忍不住又仰面狂笑,道:“好,好,我生平最喜欢的就是狂人。”说完一拳虎虎生风的朝雷震天面门砸来。这壮汉出手竟如市井泼赖与人打架斗殴一般,看似全无章法,只是乱打一通,只是雷震天明白,这壮汉实则内力惊人,拳法更是返璞归真,看似朴实无华的一拳袭来,却如天际流星,电光石火之间而至,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拳头未至,拳风已如风雷般袭来。雷震天不明所以,自然不肯稀里糊涂的打上一架,全身功力运转,手掌迎着壮汉的拳头一推,却随着拳风犹如落花般被吹落院门外。壮汉高声赞道:“好轻功,你若走,恕不远送,你若进来,我们就再打。”雷震天道:“我不走。”壮汉喜道:“那你就进来,好久没有痛快打上一场,浑身骨头都发痒了。”雷震天想了想,忽然笑了,道:“我也不进去。”壮汉怔住了,想不到雷震天居然如此回答。只见他摩拳擦掌,长吁短叹,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转个不停。珊瑚忍不住悄悄道:“你看这大汉是不是有毛病。”壮汉冷笑道:“我就算有毛病,也比那个人胆小如鼠强一些。”雷震天笑道:“无论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进去。”壮汉大怒道:“你真不进来?”雷震天道:“你猜?”壮汉怒极反笑,道:“好,好,算你赢了。”说完头也不转走过去收拾好火盆,又去烤刚才的肉食了。珊瑚道:“我看这个人疯疯癫癫,只怕真有毛病。”雷震天目光闪动,道:“他绝没有毛病,我猜好像有什么约束他不能出这个院子。”珊瑚恍然道:“应该如此。你能胜过他吗?”雷震天皱眉,道:“虽不至于输,但绝不能胜过他。”珊瑚也皱起了眉头,道:“这下麻烦大了,我们进不去,怎么询问萧大哥的消息或等待萧大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井底之蛙 第二章 明月山庄 第三章 缘定三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