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血龙情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回 浮沉脚下踩 晴空心间存

第二回 浮沉脚下踩 晴空心间存

雨十风 2020-11-23
迈,如遗世而完全的独立,化羽而登仙。  峰,能如此,那人呢?  人不能够!  峰的出尘超凡脱俗,源于百千年煅造的铁石心肠,而人生但是数十载,却要承载者多少情仇?  踏往这凌云顶,先看见的,就是一柄三丈不足的巨剑,此剑插在于大石之上,纯钢打造出的剑刃上,百千年来,凌霄峰一如巨剑,傲然矗立于龙水之南,任凭光阴荏苒,时转景迁,峰还是峰,剑还似剑,岿然不动。。...

血龙情仇

推荐指数:10分

《血龙情仇》在线阅读

  孤峰若剑,直耸云天。

  百千年来,凌霄峰一如巨剑,傲然矗立于龙水之南,任凭光阴荏苒,时转景迁,峰还是峰,剑还似剑,岿然不动。

  峰若似剑,峰顶便是剑端。

  抬头望去,那巨剑的剑尖,隐约浮现于云海之中,飘渺如隔世。

  那里是凌霄峰的至高之处,凌云顶。

  身处凌云顶,低头俯视,满是苍茫云海,恍若与尘世相隔;抬头仰望,唯见天穹浩阔,乾坤朗朗。

  凡尘俗世脚下踩,浩然长空满心怀!

  这是何等的洒脱与豪迈,如遗世而独立,羽化而登仙。

  峰,能如此,那人呢?

  人不能!

  峰的出尘脱俗,源自千百年锻造的铁石心肠,而人生不过数十载,却要承载多少情仇?

  踏上这凌云顶,首先看到的,便是一柄三丈有余的巨剑,此剑倒插于大石之上,精钢打造的剑刃上,赫然以篆体雕琢着“凌霄剑派”四个大字。

  显然,这柄巨剑绝不是供人挥舞杀敌的兵刃,而是声震武林的江湖巨派灵霄剑派的门碑。

  单是门碑就如此气势恢宏,可见灵霄剑派绝然无愧于中原武林巨派的美誉。

  绕过巨剑,便可见一条石径,蜿蜒通向山峰顶端,那里是灵霄剑派总址所在------凌霄殿。

  石径两侧,精心种植了各类奇花异草,那花花草草朦胧在山端缭绕的云雾间,隐隐芬芳随风徐来,悠悠鸟鸣不绝于耳,宛若空明幽静的人间仙境,除却那柄傲然屹立的巨剑,丝毫不显武林帮派一贯的庄严肃杀。

  但那一天却不同!

  那一天没有鸟语花香,取而代之的却是杀气。

  血腥的杀气!

  延石径向峰顶看去,一路上,竟尸横满地,鲜血,已将淡青色的石阶染得鲜红。

  血未干,人去未久。

  那还未冰冷的尸体,有半数身着蓝色劲装,蓝色是灵霄派的派色,这些身穿蓝衣的尸体,自然是灵霄派门下弟子。

  而其他尸体,大多身穿裘装皮袄,他们发色不一,肤色较白,面孔也不似中原之人,这种服饰长相,只会是来自龙水之北的大漠蛮夷。

  但此刻,无论他们的衣着、相貌、门派、种族有何分别,如今,都已是同一种人。

  死人,是没有分别的。

  穿过淌着鲜血的石径,只听厮杀叫喊、兵刃相触之声渐起,凌霄大殿殿前,灵霄剑派弟子已和外来的夷人战成一片。

  刀光不断,剑影飞舞。四处是横飞的血肉,四处是痛苦的哀嚎,双方弟子都已杀红了双眼,豁出性命,挥动手中的兵刃,向敌人身上招呼。

  这种时刻,只有拼命,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此刻不拼,下一刻,他们可能已无命可拼。

  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整个凌云顶已完全被笼罩在腾腾杀气所笼罩。

  但杀气最为强盛之地,并非早已血流成河的凌霄殿前,而是在凌霄大殿的殿顶之上。

  凌霄殿大殿之顶,由金蓝相间的琉璃瓦精心铺建而成,阳光下,每一片琉璃,都反射出绚丽的光泽,从远处看来,分外壮观。

  就在这壮观的屋顶上,现在,正面对面站着两个人。

  一人为须发斑白的老者,身姿却入年轻人一般挺拔。

  他身穿一身青紫色长袍,手握长剑,苍老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周身却散发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

  另一人身材高大魁梧,看去竟比白发老者高出一头有余。

  这人身披一件黑色裘袄,腰挂一柄金色大刀,脸却被一副雕花面具所遮盖,虽看不出相貌,但从面具后飞散的金褐色发丝来看,此人也为漠北之人。

  此外,这人身上的裘袄做工精致非凡,毛质细腻柔软,而面具上镶嵌的各色宝石,也都是价值不菲的上品。

  能穿着如此华贵的服饰,想来此人在漠北蛮夷中的地位必定颇高。

  二人就如此站在凌霄殿殿顶,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对方,如果目光能杀人,现在这里必定已血流成河。

  但杀人的是刀剑,不是目光,而二人的刀剑都仍停在鞘中。峰顶的山风呼啸而过,吹动二人的衣衫,猎猎作响。

  凌霄殿前的恶战惨烈依旧,随时都有利器刺入人身体的可怖声响传来,和着痛苦的喊叫,令人毛骨悚然。

  但这一切,似乎都与屋顶上的二人毫无关系,他们安静的对峙着,仿佛早已和这个世界隔离,除了面前的对手,他们眼中再无他物。

  实际上,他们并非不关心自己同门的生死,只是他们别无选择。

  因为他们知道,哪怕是瞬间的分神,都会成为对方出招攻击的破绽。

  高手过招,一招足以定胜败,而败的代价,通常就是死。

  没有人愿意死,所以两个人仍在对峙,或者说,在等待对方的破绽。

  白发老者的长剑仍在未离鞘,戴面具人的鬼头刀也挂在腰间,但二人周身所释放而出的杀气,却比剑更锋,比刀更利。

  所谓无招胜有招,此时二人还未出,但萧杀之气,已压过大殿前火拼的众人。

  风仍在吹,拂过苍老的脸,拂过精致的面具。

  良久,那白发老者终于开口,道:

  “相传,漠北阎罗城主向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敢问阁下可便是阎罗城主?”

  戴面具人答道:

  “不错,在下正是阎罗城主,而阁下手中所持兵刃,乃天骄名剑,想必阁下便是灵霄派掌门万江川了。”

  “正是老朽。”万江川继续道:

  “素闻阎罗城主武功奇特,道法深厚,今日老朽倒要领教一下,请城主出招。”

  阎罗城主乎冷笑道:

  “难道万掌门就不问问我等来此究竟何意?”

  万江川哼一声,道:

  “既然是来寻死的,又何必相问?”

  万江川话音才落,只见蓝衣一闪,一道剑光在阎罗城主身后出现,直逼阎罗城主后心。

  万江川脸上拂过一丝笑意,他深知,阎罗城主已经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剑气也都凝聚在正对自己一面,

  此时他背后正是空门所在,即便是普通弟子的一击,也难以阻挡,更何况那背后突袭的蓝衣人,正是自己座下的得意门生,灵霄派第一弟子莫擎天,他的凌霄剑法已练就七八分火候,这一剑势在必得。

  同时,万江川已算到,就算阎罗城主拔刀抵挡住莫擎天的突袭,他面对万江川一侧的防御必定出现破绽,而万江川有十分把握,在这破绽出现的刹那,他便可刺出致命一击。

  这一系列对策在万江川脑海中瞬间闪过,他甚至想到自己诛杀掉阎罗城主后,灵霄剑派在江湖中的声望必定大涨,或许还可荣登中原第一剑派的宝座。

  想到这里,万江川脸上,笑意更盛,他的右手已握住那把象征地位和荣耀的天骄名剑,随时准备同爱徒一道了结那中原武林的第一大敌----阎罗城主的性命。

  但万江川错了。

  阎罗城主的确没有动,却也没有死。

  他知道,自己家不能拔刀抵挡背后的一剑,因为这样,无疑会给正面的万江川进攻的机会。

  而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必抵挡这一剑,因为有人一定会替他接下这一剑。

  这个人叫做幽冥,阎罗城四大堂主之一,此次阎罗城围攻灵霄剑派,幽冥的任务之一,便是保护阎罗城主的安全。

  阎罗城主确信,放眼天下武林,武功胜过幽冥的人不超过十个,而在灵霄剑派中,除去已死的欧阳一笑和面前的万江川,幽冥再无对手。

  换言之,只要幽冥出手,就必定能替阎罗城主接下这夺命一剑。

  阎罗城主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就在莫擎天剑尖距阎罗城主背心不足寸尺之遥时,只见一道惨白剑光斜插而来。

  剑光相交,莫擎天只觉一股阴森之气顺手中长剑直逼心脉,大惊之下,他连忙收回长剑,飞身撤出五丈之远。但那阴森之气,却仍宛如鬼魅般,缠绕于胸间。

  莫擎天立即运功调息,方才将邪气压下,定眼一看,一个金发黑衣的男子赫然站在他与阎罗城主之间。

  这男子正是幽冥。

  风还在吹,吹起幽冥披在肩头的金色长发,金发之下,是一张瘦长的脸,那张脸肤色惨白、鹰鼻枭眼,一副凶残模样,看去便令人心怵。

  而他手中紧握的长剑,更令人不寒而栗。

  那柄剑,从剑刃到护手再到剑柄,竟全部是由森森白骨打磨而成,从上至下,无不散发着阴森鬼气。

  而莫擎天知道,刚才传入他心脉的阴森之气,绝不单单来自这并白骨剑,更来自于那黑衣男子所修炼的心法。

  阴森的心法,诡戾的剑。

  心如其剑,剑如其心,心剑相合,莫擎天知道,眼前这黑衣人,实乃自己平生前所未见的大敌。

  就在莫擎天思索之际,幽冥再度攻来,手中白骨剑夹带着森然鬼气接连刺出三剑,剑剑刁钻致命。

  面对如此犀利的攻势,莫擎天不敢力敌,只得展开步法闪转躲避。

  灵霄剑派虽并不以轻功闻名,但莫擎天身为凌霄第一弟子,内功深厚,步法扎实,几番闪转腾挪,只退不攻,幽冥竟也奈何不了他。

  转瞬之间,幽冥已刺出十余剑,剑光如雨,倾泻而至,莫擎天只得连连退让,而此刻,他方才发觉自己最大的劣势:凌霄殿殿顶虽大,但尤有尽头,十余剑下来,他已被幽冥逼至殿顶边沿,眼看便再无退路。

  幽冥见莫擎天已被逼入绝境,手中长剑竟然水平砍出。

  习武之人皆知,剑是用来刺,而不是砍的,但幽冥这看似不伦不类的一剑,竟然已封住了莫擎天左中右三路,而这三路,正是莫擎天退守之选。

  莫擎天避让的退路都已被封,无奈之下,只得纵身向上跃起,心中却是大窘,他知道,自己被逼至此,只能跃下大殿之顶,但这样,一来担心尊师安危,再者他跃下之处正是凌霄后殿,阎罗殿与灵霄派的冲突仍集中在前殿而尚未攻入后殿,这样一来,岂非是引狼入室?

  就是这样一番犹豫,莫擎天向上跃起时机迟了毫厘,而又正是这毫厘之间,幽冥的白骨剑已至。

  莫擎天只觉小腿处一寒,刺骨剧痛随之而来,而后便跌下殿顶。

  幽冥一剑得手,立刻乘胜追击,紧跟莫擎天一同跃下。

  再看万江川这边,眼见爱徒受伤,心下大急,但他对阎罗城主甚为顾忌,不敢上前相救,只有继续与阎罗城主对峙,心下却知,要想解救爱徒莫擎天乃至整个灵霄剑派,唯有与阎罗城主一较高下。

  但他是否有把握击败阎罗城主?

  万江川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见识过阎罗城主的武功,他的武功强弱,招式套路,对中原武林而言,完全是个谜。

  但迷,终有破解的一天,是否是今天?是否是在现在?

  正在万江川寻思之时,只听阎罗城主冷声道:

  “素闻中原之人尊礼重道,在下倒要请教万掌门,贵派弟子背后偷袭这等行径,究竟是何礼何道乎?”

  万江川哼了一声:

  “对有道之人,我等自然要尊礼重道,而对汝等蛮荒野人,又何谈礼教?”

  “教”字才出口,万江川手中名剑已然出鞘,天骄名剑!

  万江川心下决断,向前飞窜而出,手中长剑直指阎罗城主胸膛,蔚蓝色的剑锋,如苍穹般深邃。

  既然要战,又干待何时?

  阎罗城主见此状,冷笑一声,右手拔出腰间的金色大刀横在身前,那大刀通体金黄,竟如同黄金锻造一般,在阳光下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辉。

  蔚蓝的剑,金黄的刀,还有比刀剑更锋利的杀气。

  刀剑相接的刹那,火光迸发在蓝天金瓦之间。

  莫擎天已看到大殿之顶四射的火花,只是他已无暇顾及掌门与阎罗城主的对决。

  对他而言,首先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的儿子还未满月,他的爱妻还在等他归来,他怎能死?又怎能让心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早早沦为孤儿和寡妇

  ?

  所以他不能死,他必须坚持,但这坚持,又谈何容易。

  腿已伤,行动不便,而对手的武功明显在自己之上,若不是对后殿地形较为熟悉,而幽冥又担心有埋伏而不敢全心攻击,莫擎天这才勉强支撑的现在。

  但显然,他已是强弩之末,每一个不经意间,都有可能命丧幽冥剑下,从此与娇妻爱子天人永隔。

  可就在莫擎天几欲溃败时,他看到了转机。

  大殿顶上火花迸发的那一刻,幽冥竟然一怔,随即眼角余光扫向屋顶。

  莫擎天作为灵霄派第一弟子,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怎么能放过这等机会。

  在幽冥一怔的瞬间。莫擎天的长剑已刺出。

  这一剑,莫擎天已将自己毕生修行灌注其中,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自己的性命,妻子儿子的未来全部押在这势在必得的一剑上。

  这一剑,不成功,便成仁。

  莫擎天没有成功,他本该得手的,但却忽略了一件事。

  他腿上有伤,腿上有伤动作就会有变慢,而剑术最重要的,就是速度。

  所以当他这孤注一掷的一剑刺向幽冥时,幽冥已回过神来。

  莫擎天感觉到自己肋下剧痛,紧跟着便向后飞了出去,飞行中似乎撞上了房门,撞进了屋子。

  可他庆幸,至少挨下的是幽冥的一掌,而非一剑,若是幽冥用剑的话,此刻,他已不会有这些感觉,因为,死人是不会有任何感觉。

  但当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屋里的一切时,他只觉生不如死。

  因为他看到一个绝世风华的女子满脸惊恐的看着他,女子怀中的婴儿啼哭不止,而另一边,一个黑衣男子正提着一把白骨制成的剑走来。

  那女子,正是莫擎天的爱妻凌月天,凌月天怀中的婴儿,正是他未满月的儿子。

  造化弄人,莫擎天竟然阴错阳差的被打进自己的厢房中。

  莫擎天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中了幽冥一掌,胸中血气翻滚,身体如同要炸裂一般,即便幽冥不给他一剑,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自己死就死了,但如今,连自己的妻子儿子都无法幸免…

  莫擎天的心已死,身体的疼痛感也在慢慢消失,他看到幽冥举起那并森森白骨累积成的剑,缓缓向自己刺来。

  没有反抗,莫擎天已然没有气力反抗,他只能将脸转向一侧,试图在生命的最后,再看上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但庆幸的是,莫擎天不仅看到了妻子儿子,还看到了另一个雪白的身影从窗外飞身而入,白衣人手中一柄漆黑的宝剑,生生将幽冥逼开,那剑不但漆黑,而且毫无光泽,宛若黑色的漩涡,将世间的光明吸收殆尽。

  莫擎天的视线已模糊,他隐约看到,那个白衣如雪的削瘦男子,看到他飞扬的黑色长发,看到他指向幽冥的漆黑的长剑。

  莫擎天知道,他得救了,至少他的妻子儿子可以幸免。

  因为眼前的白衣男子,叫钟离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人尽皆知事,岂非当事实? 第二回 浮沉脚下踩 晴空心间存 第三回 同门情似海 母爱坚如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