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血龙情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回 人尽皆知事,岂非当事实?

第一回 人尽皆知事,岂非当事实?

雨十风 2020-11-23 00:38:37
声。  那人声(古道旁,一家破旧的茶庄。  茶庄的木梁和立柱早以斑驳退色,就连招牌上,那个招纳生意的“茶”字,都看起来模糊不清不清。  茶庄后面的树荫中,几匹托着货物的马被拴在树干上,悠闲自在的吃草。这些终日为主人装载货物长途奔袭的牲畜,此刻已卸掉鞍缰,这种天气,就连枝头的蝉鸣之声,都显得干涩乏力,更何况人呢。。...

血龙情仇

推荐指数:10分

《血龙情仇》在线阅读

  此时正值盛夏时节,无风,午后的骄阳似火焰般炙烤着大地,燥热无比。

  这种天气,就连枝头的蝉鸣之声,都显得干涩乏力,更何况人呢。

  这条纵贯南北的古道,本是商贾旅人们东奔西走的必行之路,此刻,却既无车马,更无人影。

  毕竟商贾和旅人也是凡人,这种天气赶路,只怕是和自己过不去了。

  古道蜿蜒延向北伸而去,远处似乎有隐约的隆隆水声传来,空气也因弥漫的淡淡水气而略微凉爽了几分。

  就在此地,终于有了人声。

  那人声来自古道旁,一家简陋的茶庄。

  茶庄的木梁和立柱早已斑驳褪色,就连招牌上,那个招揽生意的“茶”字,都显得模糊不清。

  茶庄后面的树荫中,几匹托着货物的马被拴在树干上,悠闲的吃草。这些整日为主人载货奔袭的牲畜,此刻已卸下鞍缰,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光。

  马儿尚如此,那些骑马赶车的人自然更要在这难得的休憩消暑之处,喝几杯清茶,吃几碟小菜,放松一下在酷暑中奔波而疲惫的身心。

  这些茶客身着各式服装,三五一桌,围坐一堂,或抱怨旅途的坎坷,或感慨世道的不平,一时间,小茶馆中熙熙攘攘,甚为热闹。

  生意如此兴隆,店小二自然是忙得不亦乐乎,而掌柜的则坐在柜台里,满意的数着铜钱。

  这家茶庄生意兴隆的原因,不仅在于它是这条交通要道上,罕有的几个过往行人的落脚休整之处,也因为,总有一个说书老人,在这茶馆中,论古今大事,评侠士豪杰。

  近年来,天下太平,百姓安康,江湖间的血雨腥风,似乎早已沦为居家间的笑谈,而那些无以亲临江湖纷争,却心怀热血豪情的旅人,自是愿意在这茶馆中一听为快。

  喧闹间,只听一声清响,说书老人手中的抚尺落案,众人立时安静下来。

  只听那说书人道:

  “神州大地,幅员万里,广垠无边,传说有千里巨龙,盘踞于此。

  斗转星移,日月变迁,多少年后,那巨龙与大地混为一体,化作滚滚长江,西起西方高原,东入浩瀚大海,将天下一分为二。

  此江名曰龙水。

  龙水之南,乃我浩瀚中原富庶之地,水草肥美,气候宜人。千百年来,我等中原之人,在此繁衍生息,安居乐业。

  龙水之北,乃蛮荒大漠,风沙滚滚,流沙遍地,实为一片不毛之地。然却有漠北蛮夷之人穴居住于此,此等人茹毛饮血,披发左衽,嗜血好杀,凶残无道。

  蛮夷之人于漠北建立黑暗城邦,名曰阎罗城,又倚仗其荒漠特产黑水冥油,以及其邪门歪道之术,屡屡进犯我中原浩土,欲抢夺我肥沃土地。

  而在我中原之土,习武行侠之士遍布各地,更有无数武林门派星罗棋布,更有三家门派,积百年基业,集武学精粹,成为中原武林的佼佼者。

  其中,南方有千年古刹悲空寺,其武学根基已有千年之久,内在实力深不可测,实为中原武林第一门派,然门下弟子多为出家僧侣,一心修佛,而悲空寺历任主持也皆为以慈悲为怀的得道高僧,故远离尘嚣,多年来不涉江湖纷争,故悲空古刹声名犹在,却已日渐淡出。

  而在西方,龙水南畔,有数座青山连绵相抱,其间是幽谷深涧,此地集天地灵气,乃风水宝地,自古便是道家修道求仙绝佳之所,此地名曰绝尘谷。绝尘谷中之绝尘观,便是道家一派习武修道之地,其门下弟子,以太极八卦为心法根基,演化出纷繁复杂武学奇功,在中原武林中,zhan有一席之地。

  再者,便是中原极富盛名的凌霄剑派。

  龙水之南,定安城之北,有山峰拔地而起,耸入云端,此山不似绝尘谷般诸峰环绕,连绵不绝,而是孤峰耸立,其山势陡峭,悬崖纵生,宛若一柄利剑刺破碧霄,故得名凌霄锋。

  登上凌霄峰顶举目四望,四下是茫茫云海,抬头是苍茫天穹,大有脱凡出尘之感。而此地,便是凌霄峰至高之顶,名曰凌云顶,凌霄剑派的主殿凌霄殿便坐落于此。

  凌霄一派创派至今,不过百年许,却在江湖中大有声名,其门下弟子,不仅精于剑术,武艺高强,且皆为行侠仗义之士,在江湖中惩奸除恶,仗义疏财,救人于危难之中,侠义之风广为传颂。而凌霄剑派的历任掌门,更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武学造诣已达至臻之境,功力莫测,放眼天下难有敌手,而其为人也都是胸怀坦荡,视天下为己任的大英雄、大豪杰,为江湖中人所仰慕不已。”

  说到此,那说书老人双手抱拳,双目远眺,脸上满是对灵霄剑派的无比钦佩之情,好似天上诸神也比不过灵霄剑派掌门一言一动。

  “哼!”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冷笑,声音虽不大,却余音不绝,如一股寒气在茶馆间蔓延,就连原本闷热的空气,似乎都因这冷笑都凉了几分,而这也恰好给那些听书听的热血沸腾的茶客们降了降温。

  那说书的说书老先生不禁一愣,眼角微微抖动,但很快调整了状态,继续全情投入的说起书来:

  “于是乎,南有悲空古寺,北有绝尘凌霄,三大武学门派在江南中原以鼎足之势形成三道屏障,抵御着江北蛮夷们的侵袭。

  我中原本乃天下武学之源,怎是那些蛮夷之人的邪门歪道武功所能比拟,再加之三大门派的鼎力合作,屡屡击退大败漠北阎罗城的进犯。

  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十年前龙水江头之役。

  当时,众多阎罗城帮众在大魔头阎罗城主的带领下,集结于龙水北侧,欲大举突袭对岸凌霄峰,若阎罗城越过龙水,中原之地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那时的灵霄剑派掌门人莫擎天莫大侠知晓此事后,为守护中原浩土,拯救天下苍生,派出其独子莫不凡率领凌霄派弟子前去迎敌。

  众人一到龙水南畔,只见对岸黑漆漆的一片,皆为阎罗城帮众,这些漠北蛮夷,个个蓬头垢面,其貌不扬,特别是那为首的阎罗城主,面貌凶邪,俨然一副凶神恶煞之相。

  莫不凡见此景毫不畏惧,他手持传说中的神兵血龙神剑,施展绝世轻功,腾身而起,越过滚滚波涛,孤身一人,突入敌人阵中。

  只见莫不凡手中神剑在他内力催发之下,放射出万丈霞光将整个天际映得一片火红,顷刻间,大地震颤,江水翻腾,一条巨龙从龙水之中傲然跃起。

  只见莫不凡纵身一跃,落于巨龙头顶,驾驭巨龙在阎罗城阵中冲杀个七进七出,剑光所过之处,

  蛮夷之人无不血肉横飞,哀鸣不止。残余阎罗城帮种见此景,纷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所谓穷寇勿追,莫不凡有大仁大德,未将敌人赶尽杀绝,而是掉转龙首,直取阎罗城主,那阎罗城主也绝非善类,与莫不凡大战三百回合,终被莫不凡斩落江中,尸首全无。

  此役之后,阎罗城元气大伤,再不敢对我中原贸然进犯。而凌霄剑派也因此役之大获全胜而声望陡增,而成为万众敬仰的武林北斗。此外,莫擎天和莫不凡父子修道有成,功德圆满,而飞升成仙,这正所谓:

  凌霄神剑英姿洒,斩落蛮夷首登仙。”

  说书老人话音一落,抚尺一响,茶馆中欢呼之声顿起,有人拍案叫绝,大称痛快,有人抚首顿足,为未能亲见此等惊天之战而抱憾不已。只有那掌柜的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仍坐在柜台后面,自顾自的数着手中的铜钱。

  蓦地,这本已人声鼎沸的茶馆中,又传出一阵冷笑,而且愈笑愈大,竟渐渐盖过了众人的赞叹之声,最后,连那嗡嗡不止的蝉鸣声都被笑声掩盖,那笑声中,有几分不屑,几分无奈,甚至,还有些许苍凉之意。

  在座众人不明所以,纷纷左顾右盼,寻找笑声的源头。

  若是有精于武学之人在场,必定听得出,这大笑之人,其内力之浑厚,绝非常人所及。但这茶馆内的众人,似乎都只是些普通商旅,而此刻,他们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角落里,一个一席黑衣中年男子身上。

  照常理,到这茶庄自然是来喝茶的,但这位仁兄显然另有所见,他面前的茶桌上,摆的是三个喝得一滴不剩的空酒坛,而在他手中,还拎着另一坛酒。

  这人一面笑,一面把酒径直往嘴里灌,看那模样,俨然一个醉了七八分的酒鬼。

  若仔细看来,这黑衣中年人的年岁不过三十上下,相貌也还算英俊:

  浓密的眉,英挺的鼻梁,刚毅的唇角,这脸,绝不算难看。只是那已斑白的鬓角,和腮畔凌乱的胡渣,显现出一份与年龄不符的沧桑和落拓。

  更令人诧异的是,这男子的额头上,竟有一条二寸来长的伤疤一直延伸到眉心,这伤疤的形状弯转扭曲,如同一条长牙五张的龙盘踞在眉头,分外诡异。

  显然,这也绝非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没有人会喜欢盯着有这样一张脸的古怪男人太久的。

  所以很快,大多茶客们都识趣的收回目光,转身继续刚才的话题,不再理睬那男人。

  但偏偏有人不识趣。

  此刻,这个不识趣的人已经站起身,面朝黑衣男人走去,脸上写满了愤慨之意。

  这张脸,约摸不过十七八岁样子,剑眉朗目,气宇不凡,看去可要比那黑衣男人帅气许多,也年轻许多。

  这少年大步走到黑衣男子面前,抱拳道:

  “这位兄台,不知何事令你如此开怀,可否愿意说来一听?”

  黑衣男子只是抬眼扫了他一眼,嘴,依然在笑,手中的酒,也依然再倒。

  “坐。”

  男子只说了一个字。

  少年一怔,却丝毫未显慌乱,而是伸手抽出木凳,径直坐到黑衣男子对面。

  “喝酒。”

  这次是两个字,而这两字话音刚落,少年面前便多了一碗上好的美酒。

  只是没有人看清碗从何处来,酒,又是如何落入碗中的。

  那少年又是一怔,然后二话不说,端起碗便将酒一饮而尽。

  看到此景,那黑衣男人竟又大笑起来,只不过这次的笑声中,似乎多了些欣慰和畅快之意,看那少年的眼神,竟似乎有了几分怜爱之情。

  但那少年却显然不胜酒力,一碗酒下肚,俊美的脸此刻已涨得通红。

  黑衣男子并不以为意,他淡淡道:

  “你问我为何而笑,我便是笑那说书人口中的故事了。”

  这是黑衣男子所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而那少年、从未想到,一个人说话的语调,竟能冷漠的如此境地,听来就像一潭死水,即便再大的风雨,也掀不起丝毫涟漪。

  那语调,甚至令少年感到阵阵心寒,但还是强作自信道:

  “十年前那一役,灵霄剑派掌门之子莫不凡,率灵霄剑派众弟子大败漠北蛮族,拯救中原黎民苍生,捍卫中原武学荣耀,此等英雄壮举,早已被中原百姓奉为佳话,成为吾等热血男儿习武修行的标榜。在下敢问兄台,惩奸除恶,捍卫中原,这大义之举,又有何可笑之处?”

  一语作毕,少年人长抒一口气,似乎对自己的这番豪言很是满意,甚至有些听客也开始为他的言论叫好称是。

  只可惜那黑衣人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只是冷笑道:

  “小兄弟,你可否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少年不假思索,点头应允。

  “其一,你可是灵霄派弟子?”

  少年微微皱眉,摇头否认。

  “其二,你可去过龙水之北的大漠,见过漠北之人?”

  少年再摇头,脸色已微变。

  “那你怎知漠北之人便是蛮夷,灵霄派便是正道,又怎知十年前龙水之战,究竟孰对孰错,孰是孰非?”

  “这等事实,人尽皆知,有怎会有错?”

  黑衣男子又笑了,笑声很大,但,不再是冷笑,而是苦笑。

  “人尽皆知的事,就一定是事实,这还不够可笑吗?仅凭一些道听途说的故事,便盲目的去膜拜或憎恶,这,还不够可笑吗?”

  少年张开嘴巴,似乎想辩驳些什么,却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

  茶馆再度安静下来,众茶客的目光纷纷聚集在少年身上,而少年的目光却呆滞,宛若沉思。

  良久,少年竟缓缓站起身,向黑衣男子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道:

  “敢问十年前,阎罗城与灵霄派于龙水之战,阁下又是否亲见?”

  这问题似乎在黑衣男子预料之外,他第一次放下了手中的酒坛,抬起头,再度将少年打量一番,就像从未见过此人一般。

  茶馆外,蝉在鸣,水在淌,云淡,风轻。

  黑衣男子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悲伤,转头向远处眺望去,目光所及,在那蓝天白云之间,有一座山峰,如利剑般,只刺天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人尽皆知事,岂非当事实? 第二回 浮沉脚下踩 晴空心间存 第三回 同门情似海 母爱坚如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