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秦关汉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5章 身陷险境

第005章 身陷险境

那年夏月 2020-11-22 20:05:26
重的累赘,以至他刚钻到小巷,身后便有马蹄声和“绣衣办理案件,速去规避!”的喝声传来。  他对城中的环境更本一点儿都不陌生,没办法像个无头尸苍蝇般不要盲目乱奔,借助于还未弄清楚状况的路人和摊铺的掩护占时想逃避着绣衣吏的追捕。  拐过两条小街,但是还未被抓获归案,就在他要拨开人群的同时,他听到身后一道道急促的命令:“把守四门!”。...

秦关汉月

推荐指数:10分

《秦关汉月》在线阅读

  就在那人厉喝“拿下”的同时,秦慎刚好转身。

  就在他要拨开人群的同时,他听到身后一道道急促的命令:“把守四门!”

  “通知郡尉封锁城门!其他人追!”

  庆幸的是,围观人群并没有出手拿他,反而伴随着突然响起的厉喝和马蹄声轰然四散,一时间大街上鸡飞狗跳乱成一团,他就这样随着众人钻进了一条小巷。

  可惜他的身形和装束相对古人实在太过鹤立鸡群,或许平常这会成为他自傲的资本,然而此刻则毫无疑问是他最为沉重的累赘,以致他刚钻进小巷,身后便有马蹄声和“绣衣办案,速速回避!”的喝声传来。

  他对城中的环境根本一点都不熟悉,只能像个无头苍蝇般盲目乱奔,借助尚未弄清状况的路人以及摊铺的掩护暂时逃避着绣衣吏的追捕。

  拐过两条小街,虽然还未被抓获,但是身后的马蹄声和喝声始终如影随形。

  裤袋中的几百铢铜钱随着他的奔跑不断晃动碍事之极,秦慎暗骂为什么不造纸币时忽然心中一动,连忙从袋中掏出铜钱扯断细绳,在拐入第三条小街的时候将钱币向后抛向天空大声喊道:“捡钱啊!”

  满街的行人未必听懂他喊的是什么,但是漫天飞舞的铜钱却是实实在在的,伴随着叮铃当啷的钱币落地声行人一怔之后顿时哄抢起来。

  秦慎连忙拨开蜂拥而来的人群钻了过去,暗松一口气的同时抓紧时间沿着变得稍显空旷的街道急速朝前奔去。

  然而好景不长,回头间只见身后的小街随着“绣衣办案,速速回避!”的厉喝那些忙着捡钱的行人又赶紧纷纷让开道路。

  秦慎心急如焚,知道此刻保命要紧已经不可能计较再多,回望几十步外的绣衣吏,疾奔中迅速从后背取下长弓,奔至另一条横巷的路口时捏箭中猛然顿足回身搭弦挽弓,瞳孔一缩双手还是不由微微下坠半分,“铮铮”连续两声弦鸣,利箭连珠迸发朝最前两马疾射而去……

  箭矢脱弦之时,他已经转入横巷。

  “嘶~嘶~”两声悲鸣从身后传来,然后便是一片嘈杂。

  云中驿馆。

  一位美妇轻敲房门道:“灵儿,还没好吗?你阿翁都发怒了。”

  “好了好了。”房内传来娇脆的不耐烦声音,旋又小声抱怨道:“这日头毒辣得很,真不明白阿翁为何非得赶路。”

  美妇轻笑道:“前两日还嫌走得太慢,怎么今日却又抱怨起赶路了。”

  “那也总得给我片刻时间包扎妖妖吧。”说话间房门吱呀一开,露出一张明眸善睐的俏脸,原来竟是大街上秦慎遇到的那一对母女。

  少女怜爱地看了一眼怀中乖顺的小狐狸,气嘟嘟道:“妖妖腿都折了,那无赖真是狠心,也不怕遭了报应。”

  我到底做了什么坏事?第一次入城就弄得这么狼狈!秦慎嘴唇干涩发白的斜倚墙壁气喘吁吁,浑身有种虚脱般的乏力感觉,从早上到现在,他还未曾进过粒米滴水。

  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只知道他已经穿过了差不多十来条街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从他射出那两箭后,追兵暂时已被甩掉。

  然而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城门此刻应该已经被封闭把守,刚才他还窥见持戟拿枪的兵卒在大街上忙碌穿梭,更在每个重要街道路口设下了关卡,他再想在各个街巷中穿行已无可能。

  更为要命的是,恐怕再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渗透到大街小巷,到了那时,他又该如何自处?

  皱眉思索片刻,前后打量这条清冷的小巷,凝耳倾听墙后的动静,秦慎退后几步,猛然冲身翻上院墙朝院内看去,除了七八辆满载货物的马车,里面静悄悄的一片。

  天助我也!

  看清院内情形的他心中大喜,他本来只是打算在这户宅院躲上几日待到风平浪静后再找机会溜出城去,却没想到这户人家似乎正要出行,那他不是刚好可以藏身马车混出城外?

  但是,万一城门守卫搜车怎么办?

  秦慎蹲在墙头两难起来。

  看这户人家的阵势,恐怕也是非富即贵,守卫应该不会轻易搜车吧?!

  好一阵纠结,最终还是尽早脱离危险的诱人想法占了上风,于是把心一横翻身跳下,蹑手蹑脚靠近马车这才发现满载的货物尽是皮毛山货草药之类,藏身之处实在不多,只好挑了一辆全是皮毛最为高大的马车爬了上去,将各种貂皮羊皮覆盖在自己身上,不到片刻功夫,已是浑身冒汗。

  这样下去,就算没被抓住,恐怕也得变成木乃伊,苦笑着正要起身,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并伴随着叽里咕噜的话语,听动静似乎正朝这边走来。

  胡人?!秦慎一怔,不过此时情形已不容许他再做其余选择,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听天由命。

  马车很快就在吆喝声中动了起来,不到盏茶功夫,七弯八拐的马车磕了一下后周围变得一片喧闹,他知道已经出了大门来到街市。

  “嗷呜嗷呜。”马车外突然响起熟悉的叫声,秦慎正琢磨究竟在哪里听过时,只听又一把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妖妖别怕……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下又如此不安生了。”

  无人回应。

  那女子貌似讨了个没趣,不依的撒娇道:“阿母,街上怎么这么多如临大敌般的兵卒,你看,都把我的妖妖给吓着了。”

  居然是她们!秦慎微微一愣便察觉出说话之人是谁,旋即猜出她口中的妖妖是谁,不由心觉好笑,妖妖,我看你们母女比它还妖。

  “与我们无关,莫要多事。”美妇肃声告诫道。

  少女满不在乎的轻哼一声,语带愠恼道:“吓坏我的妖妖就是不对,他们和无赖一样可恶。”

  对此秦慎深有所感自然一百个赞同,他也觉得这些兵卒确实烦人,如果没有这些兵卒,他只身一人顺利的逃出城外料想也不是难事,然而现在就难说了。

  不过倘若他知道少女口中的无赖是特指而非泛指,不知又作何感想。

  马车缓缓前行,烈日之下他只觉犹如置身蒸笼一般,如雨的汗水渗入硝制过的皮毛里散发出阵阵呛鼻怪味,让他头昏脑胀几欲作呕,数次想要掀开皮毛,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一路上走走停停,虽然每个关卡都有兵卒阻拦询问,不过很快便放行过去,至此他那忐忑的心情也终于渐渐平息,暗自庆幸没有做错选择,同时又为兵卒的严阵以待感到困惑。

  为了抓捕一个可能是匈奴探子的人,用得着这么大阵仗?

  答案是否定的。

  那这一切作何解释?

  从对方的穿着来看,他们和城中普通兵卒明显不同,其次他们风尘仆仆似乎远道而来,而且那人能够随意调动云中兵马,最后他们口呼“绣衣办案”,由这几点可以得知,对方有可能不是云中官兵,但是权力又极其之大,“绣衣”应该是指他们的衙门,新莽时期有“绣衣”这个衙门吗?

  他所知的那点历史知识给不了他任何答案。

  最重要的是,就算怀疑他是探子,那也应该先抓捕起来严刑拷打,为什么那人却是直接眼含杀意?

  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究竟是为什么。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令他就像三天前的穿越一样茫茫然中再次心生诡异之感。

  “停!”

  马车的戛然而止将他从沉思中惊醒,听着有人上前交涉的动静秦慎无奈暗叹,也不知还有多少道关卡。

  “奉天使之命,所有出城人员车辆都需检查方能放行。”

  秦慎一惊,发现这次和其他关卡明显不同,心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天使?”车队中有人惊疑发声,旋又道:“堪合文书你也看过,这是奉匈奴单于之命出使长安的车队,难道也要查吗?”

  “也要查!”一把阴恻恻的男声传入耳中,秦慎听出好像是那个目带杀意之人,不由叫苦不迭,好几道城门,怎么他就偏偏守在这里!

  “王执法?!你怎么会在这里?”车队中那人显然认识对方,惊讶中跳下马背赶了上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初抵西汉 第002章 绝色双姝 第003章 横生枝节 第004章 祸不单行 第005章 身陷险境 第006章 一波三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