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价宠妻太甜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真正的绝望

第6章 真正的绝望

十六月 2020-11-22
而据代砚悬所知,拍卖会场的最底层,是拍卖会场的老板的办公室。而在不知不觉中,她被谷以宁牵着手,回到了最底层。即便这时候也没人给她什么再次提醒,虽然谷以沓突然间缓和了身上盛而在不知不觉中,她被谷以宁牵着手,来到了最底层。。...

而据代砚悬所知,拍卖场的最底层,是拍卖场的老板的办公室。

而在不知不觉中,她被谷以宁牵着手,来到了最底层。

即使这时候没有人给她什么提醒,但是谷以沓忽然收敛了身上盛气凌人的火焰,以及守在门口的侍者恭敬的姿态,代砚悬也已经猜到了真相。

谷以宁,可能就是这个拍卖场的主人。

代砚悬的心脏跳动的频率高的可怕,她脑袋中空空回响着心脏跳动的声音,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逻辑已经全然消失了。身边谷以宁扭动的身体像是一条毒蛇,把她拖进了深渊。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

明明身处高位,却能够假装成一个普通的货物,来欺骗本就如此凄惨的她,因为什么?恶趣味么?代砚悬印象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女人的样貌,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她们明明互不相识,为什么能够如此欺凌?

她思绪凌乱,谷以宁却姿态入,她伸手解开指纹密码,然后牵着代砚悬走了进去,谷以沓在最后轻轻地关上了门。她的鞭子已经收在腰间了。

办公室内的装潢很让人意外,不是冷清的色调,而是温软的暖色调。橘黄色的沙发,奶白色的书桌以及几张躺椅,甚至还有一张粉色的衣橱,办公桌上摆满了可爱的多肉植物,迎面扑来的是粉红色的少女色调。

谷以宁随脚蹬掉脚上的高跟鞋,窝在沙发上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代砚悬这时候已经清醒了一些。她没有注意谷以沓依然紧绷的姿态,即使现在这个场景几乎已经证实了谷以宁的身份,但是如此温和融洽的房间,总会让人不知不觉见放松警惕。她的内心又重新生气了希望。

而这时候,窝在沙发上的谷以宁开口了。

“小悬呀,我们来商量一下吧。”谷以宁轻轻挥挥手,旁边的谷以沓立刻走到里边的房间去了。

代砚悬看着她走进去,继而转头有些焦急道:“谷小姐,砚悬有个不情之请,如果一定要以一亿华夏币的价钱把我拍买出去,可不可以让我跟另一位人?”

她这话急匆匆出口,虽然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如果可以,那么没有办法解释谷以宁态度前后的差别,为什么终止拍卖?

明明继续下去的话,拍卖场可以从中取得更多的利益啊。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去让代砚悬去细想了,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恳求。

谷以宁手指缠绕着一缕头发,笑得有些心不在焉:“小悬,我们这边卖出去的货物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过会儿蒋先生会亲自来接你的,到时候你得接受事宜我会亲自跟蒋先生说的,接下来我们还需要钱几份合同,你是知道的……”

她语速不紧不慢,代砚悬的整颗心却都沉了下去。这何止是否认,她其实心里早就清楚,在台上的几次变脸,都证实了谷以宁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更何况她能够坐上现在的这个位子,这个女人恐怕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但是--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代砚悬深呼吸,然后缓慢的打断了她:“谷小姐,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一些过分,但是我还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我的意见,虽然我是一个‘货物’,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我想您也很清楚不是么,就算是被卖出去--”

她顿了一下,接下来说出的话换做以前的她是连想都想不到的,但是在这个时间里,她还是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出来了:“--就算是被卖出去,货物在不同的地方,也有着不在一个档次的使用手感,顾客也更能够感觉到满意。”

这一番话说完,代砚悬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泛起了红色。这实在是太羞耻了,一个原本身份高贵的小姐,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污言秽语,现在却不得不把自己比作一个货物,实在是太羞耻了。但是代砚悬却说了出来。

她后悔了。

原本做出不去恳求戚睦的决定,只是因为她那可笑的、连自尊都算不上的病态骄傲,不然把自己闭上了绝路,甚至带着戚睦也无可奈何,以前想象的最多是与戚睦两不相见并不是促使她做下决定的主因,而是她那十九年来养尊处优、事事畅通的生活蒙蔽了她的眼睛,或许从一开始她的潜意识就告诉她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

其实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即使是代砚悬也不例外。她觉得事情会有转机,在她签下合同的那一刻她这么觉得,在她亲眼目睹谷以沓鞭笞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她这么觉得,就连在站在台子上幕布即将拉开的那一刻,她也是这么认为。

过去实在是太过一帆风顺了,给她一个事情会按照她想法来的错觉,在绝境的时候,这种错觉就会让她更加顾忌面子而不是--而不是前边的路是不是那么坎坷。

但是现在她后悔了。或者说她的后悔,是在看见戚睦的一瞬间。又或者,是在她见到戚睦后,感觉到了脱离苦海的希望之后,代砚悬感觉到了真正的后悔。

她曾经多么的洒脱呀,常人所祈求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可以不屑一顾的,代砚悬很少、很少的会去后悔,因为不管是什么,对于代砚悬来说,都是唾手可得的,就算是求而不得的,她也同样可以去寻找别的东西代替。

但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了后悔。

后悔是什么样子呢?密密麻麻的一片,从脚底开始,一路向上,没有停歇,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吞噬了心脏一样的疼痛,眼泪有,但是留不下来,眼眶酸的厉害,她咬紧了牙一点点吞下去。不能流出来,前途未卜,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软弱。

即使后悔,也要走下去,戚睦还在等着他。

走下来的时候她没有看见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么单纯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因为她的执拗和傲慢,一切都偏离了原本的轨迹。

谷以宁放下了她的头发。

这时候谷以沓从里边的套间里走出来了。她换了身衣服,不同于以往的皮衣,她换了身跟谷以宁穿衣风格相似的白色长裙,两个人的眉眼没有一点相似,但是在这个时候,气质却意外的对调了过来。她手中端着两杯咖啡,走到谷以宁身旁递给了她一杯。

谷以宁一边抿了一口,一边歪头看着代砚悬:“其实我不是很清楚你在想什么呀代砚悬,我才是boss不是么?你一个小小的货物,凭什么能够在这里指手画脚?”

她话风转的极快,刚刚说话的语气还是轻轻的商量语气,这时候话中忽然变成了一把把尖锐的刀子,挖的是人脸上的面子,代砚悬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却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一亿华夏币呀,说少真是不少了呢,”谷以宁偏头看着她,有些羞辱意味的挑起了代砚悬的下巴:“但是比较抱歉呢,一亿华夏币对我来说也就是买个玩偶的价钱,我还真是没想到啊,堂堂代家大小姐,曾经多少也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这时候就变成了乌龟一样的贱胚子了呢?”

她这几句话说的太毒了,即使是一心想要恳求她的代砚悬,这时候也没有勇气再次开口。谷以沓端着另一杯咖啡静静的倚在墙上。这一对姐妹前几天好像是互换了性格,真正内里恶劣不堪的人是谷以宁。她面上端庄高贵,对人心掌握的却极其通透,她好像从一开始就看透了代砚悬恐惧着什么,这一番话句句都戳中人的心窝。

“哎呀,好啦,小悬不要再伤心啦。”一段诡异的沉默过后,谷以宁再次开了口,她的语气又换回来了,或者说又改变了一点,温柔中有一些少女的俏皮,她的手伸到了代砚悬脑后,一点点给她缕着头发,微笑道:“过会儿蒋李晋来接你,你可得给我点面子啊,不然呀,你想想,你父亲现在那种情况,你‘母亲’可是恨不得你去死呀,哎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里还有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兄妹吧?听说好像也不是你‘母亲’嫡出的呢……”

她话里千回百转,短短几句话就打消了代砚悬所有的念头。刚刚的后悔也好,对戚睦的愧疚也好,甚至是刚刚站在台子上的不堪与耻辱,这时候都算不上什么了。

谷以宁抓住了她所有的弱点,她知道她在乎什么,无非是家中父亲的生意,已经小琪小画的安慰。谷以宁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代言琪与代言画,不是他们现在的母亲所生养,而是代父从外边带过来陪伴她的私生子。

那两个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依恋她,即使知道只是同父异母,也没有任何的不安与苦楚。那么浓重的一份信任,家人的安危与幸福,不比一切都重要么?更何况……是蒋李晋啊。

代砚悬没有见过蒋李晋,她从小被养在深闺,极少参与商业性的晚会,偶尔会有所谓姐妹举办的私人晚宴或者茶会,但是也仅仅限制在这里了。但是没有见过,并不妨碍代砚悬听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神秘拍卖会 第2章 过去与苦果 第3章 故人 第4章 过去 第5章 意外与花落 第6章 真正的绝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