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价宠妻太甜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意外与花落

第5章 意外与花落

十六月 2020-11-22 14:10:53
检验和结束了,拍卖会本应再次,虽然旁边的白衣女郎突然间跨越一步,挡在了代砚悬面前。代砚悬面前无缘无故横了一个人,她觉得有些略为的莫名其妙。在她抵达这个拍卖会场后,主要负责接在她到达这个拍卖场之后,负责接待的就是这两个女人,一个永远穿着不同样式的红色皮衣,另一个打扮则无处不显高贵优雅,发鬓整齐。。...

检验结束,拍卖本该继续,但是旁边的白衣女郎忽然横跨一步,挡在了代砚悬面前。代砚悬面前无缘无故横了一个人,她感觉有些略微的莫名其妙。

在她到达这个拍卖场之后,负责接待的就是这两个女人,一个永远穿着不同样式的红色皮衣,另一个打扮则无处不显高贵优雅,发鬓整齐。

她们的名字代砚悬记得很清楚,即使样貌跟性格没有一丝相似之处,也没有办法掩盖这两个女人是同姓姐妹的事实。红衣女郎是姐姐,叫谷以沓,白衣女郎是妹妹,叫谷以宁。

这几天来她们几乎寸步不离的跟在代砚悬身旁,不断地向代砚悬讲述拍卖场的规则跟一个货物需要遵守的条率。按道理来说谷以沓手中抓着的鞭子应该更有震慑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代砚悬感觉永远保持微笑、不紧不慢、说话细声慢气的谷以宁更为可怕。

她用的是可怕。

这个词很显然并没有从谷以宁身上看出来,但是代砚悬总觉得,这个女人温柔的外皮下掩盖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代砚悬没有多想。她没有办法多想,那时候她刚进拍卖场,整个人强装镇定带内心还是难免惴惴不安,一对被派来监视她的姐妹就算是在不对劲,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几天后被拍买出去代砚悬就再也没有机会--或许有那么微乎其微的的一点--见到谷以沓跟谷以宁了。

这也导致她在被代上台子的时候没有机会去观察谷以宁有没有带上隐形耳机。

代砚悬有些狐疑的看着谷以宁的背影。她带了么?应该是带了。如果没有,那么谷以宁只是一个小小的接待员,在没有接收到上边指令的情况下,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在台上乱来?

“嗤。”旁边的谷以沓冷待的甩着鞭子,挑着眼眉嗤笑了一声。

代砚悬还没有来得及转头看她一眼,她前边的谷以宁就微笑着开了口:“我想诸位都很清楚,美人千金难求,但是像今天这样一位佳人拍出一亿价钱的情况……

我们这里还从未出现过,为佳人一掷千金,想必是每个男人所向往的。”她这里特意留了个空隙,下边果然响起了一阵心领神会的微笑,矜持,内里却藏着各种不为人知的心思。

这种对话好像有点不对。代砚悬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她感觉到了一点不对,谷以宁忽然转变的态度也好,被忽然阻隔的视线也好,总之原本向着良好状态发展的事态,忽然之间就被全盘推翻。

谷以宁话锋一转,继续道:“但是很抱歉我要扫兴了。”她抬起头直视台下所有人,那一瞬间她眼中光满万丈,气质瞬时改变,再也没有任何的温和与可亲,取而代之的洋溢在全身上下的凌冽感。

在她身后的代砚悬不自觉打了一个冷战,心里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些不祥的预感。

要发生些什么了?

谷以宁一字一句、缓慢的说出了她接下来的话:“刚刚我接到了我们老板的指令,代砚悬小姐将以一亿华夏币的价钱拍给四百零七号座的先生,此次拍卖就此终止!”

四百零七号,是坐在上边的那个男人!

台子下的人一般都很清楚拍卖场的座位安排,更何况这次竞价的只有两个人,掌声响了起来,也同样有很多人立刻去观察戚睦的神色。

如果是财力不够竞拍失败还好说,但是现在很明显是拍卖场暗中--说光明正大也可以了--操作,如此不公正的裁决,稍微有一点自尊的男人都不可能忍受。

但是很明显他们失望了。戚睦坐在座子上,半张脸完全隐藏在了黑暗中,通透白亮的另外半张脸暴漏在光明中,他眉目依然浅淡,透着一股子冷清,刚才跟代砚悬轻轻微笑的温柔已经全然不在,但是也同样完全没有失控的预兆整个人冷冷清清。

可能很多人都在盼着他失控,毕竟如此精彩的好戏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的--先是两个男人争夺一个拍卖品,把一个女人的拍卖价提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原本如果没有拍卖场从中作梗,这个价钱还有可能继续飙升,后来又有几乎都没有出现过的拍卖场自毁规则,讲货物‘低价’拍给了一个人。

不管是谁都会感觉到的事情的诡异。

但是戚睦没有反抗。他依然冷静,即使不会有人能够体会得到,他内心几乎控制不住的火焰。他的小悬,就极有可能因为拍卖场的从中作梗而永远离开他。

然而,反抗没有用。

拍卖也好低价拍出也好,规则都是由拍卖场指定的,他们或许身价不菲,也或许家财万贯,更有可能手中权利无数,但是无论如何,货物的出售契约是跟拍卖场签订的。

一般情况下拍卖场不会去动用这些手段,因为能够进到拍卖场的人都非富即贵,从中作梗太容易得罪人,但是如果拍卖场真的想要鱼死网破,从法律上来说他们拍卖者实际上站不住脚。

更何况这个拍卖场的背景几乎无人知晓,却依然在A市屹立多年,非但没有同行打压,甚至还有多方势力鼎力相助,这几年来在黑市的地位几乎是一呼百应的,反而是其他拍卖场,不得不仰照这里。

其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行业垄断是不会被允许出现的,在A市也好世界上其他一线城市也好,甚至包括着一些刚刚起步的城市,行业垄断都会被商人排斥,当有一个产业中出现了有可能在以后进行行业垄断的公司的时候,大多数商家会联合对其进行打压,手段狠厉但不致死,以此来保持行业内的平衡状态。

但是这个拍卖场的来历、发展经历,都太过不寻常。

戚睦深深呼吸了几口气。他垂下眼睛,没有再看代砚悬,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经开始盘算,真正能够将代砚悬就出来的方法。

代砚悬的卖身契会由拍卖场交给那个所谓的‘蒋先生’。虽然现在已经是法制社会了,但是富贵人家内里有多肮脏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就像是卖身契这种东西,都依然在暗地里流动,虽然没有zf颁布的法律对其进行制约,但是这些人的手段往往通天的不可思议。

而在台上,代砚悬脑袋嗡的一响,眼前一暗险些昏倒,站在她身后的谷以沓向前迈了一小步,然后轻轻的扶住了她。两个人的动作看似亲密无间,但是只有代砚悬微妙的感觉出了,谷以沓的不屑与轻蔑--她手中的鞭子手掌处的地方正狠狠的顶着她的后腰。

代砚悬闭上了眼睛。谷以沓的鞭子她见过几次,虽然见到的次数不多但是她曾经很明显的看到过。

在谷以沓惩戒一个想要逃跑的女孩子的时候,她鞭子上不但镶嵌了倒刺,在鞭子把手的地方,还有一把轻便的可伸缩匕首。

她没有反抗,被谷以宁扶着走了下去。

从始至终,她跟戚睦都没有再对视一眼。

下台之后谷以沓后退一步,鞭子啪啪啪甩了几下,然后冷淡的站到了一边。代砚悬有些浑噩,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在往哪边走,她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好像没有哪里出了错,但也好像--哪里都是错的。

她没有注意到,牵着她手引路的人是谷以宁,而且路上只有来去匆匆的服务人员跟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一个的保安,所有人都没有给她们一点余光,都是急匆匆的快步走了过去,像是在恐惧着什么东西。

“代小姐,我们得找个地方聊一下,顺便谈谈你的归属问题。”谷以宁牵着她的手,语气非常轻柔,下台之后她恢复了原本的气质与温和,整个人体恤的像是邻家温柔的大姐姐。

代砚悬谈起眼看了她一下。这时候谷以沓在她们身后,宽大的走廊上只有她跟谷以宁并排着,如此靠近的距离让她把所有东西都看的分明--谷以宁的耳朵上什么也没有。脑袋中忽然想明白了些什么。

从一开始,错的都是戚睦跟她。更确切一点来说,错的人是代砚悬。她把谷以宁只是当成了一个被调/教好所以有了一些特权的人,上台的时候告诉她谷以宁跟谷以沓是她的陪嫁的人也是谷以宁,而从始至终,她对于拍卖的一切事宜,都是由谷以宁告诉她的,

合同是谷以宁带来跟她签订的,也同样是谷以宁带走的,注意事项是谷以宁带走的,上台的时候衣服跟规则是谷以宁告诉她的。一个小小的‘货物’真的有这么大的权力么?代砚悬身为一个高级货物的归属问题真的能够被她印象中的谷以宁所决定的么?

很显然不能。

那么,代砚悬没有多想,她们已经来到了拍卖场的最底层。

这个拍卖场的结构很复杂,外表是一个半圆形的球状,不高,只有七层楼高,设置在上面的是来宾住宿房间跟一些休闲设备,甚至还有一篇人造树林跟高夫球场,在这个球形建筑的下面,则是正规的拍卖场地和员工宿舍,调/教货物跟储存一些整整有收/藏价值的珠宝和收/藏品的仓库也在下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神秘拍卖会 第2章 过去与苦果 第3章 故人 第4章 过去 第5章 意外与花落 第6章 真正的绝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