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价宠妻太甜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故人

第3章 故人

十六月 2020-11-22 14:10:53
很多人的穿着都类似于于右下端的男人的穿着,要明白银灰色的衬衫配搭紫色领带并也不是通常人能驾驭它的颜色,在非正规场合这种颜色配搭会看起来人十分轻佻,因为在绝大都数的酒会或而左上角男人的装扮恰恰与放松相反。纯黑的西装,一丝不苟的领带,端正的坐姿,代砚悬甚至有种他在开会而不是在拍卖场释放肾上腺素的错觉。两个人像是两种相反的极端,但是却是同样的富贵气质。。...

很多人的穿着都类似于右下端的男人的穿着,要知道银灰色的衬衫搭配紫色领带并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颜色,在正规场合这种颜色搭配会显得人非常轻浮,所以在绝大多数的酒会或者商业会谈上,都不会有人去挑战这种高难度的颜色搭配。

而左上角男人的装扮恰恰与放松相反。纯黑的西装,一丝不苟的领带,端正的坐姿,代砚悬甚至有种他在开会而不是在拍卖场释放肾上腺素的错觉。两个人像是两种相反的极端,但是却是同样的富贵气质。

两个人不断地举着牌子--剩下的人面对着这不可思议的价钱已经退步了。他们轮流举着牌子,动作的衔接毫无断口,两人做着动作,红衣女郎便在台上不断地提醒着价钱的上涨,而台下的两个男人姿态依然没有紧张,仿佛这种不科学的价钱很合理,而且都是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

像是一狼一虎,在争夺着志在必得的领地。

而台上身姿绰然的代砚悬,就是那块已经被盯上的肥沃土地。

看不见眼睛,无声的硝烟却让人不寒而粟。

左上角的男人离得还是有点远,就算是代砚悬的视力再好,看起来也有些吃力。她干脆不去看这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而是专心致志的盯着右下角的男人。

两个人都是姿态悠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代砚悬总觉得右下角的男人有一些面熟,他们两个里的不远,台上的灯光有一些洒到了男人身上,代砚悬眯着眼睛仔细的看,这时候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吸引了。

身着银灰色衬衫的男人带着一张纯黑的半脸骑士面具,露出来的两只眼睛是浅淡的蓝色,鼻梁挺直但很明显是亚洲人的样子,半张白皙的面孔露在外边,姣好的面容,皮肤甚至要比女人白皙干净,他有些放松。

但是在代砚悬看来,他放松的样子更像是一种掩盖紧张的伪装--悠闲的转动着手中的牌子,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他手中的牌子随手都有可能掉下来的错觉。而左上角的男人坐姿严谨,腰板挺直,像是在进行着什么十分正经的会议,整个人都是冷漠严肃的样子。

只是代砚悬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看这个黑衣男人了。

她在灯光中已经看到了银灰色衬衫男人的眼睛。她刚刚大约有了个初步印象,但是内心深处的不敢面对没有让她继续深入思考,她甚至直接去否认了银灰色衬衫男人眼睛的颜色,她暗示自己那仅仅是错觉。

但是在刚刚那一瞬间,男人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完全暴漏在了灯光下,宛若蓝宝石一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他们对视了,代砚悬直接看见了他的眼睛--熟悉感迎面而来。

一定就是他了。

她内心已经确认,大脑却又不断的否认。明明,明明已经认出来了啊,浅蓝色的眼睛,却有着亚洲人的面孔与纯黑的头发,那样的身姿是她曾经不断注视的地方,她曾经在这具身体面前微笑,羞涩,生气,撒娇,她最美的一段青春都在这个人的目光下度过,也正是这个人,看着她,在那段时间中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是他吧,是戚睦吧,她的初恋,或者说是心照不宣却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初恋。她原本的骄傲曾经在他面前展现,即使是明白这样选择的后果,她依然没有放下/身段去求助于他。

因为她一点小小的私心,希望她在戚睦心中的形象,永远都是那个高傲而善良、富有才华不食人间烟火的代家小姐,而不是一个迫于生计低声下气的代砚悬。

会,不会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宁为瓦全不为玉碎的心情的。大多数人会去选择妥协,仗着对方的喜欢去自己也好家庭也好牟取一点生存的机会,更何况两者相比更加划算,毕竟仅仅是一次低声下气,就可以换来以后的生存道路,而不是被逼的走上拍卖台去作为一件货物被拍卖。

但是代砚悬不一样,她柔软的天性中天生有着刚烈的一面,她或许善良,但是自尊也从来没有从她的生命中远去。即使她自己也明白,这种自尊甚至算不上是真正的自尊,反而更像是一种病态的情感,她也没有办法去强迫自己改变这种性格。

在离家的前一晚也好,在拍卖场度过的准备的几天也好,她想了很多,但是对于父亲与小琪小画却是没有愧疚的,而唯一一个让她产生了不安与后悔的,是戚睦。

她内心砰砰的跳动,原本已经妥协的心情忽然变成了不甘与挣扎。

“一定,不要是他啊……”

她不断地祈祷,手心中已经冒出来冷汗,一点点的从她手心滑落。没人看见她的慌张与不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两个男人的动作吸引了。只有代砚悬一个人站在台上,不断地否认着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她所做出的努力,又有什么用呢。

其实代砚悬知道,如果拍卖会的背后人在以她的身份作为噱头,那么以他的家世,根本不会不知道她被拍卖的事情,但是人的天性就是逃避就是躲开,在踏上拍卖会的甚至是认出戚睦的瞬间,她都在坚持着那个美好却不切实际的想法。

戚睦他,一定不能够看见我现在的这幅样子。

像是最廉价的戏子,孤零零站在台上,唱着一曲人间最通俗的戏曲,假惺惺的挥舞着手中的水袖,假装已经历经人世沧桑,好用人世间爱恨情仇的别离苦楚,来为自己博得一个更好的价钱。

她怎么能让这样的自己,出现在戚睦面前呢?

在他们对视的一瞬间,该明白的都已经明白了。代砚悬那边绝望又欢喜,数不清的冷汗顺着后背滚滚滑落,满场的荷尔蒙味道没有激起她的情感。

台下戚睦看着她的眼睛,像是看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或者已经陈旧布满灰尘,甚至已经残缺了一部分,但是那时候的回忆往往永生难忘,是值得用一生去回味的东西。

他抬起头看着台上的代砚悬,轻轻张开了嘴,说了一句话。代砚悬即使心怀不安,却下意识的跟着他张开了嘴,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着他的话,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了下来,她精神恍惚,但是从脚底升腾起的羞耻中夹杂的一点希望,将她整个人都吞没。

他在台下张口:“……小悬,我带你,回家……”

她在台上一点一点的重复,相同的话语确实不同的意思,然而其中蕴含的情感却又是惊人的相似,重逢的快/乐让人失去理智,代砚悬几乎忘却了一切,她看着台下他的眼睛:“…戚睦,我跟你,回家……”

“我爱你……”

“我也是。”

因为年幼的喜欢,所以渴望平等的位置,哪怕堵上后半生的幸福,也不想拥有一份不平等的爱恋。这是她最后的坚持,哪怕一点屈服都不可以。

最后一句代砚悬没有说出来,从戚睦的角度看过去,仅仅只能看到代砚悬的眼角带泪,湿润秀美的嘴唇开开合合,最终却没有说出他想要听到的话语,而仅仅是几个破碎的单词。

两个人台上台下对视的时候,戚睦也没有忘记不断的举起牌子,全场所有人都在屏息看着这场无声的战斗。但是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了,在金额到达一亿。

没错,就是这个惊人的数字--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站在代砚悬一侧的身着白色鱼尾服的高雅女郎忽然抬起手,终止了这场近乎无理取闹的竞赛。

是的,终止。

她站在代砚悬的右侧,轻轻拉起代砚悬的手,端着一张高贵典雅的脸,露出了温和可亲的微笑,几个简单的动作在仅有几个人的台上异常明显,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去了。

一瞬间所有的波涛暗涌都消失不见,每个人的脸上或者面无表情或者温文尔雅,露出的都是上等人的样子,刚刚那群被欲望支配的野兽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各位大概都知道拍卖会的规则,”白衣女郎微笑道,一对闪亮的白金耳环在她两架悬挂,长长的流苏打在脸上,像是雪莲上的一点雨露,尽显纯洁无暇、晶莹剔透。

她拉着代砚悬的手,两个人离的很近,乍一看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妹,她笑道:“其一,拍出即离手,无力支付者有两个选择。”

“其一,付出百分之十的违约金,伪拍就此作罢。”

说完这句话,白衣女郎的脸忽然冷了下来,她表情的转换极为自然,上一秒还是和风细雨,下一秒就是白雪皑皑,仿佛春天冬天是直接衔接的,冰冷的茬子刺的人心里发冷:“其二,拍出即,离手。”

她最后一句话语气森然,配合着软软糯糯的女声,反而有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像是恐怖片中藏在暗处的女鬼,阴森恐怖。

代砚悬心下一惊。她的拍卖价价钱已经到了一亿,这个数字对于真正处于圈子上游的人其实算不了什么,说多不多,但是按照卖个人的价钱来看,说少确实也是不少了。

而细想一下,便会发现及时是在这个以荒诞闻名的拍卖场,即使是曾经的一对绝色双胞胎,也从来没有拍出过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价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神秘拍卖会 第2章 过去与苦果 第3章 故人 第4章 过去 第5章 意外与花落 第6章 真正的绝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