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宋女史为何如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不肖子孙

第6章 不肖子孙

秦晾晾 2022-11-21
大概如此半个时辰到了唐宅,大奇论扶着宋端下车后,她瞧着那落了漆的大门,除了那空无行人的巷道,唏嘘不已道:“我但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堂堂的国学院院首,怎么过的如此穷苦,连杜大夫在外买的野宅都倒不如。”唐恒向来清正廉明,对内从来不收奉养,性子怪异,再加之眼里不容许沙子,唐恒一向清廉,对外从不收孝敬,性子古怪,加之眼里不容沙子,朝上有些年头的臣子都和他争执过,新贵更是躲着他,若不是和老将军的交情,韩来也很少和他来往。。...

大抵半个时辰到了唐宅,素问扶着宋端下车,她瞧着那落了漆的大门,还有那空无行人的巷道,唏嘘道:“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堂堂的国学院院首,怎么过的如此贫苦,连杜大夫在外买的野宅都不如。”

唐恒一向清廉,对外从不收孝敬,性子古怪,加之眼里不容沙子,朝上有些年头的臣子都和他争执过,新贵更是躲着他,若不是和老将军的交情,韩来也很少和他来往。

可即便有老将军这一层旧交关系在,唐恒也是独来独往,从不以韩家旧党的身份行事,但他这样做,旁人却不会这样想,否则宋端也不回来此了。

“叩门吧。”

宋端淡淡道。

素问左右看了看,竟真找不到一个门口守着的传话小厮,上前摸了摸那光亮的铁环用力叩了叩,不多时大门敞开个缝,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是个衣着简朴的老妇人,疑惑的问道:“你们找谁啊?”

素问刚要开口,宋端立刻迎过去,躬身道:“夫人,下臣是遥监殿三品御典宋端,特来拜访唐院首。”

素问后退一步,惊愕不已,这老妇人粗布外挂甚至都打了补丁,居然是唐院首的发妻,但惊讶之余也不忘规矩,赶紧跟着宋端行礼。

尤氏见状,倦意颇深的脸上挤出些礼貌的笑来,想要将门推开,可是木门太过沉重,她施力便粗喘,宋端连忙上前一步,单手轻松的将那门推到一边。

尤氏诧异她的力气,可回想起来,坊间传言宋端武功不差,这些小细节自然不在话下,便引着她进去,哑声道:“女史前来,所为何事啊?”

听这话,唐恒向户部借款的事情还不清楚尤氏是否知晓,宋端没提,只说是韩来派她来探望唐恒,尤氏并未如何,只客气的说韩郎君有心了。

素问走在后面,打量着府院中的种种,空荡如也,连墙根儿的草都是枯的,就算唐恒为官清高,凭着俸禄和祖产,真不至于如此。

而尤氏引着宋端到了正屋,推门进去,一盏茶就摔到了地上,素问惊呼,惹得堂中两人纷纷回头,正是唐恒和长子唐治。

宋端瞧着地上的茶杯,纯白色的,一点儿花样都没有,再抬眼,唐恒脸色猪肝般铁青,胸口起伏,胡须颤动,眼底溢满了血丝,看样子气得不轻。

那唐治见老爹如此,仍是一副混不吝的模样,丝毫不放在心上,奇怪的是,这唐宅简陋,唐治的衣着却不菲,发冠上嵌着的珠子成色罕见,还有脚上靴子的金线一看就出自官绣,一身下来少说万金。

宋端脑海里一闪想法,难不成唐恒溺爱犬子,倾尽家业?

唐恒不像如此荒谬之人。

“哪儿来的野丫头,出去!”唐治随意一瞥,横眉倒竖,“我让你滚出去!”

“大胆!”

素问呵责:“这位是遥监殿宋女史!”

唐治闻言并未收敛,但总归是没再说脏话,回头看了一眼深呼吸的老爹,还有门口一脸愁容的老娘,似笑非笑的对宋端道:“你就是宋端?”

宋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有劳唐公子挂记。”

“挂记算不上,你宋端的名号靖安城谁人不知。”唐治上前,发觉宋端美貌,一时失态竟然探鼻嗅了嗅,感叹道,“女史好香啊,韩郎君好福气。”

“放肆!”素问上前一步,柳眉紧皱,“你好大的胆子!”

唐恒气的七窍生烟:“你给我滚!滚出去!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唐治没理,但见宋端不躲,斜睨着自己的神色还有些娇媚,促狭之心大起:“宋女史贵步临贱地,是来接济我爹的吧,你瞧瞧这破院子,怕是还赶不上将军府的猪圈干净,不如……女史松松手,露点儿银子给我花,好歹我爹曾经在朝追随老将军多年,看在老将军的面……”

唐治没说完,迎面撇来一个荷包,他手忙接过,沉甸甸的是银子。

“我和院首还有要事商量。”宋端笑意微微,“不耽误公子逍遥。”

唐治舔了舔后槽牙,心满意足的看了一眼老爹似示威般,然后煞有介事的跟宋端揖礼,笑道:“还请女史日后常来。”

说完,颠着那一包银子离开了。

唐恒拄着桌子,捂着胸口坐下,不停的咒骂道:“不肖子孙!不肖子孙!我唐家门楣怎么出了这么一个畜生!我真是有愧于列祖列宗!遭天谴的东西!”

门口的尤氏叹了口气,素问见势低低道:“夫人,咱们出去吧。”

尤氏点头。

待门关上,宋端看着唐恒轻声道:“院首,恕下臣冒昧,您今日这是?”

唐恒将将平复心绪,身躯露出伛偻之态:“不怕你笑话,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却是个极不争气的,自幼顽劣,习书不精练武不通,流连烟花下流之事,这段时间……还染上了赌瘾,我这府上的东西都被他变卖的差不多了,也就只剩……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他怕是事到临头,真的要把我和他娘砸碎了啊。”

宋端皱眉,这才坐下说道:“所以……院首才向户部借款?”

唐恒身子一颤,紧攥的拳头摊开,赫然是早上的那枚铜钱,点头默认了此事。

宋端又道:“三十万?唐公子居然欠了这么多?”说着缓缓起身,“先帝最恨盗赌之事,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圣人眼皮底下私设赌场。”

“不是赌输的。”唐恒有些难以启齿,见宋端目光如炬,这才无奈道,“是春意楼新买来的一个女子,叫祈月的,这小畜生不知是被她下了迷魂汤还是怎地,为了博她一笑,银子流水似的花出去,更扬言要为她赎身,还……还有了夫妻之实,那祈月是卖艺的淸倌儿,春意楼的老鸨不依不饶,称祈月是官奴轻易卖不得,出价到了十二万两白银。”

唐恒说到这里,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令人唏嘘:“我为了给他还债,厚着脸皮跟户部借了三十万还不够,他还要给那个祈月在西坊布置宅邸,张口又是几十万两。”猛地拍案,“这畜生是要活生生把我逼死才算罢休!”

宋端听着,觉察出些猫腻来,说道:“真是奇怪,三十万两不是个小数目,若不是过了皇上的允准,就算是户部也不敢私下借出这许多,更何况……恕晚辈直言,院首在朝一向不得众人待见,更和那户部尚书有着过节,祸事临头了,户部怎么突然好心,轻而易举的就借给您三十万,您不觉得蹊跷吗?”

这么一说,唐恒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他抬头看着宋端,心头不安乱鼓。

宋端面露难色:“只怕是有人看您爱子心切,挖了坑等着你跳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韩来的疑惑 第2章 挽留的方式 第3章 致仕的原因 第4章 休假 第5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第6章 不肖子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