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春杏绕宫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垌楼之礼

第三章 垌楼之礼

桥烟雨 2022-09-22 16:42:56
阮薇在镜前梳着妆。小翠望着她白皙脸颊上依旧刺眼的光芒的掌印,劝解道:“娘娘多抹些胭脂,将它遮出来吧。”阮薇没选择接受她赞成,而已多拂了几根发丝在脸颊畔,若有似无的去遮那几道指印,显然是徒劳无功。小梨进去,嗓音被压抑着兴奋,道:“娘娘,皇上来了!”这时辰,俨小桃看着她白皙脸颊上依然刺目的掌印,劝说道:“娘娘多抹些胭脂,将它遮起来吧。”。...

春杏绕宫墙

推荐指数:10分

《春杏绕宫墙》在线阅读

阮薇在镜前梳着妆。

小桃看着她白皙脸颊上依然刺目的掌印,劝说道:“娘娘多抹些胭脂,将它遮起来吧。”

阮薇没接受她提议,只是多拂了几根发丝在脸颊畔,若有似无的去遮那几道指印,显然是徒劳。

小梨进来,嗓音压抑着激动,道:“娘娘,皇上来了!”

这时辰,俨然是皇上下了早朝便往这里赶来。

从前她盛宠半年,也未有这样的时候。

两位婢女手忙脚乱的要给她上妆梳头,阮薇让她们停手。

正是要这样去见,才能显她见圣驾之心诚极盼极,也能显她落魄委屈。

皇上站在院中,一袭明黄色龙袍长身玉立,不怒自威。

院里寥寥无几的宫人皆避目垂首。

而他凝神看着那株艳红的君焦,如端详一件稀世珍宝。

“皇上。”

阮薇轻轻唤了他一声,如在家苦守的小媳妇终于等来远行的丈夫。

皇上闻声向她看来,一双湛明的双眼如云开雪霁一般,向她投来。

阮薇毫无规矩的,扑进他怀里。

皇上刚想搂她,她又如鱼滑下,蹲跪在他脚边,柔软轻薄的纱裙在地面散开,似初夏浅粉的荷叶绽开。

“妾身失了分寸罪该万死。”

阮薇眼中饱含着泪,泪在眶中打转却不曾落下,毕恭毕敬道:“皇上万福。”

皇上双手扶她。

“怎穿得如此单薄,快去屋里坐着。”

阮薇柔若无骨的身子任由他扶起,脸上苍白却尽力向他绽开微笑。

到了屋中,阮薇也未歇着,亲手烹茶递给他。

皇上注意到她的脸颊有几道痕迹,她皮肤白,这痕迹就很显眼,有一种凄惨的绝美。

“你的脸怎么了?”

阮薇抬起柔弱白皙的手腕,虚掩了脸颊,轻声道:“许是冻伤了。”

皇上当即把她搂在怀里,仔细看她的脸,“是被人打了?”

阮薇眸光偏向别处,有意避开话题。

“皇上先前说要教妾身画画,可还作数?”

她在风沙之地长大,从小习的是骑射,对于启元的文化原本一窍不通。

“朕难得过来,你却要画画。”

屋里的宫人很懂察言观色,即刻尽数退去,带上了屋门。

皇上指尖挑起她下颔,温声道:“朕看到皇后宫里的君焦花,便想起了你。”

君焦是异果花株,一年开一次,花期很短,它原本在风沙之地,而启元的潮湿气候本是不适合君焦生长的。

可它能顺利长到花期开出了花,对于皇帝而言,启元能纳万物,必是欢喜之事。

窗外微雨打君焦,屋内帐幔微摇。

完事儿阮薇伺候他穿衣,皇上再一次问她:“这脸怎么回事,是贵妃打的?”

阮薇在嫔位,宫里比她位份高的寥寥无几,只三妃一贵妃和皇后而已。

后宫除了贵妃格格不入,其他妃嫔在皇后的带领之下是一派和谐,皇后宫里既然有她院里的君焦,想必处得不错。

阮薇低头整理他的袖口,片刻的沉默便是默认。

这是皇上第二次发问,她也不好再避之不谈,只道:“是妾身那日言语冲撞了贵妃姐姐,受罚也是应当的。”

皇上摸了摸她的脸,怜爱且无奈。

“是她先为难你吧,她从小衿贵,难免跋扈了些,你姑且忍耐下,皇后会护着你,朕也会常来看你的。”

阮薇对他的反应没什么意外的,正是有他的宠,才会有贵妃的肆无忌惮。

只是,她难道不是生来衿贵?垌楼国虽小,她也是一国公主。

阮薇并未表现出什么,只是满眼憧憬,就像信徒期盼她的神明。

“皇上会常来吗?”

“会的。”

送走皇上之后,阮薇整理了妆容,去皇后那儿道谢。

皇后心情很不错,邀她去凉亭里下棋。身边只各自留了最亲近的人,其他宫人都站的很远。

“昨晚皇上看见君焦花,果然问起了你,我说宫里是有关于垌楼的传言,我给压下去了才不至于传到阮嫔妹妹的耳朵里。”

“这事儿多谢娘娘。”

“说来也奇怪,此事尚无定论,就已传得沸沸扬扬,跟板上钉钉似的。”

阮薇笑着说:“打垌楼是徐太尉的提议,在外人眼里可不就板上钉钉了。”

皇后月眉微挑,“本宫瞧着,皇上今日上了早朝就去你那边,是惦记着你,即使将来垌楼覆灭,他还是会善待你的亲人。”

阮薇娴静落下一子。

一定会覆灭么?那倒也未必。就像这棋局,不到最后一步,焉知不会起死回生?

“娘娘,能对付徐家的,只有皇上。”

皇后点了下头,“徐家树大招风,早晚会成为皇上的眼中钉,却不是现在,至少会物尽其用,等到打了垌楼国之后。”

这眼中钉恐怕早已入了皇上的眼。徐太尉过于顾盼自雄,颖贵妃又在后宫如此颐指气使,前朝后宫都成了徐家的,皇上怎能顺心。

阮薇不再落子,微微抬眸。

“垌楼国一灭,徐太尉又立大功,再削其势力恐难服众,因而,皇上近来未必会与他国交战,即使交战,也不会派徐太尉领军。”

皇后闻言愣了一下,思绪从棋局上收回,看着她道:“所以你不慌不乱,是因为你觉得皇上不会听了徐太尉的建议,不会对垌楼出兵?”

阮薇只说:“圣心难测。”

起初她并不确定皇上会怎么做,只是在这关口上,皇上一下早朝就往她那里去,真是迫不及待要见她么?

未必,皇上八成是被徐太尉烦得紧了,想通过这种方式表示,他并不同意出兵。毕竟阮薇不仅是嫔妃,亦代表的是垌楼国。

-

次日入夜,阮薇刚在妆镜前摘下珠钗,外头就传来给皇上的行礼声。

阮薇赶紧把珠钗插回去,盈盈走去外殿,看到他身着宝蓝色箭袖长袍,正向内室走来。

皇上扶住她下跪的身子,温声道:“你们垌楼的礼仪,也是这样见面就跪?”

阮薇在他脸颊边亲吻了一下。

“在垌楼,小娘子见了夫君,得亲吻示礼。”

“小娘子?夫君?”

皇上唇角微扬,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往内室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战事将起 第二章 宫闱欲乱 第三章 垌楼之礼 第四章 所谓尊卑 第五章 无中生有 第六章 火中添薪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