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鬼故事千夜小说

鬼故事千夜

也许会忘记

完结免费

鬼故事 鬼故事千夜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小花跟小枝是亲生姐妹,她俩同用一个躯体。小花有一双阴眼,而小枝有一双阳眼。在杏花村,她们俩的存在就是一个异数。没人敢接近她俩,因为接近她俩的人在十天以后都会惨死。小花跟小枝一出生,全家皆大欢喜。可是第九天的晚上,那天的月亮是红色的。小花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远行的道人在门外掏水喝。小花爹端了水出去,哪位道人接过后朝门里望了望,便说。“这位先生,你家娘子是否生产过。”“先生如何得知?”“你家娘子是否生育两位闺女。”“道长,我家夫人只生了一个丫头”。“不对不对,可否让我进去一观。”说着,便不由小花爹答应,左手拿拂尘进了门里。直直走向右边堂屋。跨门而入,见一位妇人抱了孩子坐在床上。哪位道人只说“妇人,让我瞧瞧你的孩子”小花爹这时也应门而进,“这位道长,你怎么…”小花爹还位说完,哪位道长便说“坏哉,怪哉。我只晓血月之夜不平,没想到是你这孽胎作怪,这位先生,您这女儿有两个灵魂,且一为阴,一为阳。你夫人怀孕时乃是双胞,只是这胎及为不平,此胎乃是煞星所化,那一胎早已在娘胎时便被啃食殆尽,阴胎今夜要食人血肉才可存活。先生,你与我滴水之恩,我无以为报,不如,今夜,你与夫人随我离开,待明日午时在除此胎,可好”。“你这道人,怎么在此胡言乱语,我怀胎十月,所生之女,怎容你随意乱说,小花爹,快请道长走。”“你这道人,快走快走”说罢,小花爹便讲道人推搡出门。“这位先生,不可不信贫道啊”“快走,快走”那道人无奈之下便就此离开。可没想到,子时刚过,妇人身边孩子便哭闹不停。妇人无奈,起身抱起孩子。可就在这时,那孩子突然停了哭泣。露出一抹邪笑,“娘啊娘,你可否为我付出你的生命。”妇人惊异。忙叫丈夫,却无人应答。“娘,快回答我呀”妇人已吓的张口瞪目。乎想起白日道人所说,可无奈这是自己身上的骨肉。“孩子,你要吃娘娘心甘情愿,可娘求你,不要害别人”“咯咯,娘你答应我了,不要后悔哦”说罢,便扑身而上,咬住妇人的脖颈。不一会的功夫,那妇人便干瘪下去,而一个不满十天大的孩子转眼便长到成人。这时,小花爹推门而入,邻家老张找他有事,耽搁至此。推门便看见娘子惨死的样子和跪在娘子身边啃食的孩子。惊吓到,妖怪啊。忽想起不久道人所说。便拿起门口的砍柴刀,“妖怪,我杀了你,还我娘子和孩子”柴刀劈下,却不见伤到孩子分毫。那孩子猛的抬头,嘴里咬的一块肉,双手沾血。“爹,娘自己答应我让我吃的啊”“爹,我不是小花,我是小枝,我是你的第二个孩子呢。爹,来,和娘一样,让我吃了吧。”“天呐,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孽畜,住手”之听一声厉喝,一位白衣人落在院子中。却已为时以晚,小花爹已没了呼吸。“孽障,你怎可如此,你虽为煞星,可这毕竟是你亲生父母呀,怎么用魅术迷惑你娘亲,啃噬血肉。”“老道,若不是他在我出生之时残害一山生灵,打死那只狐狸,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老道人掐指一算,原来如此,这小花爹乃是猎人,靠打猎为生。年前上山打到一只狐狸,那狐狸一修炼快成仙,求小花爹放了它,小花爹没放,惨忍杀害,却不想那狐狸肚子里怀的两个小狐狸。狐狸怀孕失了法力,却不想自己跟自己孩子如此惨死。便发下毒咒。若小花爹有子,必让其孩子啃食其母血肉,让他知道杀生的报应。“我是那狐狸,我死了我的魂魄未死,我便投身至他孩子身上,让其常常这下场,”。“哎,因果报应,既然如此,你仇也报了,还想怎样,不如,就跟我走吧,签了这十年契约,十年后,消了你的业障,在投胎转世吧。这孩子的躯体你也用不成了,本已胎死腹中。一月后,你的灵力消失殆尽,不食人血肉,不过还是一冤鬼而已。你为修道之人,应该知道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多谢道长。“以后就叫你千殇吧,我叫千夜。”血月的光华下,两人踱步而去。天亮后,邻居老张喊小花爹去狩猎时,却看到这样一副惨景。那妇人只剩头颅跟骨架,而小花爹砍柴刀已刺入胸口。新生的孩子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这一桩悬案。。……

编辑:花前月下|26965次点击更新:2021-05-01

在线阅读

鬼故事 鬼故事千夜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小花跟小枝是亲生姐妹,她俩同用一个躯体。小花有一双阴眼,而小枝有一双阳眼。在杏花村,她们俩的存在就是一个异数。没人敢接近她俩,因为接近她俩的人在十天以后都会惨死。小花跟小枝一出生,全家皆大欢喜。可是第九天的晚上,那天的月亮是红色的。小花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远行的道人在门外掏水喝。小花爹端了水出去,哪位道人接过后朝门里望了望,便说。“这位先生,你家娘子是否生产过。”“先生如何得知?”“你家娘子是否生育两位闺女。”“道长,我家夫人只生了一个丫头”。“不对不对,可否让我进去一观。”说着,便不由小花爹答应,左手拿拂尘进了门里。直直走向右边堂屋。跨门而入,见一位妇人抱了孩子坐在床上。哪位道人只说“妇人,让我瞧瞧你的孩子”小花爹这时也应门而进,“这位道长,你怎么…”小花爹还位说完,哪位道长便说“坏哉,怪哉。我只晓血月之夜不平,没想到是你这孽胎作怪,这位先生,您这女儿有两个灵魂,且一为阴,一为阳。你夫人怀孕时乃是双胞,只是这胎及为不平,此胎乃是煞星所化,那一胎早已在娘胎时便被啃食殆尽,阴胎今夜要食人血肉才可存活。先生,你与我滴水之恩,我无以为报,不如,今夜,你与夫人随我离开,待明日午时在除此胎,可好”。“你这道人,怎么在此胡言乱语,我怀胎十月,所生之女,怎容你随意乱说,小花爹,快请道长走。”“你这道人,快走快走”说罢,小花爹便讲道人推搡出门。“这位先生,不可不信贫道啊”“快走,快走”那道人无奈之下便就此离开。可没想到,子时刚过,妇人身边孩子便哭闹不停。妇人无奈,起身抱起孩子。可就在这时,那孩子突然停了哭泣。露出一抹邪笑,“娘啊娘,你可否为我付出你的生命。”妇人惊异。忙叫丈夫,却无人应答。“娘,快回答我呀”妇人已吓的张口瞪目。乎想起白日道人所说,可无奈这是自己身上的骨肉。“孩子,你要吃娘娘心甘情愿,可娘求你,不要害别人”“咯咯,娘你答应我了,不要后悔哦”说罢,便扑身而上,咬住妇人的脖颈。不一会的功夫,那妇人便干瘪下去,而一个不满十天大的孩子转眼便长到成人。这时,小花爹推门而入,邻家老张找他有事,耽搁至此。推门便看见娘子惨死的样子和跪在娘子身边啃食的孩子。惊吓到,妖怪啊。忽想起不久道人所说。便拿起门口的砍柴刀,“妖怪,我杀了你,还我娘子和孩子”柴刀劈下,却不见伤到孩子分毫。那孩子猛的抬头,嘴里咬的一块肉,双手沾血。“爹,娘自己答应我让我吃的啊”“爹,我不是小花,我是小枝,我是你的第二个孩子呢。爹,来,和娘一样,让我吃了吧。”“天呐,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孽畜,住手”之听一声厉喝,一位白衣人落在院子中。却已为时以晚,小花爹已没了呼吸。“孽障,你怎可如此,你虽为煞星,可这毕竟是你亲生父母呀,怎么用魅术迷惑你娘亲,啃噬血肉。”“老道,若不是他在我出生之时残害一山生灵,打死那只狐狸,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老道人掐指一算,原来如此,这小花爹乃是猎人,靠打猎为生。年前上山打到一只狐狸,那狐狸一修炼快成仙,求小花爹放了它,小花爹没放,惨忍杀害,却不想那狐狸肚子里怀的两个小狐狸。狐狸怀孕失了法力,却不想自己跟自己孩子如此惨死。便发下毒咒。若小花爹有子,必让其孩子啃食其母血肉,让他知道杀生的报应。“我是那狐狸,我死了我的魂魄未死,我便投身至他孩子身上,让其常常这下场,”。“哎,因果报应,既然如此,你仇也报了,还想怎样,不如,就跟我走吧,签了这十年契约,十年后,消了你的业障,在投胎转世吧。这孩子的躯体你也用不成了,本已胎死腹中。一月后,你的灵力消失殆尽,不食人血肉,不过还是一冤鬼而已。你为修道之人,应该知道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多谢道长。“以后就叫你千殇吧,我叫千夜。”血月的光华下,两人踱步而去。天亮后,邻居老张喊小花爹去狩猎时,却看到这样一副惨景。那妇人只剩头颅跟骨架,而小花爹砍柴刀已刺入胸口。新生的孩子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这一桩悬案。。……

免费阅读

  张小小爹死了,前天子时,发现的时候在村东口那棵大槐树下,是被邻家阿爹发现的。张小小跪在雪地里,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却没有掉一滴眼泪。因为是她亲手送走她爹的。在张小小还小的时候,大概是六岁左右的样子,她母亲死在了现在她睡的那张不大不小的床上。母亲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冬天,全是寸缕未裹,眼角未干的泪水和绝望的眼神,还有那死死抓着被子的手,无一不透露这她的不甘心。院子水井旁,两个男人和爹说着,老张啊,你这媳妇滋味不错呀,就是太倔了。来,给你十两银子。那人把钱丢在地上,哼着曲子离开了。爹兴奋的捡起来转头看见我躲在旁屋的角落里,眼一瞪,喝到,死丫头片子,赔钱货,还不来帮忙把你那贱娘收拾了。张小小一动没动,看着爹将娘丢下了那口水井。从那以后,张小小每夜都能感觉到娘亲在摸她的额头。直到她十六岁的那天,那天晚上,张小小在院子里乘凉。迷糊间听到有人在叫她,小小。好像娘的声音。小小,你快跑,你爹要害你啊。小小,快跑。不一会,院子外响起一阵声音,小小惊醒了,抬眼一看,原来是她爹回来了,可是她爹背后跟的两个人好眼熟啊。看,这就是我那闺女,你看怎么样。哟,这么水灵,老张,你可真有福气呀,这样吧,看在之前的交情上,给你一百两算了。小小突然想起这不就是娘亲死的那天见过的那两个人吗?难不成爹这是要买了她不成。好,成交,就一百两。小小,你就跟着人家去吧,吃香喝辣的。不费我养你这么大呀。小小当头一棒,死活不去,却不知被谁背后一下打晕了过去。等小小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张秀床上,这时,门外有人在说,妈妈,她醒了。醒了就进去调教调教,今晚就安排她接客。小小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爹将自己买到青楼里了。眼前突然黑了一片,一个穿红衣的女人立在自己跟前,小小是吧,你爹把你买了,只有你乖乖的,妈妈我保证不动你分毫,倘若你不听话,那我就不客气了,要知道,我这楼里不听话的这会都在阎王爷哪里。小夏,将她收拾收拾,待会出去见客。说完,那妈妈便扭头走了。旁边几个人将我按在椅子上,梳头换衣,插步摇,原来,这里的生活这么好啊。接着、便有人上了一桌子的菜,小小呆呆的望着,仿佛那里坐的已经不是她了。大概一个时辰以后,那个穿红衣的妈妈便来了,扶起小小便出了门。门外歌舞淼淼,小小却看见好多的不真实。走过长廊,停在拐角的一个屋子。大人,我进来了啊,红衣妈妈朝里喊到。嗯,里面低沉的一声应到。开门进去,大人,这就是小小,你看,水灵吧,值这个价吧。可以,你下去吧。是是,你慢慢享用,我这就退下。红衣妈妈轻笑的关门走了。小小是吧,抬头。小小慢慢抬起头,却张目瞪口,很奇怪吗?我是灵一,我可以帮你报仇,已你心里最想表达的方式,不过,你要成为灵,永远跟着我,。同意就签了这张契约吧。小小迟疑了一下,看的飞到手里的纸,她犹豫的。你娘亲怎么惨死的还记得吗?想报仇就签了,只不过做我十年的奴隶,而且你已经是鬼了,今晚过后,你马上魂飞魄散,你自己也感觉到了,你娘挂在你脖子上的那颗珠子也护不了你。当初你娘把它给了你,她怎么消失的你不是没有看见吧,签吧。签了一了百了,十年过后,你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小小泪流满面,原来,早在爹将自己打晕的时候自己已经死了,不过是娘将小时候远行的道人所赠的一颗念力珠挂在了自己脖子上,签吧,签了一了百了。终于,小小还是写下了哪张契约。,现在你可以说话了。可以回家看你爹在做什么了。娘,我给你报仇了,小小回到村子。终于,在家里寻不见爹却在村口那棵大槐树底下看见爹和另外两个人,就是那天拉走小小的人。你家小小死了,**在跟我追债,钱呢,还回来,不还,就要了你的狗命。大人大人,我那儿有钱,钱都花给小翠了。小小那个赔钱货,怎么就死了呢。这可怎么办。爹,爹,你回头看看我呀,你的赔钱货小小在这里呀。爹,回回头,女儿送你一程,小小沉闷的说道。小小爹突然一个机灵,哆嗦的回过头,跪下,小小,你饶了爹吧,要不是你娘,生下你是个哑巴,我怎么会养别人呢?爹,你不知道小翠的孩子不是你的吗,?那是你背后那个人的孩子呀,爹,到这时候你还在怪我娘啊。站住,小小甩袖将要逃跑的两人拉了回来,姑娘,饶命啊,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饶命啊。逼不得已,好一个逼不得已,逼不得已就逼良为娼,逼不得已就这样丧心病狂,你们可知道,多少人家因为你们家破人亡。小小说完,转过头走了,留那三人,眼里透出的恐惧,阿秀,我错了,我来陪你了。王家嫂子,绕了我吧。小翠妹子,不是我害的你呀,小梅,是你娘要将你买了的啊。倚翠,那晚在你碗里下药的不是我啊。天亮了,邻家阿爹打猎回来在村口那棵大槐树底下看见了这三个人,雪地里,就那么直直的跪着,双目突出,双手厄喉,跪了一夜。邻家阿爹喊来了人,村里阿婆说,这是作孽多端,鬼上门了,哎,做孽啊,害死了那么好一个娘子,闺女也被害死了,是他的报应。死了好。远远的,小小跪在自家水井前,娘,我为你报仇了,娘,你可以走好了。听说,那夜村里无狗敢叫,无鸡敢鸣。听说。那夜里风大无比,鬼哭阵阵,无人敢出。

  小花跟小枝是亲生姐妹,她俩同用一个躯体。小花有一双阴眼,而小枝有一双阳眼。在杏花村,她们俩的存在就是一个异数。没人敢接近她俩,因为接近她俩的人在十天以后都会惨死。小花跟小枝一出生,全家皆大欢喜。可是第九天的晚上,那天的月亮是红色的。小花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远行的道人在门外掏水喝。小花爹端了水出去,哪位道人接过后朝门里望了望,便说。“这位先生,你家娘子是否生产过。”“先生如何得知?”“你家娘子是否生育两位闺女。”“道长,我家夫人只生了一个丫头”。“不对不对,可否让我进去一观。”说着,便不由小花爹答应,左手拿拂尘进了门里。直直走向右边堂屋。跨门而入,见一位妇人抱了孩子坐在床上。哪位道人只说“妇人,让我瞧瞧你的孩子”小花爹这时也应门而进,“这位道长,你怎么…”小花爹还位说完,哪位道长便说“坏哉,怪哉。我只晓血月之夜不平,没想到是你这孽胎作怪,这位先生,您这女儿有两个灵魂,且一为阴,一为阳。你夫人怀孕时乃是双胞,只是这胎及为不平,此胎乃是煞星所化,那一胎早已在娘胎时便被啃食殆尽,阴胎今夜要食人血肉才可存活。先生,你与我滴水之恩,我无以为报,不如,今夜,你与夫人随我离开,待明日午时在除此胎,可好”。“你这道人,怎么在此胡言乱语,我怀胎十月,所生之女,怎容你随意乱说,小花爹,快请道长走。”“你这道人,快走快走”说罢,小花爹便讲道人推搡出门。“这位先生,不可不信贫道啊”“快走,快走”那道人无奈之下便就此离开。可没想到,子时刚过,妇人身边孩子便哭闹不停。妇人无奈,起身抱起孩子。可就在这时,那孩子突然停了哭泣。露出一抹邪笑,“娘啊娘,你可否为我付出你的生命。”妇人惊异。忙叫丈夫,却无人应答。“娘,快回答我呀”妇人已吓的张口瞪目。乎想起白日道人所说,可无奈这是自己身上的骨肉。“孩子,你要吃娘娘心甘情愿,可娘求你,不要害别人”“咯咯,娘你答应我了,不要后悔哦”说罢,便扑身而上,咬住妇人的脖颈。不一会的功夫,那妇人便干瘪下去,而一个不满十天大的孩子转眼便长到成人。这时,小花爹推门而入,邻家老张找他有事,耽搁至此。推门便看见娘子惨死的样子和跪在娘子身边啃食的孩子。惊吓到,妖怪啊。忽想起不久道人所说。便拿起门口的砍柴刀,“妖怪,我杀了你,还我娘子和孩子”柴刀劈下,却不见伤到孩子分毫。那孩子猛的抬头,嘴里咬的一块肉,双手沾血。“爹,娘自己答应我让我吃的啊”“爹,我不是小花,我是小枝,我是你的第二个孩子呢。爹,来,和娘一样,让我吃了吧。”“天呐,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孽畜,住手”之听一声厉喝,一位白衣人落在院子中。却已为时以晚,小花爹已没了呼吸。“孽障,你怎可如此,你虽为煞星,可这毕竟是你亲生父母呀,怎么用魅术迷惑你娘亲,啃噬血肉。”“老道,若不是他在我出生之时残害一山生灵,打死那只狐狸,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老道人掐指一算,原来如此,这小花爹乃是猎人,靠打猎为生。年前上山打到一只狐狸,那狐狸一修炼快成仙,求小花爹放了它,小花爹没放,惨忍杀害,却不想那狐狸肚子里怀的两个小狐狸。狐狸怀孕失了法力,却不想自己跟自己孩子如此惨死。便发下毒咒。若小花爹有子,必让其孩子啃食其母血肉,让他知道杀生的报应。“我是那狐狸,我死了我的魂魄未死,我便投身至他孩子身上,让其常常这下场,”。“哎,因果报应,既然如此,你仇也报了,还想怎样,不如,就跟我走吧,签了这十年契约,十年后,消了你的业障,在投胎转世吧。这孩子的躯体你也用不成了,本已胎死腹中。一月后,你的灵力消失殆尽,不食人血肉,不过还是一冤鬼而已。你为修道之人,应该知道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多谢道长。“以后就叫你千殇吧,我叫千夜。”血月的光华下,两人踱步而去。天亮后,邻居老张喊小花爹去狩猎时,却看到这样一副惨景。那妇人只剩头颅跟骨架,而小花爹砍柴刀已刺入胸口。新生的孩子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这一桩悬案。


夜路鬼故事短篇50字  走夜路的鬼故事短篇  半夜走夜路的鬼故事  民间夜听鬼故事  夜遇女鬼故事  夜泳女子鬼故事  夜钓鬼故事  夜路鬼故事  民间鬼故事走夜路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恐怖灵异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