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仙武小说 → 道幽小说

道幽

蟠桃树

连载中免费

碎裂零乱的历史到底掩藏了多少秘密,自远古广为传唱的歌谣到底演绎出了多少故事。  跨过时间空间,到底是回到了远古,但是回到了星空的彼岸?  一个浩荡的仙侠世界,光怪陆离,神秘的无尽…… 道幽最杨羽所在的十人小旗,领头的是一个老者,这老者虽然也只五十上下,但看相貌却足有七十,虽然年龄极大,体力不行,但是在矿洞当中待的最久,不但寻矿的本事极高,对于怪兽的习性更是了若指掌,在他的带领下,小旗已经好久没有遭受过怪兽的攻击了。因为老者的这手本领,故而其在矿工当中人脉极广,几个矿霸之类的人物也都给几分颜面,众人对他都是心悦诚服,更因为识字儿,说起话来总是文邹邹,所以亲近的人都称他为夫子,外人则都叫他老酸,至于本名反倒鲜为人知了。。……

编辑:书信起笔|20834次点击更新:2021-01-14

在线阅读

碎裂零乱的历史到底掩藏了多少秘密,自远古广为传唱的歌谣到底演绎出了多少故事。  跨过时间空间,到底是回到了远古,但是回到了星空的彼岸?  一个浩荡的仙侠世界,光怪陆离,神秘的无尽…… 道幽最杨羽所在的十人小旗,领头的是一个老者,这老者虽然也只五十上下,但看相貌却足有七十,虽然年龄极大,体力不行,但是在矿洞当中待的最久,不但寻矿的本事极高,对于怪兽的习性更是了若指掌,在他的带领下,小旗已经好久没有遭受过怪兽的攻击了。因为老者的这手本领,故而其在矿工当中人脉极广,几个矿霸之类的人物也都给几分颜面,众人对他都是心悦诚服,更因为识字儿,说起话来总是文邹邹,所以亲近的人都称他为夫子,外人则都叫他老酸,至于本名反倒鲜为人知了。。……

免费阅读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验官抬抬眼皮,随手在八十二小旗的名下记了一笔,摆摆手示意杨羽完事儿了。杨羽赶忙躬了躬身,退了回来,在仓库门口的一堆空背篓中随便拿过一个,便朝矿洞去了。

  只是瞄了一眼,杨羽便收回了目光,传说修为高深的修士,仅仅是被别人念叨名字便会心有感应,自己如果盯着他看,被他发现恐怕不是好事。捏捏拳头,杨羽暗自发誓,“能够来到这个世界,总是有了一丝机会,总有一天我也要出入青冥,纵横天下。”

  “他们老大当年跟我干过一段时间,学了我几手本事,如今拉了几个人也立棍儿做了矿霸,而今这是想拿我立威,震慑其他小旗,方才不过是试探罢了。”

  “这元石是修士必用之物,如果说咱们凡人国家之间的战争,比的是国力,那这修士门派之间的战争比的就是元石啦。一旦开战,那元石就跟流水一样花出去,不加我们的量哪里来元石?”夫子拽出他那从不离身的大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水,仿佛喝的是陈年的老酒一般,砸吧砸吧嘴,有些苦涩的说道。

  “最后一趟了,这一趟之后就可以休息啦。”杨羽一路下坡,轻轻松松的向矿洞深处跑去,虽然轻松,但是杨羽却没有丝毫放松,不说随时会蹦出来的怪兽,便是矿洞当中那纵横交错如同蜘蛛网一样的矿道便由不得他不打起精神来,一旦不小心走错了路,找不到小旗不说,能不能走得出来都是问题。

  见几人都点头,夫子叹口气又道:“至于刚才那个消息,大家一定要烂到肚子里,谁都不许外传,否则一旦被外边的管事听到风声,什么下场也不用我多说了。”

  众人脸色大变,如今杨羽等人已经是每天得干将近九个时辰,再加量,那可是要命啊。

  考古是个冷门的专业,它狭窄的就业面让无数人屈从于生活的压力,在第一时间便放弃了它,即便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专业。杨羽是不幸的,但同时他也是幸运的。虽然父亲去世了,但遗留给下来的财产让杨羽可以丝毫不用顾及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他所喜欢的考古专业。“他是个奇怪的人。”杨羽周围的朋友很多都这么说他,虽然他很和善、很乐观。但是因为杨羽对于商周这段时期的历史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确切的说,是他对于传说中在商之前鼎盛至极,而在周之后便几乎虚无缥缈的仙人传说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所以一个“杨真人”的戏谑外号便落在他的身上。杨羽想知道仙是否真的存在。陕西宝鸡市扶风县。这个地方在近代可是大大的有名,因为这里是法门寺的所在地,八十年代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佛骨舍利一度震惊天下。杨羽现在就在扶风县,但是他到这里却不是要来游览法门寺,而是因为这里是传说中封神台的所在地,传说中元始天尊敕令姜子牙修建用以册封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的封神台。乡村里老人指点,黄堆乡特殊时期之前还有许多道观,供奉的都是封神榜里的正神。杨羽按照老人的指点,沿着山坡四处寻找。他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虽然也看到几处破落道观的遗址,可惜除了几堆土墙,几处零碎的神龛,却半点收获也没有。杨羽并没有烦恼焦躁,这里并不是人迹罕至,如果那么容易就发现线索,那还哪里轮的到他来寻找。夜了。七八月的天气,明月当空,杨羽索性也不回寄宿的小屋,寻了一处破落的神龛倚靠着休息。仰望星空,杨羽看着无数闪烁的星星和皎洁的明月,怅然若失。历史就像一位羞答答的姑娘,你以为已经揭下她的面纱,却不想她还戴着个口罩。人生短短几十载,转瞬即过,自己追求的或许只是人们臆想出来的,永远也找寻不到。发生车祸双双而去的父母被推进火葬场的那一瞬间,在当初还是个翩翩少年的杨羽心里留下了永远也磨灭不掉印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人生又是如此的短暂。在那一刻,除了悲痛之外,长生、仙人便成了他心中向往的词汇。“老天爷,为什么我就生在现代,如果我生在一个有仙人的时代多好啊,就算是商周的时候也可以,梦幻般的时代啊。”杨羽眯着的眼睛渐渐就要合上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空间突然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来,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出现在道观的前面。画面里出现的好像是一座祭坛,高近十丈,表面仿佛度了一层金光似的,一副似乎字画一般的巨大卷轴,自台上一直垂落将近地面,道道瑞气夺人眼目,台下云蒸霞蔚,风云簇拥,模糊间好似有一杆大旗立在台下,旗面上数百飘渺虚幻的身影游走窜动。台上有一个人当中站立,看不清眼目衣着,只能看到其一手执着杏色小旗,一手执着一根褐沉沉,似剑非剑、似鞭非鞭的东西。只见那台下的大旗之中突然飞出一道身影,落到台上,跪在那执旗执鞭的身影面前。执旗执鞭的人仿佛说了些什么,然后手中鞭子一指,跪在地上的人便化为一道金光飞入高悬在台上的卷轴当中。见到这幅景象,再想想所处的地方,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眼前这一幕恐怕就是姜子牙封神的场景了,何况杨羽还算是个聪明人。撇开最初的惊恐,杨羽兴奋的双目放光,身体都不由的颤抖起来。长久以来横亘在心头的一个疑问终于找到答案了,仙人是真的存在的。“既然有封神,那么仙人就一定是存在的,长生再也不是个虚无缥缈的念头了。”杨羽心中无比的兴奋,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那高台。画面进行的很快,至少在杨羽看来是这样的。最后一道人影进入那巨大的封神榜里的时候,那封神之人姜子牙把打神鞭挂于背后,一甩袖子,就见那巨大的封神榜自动卷起,自空中便逐渐缩小,最后飞入他的手中。这时候画面更加的模糊了,仿佛随时都要消失一般。正当杨羽犹豫要不要冲上去,试一试“仙缘”的时候,那封神台的上空突然仿佛碎裂的镜子一般破裂开来,狂暴的力量自虚空中冲泄而下,一条的褐沉沉,似剑非剑、似鞭非鞭的东西从裂缝砸落下来,仿佛是穿越了无尽的时间和空间,那本来就已经十分模糊的画面,“咔嚓”一下的便直接四分五裂了。在这一瞬间,杨羽仿佛看到画面中本来沉着欣喜的姜子牙突然回头望天,惊恐无比的表情清清楚楚的刻印在他本来模糊不清的面孔上。在这狂暴的力量下,杨羽感觉自己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虽然惊讶于事情的发展,但是杨羽却没有太过的惊恐,画面里那狂暴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到底只是印象而已,连现实空间的一片树叶都没有卷起来。“到底要不要冲进去试试呢?”正当杨羽患得患失,犹豫不决的时候,那四分五裂的画面中间一道灰蒙蒙的光突然闪电一般的刺入杨羽的额头。没有丝毫疑问,他的身体仿佛是在狂风的吹拂下沙尘一般,灰飞烟灭。“怎么回事儿,打神鞭去打背着打神鞭的姜子牙?有两条打神鞭?还是有人自未来一鞭子打到古代去了?怎么躺着也中枪啊,我只是看看热闹而已啊。妈的,还以为我的机缘终于到了,没想到直接死了。”带着无尽的疑问和遗憾,杨羽失去了意识。……“当!当!”仿佛打铁一样的金属撞击声远远传来,在这曲折蜿蜒的狭小空间当中回荡。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霉味,浑浊的空气呛得人头晕脑胀。这是一条矿道,空间狭小,蜿蜒曲折。洞壁很粗糙,有明显钳子痕迹,显然是纯由人力开凿而出。视线所及之处还有几个类似背篓一样的东西。每隔着十几米,墙壁上就插有一只火把,摇曳的火光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却给这个寒冷潮湿的洞穴带来一丝暖意。杨羽杨羽靠着墙,狠狠的甩了甩发胀的脑袋,借着火把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周围,心中叹息一声,“果然不是幻觉,我真的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伸手提起身边那装满石头的背篓,一个发力将其甩到背上。虽然早有准备,但是背篓上肩那瞬间的力量依旧让杨羽猛的向前踉跄了好几步,脸色憋得通红。狠狠的吐了口气,杨羽一步一步的挪向矿洞的出口。是的,杨羽穿越了。这对于某些对生活不报希望的人来说或许是件好事,但是对于杨羽来说却并非如此,他只是想寻仙问道,却并不想离开原本的世界。因为他有朋友、有爱他的母亲、甚至有暗恋的女孩儿。更可悲的是,他穿越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矿工,衣不遮体、得不到足够的食物不说,每天还劳累不堪,而且矿洞并非前世那般,除了塌方什么的之外,还时常有更加诡异的恐怖事情发生,说成是挣扎在死亡线上也丝毫不为过。杨羽并不知道前世矿洞当中的情景,除了偶尔听闻哪里塌方之类的,对于矿场具体情况就没有丝毫了解了。现在他所在的矿场发掘的不是各色金属,也不是煤、油之类的矿物,而是一种石头,一种名为元石的石头。这种石头通常都如同翡翠、玉石一般包裹在厚厚的石皮当中。但是也偶有裸露在外的,杨羽来到这里几个月了,偶然也见过几次裸露在外的元石,晶莹剔透的仿佛钻石一样,而且其内仿佛有光华流动,氤氤氲氲,瑰丽无比。杨羽并不知道这种石头是做什么用的,却知道这种甚至比钻石更加美丽的石头比起钻石来,它的储量更大。杨羽在矿道当中艰难的挪动着,矿开的很深,杨羽估计着,这曲曲折折的矿道算起来怎么也有十里地。矿道是斜向上开凿的,出去的时候是背着元石上坡,回来的时候却是空着背篓下坡。杨羽来到这里三个月,除了休息的时间之外,最期盼的就是下坡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杨羽对这种纯人工运送元石的方式感到很不解,哪怕制作一些例如滑道之类的最简易的运输设备,效率也不是现在可以比拟的,但是很快杨羽就明白原因了。这矿洞当中最危险的不是塌方之类的天灾,而是寄生在元石矿中的各种怪兽。是的,就是怪兽,很多杨羽从来没有见过的物种。除了都寄生于元石矿之中外,它们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凶暴。三个月来杨羽见过十几人被怪兽撕成碎片,要不是身材矮小,兼得杨羽机灵,或者现在他也要成了怪兽腹中之物。那狂暴的力量,凶残的兽性,让杨羽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自己才死过不久就要再来一次。虽然远离了那熟悉的世界、熟悉的人,每天挣扎在死亡线上,但是杨羽却依旧感到很兴奋,因为这几个月的经历,他很清楚的发现,这个世界正是他向往的世界,那个梦幻般的世界。没有汽车飞机,但是这里的人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飞天遁地;没有大炮坦克,但是这里的人能够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每次想到来到这里第四天的时候看到一个身负剑匣的男子,操纵一口凌空飞舞的宝剑把刚刚撕碎了两个人的怪兽斩成两段儿的情景,杨羽便忍不住兴奋的想要仰天长啸。没错,这里就是个仙侠世界。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修仙修道,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修炼,凡人还是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但是即便是机会再渺茫,即便概率再低,即便杨羽现在只是个挖矿的小矿工,可也有一丝希望不是?杨羽坚信自己一定可以修炼。“哼!我看夫子是老糊涂了,竟然收留了你这么个累赘。小子,你最好识趣点,别少干了半点分量,否则就算有夫子护着你,俺大徐也弄死你。”迎着杨羽挪动的方向,一个骨骼粗大,人却瘦的皮包骨头的人影踏步而来,看着杨羽那艰难挪动的步伐,这人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说道。杨羽并不理会,依旧低着头,使足了全身的力量,朝前挪动。自称大徐的大汉,见杨羽不答话,皱皱眉头就要发作,却又忍住了,冷哼一声,转身去了。杨羽认得这大汉,这人名叫徐大军,与杨羽是一个小旗的同伴。在这里挖矿的矿工每十人为以小旗,上头规定每小旗每日必须挖足了五十筐的矿石,至于细节则根本不管,便是十人都不下矿坑,只要有本事缴足了矿石,上头也不会理会。杨羽现在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身体没有长开,吃得多干的少,平白顶着一个名额,但实际上却只相当于半个人,自然不受待见。这徐大军在小旗当中算是二号人物,颇会些武艺,秉性倒也不错,只是为人却太过刻薄,嘴下从不留德,最是看不上杨羽这“累赘”。杨羽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心中却是微叹,不论自己有何等的雄心壮志,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自己现在面临的状况,一时间却也无法改变,只能慢慢观察,伺机而动了。

  “小鱼回来啦。”夫子朝杨羽打了声招呼。

  杨羽此刻却不似其他人那般绝望,脸上反倒透出一丝喜色。如果一直没有什么变化,自己没有半点机会逃出这里,更没有半点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如果上面跟别的门派开战的话,那这个元石矿可是二者必争之地,到时候场面一定混乱不堪,逃出的机会就在那时。

  “夫子,我听说那雷老鹰手底下几十号人,个个都会些武艺。几个头目更是厉害,就是一般怪物也顶得住三五个回合,如今盯上咱们了,您可得想个法子啊?”徐大军目光闪烁,阴沉沉的对夫子说道。

  “夫子,方才那人是什么来头?”杨羽问道。

  杨羽心中一凛,这里可没有什么人权,一个不小心就是一个死字,这个矿坑足足有几万人挖元石,管事的想弄死个把人简直比喝水都简单,更何况还有个妖言惑众的正经借口。

  角落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人跟所有人一样,满身都是石粉,不高的身材,平淡的口气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脸的无所谓,眼睛里没有丝毫光芒。

  “还加量?如今咱们已经是没日没夜的干啦,睡觉都没多少功夫,再加量可怎么干的完啊。”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惨声叫道。

  刚开始那段路上几个呼吸就能见到一个矿工,随着杨羽渐渐的深入,能见到的人越来越少。当杨羽快要到达夫子、徐大军他们所在的位置的时候,不但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当当声,反而听到一个大嗓门十分嚣张的声音。

  “雷老鹰出息了,把主意打到老夫的头上了,若是心里当真记着往日的情分,还会派你来?真当老夫糊涂了不成,回去告诉你家当家的知道,想要拿老夫立威也要看看自家的牙口,当年要不是老夫心善,他雷老鹰早就变成怪物的一坨粪,猪狗一般的人物也想骑到老夫的头上,我可还没老的动弹不得。”

  杨羽心头一紧,矿霸终究是不肯放过这个小旗,本来徐大军、杨羽等人因为夫子庇护,从来没有矿霸过来打主意,可如今夫子年纪大了,威望虽然依旧,可是终于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

  “我如今担忧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夫子用脚抹了抹地,而后坐下,叹了口气又道:“我听说上头要与他派开战,之后我们的定额怕是又要加量了。”

  杨羽背着装满矿石的竹筐向出路走去,没走几步就听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远远传来,杨羽脸色一变,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夫子等人也是脸色阴沉,都从地上站起来,手里紧紧攥着开矿的铁锤撬棍。杨羽赶紧退回来,扔掉背上的竹筐,从后腰拽出那根自从第一次见到怪兽就再也不曾离身的铁钎子,眼睛死死的盯着矿洞拐角处。


道幽幽  道幽微  道幽深  道幽州台歌  道幽汤  道幽润燥丸  道幽深处  道幽静  道幽成语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仙武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