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血红江山小说

血红江山

上古苍狼

完结免费

魏孝昌县十八年,藩属东夷内乱,魏帝遣师扬帆出海远征军,却数万军马前后全数覆亡。时突厥傲居漠北,南楚从小立志北伐中原,赤魂教祸乱幽冀,面对自己东夷国主数度请援,曾武功赫赫的大魏国居然一时之间无兵可派。恰此时益州都督奏请以死囚发配边疆远征军,曾溅血五步、身怀死罪的楚红川崎港位于东夷国北岛的西南面,东面靠山,西面临海,东夷国虽然是四面临海的岛国,但像川崎这样的天然良港却不是很多。自从东夷南部利根家叛乱,东夷国主向北魏求援以来,这里便成了北魏军马粮草进入东夷国的咽喉重地。魏国在此重兵驻守,今天进港的则是又一批被发往东夷充军的死囚。。……

编辑:青梅佐酒|15949次点击更新:2020-11-18

在线阅读

魏孝昌县十八年,藩属东夷内乱,魏帝遣师扬帆出海远征军,却数万军马前后全数覆亡。时突厥傲居漠北,南楚从小立志北伐中原,赤魂教祸乱幽冀,面对自己东夷国主数度请援,曾武功赫赫的大魏国居然一时之间无兵可派。恰此时益州都督奏请以死囚发配边疆远征军,曾溅血五步、身怀死罪的楚红川崎港位于东夷国北岛的西南面,东面靠山,西面临海,东夷国虽然是四面临海的岛国,但像川崎这样的天然良港却不是很多。自从东夷南部利根家叛乱,东夷国主向北魏求援以来,这里便成了北魏军马粮草进入东夷国的咽喉重地。魏国在此重兵驻守,今天进港的则是又一批被发往东夷充军的死囚。。……

免费阅读

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此时正当初夏时节,白日里芦苇荡中的芦苇水草都被晒得十分干燥易燃,着火以后,一瞬之间就引燃大片,再加上晚上从海面刮来的强风,大火借助风势,由外而内滚滚蔓延开来。

  魏孝昌十二年,东夷内乱愈演愈烈,魏国皇帝令江州都督府大都督罗岚率两万镇军跨海进入东夷,协助东夷国主征讨南部利根、萨摩等藩。然而罗岚此人倨傲不羁,自视甚高,仅仅在进入东夷两个月后便因为轻敌冒进招致大败,一番血战下来,两万镇军几乎损失一半,自此士气低落,只能龟缩在这川崎港,再不敢轻易出战。从此东夷战局每况愈下,南岛的十八藩国受此鼓舞,公开结盟造反,并跨过纪伊水道登上北岛。东夷王军连同魏军皆是屡战屡败,东夷国主数次呈递国书请求魏帝增派援军。然而此时突厥在漠北虎视眈眈;赤魂教余孽在幽冀青并四州隐隐作乱;淮海以南,还有当年南渡的前楚正磨刀霍霍,立志北伐;曾经兵雄宇内的大魏皇朝竟然发现一时间兵力不足,有了捉襟见肘的感觉。饶是如此,碍于天朝正朔的脸面,北魏皇帝还是再次派遣江州卫军七千人出海。这一次却更是不堪,数千人还没踏上东夷国的土地,就在东海上遭到东夷叛军的袭击,大半船只沉入海底。最终来到东夷的,只剩下不到两千人。倭人的凶残狡诈让北魏朝廷也意识到这小小的东夷国一场内乱竟然也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无底洞,自此无论东夷国主还有先前派过去的镇军卫军如何请派援军,北魏朝堂上大部分人都劝谏住死好面子的孝昌皇帝,魏帝尽管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便在此时,有人奏请将江、宁、泰三州的死囚全部充军发配东夷,这一建议正中魏帝下怀,于是原本各地收押等待问斩的死刑犯竟然因此而免去一死,得到了一个起死转生的机会。

  此时已是日头西陲,这些人一天下来滴米未进,少不得又聒噪吵闹起来,到了天色将黑时,才有几十个汉子抬了些吃食过来,原来是些糙米饭团和几桶飘着油腥的菜汤。这些人看到吃食,立马精神大振,一窝蜂的涌了上去。最终每个人都分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饭团还有用一截用竹筒剩着的半瓢菜汤。很多人将吃的囫囵吞下肚子,竟觉得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也不过如此了。还有些人因为争抢别人手中的东西大打出手,也少不得有人被弄得头破血流,却也没人来理会。任小伍那身板一拿到两个饭团便被人盯上,加之身旁的楚红飞也不是膀大腰圆,一脸戾气的强横样儿,好几个人当场就要上来争夺两人手中的几个饭团。所幸此时两人旁边站上来一个七尺身材,一脸扎髯的大汉子,许多人都还记得当时在船上有人挑衅,却被此人一拳毙命的场景,因此不免有了些踌躇犹豫,楚红飞两人趁着赶紧将吃的塞进了肚子,这才避免了一场恶斗。事后楚红飞上前道一声多谢,那汉子只是微微点头,却并不答话,在一个船舱内呆了十来天,楚红飞只知道此人名叫刘雄,性子豪爽仗义,其他倒是了解不多。

  楚红飞半眯着眼,熊熊火光之中,眼前的三名倭人只能看到漆黑的身形,但那一双双凶光毕露的眼睛却分外清晰。殷红的长刀反照着漫天的火光,更显露出一股血红的肃杀之气。眼见三柄倭刀迫近身前,楚红飞突然右脚一弹,猛然将地上的那一具东夷人死尸踢向身前,分居左侧和正中的两名倭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手中的倭刀不由自主猛劈而下,血雨之后,原本完整的尸体便一分为三掉到地下。便在此时,一声高嚎的惨叫传入耳中,却是楚红飞趁着另外两人劈刀的空隙,直接撞入三人的阵型之中,手中的长刀如电芒一般狠狠刺入了另外一名东夷人的眉心。楚红飞一刀得手,更不做停留,右手一转,刀势由直刺化为横扫,刀芒轮扫过后,在他右侧的东夷人也被瞬间劈掉脑袋,鲜血喷涌而出。然而眼见两人丧命,最后一个东夷人非但毫无惧意,反而高呼着双手举刀,趁着楚红飞刀势用尽之时猛劈而来。楚红飞要想抽刀格挡已然不及,只得侧身后退一步,对方刀势过猛,毫无回转余地,一刀劈空之后,楚红飞长刀顺势一递,便捅穿了那名倭人的胸膛。

  楚红飞之前也与其他死犯一样被折腾了多日,身体远未恢复过来,此时连杀四人,也不由得猛吸了几口气,只觉得胸膛如同火烧一般。眼见周围人还推推嚷嚷乱作一团,楚红飞忍不住大声喝道:“玛的,一群脓包,还在这里等死!”他接连斩杀四人,虽然身形在这些人中算不得彪悍突出,但神色间自有一股狠戾的气势,让人不能等闲视之。周遭的二三十个汉子听到他大声一喝,乱糟糟的动作不禁停滞片刻,只能到楚红飞又接着大声喝道:“平日里一个个牛皮吹上天,到现在都成见不得血狗熊了?”接着把刀指向那几个东夷人的尸体说道:“若是有胆拼命的,就去把刀捡起来,否则就等着丢命喂狗吧!”他话一说完,众人才意识到地上还有几把精良的倭刀被弃之如履,要知道此时己方手无寸铁,纵使要逃命,有一把兵器在手无疑也要镇定很多。因此当下便有七八个人一下子扑过去争强,楚红飞也懒得去管。此时他的目光已经被数十步外一个高大的身影吸引住了,那是一个赤手空拳的人,正同十个以上的东夷人在厮杀拼命。此人的动作简洁流畅,绝不拖泥带水,进退之中接连传来东夷人的惨叫声,如果没有认错,那个人是刘雄!

  任小伍先是惊惧,待看到楚红飞干净利落的劈杀一人以后又忍不住高声叫好。“看……看,楚大哥!”声音颤栗,在混乱之中也听不真切。倒是成功的将数名东夷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看到楚红飞持刀在手,脚下还躺着一个身穿黑衣的东夷死士,当下便有另外三个东夷人大叫着举刀杀来。三人呈品字形,一人居中在前冲杀,两人落后半步掩护,这阵法一看就操习已久,被运用的熟练无比。此刻楚红飞左右都是乱成一乱的魏国人,要想朝两侧避让已经为时已晚,而要面对面冲杀,在三柄配合默契的倭刀下几乎毫无胜算。

  楚红飞寻着一处地方坐下,身边则是一个精瘦的小个儿,名字叫做任小伍。两人之前被押解在一条船上,因任小伍生得个小瘦弱,在一群膀大腰圆又脾气暴戾的死囚中屡遭欺负,有一次还全靠楚红飞周旋一番才保住一条性命。从此任小伍事事都跟在楚红飞后面,言听计从。几次闲聊中,楚红飞才晓得他是郢州人,至于犯了什么死罪导致充军这些却是一概不知。任小伍为人最是机灵好动,尽管在船上颠簸了好些天,此刻刚坐稳没多久,一双满是精光的小眼睛便四下打量起来,过了一会儿才用胳膊碰了下楚红飞,低声说道:“楚哥儿,你看人家不把咱当回事儿呢,就这两个人在周围放风把守着,就不怕我们折腾起来跑掉?这千把人可是个个都背着命案的亡命之徒呢。”楚红飞闻言四下看了两眼,果然周围看押的军士少的可伶,满打满算也就一百人出头,而且大多只跨一柄腰刀,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披挂盔甲的更是一个没有。要知道正如任小伍所说,楚红飞这些人虽说是被发配东夷来充军入伍的,不过至少此番都还是些满身戾气的死囚犯。楚红飞又看了片刻,方才说道:“倒也不是这些当兵的大意马虎,就像你说的,人家是根本不将咱们当一回事。你想想,我们在船上折腾了这些天,连一顿正经的饮食也没吃过,现在还有几个人有力气折腾?而且在这鬼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就是想跑还能跑到哪里去。还不如安安心心认命,等一口吃的要紧。”

  “敌袭——”刺耳的叫声骤然划破夜空,腥咸的海风中瞬间夹杂了兵刃撞击的砰砰声响。近千人的东夷死士分成十多股乘着小船摸进川崎港内,直到海堤下才被巡哨的守军发现。然而这时,一身黑衣,手执倭刀的东夷人已经直扑上来。

  “小心!”身后的任小伍忍不住大声惊呼出来,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颤栗。却见楚红飞双目一凝,身形不退反进,右脚踏进大步,身子跟着顺势一让,便堪堪避过那迅击而至的凛冽刀芒;同时趁着对方一刀劈空的一刹那,右手如闪电般探出,抓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扭。那东夷人先前发力过猛,此刻被楚红飞反扭手腕,终于忍不住惨呼一声,手中的长刀楚红飞探手抓去。紧接着一道血光迸现,这柄倭刀又收割掉一条人命,只是此刻持刀的人换成了楚红飞,做了刀下亡魂的则是原本狠戾的东夷死士。

  川崎港位于东夷国北岛的西南面,东面靠山,西面临海,东夷国虽然是四面临海的岛国,但像川崎这样的天然良港却不是很多。自从东夷南部利根家叛乱,东夷国主向北魏求援以来,这里便成了北魏军马粮草进入东夷国的咽喉重地。魏国在此重兵驻守,今天进港的则是又一批被发往东夷充军的死囚。

  近千人的死囚在人数上还占有优势,却被对方杀得哀嚎连连,不停后退,推推嚷嚷乱成一乱。对方则携势而来,每次刀光一现,必定有魏人或伤或死,凛冽的刀锋很快被染得通红。楚红飞和任小伍几人也被携裹着连连后退。然而东夷人冲杀的速度极快,终于,随着近在咫尺的一声惨叫,血光之中,一柄殷红的长刀出现在了面前。楚红飞深吸了一口气,立定身形,眉头微皱,凝神打量起眼见这个东夷武士来。

  魏军的堡垒建筑在海堤后面三四里的位置,正面朝向东海,背面则是川崎内港,也就是这次东夷人偷袭的这一方。这一面平时防范要薄弱得多,被东夷人摸进来以后顿时措手不及,加上这些东夷人全都是不要命的精锐死士,部署在这一片防守的魏军很快就被各个击破,节节败退,因为楚红飞诸人所在的地方是这片芦苇荡中少有的一块空地,在火势逼迫下,此时这里竟然成为东夷人少数几个重要的突破口,大量手持长刀,满脸凶光的东夷人哇哇怪叫着冲杀过来。

  六月的东夷国已经进入了夏天。这一天,风和日丽的川崎港内缓缓驶入四艘满目疮痍的海船,这些船船身都已经破烂不堪,桅杆歪歪斜斜,两侧船舷上不时还可见到大大小小的破洞。等到四艘船好不容易靠上码头,一对衣甲光鲜的镇军靠了上去,从船上押解下一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充军囚犯。一些驻守在港内的军士不禁吵吵闹闹议论起来,言语中满是幸灾乐祸。

  楚红飞持刀在手,心头不禁镇定了许多。之前手无寸铁,他虽然自忖还能对付三四个倭人,但若是对方人数超过五人,则绝难幸免了。说到底,这些倭人都是自幼便接受训练的死士,虽然身材矮小,但却极难应对。幸而这些东夷人先前一路砍杀,所向披靡之下起了骄纵之心,这才让楚红飞轻易就夺得兵刃,并手刃一人。

  不过楚红飞这些人是一群本该处死的死囚,虽然大多背负命案,生得一脸横肉,驻守川崎的魏军此时也没几个人把这群死囚当做一回事,被解押下船后,楚红飞等人便被赶到一段海堤后面。川崎港周围的海堤都是砂石垒筑而成,年久失修后便被潮水冲得不成样子,海堤后面许多地方一到涨潮便有海水倒灌过来,因此这些地方大多是些淤泥湿地,长满了芦苇蒿草。所幸楚飞红一行人此刻所在的地方倒是石制的地面,日照风吹下颇为干燥清爽,让这些在昏暗污秽的船舱中呆了十来天的千余个大汉稍稍有了些精神,有的甚至扯开嗓门大声谈笑起来了,豪爽的本性流露无遗。

  “啊——”楚红飞满脸大汗从梦中惊醒。就这这时,一声凄厉的长啸在空旷的夜空中远远传来“敌袭!——”

  露宿在此的死囚大多是些曾经羁骜不训的亡命之徒,在国内时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不曾把半点王法放在眼里,此刻又哪里有为别人拼命的心思?然而此刻东夷人不由分说冲杀过来,这些人想要避让,却也避无可避了。

  海边昼夜的温差一般都比较大,一到夜间,呼呼的海风直扑面颊,白天还觉得热得不行的诸人此刻终于尝到了苦头,许多人都是裹紧了破破烂烂的衣衫,卷缩在一团,不时听到满腹牢骚的抱怨声。楚红飞双臂枕着脑袋躺在一处石壁上,只看见那漆黑幽暗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深邃而神秘,让他逐渐心气宁静下来,渐渐沉睡过去。

  等到芦苇荡中的大部分死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时,半边天空已经被熊熊大火染得通红,滚滚浓烟夹杂着芦苇烧尽后的灰絮铺面而来,大部分人顿时脸上露出惊骇之色。这些人虽然以前在各地都是些不要命的主,却也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仗,接连而来的兵器撞击声以及随之而来的惨叫不断传入耳中,似任小伍这等胆小一点的已经忍不住双腿打颤起来。说到底,平日的争强斗狠和眼前这样真刀真枪,刀刀见血的狠命厮杀有着天壤之别。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架空历史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