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完结小说排行榜_最好看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仙武小说 → 御剑隐血小说

御剑隐血

银御冰

连载中免费

叹红颜自古以来憔悴不堪,风云独我来追。杀了人无数总难回,魔门一入醉卧江湖谁来陪。  数英雄天下无为,走遍人间未归。落花泪秦钟我辈,情入深处谁管身后浮名累。  天下武功唯吾独大,看清纯可人少年,如何成了魔门仙人,一支独秀。天山一别,数年为径,此白雪一片,更甚秋风落叶,一扫平庸之气。向来天山之川为习武之人所向往之地,此地又叫“白山”自此而东分二支,一支顺海都河东南下者,曰阔克帖克山脉,即汉书所谓北山,其北一支为博格多拉鄂山,亦东延至镇西而止。其地势险要聚五魂夺九窍,向山脚沿路百余里,有一座山名曰:西倾山,此山中有山洞数百个原为前朝达摩祖师爷曾经所修练过的地方,这江湖上鲜有人说这数百山洞中,必有一绝世武功藏于此中。引得不少武林人士都前往于此,但由于这里极端天气,使不少来往之人都弃之途中,是为可惜。但在前朝有一武学小儿,为求绝世武学,独自从江南行至天川,这正是:十年一梦魂梦洞天,百年情得实勇之人。这人原名叫叶御城,父亲乃是当朝御前侍卫统领官居二品,母亲乃朝中赵国公之女家世显赫、繁华至极,到叶御城十五岁时,父亲在一次战乱中不幸身亡,以后这几年家事渐落,但由于其母亲持家有道便也无差,只可惜此妇人常年有疾病在身,于年前十九时不幸早离人世,至叶御城一人孤苦伶仃无所依靠,便倒卖了家产在外流浪了几年之后,只因其见识广博又为人仗义,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好友,后有认识了当朝丞相的二公子李维,后经他介绍于刘将军府中当以文职,这平日只待文笔书写,里子里便就是个闲职,这叶御城只恨平生自己一无官职,二无本事,只待他日有机会飞黄腾达。。……

编辑:渐渐春风老|16513次点击更新:2021-06-09

在线阅读

叹红颜自古以来憔悴不堪,风云独我来追。杀了人无数总难回,魔门一入醉卧江湖谁来陪。  数英雄天下无为,走遍人间未归。落花泪秦钟我辈,情入深处谁管身后浮名累。  天下武功唯吾独大,看清纯可人少年,如何成了魔门仙人,一支独秀。天山一别,数年为径,此白雪一片,更甚秋风落叶,一扫平庸之气。向来天山之川为习武之人所向往之地,此地又叫“白山”自此而东分二支,一支顺海都河东南下者,曰阔克帖克山脉,即汉书所谓北山,其北一支为博格多拉鄂山,亦东延至镇西而止。其地势险要聚五魂夺九窍,向山脚沿路百余里,有一座山名曰:西倾山,此山中有山洞数百个原为前朝达摩祖师爷曾经所修练过的地方,这江湖上鲜有人说这数百山洞中,必有一绝世武功藏于此中。引得不少武林人士都前往于此,但由于这里极端天气,使不少来往之人都弃之途中,是为可惜。但在前朝有一武学小儿,为求绝世武学,独自从江南行至天川,这正是:十年一梦魂梦洞天,百年情得实勇之人。这人原名叫叶御城,父亲乃是当朝御前侍卫统领官居二品,母亲乃朝中赵国公之女家世显赫、繁华至极,到叶御城十五岁时,父亲在一次战乱中不幸身亡,以后这几年家事渐落,但由于其母亲持家有道便也无差,只可惜此妇人常年有疾病在身,于年前十九时不幸早离人世,至叶御城一人孤苦伶仃无所依靠,便倒卖了家产在外流浪了几年之后,只因其见识广博又为人仗义,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好友,后有认识了当朝丞相的二公子李维,后经他介绍于刘将军府中当以文职,这平日只待文笔书写,里子里便就是个闲职,这叶御城只恨平生自己一无官职,二无本事,只待他日有机会飞黄腾达。。……

免费阅读

  这墨成掌门这一二日也在此宫外逗留,事情来源也晓得一二分,在见这五人如此说罢也不便招借口杀之,倒是留着他几人的命以后只有用处,便低头对这五人说看来你们五人是真心为教中着想,我墨桐从来不杀衷心之人这二个人便留作我处理,你们几人去宫中复命把。这五人迟疑了一会,回复到“是”,但有不好会嘴。只好想着先离开这里在回去作好计划,于是后退了几步向四掌门问声告辞便离开了。

  天山一别,数年为径,此白雪一片,更甚秋风落叶,一扫平庸之气。向来天山之川为习武之人所向往之地,此地又叫“白山”自此而东分二支,一支顺海都河东南下者,曰阔克帖克山脉,即汉书所谓北山,其北一支为博格多拉鄂山,亦东延至镇西而止。其地势险要聚五魂夺九窍,向山脚沿路百余里,有一座山名曰:西倾山,此山中有山洞数百个原为前朝达摩祖师爷曾经所修练过的地方,这江湖上鲜有人说这数百山洞中,必有一绝世武功藏于此中。引得不少武林人士都前往于此,但由于这里极端天气,使不少来往之人都弃之途中,是为可惜。但在前朝有一武学小儿,为求绝世武学,独自从江南行至天川,这正是:十年一梦魂梦洞天,百年情得实勇之人。这人原名叫叶御城,父亲乃是当朝御前侍卫统领官居二品,母亲乃朝中赵国公之女家世显赫、繁华至极,到叶御城十五岁时,父亲在一次战乱中不幸身亡,以后这几年家事渐落,但由于其母亲持家有道便也无差,只可惜此妇人常年有疾病在身,于年前十九时不幸早离人世,至叶御城一人孤苦伶仃无所依靠,便倒卖了家产在外流浪了几年之后,只因其见识广博又为人仗义,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好友,后有认识了当朝丞相的二公子李维,后经他介绍于刘将军府中当以文职,这平日只待文笔书写,里子里便就是个闲职,这叶御城只恨平生自己一无官职,二无本事,只待他日有机会飞黄腾达。

  然后这带头大哥又走进叶御城身边问道,方才你说你这次是来寻这另外一半剑谱可有下落,这另外一半在那里,快告诉我们纵兄弟,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这苏静方才笑起说到,几位大哥真是说笑,如果我们说了出来,还不被你们杀掉。我们可不知道这另外一半在那里,要找你们自己去找把,恕我们不奉陪了。“哎,你这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只不过你们若是说出这剑谱的下落,我到会便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这其中一人先是怒起然后又笑着说道。这叶御城想了片刻说“也到了这步田地,我倒带你们去找吧,不然埋没了这本武功秘籍也甚是不该。你把我二人点住穴道,再用铁链捆好,如此可好。即便我们还有内力也无法割断这把铁链,你们看如何。这一行人商量了一会那带头大哥便说到“那这样便最好,不要说花招,不然下次在遇见你们,一定不会让了你们。于是便点了叶御城和苏静的穴道,取了地乃中的一副铁链戴在了他们二人的左右手上,跟在他们后面一同出了地闹。这一日正好中午,八月天山的太阳,强光照过来虽难不大,甚至还有一些寒风刺骨可对于刚刚在地里一二日没见太阳的人来说还是有些过敏,两人半路上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

  大约过了十五、六日便到了天山脚下,这天天寒地冻、白雪皑皑,好一悲凉之地。有又走了几里路,见一客栈于是进近柜前,便问小二有无客房,这小二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公子,手持御龙剑,腰配青石玉,头戴紫金帽、身着五彩服,脸颊似雪,却分为红润,清俊秀雅看似红钗,更甚江湖儿女。于是说道:这位公子,看你这行头不像是来做买卖的,倒像是名门之后,却来我们这孤陋小村,想来你也是来寻宝的吧。这苏静听小二这么一说心里不禁暗暗一叹,看来来这里寻宝的人不在少数不然连着小二也知情一二,便着实想了一番后笑着对那小二说:哪也不瞒小哥了,说来见笑,小弟这次前来此地正是为此事而来,不知小哥可知晓这寻宝之路途还望小哥指点一二。说道间便从腰间取出百两银子剃与小二,那小二看此情马上伸手去拿,却又在近身处停手,心想“这平时也见不少人来此寻宝,却从从未有人寻到过,不说这数十丈山崖中,数百山洞中是否有宝物看这位公子出手如此阔绰必是官家之子,如若不合心意麻烦便来还是安分一点,只向那些愚人要几俩银子罢了,不带这些麻烦”。既把公子的手折了回去说道:这位公子不必客气,能来此地就是缘,以后还有靠你们多照顾生意。其实别的我也不太知道,只知道平时那些人都先往西北方向一百里处在向东五里路便有一个小镇,这小镇上有许多客栈、酒楼可以借住,再向前几里路便到了山腰,那里也有一座小城镇,不过**之人甚多,再往前数十里那里边是。我这也是听一些过来之人道听途说罢了也不知真假,还望公子名鉴。叶御城一听连忙感谢,与当晚要了一间客房吩咐小二上几壶上好的好酒二两牛肉,这小儿一听笑道说道:小哥你今儿真有福了,这两日是这天山融水之际,今儿掌柜的特意命小人去山脚取回数十桶千年冰川之水,在配上我们这儿独有的梅花酒,这真是只酒只因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尝。喔,果真这样,我可好久没喝过这好酒了,那就有劳小哥了快去拿来,我与楼上等你便是,于是上楼径自走进了客房,这间客栈原本是二层楼房,但由于近年来这里的天气越加恶劣,便多加了几柱钢钉装修了一番,气势虽难不大,但在此地也算是独树一帜、各具风味。打开这房门,正厅上挂着一副唐伯虎的南游图,不过细看就知是照防前人,东南帘角处摆放着一炷弥香,南方里屋中间有一小桌子上面笔墨纸砚皆有,梅花的香气从窗外暗暗扑来,着实让人心境平和。不一会小儿便送上饭菜、美酒好不快活。到第二日中午方才起来,吃了中饭以后便付了房钱上路了。

  “喔,我说是谁如此大胆,原来是你们东门客栈这几个狗,上次杀了你们的大当家我还甚不痛快,这次一起来找死便是更好,待本掌门将你们杀个片甲不留”。“那既然墨桐掌门如此说那我们就只好奉命了,这一言语之间又往东南方向走出来一行人竟有百余来人。这叶御城一看便之晓此人物,对着这苏静说道“想不到这东瀛的十八剑客的人也来玩玩闹,这东瀛十八剑客功夫极好又最是擅长阴冷之计,这两行人一起来到这里到教这墨桐掌门好生不好对付”。

  待进了一路林荫小道方才逐渐适应慢慢抬起头来。这叶御城和苏静并头而行,这苏静忽然靠近叶御城小声问道“大哥你真要带他们去找这绝世武功吗,这让他们得到还的了到时候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更何况如果真让他们练成,这江湖上还不知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他们的手上。这叶御城假装拿水喝,看了看那般兄弟,见他们靠的不近便小声对苏静说”小弟放心,我怎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托与他们,我这只不过是拖延之计,从来就没有什么“生死封印”我也从来没有去过什么山洞,这些都是骗他们的,自为保咱们一命。“那那一半的布了”“哎这也不过是我随身带的,这江湖人人都想当天下第一,小哥便顺手带了那块布,在上面写些本门的武功心法,却也只为了保命,待会我带他们一行人到一山洞中,这山洞本是我路过时发现的在里面睡了两夜,里面放了一些机关到时候你听我的消息,我一放这机关我们便一起逃进这里屋,让他们留于此地对付那些飞石,这铁链之事等安全的方来解决,这般可好”。

  千古绝剑,非影斜来,千里冰封,万里朝宗。御秉天下,无为独有,笑人世沧桑,独行来往。看魔行西下,惜女儿情长,纵是千水难逢,更甚情意难浓,一切皆由缘定。

  这二人便向后方靠在一粗草石堆旁。只听这墨成续到“也好,今日你们一起来,我统统将你们杀掉,好让我痛快一番。她刚说道这里,只见这东门客栈几个大汉几人飞奔前来,手里举着大刀便往这墨桐砍,这墨桐早己知道他们的计谋,只待他们一行人靠近身边,竟起身飞至空中,一芊玉指指向前方,便出现了数十位于魔教掌门墨桐一样的女子,再看这墨成拔出身上的配剑一招“御天飞剑”向他们袭去,这招可不了的,竟犹如千万个鬼魂拿这剑刺向他们一行人,这些人本想前去抵挡可却落了空,无奈便全不后退几米。再看时竟几十人被万箭穿心倒在了地上。

  叶御城听从小二的主意先向西北步行不知过了多久已约黄昏正想找地方借宿,忽然听见城角处有几名大汉围拢而聚,口里还不时阵阵怒气,叶御城敢紧藏于一大块石头后面,靠在石边细细听着,只听见一大汉一声吼到:大哥,我们这一出门便让人给打了,这家仗着自己有点本事便到处打压各地的好汉,这回传出去以后我们几兄弟还怎么在江湖混口饭吃,不过是多修炼了几年,也敢和我们比划,倒好像真怕了那傻鸟,听这汉子说完其余人都没有开口,这汉子像是急了大喊道“大哥你到底说句话啊,你若不依我可不干。这其中一人便开口附声到大哥这二哥说的没错,路今这一阵欺负到咋们头上了,管他甚厉害我们四人合力一起到底还是抵的过他的,只不过这如今二哥吃了他一掌受伤不轻,倒不好计划。这二哥一听便说道:各位兄弟你们也别担心我这身子,这点伤过一会就好不碍事,倒是现在已是黄昏了,在不出去魔教的人便出来行事了,那时候便不好支招了。那大哥想了一想说道那好吧,大家小心行事,别趁一时之勇,来日甚多。这四人于是走进城中,这一会待他们几人都走完,叶御城这身才方从石头外斜出来,却从那边看见一阵落叶飘落,接着一行人骑着数匹白马从后面过来,接着数声惨叫从外传出,其声悲烈之状,近有一二分伤感。片刻已过这城中再无声响,这才敢出来,却不敢有大的动作,只往前才走了二三百米便见几人到在地上,这走近一看这倒像是刚才那商量的几个汉子,这才多少工夫便死于此地,不过细看却发现他们身上并没有伤口、也无须刀剑暗器之类,这不出手便能让人死于无形中,这江湖到底有谁竟这么厉害,他们口中的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刚刚骑马过去的那一行人,这倒是可疑,不然怎这行人才去便遭不幸。便望了望四周心想此地不便久留倒是找个地方过夜才好,于是急忙赶路,可这一路既无客栈又无酒楼,这连续多日赶路一身疲乏,这一口气干脆就卧在了青石路旁也不顾危险了,这晚天气渐凉露有微霜,趁着这夜色过了会倒也睡着了。至第二日照晨,一阵寒风吹动身体把他弄醒了,待整理自己的衣服收拾包袱是,突见一人卧于自己身旁,这叶御城大惊一声叫道;你是谁,想干什么,小心我这会结果了你。这年轻人被叶御城这么一闹到清醒许多,起身整理自己的包袱。说道“小哥不必惊慌,我待昨晚路经此地,但天色着实已晚行路不太方便,于是走着走着便看你卧于此地,便想同你一起,并没有什么恶意。如若昨晚我有非分之想,你在昨晚就化作无头鬼了,还能站于此地。这叶御城听了倒也消了怒气,但却被这一吓吓的不轻,于是整理了行头想独自离去,刚走了没几步这名年轻人站起来又对他说道:这位小哥你听我一言,这前去路上极为凶险,假若你同意我便一同与你上路,路上也算有个照应你看可否?便走进他身边又说道小哥这昨晚确实有不周之处还请小哥原谅,我叫苏静原是北方小教中人,后遇见其师北影二雄这些年都跟着他们俩到处行走江湖,这几日师傅突叫我来此地,刚来还不甚熟悉,便有了昨晚之事。这叶御城早就听说这北影二雄甚是厉害,如今再看看眼前这位公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剑眉虎目一派正气也绝非歪门邪道,便也回到“即使这样便清楚了,路上还望兄长多照顾”“那里那里,小哥真是说笑。”一番寒暄之后两人方才相持而去。这正是迷途之际遇知己,红尘相伴同归路。又过了两日这天正路过一悬崖,悬崖上端有一条瀑布只见这流水如破竹之势一从而下有万马奔腾之像甚是惊心动魄让人不能回神,这悬崖岸边临近有一山谷,这山谷四面环绕,说话声层层叠音,乃最是适宜弹琴吹箫、抚乐弄闲之处,只可惜这江湖儿女自知称霸武林,于这般境地于无物。

  过了一二时辰,这叶御城直觉的手和脚好生不自由,全身疼痛倒像是别人给打了一般。这期间还不时听到几句大笑声。这叶御城方才觉得有些不对,抬起了头睁开眼睛,“不好他们给捉住了,这不就是上次被我们倆打伤的那一行人”。再看看这四周只见苏静和自己都用绳子被捆在了地牢里,这会苏静便也醒了,看见自己手脚都被捆住惊慌失措、拼命的挣扎。

  不才小弟才拿到此剑谱哪知这前厅的门,突然打开。小第便收好了这武功秘籍,前去打探一番,于正厅的一石室上看见墙上写到一行话曰:“逍遥独步天下,非我谁能独霸”字行间透露着一丝不屑和了的,走进去一二米方才看见石厅斜对面上方挂着一把宝剑,这宝剑上刻着两字“龙炎”想必这是当年这位前辈的配剑吧,于是便有了私心想取下它留作自用,想不到才一拔剑,这山洞里突然掉落一些石头接着山洞压簧的更加剧烈,眼看这石头从上而下,如猛兽一般,顷刻便倒了下来,不好快要塌方了小弟此时只想着如何逃命已完全乱了手脚,好在小弟身子快,于半刻钟头前逃出了山洞方才脱险。在下山的路上小弟自知如果留全本武功秘籍在身上必定有风险,于是我便将此布用刀割成二半。一半带于身上,一半已经藏好放在了一石头里,这次再来此地便是为了寻找这另外一半武功秘籍,想不到却大意了,被你们困在这里。

  那行人突然走过来,其中一人笑道说“小子你们也有今天,上次打上了我们兄弟还没有和你们算帐,谁知今日你们竟然自投罗网,这就怪不得我们了,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得方吗,告诉你们吧,这就是我们魔教教主亲自打造的十余套刑具,被我们教主这套刑具折磨死的英雄好汉可不知道有多少。“不急我们慢慢的玩,保证让你们痛快”。这叶御城也大笑到想不到今天要死在你们这群人身上,你们若真要为难我们,我们也就受罚,只可惜才刚刚招到“不死封印”剑谱还没练成便成了你们的下酒菜,好不痛快。这几人一听寻到了这洞中不死封印的剑谱,一行人发出了惊异的眼神,接着有一人说道:你这会就别在这里混弄我们了,这宫中谁不知道这“不死封印”的剑谱招给教主于静寻去了,不然才二三年时间竟然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及。你们这是想拖延时间,我劝你还是少费些心,多想想自己的后事才好。

  这二人一路沿着悬崖岸边行至百米处,发现一山洞见一石碑立于洞口,走进一看只见上面刻着四句诗文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乐尘埃。这四句诗本是六祖慧能大师的一个四句偈,所写当放在这里也甚好,这千百年来世人最放不下的便是执着,对了也罢错了也罢,终究是一场梦罢了。这苏静又望了望石碑对他说道:不瞒小第这师父以前曾跟我说过这回事,这正是魔道妖女被困之处,当年妖女这于武林各派决战于天山脚下,在大战了一千回合后因寡不敌众,生命未落之际使出了这天下第一绝技千决剑,这瞬间有如一千把剑刺向敌方,这武林人士一时抵抗不了这门奇功,于是死的死伤的伤,损失大半。而这妖女也因发功过大又有内伤在临死前写下了这几句诗留作后人深思,留着一口气进了这山洞,封死了路口,这些年来再无踪迹。只是这妖女于生前收了四名义女,将毕生所学传授于此四人,这几年她们独霸天山、中原、秦岭、和波斯,势力日见扩大其手下也绝非一般之人皆能杀一抵百这教主更是无人可敌。更甚这魔教四人各个心狠手辣,杀人于无形。这原本是不该和你说的只因这天山便是那其中四位魔教教主之一人称逍遥雨剑的魔教教主于晨便是这天山的一方霸主。这位魔教教主平时喜好让人好不寒而栗,为了折磨背叛她的人和被捉来的人贩专门锁了十套刑拘留于地牢中,这些刑拘有上百中折磨方法,进来的活人,从来没有一个出去过。这魔教还常在此杀过来之人,以解平时忧恨。这想必前方必定凶险方才叫你做好准备才好,以防不测。这御城一听便失了魂,心想这倒好原本出来见识一番那只快把命给弄丢了,可怎么好。便问兄长,现在可有好的对策,这苏静跳上一块石头上笑着说这下子还真的没有好的计划,不过吉人只有天相,一定会化险为宜的。御城苦笑到“大哥你果如此放心,该不会有什么绝世武功瞒着小弟吧”,苏静笑笑说道“小弟这绝世武功可没有这绝世烤鸭我过会便去招来可好,这御城回到大哥待会不必这般辛苦,还不知这有没有命吃上一口,我们还是先想个计谋,到时候也好应付。这上去一路御城反倒沉默了半响,刚走了半里路,耳边隐隐约约的的听见这四周有打斗的声音,两人于是商量这过去看看,与百米处看见两人正在打斗,是千叶和魔教弟子书同。苏静小声同御城说道只见这二人一人手持银月刀一人手拿承影剑好不威武,二人站于两地互相打探着对方,突然千叶手持银叶刀刺向书同,书同也不回闪,一个快步,左手一档右手一个回旋,猛然一股强光连同树叶一起飘落狠刮过去,再看时只见千叶已倒在地上,正后方的树叶竟然从千叶的身体中间穿去,一大片血迹竟用落叶倒着写出一个死字。书同见他已死,一路掀开扇子、一路走进千叶笑着对着他说:千叶大哥莫要说小弟狠心,枉你做了这么多年英雄好汉也该知足了,怪只怪你自己太贪心了。到不如让小弟学了这门武功,小弟以后自会替你行侠仗义你就安息把,哈哈哈。这书同从千叶胸前取出一本书,藏于自己身上,神情自悦不多一会就离开了。这苏静与御城两人相望到,叶御城便对这苏静说这山还能上吗?这苏静脸色一沉,说道“都到这步境地还怎的脱身,这晚上从三更开始便有魔教的人守到路口,怎生过去。再说小弟不必担心,咱们俩即便没有绝世武功,如果真有事,大哥一定护你周全可好。这御城早已没了主意,又听他如此说道便也从了。原来这苏静本是前朝铁铉将军的孙子,官至三代是当地有名的大府,至苏静这一代因改朝换代,当朝皇帝不免废弃后人,于是抄家还府,到最后还落了个清净。可曾想这祖父生前留这几件兵法刀剑之绝学传授于他,不出几年便能独自行走江湖,在江湖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有其祖父当年的势气。这话刚说完,只听空中有一阵传音“是哪家兄弟竟夜闯我魔教圣地,还不拿命来”,随既一行人骑着白马从上山顿时把他二人围住,这御城一望方才想起这不就是前几日在城中杀害那几名汉子的几位高手人吗?这可如何是好。这苏静便也不急,走向前向向那些人醒了个礼,说道:几位英雄好汉,我二人无心进这圣地,如若得罪还请多多原谅。这一行人也不说话只顾着笑,过了一会这其中一人方才开口说道“见了我们面的人都得死你们也没得例外,还有什么临终遗言要说”,又有一人说道即便这样我不如成全了你们,让你们在下面说的痛快,顷刻间这人拔剑跳于两人头上方,疾驰而下刺向二人,这苏静拔剑一侧,横越两三步,一手挡了过去,再顺势一指罗汉掌,三分内力便把此人打落在地口吐鲜血不止,这人顿时觉得胸口痛难忍,方才解开腰带只见前胸有一五尺大的手掌印,颜色正由红色变成黑色。北影二雄这一行人齐呼到,那个带头大哥指着苏静说到“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他的徒弟,今晚我们还有些事要处理在不必在纠缠下去了”即便带着受伤的那人一同离去。这两人自他们一行人离去,站了许久,便坐与石头上休息。这御城自从见了这苏静这绝世武功深感佩服,也因他救了自己一命对他自是敬重,却不想这应伤人之事引来却引来了更大的麻烦。这正是:浮名身后谁知?万事空花游戏。休呈少年狂荡,随分安闲得意。预知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在说这四掌门救了这二人以后手往身后一靠,对这叶御城和苏静二人说道“你们俩平日竟如此大胆,这宫外竟随便顺闯。可不知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们俩,你们还不知要受多少折磨。这叶御城和苏静一听方才走进谢过姑娘,这叶御城于是说到“方才感谢姑娘救命之呢,如以后有寻得了我二人之事,我二人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这倒不必了,我只是看你们面善,不想你们就死在此地才出手救的你们,你们又何必客气。于是转身离去,但这几日自从这叶御城见了这位女子以后一直心魂不安、昼思夜想无时无刻不想在见到这位姑凉一面,刚刚得才得知此女子的姓名,可这分明是魔教中人还是这一方的统领,虽说中原武林正派人士不便和这魔教扯上关系但这一丝情感牵扯这叶御城竟上前走了几步拉住了那掌门的前臂,这墨桐便也停住回头看看他,这叶御城方知自己过了头便又马上松手,想解释到却又站在原地竟说不出话来。这苏静见此景便拉回叶御城对墨桐说道“我这为兄弟是怕前面路途遥远,怕掌门你一个人太辛苦,便想替掌门你分担分担绝无其他意思”。这叶御城也忙着跟着说道“就是如此,就是如此”。这墨城把手伸出衣袖放在胸前说道“本教主从来都不需要被人为我担心,你们还是多当心一下你们自己把”。“对对掌门说的极是”,这苏静回到墨桐便拉着叶御城直往前面走,这叶御城也只好作罢,想必这也是一段游戏,早不应多想。这会刚走了几步路就听就一行马蹄声,这三人相互望着,却不说话。不多时这行骑马的队伍便行至眼前。这一行队伍共二三十人,每个人手里拿着半米长的大刀,一位骑在前头的大哥跳下马来,怒气冲冲的对这这魔教四掌门墨桐说道“你这妖女,我们几兄弟寻了了好久,到教我们找的辛苦,这回看你往哪里逃,我们几兄弟必要将你碎尸万段已解你杀了我们大当家的心头之恨”。

  话说上回叶御城、苏静二人伤了那魔教兄弟以后,休息了半刻,方才上路。这往前方就是那魔教的圣地寒禅宫,此地聚有魔教中人数万人,这于晨教主平时也少礼教务,只是偏爱一些阴冷武功,常常闭关于后方的一石洞里修炼,她坐下有四掌门、十二统领、三十六弟子、七十二长老、三百六十六门生和三万教徒,这其中最厉害的还要属这四掌门,她们分管这天山一带的四座山,其威名和势力早已远超中原武林的任何一派,华山、嵩山、恒山、少林、武当合其力都无法消灭一个掌门更何况是这三万余人。

  喔,你哈哈哈。。这苏静不觉笑了声,这后面其中一人冲了上来,说道“你个俩小子有撒好笑的,该不会在计划怎样逃走把,若是这样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这苏静定了定神说道“没那回事,大哥想多了,我们真么敢在你们眼皮底下这样做”,便又非开继续向前走着,这人见没事发生,也就退了回去。过了片刻走至山脚处,又是一隐隐约约的琴声传来,听见这琴声这一行人都分别停住了脚步,“不好是龙门山的四掌门墨桐,该不会让她知道了我们这件事了吧,难道她也要剑谱,若真是这样那怎可好,白辛苦一场,到头来还是为别人做衣裳”。

  这些人听了这些话后,又一人说到“大哥如果果真是这样便好,也不用大伙一起在费心如此辛苦的寻找剑谱了,待我们有一天能练成此绝世武功,便再也不用怕天下人对我们怎么样,这也好脱离了这教中,独自称王岂不快活。”方才这人说完,这些人又想了半响,那带头大哥说道“纵为兄弟不必担心,大哥自会弄明白,只不过这宫中势力还不确定,还要打探打探,从长计议。

  再说我在那魔方之事,本来我也不知该如何前去,就在这时不知怎的这魔方突然自己就停住了,我便不细想大胆的就踏了过去,竟也毫发未伤。这进去里面以后,只见两侧的墙壁上刻着数百福字画,有唐代阳修的《九成宫醴泉铭》、唐代张旭的《古诗四帖》、唐伯虎的《仿唐人仕女图》,竟用石头刻在石壁上,这些画光也刻好就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还用粉墨予以颜色,加上这些机关密道,至少要花上百年才成,是谁花如此大的功夫来造成这个山洞,这未必真的藏有绝世武功,这是我也想了许久,过了片刻走至前厅,一望过去便看见一把翡翠椅上坐这一个人,但身体找以腐化,只留下了一副骸骨。于是我便大惊立马跪倒在前辈骨骸前磕了三个响头向前辈谢罪。过了半响磕完了头只见这里边没动静,便有起身想离去,不想刚转身便发现前辈坐着的那把椅子旁边的一个石桌上竟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整块布,布上还刻着许多字,几番好奇下来小弟便只好得罪前辈往前辈旁边石头上拿了那块布,一看只见这上面写这“不死封印”四个字,下面便是武功的正文小字,大约四五百余字间。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仙武小说排行